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与爱定制爱情 >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绝不嘴软(修改)
    严骢无意隐瞒余卿卿的身体状况,他只是自以为是的认为,他可以保护她。

    他不会让那些不便告知的因素,成为反噬她的毒瘤。

    他无时无刻紧绷着,周身充斥着不安。他排除掉一切可能伤害她的人和事。可最终,唯独那件他排除不了,也参与不了的事,伤害了她。

    他纵是撞得头破血流,也帮不了她,他无能为力。

    他以为的可以保护好她。他以为的不再让她重蹈覆辙,受尽那个男人带给她的伤害。

    在眼前出现她负面的那一刻,就已经成了个笑话。

    可他为什么不知道及时止损,防微杜渐?非要一错再错,直到她堕入万劫不复才明白,他有多可笑。

    严骢自嘲地笑出声,抬双手狠狠地搓了几下脸,来平复心底越来越大的恐慌焦虑。

    对面男人让凯文眉宇一皱,几分不解,几分明了。

    低头在手机里快速输入了那家疗养院的信息。芳草疗养中心,c市神经科专属疗养中心。

    看到这行醒目的字,凯文难得有些错愕。

    他仔细回想了一遍昨天余卿卿站在激愤的群众前,目光坚定洒脱的样子。耳边仿佛还能听到她清亮柔和的声音,那掷地有声的话语。

    那个在阳光下发着光的女人,有精神疾病史?

    怎么会?怎么可能?

    难以置信。简直难以置信!

    凯文虽然不是特别了解余卿卿,但从多方的资料上来看,不管是事业上还是生活中,这个女人没有一点问题。

    她就该是个普通的正常人!

    认真工作,热爱生活。家人朋友客户的关系都处理得妥妥当当,听说还相过亲……

    凯文半点都没有办法把那样一个女人,跟一个行为失调,生理机能下降,面黄肌瘦,有精神疾病的人挂钩。

    如果是别人,凯文还觉得有可能。如果是余卿卿,他觉得开这种玩笑的人太可笑了。

    可从什么时候开始,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那个女人状况糟糕到需要接受治疗?

    她的伪装,竟然让阅人无数,从未漏错过信息的凯文,半点没有察觉。

    难怪严骢电话里焦急的口吻那么明显。难怪他现在这样一副模样。

    那张平静无波的脸上,眼里全是艰涩、悲戚。此刻他的心里,得有多痛?

    这是凯文从未看到过的严骢。也是凯文看过一眼,就再不想看第二眼的严骢。

    他看着他扯松了领带,解开了领扣,揉散了一头被规整得妥帖的头发。

    他垂着头,衬衣上全是因为大幅度的动作弄出的褶皱。焦虑不安萦绕在他周身,他看上去那么灰败,那么失落。

    他太痛苦了。

    凯文几乎要被严骢的情绪影响,忙假装不在意地低下头,继续查阅芳草疗养中心的资料。

    严骢是一个克制,隐忍到极致的人。从不外露的情绪,让人很难猜想,他在想什么。

    跟他合作,共事的没有人不胆战心惊,如履薄冰。深怕一个不慎,就触怒了这位驰骋在金融世界里睥睨众生的王。

    或许有人无法置信,为什么他年纪轻轻就能拥有那样的地位、权势。

    有这样疑惑的人,只是看到那个男人是生人勿进,冷漠高深的外表。

    他们以为,他不愿降下神坛同流合污,是因为他爱惜羽翼,利己凉薄。

    可没有人知道,他专注拼命的做某件事时,哪怕堕入鬼怪的深渊,命在旦夕也要无辜一切的样子。

    所谓的不近人情,所谓的莫测高深。不过是他不屑理睬那些与他无关的事物而已。

    凯文很庆幸,他是那几个看见全部的严骢,其中之一。

    所以他更懂得,严骢现在他眼前展露的脆弱,是多么让他心酸。

    但是有些话,有些人,就像一堵看不见摸不着却永远阻隔你前进的墙,是需要破除打碎的。

    而这个破坏者,凯文希望,由他来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那些严骢不愿触摸,不想回忆的往事构筑起来的墙,他来敲碎。

    凯文的问题石沉大海,机舱里又陷入了沉默

    严骢望向直升机外更高远处的蔚蓝天空,看着一只孤单的飞鸟,迎风飞翔、滑行、消失。

    “它会找到它的伙伴。”

    因为严骢长久的沉默,让凯文不得不的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他专注的眼神。

    随着严骢专注的眼神看去,凯文望着那个逐渐模糊的影子,声音里带着坚定。

    “它会找到让它停下来的理由。”凯文顿了顿。“你已经有了,不是吗?”

    那个藏在心底,细心呵护的人。

    他有让这世间一切困难退让,选择温柔降落的理由。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