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易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太阴君
    嬴琇入山河卷,并未进入星辰世界,而是在太虚之中飘荡。

    山河卷自成乾坤,但是在子墨司命得到山河卷的时候,里面的世界已经彻底破碎。后来他将世界碎片用来建立自己的重天世界,山河卷彻底清空,只剩下空荡荡的太虚。直到封印异域神星为止,才在太虚之界留下一颗主星。

    太虚空无一物,甚至连空气都没有。嬴琇抱着凤琴,在幽暗中缓缓闭上双目。自身点燃神性光辉,一片银华照亮幽暗,静静坐在虚空中飘荡。

    “神从道生,道者清静,都无所有,乃变为神明。神出则光明,便生心意,出诸智慧。”少女额头闪过淡银色月纹,太韵在周遭闪过,将嬴琇自身化作一轮皎洁的明月。

    月,到底意味着什么?

    太阴,对天地又意味着什么?

    嬴琇身化月星,抛却一切杂念进入悟道之境。

    道生太易,易变阴阳。太一星是天地宇宙第一颗星辰,它象征混元一气的理念,故而天帝至高,无可匹敌。

    在太一之下,有阴阳二星。太阳为日,太阴为月,日月经天,立天道纲。有人说,日月是造物主的双目所化,虽不中,亦不远矣。对天道而言,日月的的确确象征整个天道最核心的阴阳本质。

    阴,是一种力量的属性,阴柔、寒冷属性的力量。所以水为阴,火为阳。

    但“阴”却不单单指着狭义的阴寒。

    如果将世界看做阴阳两极,一切可以被肉眼看到,具备实体的现象视作阳性,那么一切看不到摸不着的现象属于阴。所以,地为阳,风为阴。

    此外,一切概念所衍生的法则同样属于阴。记忆、灵魂、声音、力量……这些无法看见,但却有真实存在的概念,视作阴的部分。

    嫦主一直想要获取地母赭祌的重力法则,就是想要掌控力之法则。

    力,涵盖世界万物万象的运动。升抬、起跳、下蹲,哪怕是手指稍微动一动,这就是力的作用。天地间遍布着无形立场,无形无相,影响着无数众生。

    “那么,我对太阴的理解是什么?”嬴琇忽然心中冒出一个念头。太阴包罗万象,那个太阴宇宙中的每一位女神都有自己的属性和理解。那自己呢?我所认为的月亮是什么?我所走的道路又是什么?

    忽然,在无光无声的太虚世界,有一缕道音响起。此音凡人不可闻,生灵不可知,这是大道之音,无声之音。

    这一缕道音在太虚乍起,如同混沌鸿蒙之中所诞生的第一缕音韵。嬴琇泥丸宫轰响,道音破混沌,成阴阳,她的泥丸宫中升起一轮明月。此月,乃乐象所化。

    嬴琇在这太虚之界中真真正正找到自己的道,音,天地阴面的法则。风吹竹林所带来的声音,人体心跳所带来的声音,细微的碰撞声,脚步声,世间物体触碰所带来的声响,这都属于音的法则。

    “易哥说过,天地间有人眼看不到的色彩,同样也有人眼听不到的声音。”

    那是荀易以前和她一起看蝙蝠的时候所无意间提及的一件事。据说,蝙蝠能听到人耳所不能听到的声波。

    “那么,我用声波感知,是不是能够探知易哥现在的下落?”明月一动,悦耳低沉的琴声在太虚之界回荡。

    太虚之界如果没有边际,太虚中空无一物,那么任何声音都应该只去不回,最终消散于无尽虚空。

    可是,在嬴琇以音律感应时,某一个方向忽然出现一丝音律的不协。微不可查的波动,但让嬴琇这位乐道大家瞬间捕捉,并且顺着不协找到一颗运转在太虚之界的星辰。星辰自身的引力牵扯明月,不由自主的,嬴琇化作月星围绕星辰转动。

    世界内部的立场因为外界凭空出现一颗月星而打破平静,五洲之外潮起潮落,作为东洲之主的荀易立刻有感。

    他凝聚五气正天尺,望着天外乍现的月星喃喃自语:“天外有月星牵引潮汐?这股力量看起来怎么那么眼熟?”

    心中一动,荀易将五气正天尺一抛,五色神龙扶摇而起,驮荀易前往青冥之界观望。

    荀易所在的这颗星辰旁边有太阳和月亮,不过日月并非星辰的形状,而是两团先天菁英。子墨司命取先天阴阳气点化日月精魄围绕星辰转动。

    但现在,月魄自动靠拢天外月星,最终飞入月星消失不见。

    “月亮消失,天地间法则突变,这可不是一件好事。”荀易乘龙入月星探望,只见荒芜冷清的月星上升起一座宫殿。宫殿的样式和他记忆中的大周文明一模一样。一位曾经熟悉的少女正站在宫殿门口。她抱着玉兔,望着宫殿门口出神。

    “嬴琇?”荀易一呆,忍不住脱口而出。

    嬴琇刚刚将月星稳住,自身从月星中脱身,塑造月神殿。还没等她忙完,就是一道月魄飞入怀中。

    子墨落下的先天阴气对嬴琇大有帮助。而那道月魄受众生祭祀,已经诞生灵智。最终化形玉兔,扑入嬴琇怀中。

    紧接着,嬴琇看到一位身穿龙袍的神人踏龙而来。

    荀易面带怀念之色,外面几日功夫,这里面已经过去数百年。在时光的洗礼下,哪怕是荀易的记忆也开始渐渐淡忘某些重要的事情。

    按照荀易自己的推测,或许在这方世界再留存一千年,他会彻底忘却曾经在外面的经历。时光的恐怖,不外如是。

    嬴琇正在思考乐道境界。按照前人的理念和自己的规整,嬴琇将乐道三境和九重天对应。目前的她处于“人籁”巅峰,换算之后就是即将突破天神的层次。当她领悟地籁,御使天地自然之音,那就是地籁的浅层境界。

    此刻看到荀易,嬴琇放下自己的思考,上前和荀易相会。

    对嬴琇,二人只是数日未见。但是对荀易,却是数百年的时光。

    两人见面后一对情况,荀易吃惊道:“外面只过这几日功夫?”

    “嗯,大家找你找疯了。不过易哥无恙,应该可以放下心。”嬴琇看了看星辰,继续说:“接下来,我们只要离开这里就好。易哥有没有什么想法?”

    “太虚之中唯有这一颗星辰,想要离开也必须从这里想办法。”荀易站在月星上,扭头回望,忽然看到星辰中的法则不断变化。随着月星的引力增强,世界法则随之变动。

    “月星现,日星也不能落后啊。”荀易喃喃自语,和嬴琇说了一声,自行擒拿日精,同样在青冥之界凝练一枚皓日。

    日主四时,定元辰。荀易以时光之道凝结大日,运转天下四时,主宰时光之律,真真正正触摸到“日月经天”的境界。

    日月经天,《俊极天道书》第二个境界,从四季之中领悟大日之道飞升,然后参悟月星之力,晋升先天宙光大道。

    目前,荀易在这方星辰中跨入第二重境界。

    荀易,皓日之主。嬴琇,太阴之君。二人齐齐显化真身,天地间出现日月同出的一幕奇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