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可能亡 > 章节目录 第116章 陛下,儒家意图行王道!
    周青臣是杂家博士!

    但是他素来敬重儒家,在他看来,任何一家学说,能够经历战国之世,大争之世依旧具备活力,这便说明必然有其长处。

    但是,自从他进入博士学宫,却发现儒家是儒家,而儒生是儒生,两者根本不能混为一谈。

    甚至于,他都想不明白以人伦之学为根本的儒家名士,为何在一些为人处世之上如此的冷漠。

    他们仿佛一直以来,只关心自己的利益,从来不在意帝国的利益,亦或者其他人的利益。

    这在周青臣看来,若将诸子百家皆比作人的话,儒家这个人,则是自私自利的类型。

    这一点,最是让周青臣看不惯,儒家讲究人伦大道,但是博士学宫之中的这些儒生已经忘本了。

    亦或者说,他们所奉行的儒家,已经不再是孔夫子口中的儒家了。

    特别是文通君孔鲋,自进入博士宫掌事,从来对其余诸子门派视若不见,终日只与一群儒家博士议政论学。

    还当真有些视天下如同无物的没来由的孤傲。

    若不是朝廷需要孔夫子的名望,曲阜孔家根本算不上什么,文通君也不过是得到了孔夫子的遗泽才有了爵位。

    ……

    在心中,周青臣早已经对于儒家不满了,说的具体一点必然是他对于以文通君为首的儒生不满。

    此刻听闻始皇帝的询问,周青臣在最初的愣怔之后,迅速便回过了神,他心里清楚,很显然,皇帝对于这些人也极为不满。

    在儒生与皇帝之间,周青臣选择了皇帝,他认为儒生根本周青臣很清楚儒家若当真统帅天下文学,诸子百家定然休矣。

    始皇帝虽然想要打破诸子百家的桎梏,却只会打碎门派之别,只需要为帝国服务,便可以继续存在。

    但是,若儒家上升,必然是其余诸子百家灭绝之时。

    心念一动,周青臣朝着嬴政肃然一躬,道:“禀陛下,臣以为大秦传统敬贤一法,当适当的改革。”

    闻言,嬴政反而有些愣住了。

    周青臣答非所问,而是提及了一项从秦国开始便遵守的传统,心中念头一闪而过,嬴政微微颔首,道。

    “仆射你继续说!”

    “诺。”

    点了点头,周青臣端起长案之上的酒盅喝了一口米酒,滋润了一下喉咙,同时借这个机会在心底组织了一下言语。

    “陛下,大秦传统虽名士不论爵,但是臣以为此策不妥,有道是无规矩,不成方圆,武将论爵,文官论职,名士也不能例外。”

    “身为名士,品德为先,其次才学,一日之内,不见品德,故而,臣以为名士当论才。”

    “无才者,不得入仕途,才达不到一定程度,不得登上咸阳宫论政!”

    这一刻,周青臣说的兴起,见到嬴政没有打断,于是将心中的想法一股脑儿全部说了出来。

    “大秦帝国朝廷,这巍巍咸阳宫,乃仕途之人的圣地,只有让其高高耸立,天下人不付出巨大的代价根本无法踏入,才能让天下人对于咸阳宫充满敬畏与渴望。”

    “由于帝国传统,以至于对于名士没有巨大的约束,反而是有所纵容,在天下太平之际,自然没有不妥,反而是一件好事。”

    “但,如今大秦帝国之中,山东复辟浪潮不断,更有甚者博士学宫之中都有人暗通款曲,继续纵容便是坏事。”

    “有时候,言论能够蛊惑民心,让天下庶民跟着盲从!”

    “如今的大秦帝国,无论博士们说了多少在帝国老臣们看来大而无当的空话,举朝对博士参与朝会都没有异议。”

    “帝国如此放纵,并没有得到博士,学士的感激,反而让博士们则觉得这样做是理所当然。”

    “以至于每一次朝会,博士学宫的博士们都是气宇轩昂,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从来不会顾忌!”

    这一刻,周青臣朝着嬴政肃然一躬,语气坚定,道:“陛下,此风不可涨,要不然,朝堂必乱!”

    见到酒盅之中米酒已经喝尽,嬴政笑了笑倒满,推到了周青臣的面前:“仆射所言有道理,只是你也是博士学宫的博士,更是博士学宫官署的仆射,为何你……”

    嬴政欲言又止,但是话中的意思已经表达清楚,这一刻,他死死的盯着周青臣,等待着周青臣的回答。

    博士学宫并非只是一个简单的学宫,而是一个大秦帝国行政体系之中的一环,是一个官署。

    博士学宫接受了稷下学宫的一部分人,但是如今的博士学宫之中,不光是有儒生,还有法,道,墨,医,杂等诸多博士。

    他们的内部,并不团结,毕竟有一群儒生在当搅屎棍。

    见到始皇帝给他倒酒,周青臣心下激动,喝了一口之后,朝着嬴政,道:“陛下,臣赞同郡县制度,支持帝国一统。”

    “但是儒生想要行王道,他们的观点,臣不赞同,学宫官署之中一些非儒家博士也不赞同……”

    “呵呵……”

    闻言,嬴政忍不住冷笑一声:“我大秦帝国都建立整整四年了,郡县制早已是帝国国策,这群儒生,依旧是不死心。”

    “孔夫子看来真的是在地下寂寞了,想要见一见这些徒子徒孙,想要在地下颐养天年了!”

    说到这里,嬴政话锋一转,朝着周青臣悠悠一笑,道:“仆射觉得孔夫子想要见多少个徒子徒孙?”

    “咳咳……”

    正在喝米酒的周青臣闻言一下子呛住了,将杀人说的如此清新脱俗,皇帝陛下也是第一人了。

    但是,这件事不能由他来决定。

    刚才的一番肺腑之言,实质上已经是出卖了儒家,若是这件事再由他决定,只怕是儒生一定会铤而走险。

    从此之后,他也将没有了安生之地。

    一念至此,周青臣摇了摇头,苦笑,道:“陛下,这事不是臣该决定的,臣不想第二天醒不来。”

    “哈哈哈……”

    闻言,嬴政大笑一声,声音霸道而充满了不屑一顾。

    “这里是咸阳,是大秦帝国的帝都,在朕的眼皮底下,儒生若敢对仆射动手,朕便屠了儒家,平了曲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