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与爱定制爱情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合伙人
    “嗨,卿卿。”

    刚走出停车场电梯,余卿卿就被一辆亮瞎眼的保时捷前的漂亮男人叫住。

    可余卿卿对着那张似乎天生就招摇的漂亮脸蛋,一点好颜色都不给。

    “我拜托你,别叫得那么肉麻行不行?我跟你可没熟到那个程度!”清丽的眸眼翻出鄙夷的白眼,径自走向自己的马自达。

    前几天的事她可没有忘。

    “别那么无情嘛,好歹我们还是合作伙伴啊。”男人装得一脸委屈,骚包的桃花眼里盛着与他本人性格大相径庭的无辜。

    可怜巴巴地跟到余卿卿车前挡住她要关的车门,“留个面赏脸给个机会赔罪,一起吃晚餐。”

    余卿卿对他做作的演技嗤之以鼻,狠狠回拽车门,却纹丝不动。水眸再横他一眼,不耐烦道:“这倒新鲜,认识你柯大少这么久还真没发现你有那层皮。松手!我没那个闲工夫陪你。”

    这回再拽车门,那男人手一松,门关上了。

    毫不犹豫发动引擎,却听男人原本悦耳的声音划出轻叹,半似无奈半似惋惜地讲出让余卿卿不那么悦耳的话,“本来恒资集团的合作还想着添个狗头军师呢。”

    发动的引擎嗡响,震得余卿卿一阵反胃。这该死的骚包男,就知道戳她的要害。“难怪你想着来找我,猪朋狗友果然登对。猪哥哥可带路?”

    柯未然薄唇一掀,笑出一脸的风情,也不以违忤,痛痛快快上了那辆保时捷前面带路。

    下班的晚高峰,每一部车里都满载归家的迫切和奔向夜生活的百态。

    一路缓驰慢行,从傍晚的红霞直至点染着城市绚丽的各色灯光亮起。余卿卿两人一前一后地在路上堵了将近三十分钟,才到了预定的地点。一家档次一流的饭店。

    虽然这家店在这座城市远近驰名,但就是位置太偏,都出了三环外了。胜在地方安静,倒是个谈生意的好地方。

    不过等余卿卿随柯未然泊好车,急迫地走进了那堂皇亮丽的金色大厅,随侍者抵达了约定的包厢里才发现。堵了那么些时间,他们还是来早了。

    坐在能容纳二十人就餐,精雕细琢的复古红木大圆桌前,余卿卿飞去第五个不信任的眼刀,磨着后槽牙问柯未然是不是耍她的时候,恒资集团的代表,总算登场了。

    复杂考究的铁灰色手工西服套装,将来人偏胖的体态衬得格外衣冠楚楚,举手投足间无不彰显其绅士的高雅。

    余卿卿在心里撇嘴,对这个衣着鲜亮的男人初次映像很糟糕。

    不过只是个秘书而已,排场那么大。按精确时间来算,他迟到了一个小时。对于余卿卿这个工作狂来说,这是大忌。她最讨厌别人迟到。

    “钟秘书,您好。”礼节完美,笔挺的西装,精致的配饰。细看之下才发现,那个总是对她嬉皮笑脸,好像永远不着调的花花大少柯未然,还为这种场面精心着装了一番。

    “抱歉,来晚了,真是失礼。工作实在是太多了,还请您见谅。”说得十分客套公式话,不过也足以见得,这个所谓的恒资集团的首席秘书,根本没将她余卿卿放在眼里。

    “哪里哪里。您能抽出宝贵的时间来见我们,我们已倍感荣幸。”柯未然行着一套柯氏特有的礼节,周到又让人感觉不过分热情谄媚。

    “您说笑了。这位是?”头一转,似乎才发现柯未然身边还有个露着礼貌微笑的美女,金丝边的眼镜背后流过片片精光。

    “跟您提过,余卿卿。”

    只是光介绍名字,这道让余卿卿本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柯未然没有向恒资说过她聚蓉公司的事?

    “原来您就是鼎盛的掌上明珠啊,失敬失敬。”瞬间变化的面部表情,让游刃于商场多年的余卿卿都觉得惭愧。

    瞧他那见风使舵的奉承嘴脸,如果说市侩小人余卿卿见得多了,但像他这么精湛的,她还是头一次见。

    尽管知道这次的商谈机会难得,也明白柯未然费了多大心思,才约到了目前屈居国内投资公司里前十的其中之一。可听到那钟秘书话语的内容和意味,还是让余卿卿忍不住眉心紧蹙,恨不得打开那只还握着自己的手。

    余卿卿窝着一肚子火,回头狠狠剜了柯未然一眼,笑道:“钟秘书,您可能误会了,我是聚蓉的余卿卿。”

    钟秘书听后只是笑着点点头,却礼数齐全地赶紧扶了椅子让余卿卿先坐。

    余卿卿推拒一番,但还是在钟秘书的盛情下落座。不过那小手就不老实了。

    等其他两人都落了座,掐柯未然的手劲可一点都没有松。

    直到双方都谈得差不多了,最终也没达成特别默契的共识,余卿卿还一直掐着柯未然。

    “我说姑奶奶,我知道你大龄剩女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可即使没男人疼你也不能在工作的时候抓我不放啊。害我小鹿乱撞的,给人看见多不好。咱私底下不是时间多的是?”

    在停车场送走恒资集团的人,柯未然一副没脸没皮地揽上余卿卿的肩膀展示自己抓痕肆掠的手。末了还狠狠闪了几个电眼过去,开出一脸的桃花。好像并不在意商谈的结果是这么不尽如人意。

    “给我躲远点。”推开身上的男人,余卿卿直接翻脸,“柯未然……你,你混蛋!”声音压的极低,实在不想在这种场所让人看笑话。

    “诶,不是…我怎么了我?你别走啊卿卿。”柯未然薄唇一抿,显然意识到了余卿卿为什么会突然翻脸。紧跟在快步离开的余卿卿身后,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又被打开。

    “你别跟着我,打从今儿起,我余卿卿不认识你柯未然这人!”都走到车前,柯未然还跟过来死皮赖脸拉她。

    “我说,你说这话就犯不着了吧?”见余卿卿满脸怒气离他一丈远,柯未然不禁讨饶:“是是是,我调查你我混蛋,我不是东西。可商场如战场,谁没使过点阴损招数?这道理你不知道?你敢说你没查过我?”

    虽然柯未然的话句句属实,可余卿卿还是压不下火气。“查过,是因为知己知彼。我却从未想过会以此利用你。这些年,有过吗?”

    “那个恒资,你瞧他那德行,进来时把我当空气。一说到我是余卿卿,就没见过这么狗腿的。不说我是余卿卿他还不来见我了是吧?你利用我就是为了跟这种公司合作?”

    勉强顿了顿,不等张嘴的柯未然辩驳,余卿卿斩钉截铁说完:“以前你可能不清楚,但现在我要跟你讲明白。我余卿卿和鼎盛没关系!以后恒资这样的公司别让我看见侮辱我眼睛!”

    地理位置偏僻的华丽饭店,侧面的智能停车场时不时有车辆进出,却并没有人注意到,靠里侧僵持不下的两人之间紧张的对峙。

    “成成成,您说什么就是什么。今晚是我不识抬举,冲了您老人家的晦气。”最终让步的柯未然也没了好脾气,但他毕竟是个绅士,没对余卿卿拉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