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可能亡 > 章节目录 第37章 万里江山之上,有人言:苟富贵,毋相忘。
    窗外。

    风乍起,微风过境,大树之上的叶子偶尔凋零一二,落在地面上,被风吹起,不断的吹向远方。

    这一道风突如其来,就像是牧羊人挥鞭,驱赶着一群羊在无尽草原之上跋涉,漫无目的。

    关于土地兼并一事,在他思考许久之后,不得已才放下,他需要黑冰台查明真相,才能出手整治。

    嬴政是这个天下最大的王,但是一如这个天下,就必须要遵守规矩,特别是作为王。

    榜样的力量是强大的!

    同样的,作为榜样就必须要绝对的优秀,越是上位者,越洁身自好。

    “轮到自己的帝国,反而不能一刀切了……”站在窗户近前,嬴政神色复杂,当他再一次着手这些事,才发现没有一个简单的。

    ……

    他才回到咸阳不足五天,一些政令才刚刚下达,甚至于都来不及实施,就算是心中再急迫,也不得不压着性子。

    黑冰台就算是办事效率高,调查各地情况,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回来不了的,而且这些事,不管是国人百姓,还有豪强大族都会隐藏,反而不好调查。

    顿弱此行,能够在一个月之内回来,就算是快的了。

    “一个月之后,正好是直道开工之时,两件事遇到一起……”

    这一刻,嬴政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期待顿弱得手脚能够快一些。一个月之后,也正是夏种结束之时。

    心中念头翻滚,嬴政只觉得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聚集在了一起,仿佛约定好的,在这一刻发动了攻击。

    这一刻,风停。

    窗外一切恢复原来的模样,什么都没有变,只是天黑了。

    ……

    五月。

    正是农忙的时候,在这个时代国人百姓以种植麦子为主,一眼望去,绿色与黄色交织变幻,伴随着山风起伏。

    风吹麦浪,不外如是!

    这里是大秦帝国颍川郡,属于帝国西北部。

    颍川郡古属于韩地,有山有水,汝水、颍水、洧水三条大水由西北向东南横贯全郡,颍水居中而且水量最大。

    在大秦帝国的时代,民以食为天,而田地之中的收成完全看天,肥美的土地,几乎在这个时代便等于丰收。

    十多年前,这里是韩国的故土,其土地之肥美丰饶足与东北面的魏国大梁平原不相上下。

    曾几何时,魏国大梁号称中原文明中心,水路发达,可谓是星罗棋布,更有大河环绕而过,本就是天下一等一的粮仓。

    颍川能够与大梁平原相比,足以证明这里的繁华以及土地肥沃,适合人类居住。

    特别是在郑国主持的川防决通漕渠整修之后,颍川农耕大见起色,今年的麦田长势显然较往年旺实了许多。

    麦田一见黄,农夫们撒满了田畴,黄一片收一片,开始了抢收,毕竟在强收之后,要进行夏种。

    时当正午,艳阳高照。

    道边田间的农夫们,正在收割一片熟透了的麦田。而在一群人里面,有一个青年望着天空发呆。

    一个正在奋力劳作的老人,瞧见青年愣怔不动,不由得压低声音,道:“陈胜!掌工家老刚走,你小子偷奸耍滑小心受罚!”

    两个人靠的不远,老人的话自然都落入了耳中,只是青年并没有回头,反而是恨声恨气,道。

    “我们只不过是佣户,干什么那么卖命,又不是自家田畴,卖命劳作也是白费力气!”

    青年十八九岁,正是少年长成的时候,经历了世道深彻的变革,心中难免有些想法。

    年经轻轻,眼高手低,爱做白日梦本就是常事。

    “哎!”

    叹息一声,老人低声呵斥一句:“你小子闭嘴!不要命了!”

    他们只是一群失田者,不敢向朝廷举报,也畏惧豪强事大。

    很多人同样的处境,有的人已经认命,有的人心有不甘,不甘命运作弄,被分为了三六九等之下一等。

    老人便是已经认命的一方,对他而言,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能够活着便足够了。

    他已经没有了一腔孤勇,也不告诉反抗巍巍大秦之上的律法。

    呵斥了陈胜一声,老人转头四面遥遥打量一番,见田道无人,方才喘着粗气,道,“天正是最热的时候,掌工家老这个时候也不会来,大家在树下歇歇了!”

    “不然中暑了……”

    ……

    一群人从田地里涌出,向着方井之处涌去,正值一天最热的时候,一口清凉的井水便是最美味的了。

    “狗日的!若是自家田亩,今年一准有个好收成,一年忙碌也能够过个好日子!”刚饮下一碗清水的中年,在舒爽之下忍不住感慨,道。

    从他的手中接过陶碗,干瘦汉子嗤笑一声,道:“自家田亩?你只怕是在做梦吧,这一辈子不可能了,也许下一辈子都不可能。”

    这个世道,对于底层人往往最是薄情,七国争霸之时,国人百姓过这样的生活,大秦统一天下,除了没有了战争之外,国人百姓依旧过这样的生活。

    这方天下,只是贵族们的游戏,庶民只配活着。

    “有什么好说的,说了也白说……”一群人跟着附和,一时间,气氛变得低沉起来。

    “你们呀,少说两句不成么?”老人捧着水瓢低声呵斥:“还想不想好好活着了——!”

    人老成精,他知晓如何才能活的更久。

    “各位兄弟父老,日后我陈胜若是富贵了,一定不忘你们!”慷慨激昂声音传来,带着一丝不甘,带着一丝希望。

    这是陈胜的理想,生活在这个茫茫世间,谁不愿意活的更好一点呢!

    “哈哈哈……”

    在短暂的愣怔之后,一片哄然笑声传来,在这一刻,显得格外刺耳。

    喝了一口听的老人苦笑摇头:“做人佣耕,如何富贵,这世道能够活着便已经不容易了!”

    他没有笑话陈胜,只是用平淡的近乎悲凉的话语诉说一个事实,人都有少年时,老人也曾做梦过。

    在他看来,自己与陈胜也算是同一类人,都很悲剧,心中不甘,却依旧被生活无情的镇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