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可能亡 > 章节目录 第30章 三道诏令席卷天下,万民欢呼。
    “诺。”

    点头答应一声,群臣离开了书房,一时间,偌大的书房之中,只剩下了嬴政一个人,外来回渡步。

    大秦帝国,可谓是千疮百孔,嬴政心里清楚,之所以大秦帝国一直高歌猛进,这并非群臣不清楚休养生息的好处。

    但是那个时候,身不由己。

    嬴政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体的不断恶化,他想要自己死之前,为后世儿孙,留下一个牢不可破的帝国。

    故而,他只能肩扛大秦帝国,独自前行。

    ……

    上天有好生之德,嬴政也有。

    数百万的劳役回家,各回郡县,这是一场繁重的任务,就算是有冯去疾以及王绾亲自出手,他也有些担忧。

    得到了李康的记忆,而且对于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就连细节都一清二楚,嬴政清楚大秦帝国弊端太多。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只有一个想法,也只能做一件事,其余的事情就算是如何的复杂,如何的重要,都必须压下。

    维持大秦帝国稳定,让大秦的财政,以及各项指标都趋向于正常,这才是此时此刻,嬴政最应该做的事。

    所以,一切的冲动都必须要压制下去,因为大秦帝国需要。

    可以说,作为大秦帝国的始皇帝,嬴政的生命不仅是属于自己,更属于整个大秦帝国的国人百姓。

    如今的帝国,就像是一个粗浅的构建了框架的公司,其中的细节一无所有,就像是一片荒漠。

    “哎!”

    长叹一声,嬴政躺在榻上,缓缓闭上了双眸,巍巍大秦,到了今日,看似兵强马壮,实则是外强中干。

    需要他操心的事情,太多了。

    在这一刻,嬴政感觉到了无奈,统一六国虽然艰难,但是统一规划,盘整华夏的道路更加的艰难。

    就算是亦步亦趋,也走的很是扎心。

    ……

    王绾与冯去疾回到丞相府,顾不上休息,立即起草了暂停阿旁宫,骊山陵工程的文书。

    “来人!”

    “王相,冯相。”

    王绾与冯去疾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道:“立即将文书快马送到天下各郡县之中,不得有误。”

    “诺。”

    看到文吏走远,王绾对着冯去疾轻笑一声:“如今直道的事情有李斯与郑国在负责,这阿旁宫的劳役,以及骊山陵的劳役,你我二人分别负责。

    以最快的速度完成遣返,让他们尽快归家,然后参与夏种。”

    “好。”

    点了点头,冯去疾:“既然如此,我负责阿旁宫一事,王相负责骊山陵一事。”

    “如此甚好!”

    ……

    丞相府出令,布告天下,将诏令张贴在咸阳南门,一时间,咸阳之中的国人百姓蜂拥而至。

    咸阳南门。

    “这位官差,文告之上说了什么,朝廷又有何大动作?是不是又要征徭役?”一个白发老者,拄着拐朝着丞相府官吏,道。

    看了一眼老实巴交的老汉一眼,韩遂目光一顿,随及转过身来,朝着不断涌来的国人百姓伸手,道。

    “各位国人百姓,各位父老乡亲,陛下有诏,暂停长城合龙,长城一部劳役休整一月,进行直道修建。”

    “参与直道修建的劳役,免除今年的税收,以养其家。”

    “同时,陛下有诏:暂停骊山陵,阿旁宫修建,两地之上的劳役,在丞相府诏令到达之后,有组织的各自回家。”

    “……”

    “始皇帝万年,大秦万年——!”

    “始皇帝万年,大秦万年——!”

    “始皇帝万年,大秦万年——!”

    ……

    经久不息的声音响起,国人百姓热泪盈眶,这一刻,伴随着始皇帝的诏令,他们比过年还要开心。

    大秦帝国建立,老秦人付出了太多,可以说中原大地之上的每一寸土地,都洒遍了老秦人滚烫的鲜血。

    大秦嬴姓之所以荣耀万世,最根本的原因便是因为老秦人。

    在大秦帝国建立以后,南征闵越,修炼阿旁宫,骊山陵,长城,驰道,灵渠,几乎每一项工程都有无数的老秦人奔赴。

    连续不断地折腾,让关中几乎出现了十室九空的场景,每一户人家只有老人,妻儿在孤守,青壮全部都在工程与战场之上。

    他们为了大秦,不后悔。

    但是,他们也渴望过盛世的生活,想要见到儿子父亲与丈夫。

    如今始皇帝的一份诏令,直接是触动了老秦人那根敏感的神经,一时间,始皇帝万年,大秦万年声音浩荡于天地。

    ……

    廷尉府。

    李斯与郑国离开嬴政的书房之后,便来到了廷尉府,关于直道一事,需要勘察,也需要仔细的分析。

    作为最直接负责这件事情的两个人,自然不敢懈怠,特别是作为李斯,他敏锐的清楚了始皇帝的意图。

    “廷尉,陛下既然决定延缓长城合龙,也下令停了阿旁宫,骊山陵,为何在这个时候,偏偏又要提起直道?”

    郑国目光幽深,对于驰道而言,他是总设计者,在当初驰道完工之后,他曾提过建设直道的想法。

    但是,在当时因为一些事情,到最后不了了之。

    如今在这样的关键时刻,特别是在嬴政暂停了骊山陵的情况下,又提及直道建设,这让郑国心中不解。

    闻言,李斯轻笑一声,对着郑国一字一顿,道:“修建长城是为了防御漠北的匈奴,而修建直道是为了调兵九原。”

    “看似只是简单的调换,但是这其实是一种政治态势的变化,这意味着大秦对于漠北匈奴的态度,从防御变成了进攻。”

    “而且长城想要合龙,还很九原,长城的工程量太过于浩大,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完成的。”

    “但是直道不一样,若是长城之上下来的劳役,全部投入其中,甚至于用不上一年时间,直道就可以完工。”

    说到这里,李斯神色微微一顿:“只怕是,大田令从今以后,就不再是大田令,而是治栗内史了。”

    “在接下来的三四年之中,各种大型工程停下,青壮劳力返回田地之间,这意味着大秦帝国将会进行休养生息。”

    “想必在东巡的过程中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让陛下放下了心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