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可能亡 > 章节目录 第52章 大秦重工与刑徒!
    对于蔡重,这样的特殊人才,当下的大秦是需要的。

    特别是计然家的先贤,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范蠡,管仲,蔡泽……如此等等,由得嬴政对于计然家报以希望。

    望着蔡重行臣子礼,嬴政点了点头:“不用多礼,自己坐吧!”

    “诺。”

    点头答应一声,蔡重重新落座,这一次,由于已经成为秦臣,他坐的很是坦然,目光仅仅打量着茶盅。

    在这一刻,心中的慷慨激昂退去,他自然是清楚始皇帝寻找他,肯定有有事,故而,等着嬴政吩咐。

    “蔡重,你出身计然家,你与左争商量一下,三大驰道的后续修建,全部折合成钱粮,以合适的价格结算出来。”

    “然后在咸阳展开一次招商会,将三大驰道的修建,从帝国手中转包出去,同时有你负责成立大秦重工,相当于商会,负责此事。”

    嬴政沉默了一下,他心里清楚,如今大秦帝国的危机是转圜之地,只要是度过这个夏种的收成,就可以完成有序承接了。

    所以,他需要做的便是为朝廷争取这一段时间。

    “诺。”

    虽然不知道嬴政的具体想法,但是这件事与他专业对口,更好可以练练手,不至于一开始便在一个陌生的工作中。

    见到蔡重答应下来,嬴政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个时代的士子,他们的目标是改变这个天下,实现胸中所学。

    纵然是蔡重出身计然家,但是他的目的决定不是做一个商贾,而是想要进入仕途,在实现自己的理想之余,改变这个天下。

    “蔡重,对外承包之时,分段承包,然后最最大限度的压价!”

    说到这里,嬴政笑了笑:“你压价的越多,大秦重工赚的越多,让他们有利润便可以,不必要太大。”

    “天下的商贾已经养的很肥了,是时候……”

    “哈哈哈……”

    听到嬴政的话,蔡重不由得大笑一声:“请陛下放下,臣一定会妥善处理,不负陛下,不负所学。”

    “嗯。”

    ……

    蔡重离开了,嬴政目光幽深,在书房之中沉默着。

    成立大秦重工,并非是嬴政一时的突发奇想,如今他要盘整华夏,不得不停下了各大工程。

    将来他更好鼓励人口,重启工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是有战争胜利之后的奴隶,也有巨大的差口。

    同样的,对于那些曾经留给历史的瑰宝,一个也不能缺少,甚至于他还打算再建几个。

    如此一来,大秦重工的作用,不言而喻,更何况,有些钱不能让商贾全赚了,他也想喝点汤。

    最重要的是,有了大秦重工,就可以与这些商贾完美对接,对于这些浩瀚的工程,也有了人负责,不至于是豆腐渣工程。

    ……

    “陛下,成立大秦重工,这等于打破了大秦帝国一直以来坚持的基本国策,只怕是反对者甚多!”

    左争眸光一凝,朝着嬴政劝谏,道:“一旦将商贾的地位提升,必将会对现有的社会秩序产生巨大的,近乎于难以想象的冲击。”

    “这样做,不光是六国遗族会借机发难,只怕是老世族也会搅动风云,同样的士这一阶层……”

    ……

    左争不在乎他手中的权利被分散,毕竟他也算是升官了,等于是更近一步,但是他心里清楚,对于旧有制度的冲击的后果。

    士农工商!

    这个世界上,等级分明。

    经过数百年,甚至于千年的发展,已经陷入了阶级固化。

    “这件事朕心里有数,大秦盘整华夏,有些东西固化并非好事,商贾一道,既然存在便是合理的。”

    嬴政双眸之中在这一刻流露出惊人的光芒,对着左争:“朕不会冒然打破阶级壁垒,但是也不会持续重本抑末。”

    由于天降流火的缘故,嬴政自然清楚士这一阶级的重要性。

    士!

    再后来又称之为士大夫,这是对于一个特定的官僚人文知识分子的统称。

    这是一个精英社会群体,通过国家的官员选拔制度是其形成的制度保证。他们既是国家政治的直接参与者,同时又是文化艺术的创造者、传承者。

    嬴政虽然不至于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庸俗之念,却也清楚士这一阶级存在的必要性。

    他们必须要站在最前方,作为帝国的承重者,同样作为华夏文化的火种。

    而且作为一国之君,对于他而言任何的阶级都没有好坏,只有有利与有弊端。

    只要是臣服于皇帝,为国家服务,推动历史大势的阶级就是好的,就是可以存在的。

    可以说,天下万物在皇帝手中都是工具,没有优劣之分,只有用的顺手不顺手的区别。

    只是这些话,嬴政不能说出来。

    ……

    “陛下,骊山陵劳役的遣返工作已经结束,只剩下各地官吏的接受……”

    王绾走进书房,对着负手而立在窗边的嬴政肃然一躬,道。

    “爱卿不必多礼!”

    嬴政转过头来,朝着王绾挥了挥手,飒然一笑:“你我君臣多年,不是正式的朝会上不必在意这些繁琐的礼节。”

    “你不累,朕看着也累……”

    “哈哈哈……”

    闻言,王绾轻笑一声,缓缓的摇了摇头:“陛下此言差矣,君臣之礼岂可废,老臣身为大秦丞相,更应该以身作则。”

    对于王绾的坚持,嬴政没有在多言,只是皱了皱眉:“爱卿,这一次骊山劳役遣返顺利么?”

    “禀陛下,这一次劳役遣返,朝廷不光是发放了口粮,更是有多余的粮食作为夏种之时的余粮。”

    王绾神色凝重:“劳役得到粮食,自然是欢喜异常,他们高呼大秦万年,高呼陛下万年,但是这一次,大秦又空了一仓。”

    “没事!”

    叹了一口气,嬴政清楚在盘整华夏之前,民心必须要向秦,有些付出是必然的,更何况,劳役也是他的子民。

    一念至此,嬴政断然下令,道:“丞相,布告整个大秦诸郡,调集黥、劓、城旦舂、完城旦、鬼薪、白粲、隶臣、司寇等刑徒前往直道工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