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与爱定制爱情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 病友间美丽的偶遇
    “悠悠,没事了没事了,他们都走了。你抬头看看。”余国然轻揉余卿卿的发顶,安抚着余卿卿。

    然而被余国然话语吸引的不是余卿卿,是在旁边干着急的宁溪坤。

    说是看护,也的确学了点护理的皮毛,但跟知识全面、实战经验丰富的从业人员相比,宁溪坤就像是来玩过家家的小朋友。

    虽然他也在认真努力学习,进步飞速。但累积和实战缺乏的少年,遇到这种突击状况,也束手无策。

    不过宁溪坤身上有一样,在场其他人都不存在的优势。并且他很善于利用自身的优势。

    “姐姐,真的哦,他们走掉了。坤坤陪着姐姐,姐姐不怕,你抬头看看嘛”

    撒着娇的男孩子软软糯糯的嗓音,像是要把人包裹进甜蜜的糖心里。诱哄着人向他期盼的那样去行动。

    而他的目的也确实达到了,因为余卿卿,很吃这一套。

    焦躁的情绪因为这别样甜美的安抚而渐渐平稳,心里卷起的激澜也逐渐平静。

    余卿卿侧过头,先看了宁溪坤一眼,在男孩子漂亮的眼睛里看到期待和鼓励后,这才迟缓地抬头。

    余卿卿抬起头,通过余国然的肩侧异常小心地瞟了几眼,余国然身后空无一人的区域。

    然而余卿卿却没有想象中来得松了口气。

    他们为什么会突然离开?是不是因为她很讨人厌?就像网上那些人一样,觉得她很恶心是个贱货,所以他们连跟自己同处一室都不愿意?

    谁恶心?谁是贱货?

    她不是!她不是!!

    不对,不对!余卿卿你清醒一点儿,没有谁说过那样的话。都是你自己想象的,没有人说讨厌你。没有谁因为不想看到你走掉。

    那些不是真的,别想了别想了!!

    “姐姐?”宁溪坤屏住呼吸,试探性地叫着余卿卿。

    余卿卿时而痛苦,时而悲伤,时而怨恨的表情重复交替,让一旁的宁溪坤很是揪心。

    他不知余卿卿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变得这么难看,甚至有点癫狂。这样的余卿卿,让他既心疼又无措。

    “悠悠,听爸爸说。”余国然声音依旧温柔清浅,好似不曾被眼前狂乱的余卿卿有影响。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有多痛多悲哀。

    可是他不敢把情绪外放出来,因为眼前的女孩,还需要他安抚。这是他的女孩。

    “听爸爸的,你回头,回头就什么都不怕了,好吗?爸爸在,坤坤陶陶都在,我们陪你一起回头。”

    余国然太了解余卿卿了,曾经那段尖锐绝望的日子,把他变成余卿卿的任何情绪都能快速察觉。

    如果没有那段岁月,或许他不会和余卿卿关系亲近到如今,不像一对父女,倒像是关系密切的情侣。

    这也是为什么,秦觅会脑补余卿卿十八禁画面的原因。

    但余国然一点都不感激那段日子。如果没有那段时光,他的悠悠就不会这么痛苦,也不会承受今天的痛苦。

    熟悉余国然的嗓音,熟悉他抚慰人的节奏和语调,更能感受到他浓浓的关爱和鼓励。这比任何药物和心理疏导都管用。

    余卿卿的脑袋重重抵到余国然的胸口,憋了好久的一口气,像是随着余国然的话语都疏导了出来。

    余国然稳稳站立,没有因为余卿卿增加的重力而踉跄了步子。他一直都站在余卿卿的四周,替她拂去所有无端的灰尘,不让她蒙灰堕落。

    一直都在,一直都那么稳妥。

    像是被余国然的坚决感染,脑子里不断挥赶着那些叫人头痛的声音,余卿卿终于下定了决心,又抬起了头。

    回过头去,熟悉又陌生的三个男人,仿若沉浸在他们的世界中,没有谁曾回头看她一眼。

    他们像对她毫不关心的陌生人。不好奇,不打探,事不关己。

    “卿卿,还记得那两个人吗?”魏陶拉着余卿卿,把她拉出余国然的保护圈。

    手指了指侧身而坐的布莱迪,和正面对着他们的严骢,魏陶引诱着余卿卿走出那些可怕的情绪。“还记得吗?”

    余卿卿当然记得,她是生病,又不是失忆。当然记得那个引发那场不得不打响的,战斗的罪魁祸首。她还没跟他算账呢!

    余卿卿突然愣了一下。好像能立马就想起来布莱迪这个人,是一件挺奇怪的事。

    她这几天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除了可爱的小坤坤,她觉得这个世界毫无色彩。

    可为什么一想到要让那个可恶的资本家,血亏到哭的时候,好像黑白灰的世界,色彩鲜亮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