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与爱定制爱情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寰宇经理
    “这个说来话长。哎呀,有六年没见了吧?可真是…真像是一场梦一样…太好了卿卿,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总之,以后再也不能跟我分开了,再也不要了…太让人受不了了…”魏陶抱着余卿卿,尽管强忍着不落泪,可眼角仍有一抹湿润。

    “嗯…嗯…嗯。”兴许是被魏陶感染,这么多年来少有失控的余卿卿点头如捣蒜。用力得不得了。

    身旁的客人已经被这边两个小姐妹,毫不避讳的生动叙旧架势给影响到,明显的开始对她俩人窃窃私语。

    为了不影响店里客人进餐,余卿卿赶紧放开魏陶将她拉到一旁,柯未然早已落座的位置上。

    可能是来之前柯未然招呼过魏陶今天他们要来,所以空出来了两个位置。

    店里的空调开得很足,一进门就马上阻隔了外面的热浪,可尽管如此,两个多年未见的好友,还是激动得额头出了一层薄汗。

    拉着手说了好一会话,魏陶像是想起来什么忽然抬头。

    “老喻,快过来,快过来呀。这就是我跟你常提的,我失散多年的闺蜜,余卿卿。”招呼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的丈夫,魏陶喜形于色。

    魏陶的丈夫看上去是个很实在的老实人,黑框眼镜国字脸,不帅气却坦诚正气。与魏陶看上去十分般配。

    有些般配,不是长相,而是那份相濡以沫的真诚和相随,是灵魂的契合。魏陶与她的丈夫便是如此。

    喻德宽过来寒暄了几句,又有客人续了才出门的客人的位置,小夫妻俩不得不去忙自己的事。

    “你是怎么认识魏陶的?”眼睛盯着忙活的魏陶,激动之色溢于言表,这个惊喜,太惊喜了!

    看见余卿卿这么高兴,柯未然也心情大好。笑道:“早就看上这条街了,过来看过几次。”

    “哦。”虽然是意料之内的回答,但余卿卿还是忍不住扬起明媚的笑脸对柯未然说了声谢谢。然后就顾自舀了一勺骨头汤,只是闻到香味就食欲全开,浅尝一口,好喝得眯起眼享受了一番。

    看着余卿卿的小猫样,柯未然宠溺地拿了张纸巾,擦去余卿卿唇角残留的汤汁。“真感谢我,下午就给我好好干活。拿下了还有更大的惊喜。”

    “这么势在必得。这次过来是做什么?”之所以不怀疑,是因为相信柯大少的能力。既然能查到她的所有过去,相信手段一定不像他人那么轻浮。

    “如你所见,老街嘛,所在铺面大多都是老字号。街道要改革,许多老住户都不同意。国土局方面说,这些老住户不同意改革,老街就没办法拆迁、规划。”说起这个,柯未然尽是无奈。

    “要拆迁?”余卿卿一听,也不大认同。这老屋子是这些老人儿都住惯了的,突然说要整改拆迁,谁会同意?

    “一些达到年限的危房。其实这条街有好些公司竞标,奈何就卡在这儿。如果说不动那些老住户同意签字拆迁,这条街就没有利用价值。国土局的意思,谁能办成这事儿,这街就标给谁。”夹了一块肉放倒余卿卿碗里,自己却没怎么动那陶罐里的佳肴。

    “这可不好办。老人固执起来,可要命了。”余卿卿撇嘴。

    “那可不是?”

    “不过这种事怎么劳烦您柯大少爷亲自办?”又喝了一口汤,余卿卿歪着头看柯未然。言下之意,你大少爷手底下人才辈出,用得着亲自出马?

    “诚意。”柯未然故作深沉一笑,冲余卿卿挤眉弄眼。逗得余卿卿嘻嘻笑不停。

    “您来了,里边请里边请,还有坐。”就在余卿卿和柯未然嘻嘻哈哈的时候,魏陶从门口迎来几人,赶紧让到里边。其热情程度,非比一般的客人。

    魏陶的声音过于热情,让坐在靠里的余卿卿都忍不住回头。倒想看看这个待遇不同于其他客人的人。

    “劳烦您了。”

    进来的是一行三人,为首的男人礼貌点头,像是和魏陶十分熟识。

    往里走,男人正好看见转头看他的余卿卿。一怔,在她和柯未然间来回一扫,礼貌地冲余卿卿点点头,就径自背过身坐下。

    “你认识他?”喝着汤,柯未然语调阴阳的问。

    “不熟。”认识,不熟。简明扼要地回答。

    “卿卿,汤好喝吗?”忙完那边一桌,已经没有人再进来。魏陶趁空坐到余卿卿旁话家常。

    “好喝极了。”毫无保留地赞赏,余卿卿像是要让她的话更有说服力,一口喝完剩下的汤。喝完还满足的啧啧嘴。

    “你和严总认识?”看余卿卿的猫样,魏陶有些哭笑不得。这个老友啊,真是一点儿都没变。

    “理赔客户。”余卿卿倒是没料到魏陶也会问一样的问题。捡了正确的词来回答。

    “理赔?”柯未然挑眉。

    “你是要刨个坑种树啊?”白柯未然一眼,不想回答他的刨根问底。

    “你怎么认识他?”眼看余卿卿那里是得不到什么好话了,柯未然把话题转到魏陶这边。

    “他是我丈夫以前公司的顶头上司。最近过来看这老街,没少往这边跑。”

    “他也是冲这老街来的?”余卿卿算是来了兴致。

    “嗯。”魏陶点头。

    “老板,这边两位。”正说到这,又进来两位客人。魏陶应着,和余卿卿两人招呼过又去忙她的了。

    “我觉得这事儿不好办了。”余卿卿坦言。

    不是因为严骢的出现,而是寰宇的竞争。

    “他是?”柯未然不解,怎么来个认识的男人就变了战壕了?

    “他是寰宇的执行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