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与爱定制爱情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请求
    也许是对面男人的眼神太不加掩饰,让魏陶不由顺着他的目光转身看去。

    三个人坐在阳光晒不到的绿植中间,都低着头好像在看饮品单。

    余卿卿和余国然都没有说话,只有宁溪坤不知道说了什么,引得余卿卿侧脸柔软的线条偶尔变化几分。

    “那是我朋友……”

    “那位是余总吧?”

    严骢和魏陶同时开口,然后两人都尴尬地沉默了一瞬。

    好了,这下也不用验证了,看来人家记性好得很。

    准备婉转试探一番的魏陶,被人截了话,也没了动之以情的想法。

    人家已经那么明确了,就开门见山爽快点,省得绕来绕去还要看布莱迪在自己面前瞎晃悠。

    “严总,可否借一步说话?”魏陶没有回答严骢的问题,也没有标示性的动作,直奔主题。

    严骢收回的视线里闪过一丝了然,然后微微颔首,随魏陶走向了休闲区的一角。

    “可以请求您一件事吗?”魏陶双手交叉放于腰腹,右手握紧左手手背,这让她显得有些不安。

    严骢看着魏陶的眼睛,沉声道:“您请讲。”

    “您应该清楚她现在的状况吧?”魏陶说着指了指休闲区其中一台挂式电视,意思明确。

    如今外界对余卿卿正面负面的影响都非常巨大,她不希望有关余卿卿病情的任何信息被走漏。这样的伤害,对余卿卿对他们都是灭顶的。

    没有谁还能承受次生伤害。

    “她因为那些事,有点不太好。我可不可以恳请您和您的朋友,不要把这件事透露出去?”

    严骢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炽烈的阳光甚至把他过于刚毅的面部线条融化了些许。

    黑瞳深邃而沉寂,平日里的冷漠疏离消融在了那双光影暗淡的黑眸里。

    没有锐利锋芒的眼光,却依然像是能穿透人的灵魂,看到你心底里真实的动机。

    男人的沉默让魏陶心里打起了小鼓,对于他不明的态度,有些忐忑。

    而且他的目光,总让她觉得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严骢一定不可能是那种猥琐龌龊的人。

    她不太妥当的言语,也许刺伤了一个君子之心。这让魏陶有些歉疚。

    刚想开口圆场弥补一下自己语言的过失,没想到一只开了屏的花孔雀钻了出来。

    “安心,保证一个字都不会流露出去。”听墙角的布莱迪不合时宜的开口,扬着骚包的笑容回头冲严骢挑衅抬眉。

    “既然那是余总,我作为即将达成的未来合作伙伴,应该有义务去慰问一下。”边说边搓下巴的动作,让他看上去无比流氓。

    严骢和魏陶眼中的飞刃同时戳向某个不识相的男人。损人的话不及说出,就听他又自说自话补一句。“修,照顾好我们兄弟。”

    意有所指地瞥向凯文,就在两人快压抑不住快冲他动手时,布莱迪冲魏陶礼貌一笑。“失陪了。”

    不等身后的阻止声响起,长腿已经动作优雅地跨了出去。

    魏陶咬牙切齿捏紧拳头,好一会儿才压下踹布莱迪一顿的冲动。

    这个浑球!真是半点都不能放松警惕。

    可现在自己还没有把对严骢的歉意表达出去,也不好直接走人去胖揍某泰迪精。

    表情转换,魏陶扬起温柔且不失礼貌的笑,“严总,刚刚的话,我很抱歉。我不是要恶意揣测您。实在是卿卿再不能遭受半点风险。我们冒不起这个险,如果您觉得有不妥的地方,我们现在转院都可以……”

    “不。”不待魏陶把话说完,严骢下意识脱口而出。

    明明脑子里全是收拾布莱迪的方法,可行为上已经为他做了最正确的判定。

    但话已出口,才惊觉自己的失礼。“抱歉,让您困扰了。我和余总应该算得上朋友,如果她…还记得的话。”

    “?”魏陶眨眨眼,有点不明白。

    算是朋友?余卿卿还忘记了?

    “我是说,您放心,我对她对你们不会有任何恶意。”落在魏陶盲区的拳头收紧,压下自己稍微流露的局促感。严骢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

    那一抹笑意,像是珠穆朗玛上稀世罕见的琼花。微一绽开,就是足以震撼天地的存在。

    魏陶;“!!!”

    卧槽卧槽,美男计?!!

    原来像严骢这样总给人疏离淡然,难以亲近的男人,笑起来是那么让人难以把持。

    魏陶觉得自己枯死的少女心又被激活了。这回是真的感觉自己要流出两汪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