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与爱定制爱情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崩溃
    门关上,房间里很安静,所有的灯都开着,明亮得刺眼,可是唯独地上的女人,沉在黑色里,不能自拔。

    看着这样的余卿卿,男人的呼吸瞬间变得格外的谨慎小心,似乎深怕自己正常的呼吸,都会将地上的女人吹散。

    就这样静待了片刻,才沉下心神。伸过去想要触碰余卿卿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抖得特别厉害。那总是有力稳妥的十指像是已经失去了着重力,轻飘飘地在风中直直地往下坠去。

    “悠悠……”几乎是可以预见的,在他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地上的女人浑身抽搐了一下,然后再次陷入死寂。

    下坠的手指一顿,没有继续去触碰她的勇气。无力的收入掌中,变成握不紧的拳头。

    不敢碰触的苦涩,化成一声不可察觉的轻叹消散在空气里。好似那些他们曾经的过往种种,都已随那无数次的叹息,流逝。

    起身将暖气的温度调到最高,然后又半跪到余卿卿身旁,声音沙哑低柔,“悠悠,我们起来好不好?地上很凉,你淋了雨又受了伤,会生病的。”

    男人的声音真的非常好听,响在深夜的空气里,就像在听f广播一样,让人觉得特别暖特别舒服。

    可是空旷的房间里,在那好听的声音消失后,仍旧是死寂。

    时间一秒一分过去,地上的女人还是动也没动,就像根本没有了生命迹象般。

    她现在逃也不逃了,话也不说了。她是觉得自己在消亡,还是在她心中,他早已死去?

    不管是哪一种,都让他觉得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好痛。痛得他的每一条神经都痉挛。最后只能完全跪下去,才能支撑着那早已不堪重负的身体不倒下。

    可是那是一种多么卑微,多么忏悔的姿势啊,跪倒在了余卿卿身旁。

    “悠悠,我知道现在说再多抱歉的话都已无济于事。可是你要怎样才会好过?”几乎是压抑不住声音的颤抖,而他的眼角,早已湿润。

    其实很多年前,他们不是这样的。

    多年前,女孩总是喜欢跟随在男孩身旁,从他的五岁,到二十岁的年纪。他生命中的每一天里,都有一个她。

    那是一段亘长而无法磨灭的青春诗篇,而它的内容,即便是用这世间最美好的言语都形容不来那美丽。

    “你放过我吧…算我………求你……”响起的女人的声音,像是被粗糙的沙粒磨碾过一样,研磨着男人的鼓膜,他的心。

    这么多年以来,这算是余卿卿唯一一次最正面地与他对话了,可是一开口,却是那么伤痛,伤透人心。

    两行泪终于从润湿的睫羽中滚落,无声地砸在了地面上,砸在了错失的时间洪流里,砸在了两人之间那条无法逾越的深谷中。

    明明如此靠近,近到他都能感受到她微弱的呼吸。是一伸手就能触碰的距离,也是一转身,就各安天涯的疏离。

    “对不起……”

    这句迟来的道歉,整整晚了十年。十年啊,有几个人能等得起那一段岁月啊?这么苍白的字眼,也不就是不堪一击那么回事。说出来,倒更像是宽慰自己的借口。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可我还是不自量力的来了……”他的声音轻得有些哽咽,“你要我怎样都可以,别再那么折磨自己了,好不好?”

    房间里安静地透着暖气孔吹出热风的轻音,窗外的雷声像是怕扰了屋里这气氛,终于变小了。

    “扶我……”余卿卿的声音再次响起,冷冷的没有情感。

    听到余卿卿的话,男人以为自己听错了,怔忪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但是行动比思想还快地手已经攀上余卿卿的肩膀,温柔地将她扶了起来。

    “啪——”

    心里因为余卿卿的话还没有反映出是庆幸还是难以置信的瞬间,男人的左脸像是轻飘飘的刮过一阵风,没有任何证明的就那么归于平静。

    可是那阵风,却像是飓风风暴一样,在他的心里狠狠的肆虐,没有停歇。

    “窦先生——该还的你已经还了,你我过往所有再也互不相欠。今后…还妄你高抬贵手,与我视如陌路……再不交际。”

    明明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去挥下那一掌,而她打得也确实很轻。可是余卿卿还是觉得手痛得发抖,痛得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