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与爱定制爱情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矜贵早餐
    “可不是吗?不过人家是冲着老大来的,可跟我们这些小虾米没啥关系。……哇撒,我最爱的罗兰达的慕斯还有黑森林,真壕啊。”看着那平时咬牙都舍不得花钱买的蛋糕,前台姑娘彻底出卖了自己的嘴。

    眉头一皱,拿着早餐袋的手紧了紧,却没再说什么,起身往余卿卿的办公室走。

    “叩叩”

    “请进。”

    埋着头看资料和今日工作安排的余卿卿听见敲门声却头也没抬,仍然专心致志的勾画着紧急需要落实的工作。半点没有被茶几上摆得满桌的卖相精致的早点香味勾得分神。

    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只有一个认真细致的余卿卿。可孟冬还是在推门的那一刻,就闻到了早点香甜的味道。

    “余总,柯总让我送的早点。”看也不看那一桌子的并不比孟冬手里的早点差的精美早点,孟冬直接走到余卿卿的办公桌前。

    “哦,放那吧,没有其他的事你就先回去吧。”淡淡的逐客令听不出什么情绪,余卿卿依然没有抬头。

    “先把早餐吃了再工作吧,这是柯总交代的,看您吃完他才准我回去。”后面那句自己加上去的自说自话,孟冬说得一点都不觉得违心。

    终于因为孟冬的话抬起头来的余卿卿,回头看着孟冬浅浅一笑,还是平时的余卿卿,“我现在还不饿,你先放着,我饿了会吃的。”没有妥协地又低头继续翻阅。

    余卿卿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孟冬也不好坚持。不过还是多嘴地又提醒了一遍余卿卿,让她合理饮食合理工作,然后就走了。

    门关上的那一刻,余卿卿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刚刚还挺得笔直的脊背和端端正正的肩膀瞬间就垮了下去,手里的文件夹软软地被合上。

    其实余卿卿从昨晚开始就没怎么好好吃东西了,同事过生日喝的多吃的少,早上也是匆匆出门直接来了公司,连口水都没有顾得上喝,是真没什么食欲。

    强制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上,可余卿卿还是觉得力不从心,倦的不得了。看了眼办公桌上的早餐,没办法让自己这么消沉下去。

    公司里的事情还有一大堆,而且之前准备和几家大型的红娘网站谈合作,就等着资金到位。

    但出于私人原因,恒资确实是余卿卿不想合作的公司,如今只有去寻找别的投资商。

    其实银行贷款的话也不是不可,只是毕竟公家的钱不好拿,程序繁琐,关系还需要一层层打通。

    虽然这几年余卿卿没少跟银行高层打关系,也通过他们拿到了几次款项。但那都不知道是余卿卿喝吐了多少次,给了多少好处才拿下的。

    说实话,现在这两年人越来越没有前几年能喝酒熬夜了,而且在最后那次喝到胃出血之后,余爸爸已经给余卿卿下了禁令,不准因为应酬那么不要命。

    推开面前的文件夹将早餐袋子拿到近前,余卿卿随便翻了翻里面的早点,拿起一个烧麦咬了一口,没什么味觉的又喝了一口小米粥。但就在余卿卿把粥往下咽的时候,胃部猛地翻起一股热潮,嘴里“唔”地差点吐出来。

    余卿卿立马捂住嘴,起身往厕所奔去。蹲在马桶边吐了半天,除了刚刚还没来得及咽下的东西什么都吐不出来,干呕了半天,眼前一圈圈星光恍惚地头晕。再站起来的时候头昏昏沉沉地人就往地上倒,好在余卿卿一把抓住门把手,才稳住了脚。

    看来因为昨晚同事生日为了不扫兴把父亲的禁令抛诸脑后多喝了几杯,这报应就来了。

    拼命的漱了好几遍口,感觉嘴里没什么异味了余卿卿才舒服了些。可当她推开门的一刹那,铺面而来明明散发着十分诱人的香味的早点,却让余卿卿胃里又一阵痉挛,一股恶心的酸感冲向了嗓子眼。

    前进的步子转了方向,就在余卿卿伸手要关门的时候,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

    余卿卿看了看马桶又回头望了眼办公桌,最后还是强忍那股快要爆发出来的呕吐感,迅速跑到办公桌前操起电话就往办公室外走。

    恰巧这个时候公司里有同事经过余卿卿的办公室门口,余卿卿脸色不济地边接电话边对那个同事说,“小a,我办公室里的早餐麻烦你拿去分了。”

    讲完跟电话里的人“喂”了一声,又回头看着那个还没有对余卿卿的话做出反应的同事补充了两个字,“全部。”

    “陶陶啊?……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今天的工作要全部完成才能下班。这么早打电话有事吗?”已经转身往休息室去的余卿卿声音轻柔,那嗓音,说得要多正常有多正常,让对面的魏陶一点都没有听出余卿卿的异样。

    “想你了呗,才相见还没跟你好好说上话,本来那天晚上就想给你打电话可我家老喻说你忙,又不像我这个游手好闲的人…憋屈了几天还是没忍住,你这个周末有时间不,聚聚?”听得出来,魏陶的心情很好,声音里都带了笑。

    “哟嚯,你这是变着法子在秀恩爱吗?三句话不离你家老喻。”余卿卿轻松的调侃,可脚步还没走到休息间,余卿卿就被里面早餐的香味给逼退回来。皱眉又往接待室走。

    “余卿卿你这是红果果的嫉妒吗?”不客气的回敬这个好闺蜜。

    “是啊是啊,你小心什么时候被人不知不觉的挖了墙……”话还没说完,余卿卿自己先愣了一下,脚下的步调也随之停下。眼中闪过慌乱,咬了咬唇,不太婉转的换了话题,“这个周末还没有订下来,可能要去谈合作商。要不就今晚吧,你不太忙的话。”

    感觉到余卿卿的声音没之前那句话说得那般轻快,虽然她尽量地让自己的话听上去从善如流,可魏陶还是能感觉到那细微的差异,但她不会深究。

    “不忙不忙,那晚上七点在幽港见。”然后闲扯了没几句,就挂了。

    看了眼界面已经换成屏保的手机,一声微弱得难以辨析的轻叹无意识地从余卿卿的口中划出。方向一转,缓缓走向茶水间去磨了一杯咖啡。

    当微烫又苦涩的咖啡从喉咙划过,余卿卿才终于觉得,胃没有那么难受了,心里,也好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