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与爱定制爱情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新友
    严骢自我调试只花了几分钟,就适应了余卿卿的这辆车,开着的感觉很好,可以说,余卿卿很会选车。

    打开音频,是一首著名的法文歌,《lesfeuillesortes》。

    严骢觉得还不错,所以就没换。

    沉而缓、轻而柔的节奏伴着美丽忧伤的法文歌词,让整个车厢都弥漫着舒适温暖的味道。而就在这歌声中,余卿卿放松警惕,沉沉睡去。

    再醒来,摸出手机一看,九点。

    没有开灯,只能仔细听四周的动静,引擎已经熄火了,外面十分安静。

    “严骢?”余卿卿不确定地喊。

    打开室内灯,回头一个安抚的笑,“你醒了?”

    “嘶——”余卿卿缓缓坐起,“这是哪儿?”

    “你家楼下的地下停车场。”

    “八点半就应该到了,为什么不叫醒我?”揉着压得发麻的手臂。

    “看你睡得那么熟,不忍。”边说,边掏出手机按数字,“你家几号?”

    “问这个干嘛?”余卿卿警惕抬头。

    轻轻勾起唇角,缓缓安抚,“叫外卖给你。”

    “不用了,豆米怀孕我让我爸爸过来照料它,我爸爸应该给我留了晚饭。”稍微放松一些,又扭了扭僵硬的脖子。看严骢迷茫地看着她,余卿卿笑着抿唇,“我家狗狗。”

    “哦。”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明了的意思,拖着轻轻的长尾音笑了笑。“恭喜。那我就回去了。”

    说完,便下车。

    见严骢下车,余卿卿赶紧推开车门,“从这里走到五栋要二十多分钟呢,还是我送你吧。”

    八号公馆的住房划分,不同于一般的小区规范区域,而是按照地质条件板块分布的。何况余卿卿的十六栋是二期,从这里走到靠前的五栋,当真要二十多分钟的。

    “步行也是一种锻炼。”地下停车场的灯光并不明亮,却仍能看清严骢挺拔的身姿。

    “这都九点了,你太太不会查你岗吗?”余卿卿歪着头,一脸认真地打趣。

    余卿卿现在的表情是一脸自以为是的揶揄,可在别人看来,那模样真是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那模样,让严骢忍俊不禁地笑得肩膀一耸一耸的,他很少这样笑,也很少在别人面前笑。“难道我的年纪已经到了,看上去已婚的地步了吗?”

    “啊?”微微一愣,余卿卿尴尬不已。不好意思地捎了捎脸,还是下了车,坚持道:“我送你。”

    “我们能成为朋友吗?”看着认真坚持的余卿卿,严骢忽然问出这样一句话。问完,他别开脸,没再看余卿卿脸上的表情。

    余卿卿沉默,思前想后,除开身份,他们没有芥蒂。尽管她不认同他们这样狗血的相遇,还是邻居的事实。

    可老实说,严骢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很好。好到超出了她对一般相识不深的任何一个人的评价。

    “不要跟我谈工作。”这是余卿卿唯一的要求。

    “好。”睿智如他,自然知道余卿卿介意的是什么。那张名片,她介怀的是寰宇国际。

    “走吧。”转头上车,点火。

    “你今天累了一天,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余卿卿的体贴,他感怀,却并没有接受她的好意。站在车旁认真看她,他的声音沉沉缓缓的,却很坚定。

    没有笑容,却似乎能在那张硬朗俊美的脸上看到柔和的温暖。也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余卿卿觉得此刻的严骢,真真是个很赏心悦目的男人。

    余卿卿看着他,想到,不知道她如果把去买菜代步的自行车,借给这样一个西装笔挺好看的男人骑,会是多么有喜感的画面。

    终于忍不住笑意,掩饰性地埋头下车。“那……走吧。”也不再跟他争了。

    电梯里,余卿卿埋着头,不知道在看哪里。严骢就站在她的一侧,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她。

    “你有四十五公斤吗?”

    (⊙_⊙)

    这天外飞来的一句,让不淡定的余卿卿更凌乱了。可仔细琢磨了一下,那张白嫩嫩的偷笑的脸,忽然炸起了几团红霞。

    “一六八的个儿,骨头都有四十五公斤好不好?”低不可闻地咕哝了一句,身子往后靠了靠,直到后背顶到电梯壁。

    “长点肉会更好看。”好整以暇抱臂看囧的不行的余卿卿,严骢现在只剩兴味。

    说真的,他一直都无法理解那些瘦得一把骨头都还想瘦的女孩子。瘦巴巴的,看上去既不健康又不漂亮,真不知道她们在想什么。

    至少对于他这个正常男人来说,有点肉身材有料的女人才更有魅力。

    “……”余卿卿无语。哪个女孩子不是想一瘦再瘦,不管到什么程度都觉得有多余的肉肉?“你这是在挖苦我吗?”

    “完全没有。我是认真的。”以为余卿卿误会了,刚要解释,电梯门叮地一声开了,一楼到了,有人要上电梯。

    严骢看了看门外的人,回头见仍埋着头的余卿卿,无奈:“我走了,再见。”

    门关了,一室宁静。可只隔了十秒,进电梯的人开始窃窃议论。

    “好帅啊,比韩国棒子帅多了。看到了吧,咱们天朝也是有帅哥的,而且还是别国望尘莫及的。”女a。

    “是挺帅,但也别污蔑我的欧巴。”女b怒。

    “切~我看韩国男女都一个样,真没弄明白你是怎么分清你的欧巴的。再看我们泱泱天朝,每个帅哥都是全球限量只此一枚。”女a。

    “哼!”女b。

    “……”余卿卿。

    听到她们那似乎小声,实则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清晰分明的窃窃私语,余卿卿风中凌乱了。

    ⊙﹏⊙

    你们要不要等我出去了再讨论啊。好歹你们分明知道你们口中的帅哥还是我认识的人呢!我的存在感有那么微弱吗?

    “咳咳…美女,让一让,我要出去。”电梯停在八层,余卿卿实在无法漠视自己的存在感。

    回头看到余卿卿,两女似乎才意识到她们刚刚热火朝天的讨论时,还有第三者的存在。尴尬点头,赶紧让出出路。

    明明是女职人的打扮,难道这个年龄的姑凉还有追星的吗?

    回到家,余国然把饭菜热了送到摊在沙发上的余卿卿面前。热腾腾的饭菜,又香又美味,吃得余卿卿心里酸酸的,鼻子酸酸的。

    “有爸爸的孩子是块宝。”洗完碗,余卿卿从厨房出来就赖在余国然的怀里,说了一堆肉麻兮兮的话。

    余国然搂住宝贝女儿,笑得一脸慈爱。她才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呢,孝顺又乖巧。哪个当爹的有他这么有福气?

    万家灯火阑珊,正是晚归团聚之时,每一个窗口透出来的灯光,都是一个温暖人心的画面。

    严骢慢步走在回家的路上,眉宇间却半点没有因为那灯火而温暖。

    “柯未然。”结着寒冰的声音,从无线电的那头传过来,让听者从内到外感觉到一股强而大的无形压力,额头冒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