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与爱定制爱情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交通事故
    临近十点的四环外围的四车道上车辆熙熙攘攘。

    许是离市中心较远,执法不严,这一带常常遇到违规驾驶的车辆,尽管余卿卿一再避让,很少在夜间开车出门的她还是倒霉地着了道。

    过于紧张豆米的状况,而不免加大油门的车辆时速明显高于规定限速,且反应在挂下电话的余卿卿更有提速的趋势。

    而在对向车一个远远的刺目灯光打来,瞬间失明的迷茫感,让余卿卿没有足够应对的时间,就和紧随其后的一辆路虎差点撞了个正着。

    余卿卿一下子像魂被撞飞似的,竟忘了点刹。还好路虎司机机敏,连忙打了方向盘,可车已经不受控制地扎到路肩外的绿化带里。

    一时混乱的状况,让紧挨着两辆差点生死相接的车辆后,其他来车纷纷躲的躲,绕的绕,本来还清冷的车道上急刹的摩擦声此起彼伏。

    待车不急挺稳,就有人探出头来破口大骂着“神经病会不会开车赶着去投胎啊”诸如此类的话。

    更有发现马自达里的余卿卿的司机,在骂得余味不足时又悻悻地低啐了一口,妈的就知道是女司机。

    然后事不关己地有低咒着倒霉、晦气驾车扬长而去。

    车外嘈杂的情形余卿卿全然不知,她的魂儿似乎还悬在半空中下不来。尽管一脚刹车把车停住了,可由于刹得狠,车在惯性中远远滑出去几百米才停稳。

    人倒是没事,豆米就惨多了。在惯性的作用下几个颠簸,原本还掀着一条缝的狗眼,这下算是全合上了。

    还好余卿卿有系安全带的习惯,上车的时候她给自己和豆米都系了安全带。可豆米因为倒在座椅上安全带缝隙过大,差点没把它摔车底板上。

    惊魂未定的余卿卿过了好一阵才后知后觉地有了些反应,

    “豆米,豆米?你怎么样?”解下她和豆米的安全带,赶紧抱过豆米来查看。看着紧闭双眼的爱犬,余卿卿吓得脸一白,就去探豆米的气息。

    还好还好。

    “叩叩”

    正在余卿卿庆幸之际,旁边的车窗玻璃被敲响。余卿卿转过头来看,明显是路虎车的主人,于是赶紧按下车窗。

    “女士,您没事吧?”背着灯光,余卿卿只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声音舒缓低沉,一点都不像才经历一场交通事故该有的声音。

    “我没事。那个…我……先生真是抱歉,您…您的车…我只是…我家狗狗…啊,不是,您没事吧?”许是惊魂未定,余卿卿有些语无伦次。

    “我很好…”男人似乎轻笑了一下。

    “那就好那就好,那个…先生,您看这事儿…我赶时间…这段儿也没那个摄像,您看咱们能私了成吗?您的所有损失都由我赔偿,这…这是我名片。”

    抢过那男人的话,余卿卿以为那男人是要跟她谈赔偿事项,为了不耽误时间,也认为这事的确因她,就揽下所有责任准备开车走人。

    “不是的女士,您可能误会了。我车胎冲上去扎了,您看…您能帮我拖一段吗?”男人声音温和,没有半分是要和余卿卿讨价还价的意思。

    “这样啊…可是我家狗狗急诊…我这不是就为它我马力过了和你擦了吗?”余卿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可看见小半个车头扎进绿化带的路虎,余卿卿非常过意不去。

    “要不您看这样成吗?我拖您到我要去的那家宠物医院停一会,就在前面,转过去就到了。您呢…等我把它交给医生我再拖您回去,您看成吗?”

