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楚门狼 > 《楚门狼》正文 第七十六章:神圣闻人(中)
    (求月票!)

    -------

    白羽妇人几人离开后,楚狼进了屋。

    老汉一副惊魂未定模样,孩子还是紧紧抱着那只鸡。

    看着这孩子,楚狼想起当年自己偷鸡的过往。那晚也是风雨交加,他紧紧抱着偷来鸡朝家里跑,因为那个小女孩在家里等着他。她病的很重,她也很饿……

    当年养父的话更是如斧刻般镌在他脑海:公狼一生只认一匹母狼。

    所以他将小女孩捡回去,就视她为自己这一生的“母狼”了。

    为了那个小女孩,他可以豁出一切,可以放弃一切,但是现在他却打探不到小女孩下落。

    但是他不会放弃,就如风中忆永远不放弃寻找香儿。

    楚狼对孩子道:“坏人被我打跑了,没人再抢你的鸡了。”

    那孩子这才安心了。

    老汉更是对楚狼千恩万谢,如果不是楚狼,他和孙儿今日就被坏人杀了。

    楚狼取出两锭银子道:“老丈,这些银子够你们爷俩在镇上买幢像样的房子了。而且还有剩余。你们还是搬离这荒郊去镇上住吧,不然迟早出事。”

    老汉从未见过这么多银子,他有些手足无措,老汉忙道:“我都不知怎么谢公子救命之恩,你反过来还送我们这么多银子,这……老汉不能要呐……”

    楚狼道:“我是送给你孙儿的。”

    那孩子好奇道:“公子,为什么送我?”

    楚狼笑道:“因为你让我明白了一个大道理,鸡不能杀,得好好保护,让它每天下蛋,这样时常才有蛋吃。”

    听了楚狼这话,孩子稚嫩的小脸绽出开心地笑。

    ……

    翌日天色微亮,楚狼就带着胡铮上路。

    那对爷孙立在破院前的土堆上目送楚狼。孩子仍抱着那只鸡,看着楚狼背影他对爷爷道:“不知他是什么人。”

    老汉道:“他是一个好人。”

    行出一段,楚狼回头望了眼那个抱鸡的男孩,他口中自语。

    “李思,难怪血月不害你反而保护你,你这个尿床货就是一只下蛋的‘鸡’啊!血月在吃你下的蛋……”

    耽误了一宿,接下来路程楚狼再不浪费时间,他一路打马急驰。一匹马跑累他就再换另一匹,终于在傍晚前楚狼来到霞山脚下。

    霞山地貌奇险、气势磅礴。山石造型奇特,色泽更是五彩缤纷。一眼望去,就如瑰丽彩霞披在这山上,入目,美不胜收。楚狼不由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山中险峻,马匹难入山,楚狼就抱着胡铮朝山中而去。

    楚狼已向当地人打听到医圣在霞山中居住位置。当地人也告诉了楚狼一些关于医圣的一些信息。

    医圣复姓闻人,名不望,但是人们更喜欢称他为医圣闻人。无人知道闻人不望的年岁,也没人看出他具体年岁。闻人不望的医术堪称鬼神术,曾有人亲眼看到闻人不望将一个死了数日的人救活。但是闻人不望性情也极为古怪。如果他不愿意看,无论你用什么法子求医,他也不为所动。如果他愿意,他甚至可以哀求对方医治。

    当地人还让楚狼小心,因为医圣闻人养着一对怪物。

    如果惹了闻人不望,那对怪物就会将冒犯者撕碎吃了。

    楚狼抱着胡铮在山中飞掠,一炷香功夫,楚狼来到闻人不望居住的七彩谷中。

    七彩谷中的山石更是色彩斑斓,有些彩石还发着荧光。不光石山色彩瑰丽,就连谷中那些植物也都姿态万千五光十色。就如天下神仙将天下所有色彩都涂抹到了这山谷中。

    置身其中,会让人生出一恍惚,自己是否身在美妙的梦境中。

    谷中有一座彩石修建的小城堡。

    楚狼抱着胡铮到了城堡门前。

    城堡的门也是五颜六色,楚狼抬手叩门,“咚咚”地敲门声在谷中回响。

    过了大约一顿茶功夫,门开了,门口出现一个妇人。妇人看上去三十四五岁模样,体态丰盈,肤白貌美。

    妇人用一双乌黑的眼睛打量着楚狼。

    毕竟是来求医圣,所以楚狼得说些好听的。

    楚狼道:“这位妹妹,在下是大河府的楚狼,现在带重伤朋友求见医圣。不知医圣可在家?”

    妇人虽然显年轻,但是再年轻,看面相也不如楚狼年轻。楚狼喊妇人“妹妹”,真是让妇人心里乐开了花。

    天下哪个女人不想青春有永驻,不想让人夸年轻呢。

    楚狼这一声“妹妹”,喊的妇人脸上红霞飞了。她脸上也竟是开心满足的笑容。她一笑,眼角的鱼尾纹便明显了。

    妇人笑道:“妹妹?你看我真有这么年轻吗?”

    楚狼故作诧异:“难道姑娘比我长吗?这怎么可能!还请姑娘不要说笑,我这朋友伤的极重,耽误不得了。”

    妇人此刻满心欢喜,她道:“小哥哥你不要急,我现在就去替你美言几句去。嘻嘻……”

    楚狼一听医圣在,心里暗松口气。

    如果不在,那胡铮就完了。

    妇人将城堡门上,这一刻,妇人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十八九岁,她竟然如一个开心的年轻女孩那般蹦蹦跳跳行走了。

    “七十岁的人了,竟然被小哥喊妹妹……我这老脸好烫,好奇怪,我这心也怦怦跳了,就如当年第一次见死鬼时候……”

    妇人开心自语,但是楚狼却听了个真真切切。

    楚狼这才知道,这妇人竟然是七十岁老妪了。也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这一刻,楚狼顿时觉得自己的脸也“发烫”了。

    楚狼也哑然失笑,他用戏谑口吻对昏迷中的胡铮道:“兄弟,为了你我可是脸都不要了。你得醒过来。不然真是对不起我这张脸了。”

    楚狼就在门外等着,过了一顿饭功夫,门才打开,妇人出现在门口。

    楚狼道:“妹妹,医圣怎么说?”

    妇人一脸懊丧神情,她道:“我和死鬼说了,还说你喊我‘妹妹’,结果死鬼说你眼瞎了,让你赶紧滚。我好说歹说,但是那个倔种就是不肯见你。小哥,你还是快带他另寻高明吧。”

    楚狼苦笑道:“妹妹,咱们大虞还有谁比你那死鬼更高明。我可是连日赶路,从千里之外而来的。”

    妇人道:“但是死鬼不愿意,就是拿刀横在他脖子上也不行。”

    楚狼道:“妹妹,那有什么让他看病?我可以给他十万银子。”

    妇人道:“他对银子不感兴趣。”

    楚狼道:“那他对什么感兴趣?”

    也就在这时候,一声如怪兽般的咆哮声骤起。

    妇人忙对楚狼道:“小哥快走吧,这死鬼竟然放‘怪’了。再不走,你命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