    “好的。”男人爽快答应。

    “谢谢谢谢,真是太感谢您的谅解了。”余卿卿感激万分。

    “不客气。”轻抿薄唇,声音里带着淡淡的轻快。

    来到医院,值班的护士已经被余卿卿熟识的护士小婷嘱咐过了,医生也在办公室等了一阵。

    将豆米交给医生,确定豆米无性命之忧,便招呼了一声出了宠物医院。

    “您家狗狗怎么样了?”隐在夜色里的男人听到脚步声回头,就看到余卿卿脸上的倦色和担忧。

    “性命无忧,最终结果待医生检查完才能知道。耽误您这么长时间,我现在就拖您去汽修公司。”歉疚地弯弯腰,余卿卿转身要去开车。

    “不用了,如果去汽修公司我就不会劳烦您了。我家就在八号公馆,您不用担心。”严骢微微一笑,安抚余卿卿的焦虑。

    “您住八号公馆?这么巧,我也住八号公馆,十六栋。”严骢的笑容让余卿卿身心愉悦,她刚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个男人容貌如此出众,笑起来特别赏心悦目。

    “啊……”严骢张了张嘴,轻轻地笑出声,笑叹:“真是挺巧,我住五栋。”

    余卿卿说的挺巧,其实是有原因的。

    因为八号公馆是城市四环的一处综合型中档小区,主要是六楼小高层和二十二楼电梯公寓组成,也是一处白领级公寓住宅区。

    而目前,这一地带只有八号公馆这一个住宅区,能在这么远的地方遇到邻居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而余卿卿所在的十六栋是电梯公寓,严骢所在的五栋是小高层。

    “知道您是同路,就不碍事了。我陪您等结果吧,明天周末不用着急上班。”有些人的气质靠表面的穿着,有些人的儒雅却是发自个人本身。

    严骢的气度温和,给人的感觉就是恰恰好。舒服得让人身心放松。

    “这怎么成?撞您的是我,现在哪能还让你白等呢?”余卿卿摇手,她哪好意思大半晚上让他一个受害者白等?

    “余卿卿是吧?认识了就算朋友,不算白等。”拿出余卿卿之前递给他的名片在她眼前一晃,不在意地笑笑。

    “我叫严骢。”将另一张名片双手奉到余卿卿手里。

    “寰宇国际?执行总经理?”借着门口的led灯,余卿卿不难看清那张名片上的字样。看清楚了,却吃惊不小。

    目前国内顶尖上市公司分为几大巨头,而鼎盛和寰宇就列在其中。

    看着眼前的男人,再看着手里的名片,余卿卿裂唇,怎么想怎么觉得这剧情狗血。

    这种剧情的发展趋势,不是一般都由她手底下那帮姑娘们策划出来的相遇情节吗?怎么?现实版?

    许是余卿卿笑得过于自嘲,让一旁的男人想忽略都难。严骢拧了拧眉,却并没有说什么。这与他一般所见的场景太过不同。

    “走吧,即便您不在意,但时间确实太晚。您的家人会担心的。”回头亮出一脸温厚舒适的笑,拒绝了严骢的好意,不由分说走向自己的车。

    余卿卿的笑进退得体,挑不出任何瑕疵。可严骢还是忍不住皱眉,这种公式化的笑容,他不知见过千万种,着实让他有些难受。

    看着那辆没有开内灯的马自达,严骢挂好拖绳也上了自己的车。

    余卿卿这样的态度,就是没有商量的余地。游刃于商场这些年,严骢早已明白。而不明白的是,余卿卿忽然转变的态度。

    “今天的事实在抱歉,近期我会联系保险公司予以赔偿的。让您今晚心情不适,深感抱歉。”下了车,余卿卿向严骢深鞠一躬,态度诚恳,界限分明。

    地下停车场光线昏暗,但严骢还是能看清余卿卿脸上的浅笑,以及淡淡的疲倦。

    折腾到现在,已近十一点,对于一个作息规律的女人来说,倦意是难免的。

    “余女士,我觉得我们的相处可以更轻松一些,就像普通朋友那样。”看着那张美丽的脸,严骢却没有多余的好心情欣赏。说完这句话,径直走向电梯,头也不回。

    严骢的话,余卿卿不予回应。转身上车,一路扬长而去。

    检查出来的结果让余卿卿震惊不已。

    她家的宝贝,怀孕了。

    当宠物医生一脸喜色道出豆米生病的原因,余卿卿石化了。

    医生说豆米是因为怀孕引起的食物过敏,虽然这种病情于一般动物不多发,但少数还是有的。

    看着注射过药剂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家伙,余卿卿无语问苍天。

    她这个姑娘,真是太没姑娘相了。

    明明每次出去遛弯都是小心避开那些小伙儿的,怎么会怀孕呢?更重要的是,自家姑娘被欺负了还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小子。余卿卿真想捶胸顿足。

    这什么跟什么啊?这个丈母娘真是来得太突然了,让她一点准备都没有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