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与爱定制爱情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真实意愿
    灯火通明的华贵山庄,辉煌耀眼的灯光,让植被人型露出影影错错的阴影。也暴露了女人此时的犹豫。

    暖黄灯光下渔网的印记非常明显,而渔网下斑影定格,朦胧的月华下呈现一点月光白的肌肤。

    女人脖颈修长,弧度优美,在一字肩的黑色长礼服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典雅。

    性感的锁骨随着她每一次呼吸,痕迹深深浅浅。而撩饶光景,就从这呼吸间开始。

    严骢因眼前女饶美好,心间已经泛起水样的柔情。很想不管不顾把她拉进自己怀里,感受她身体的温度,呼吸她身上独属于她的香气。

    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

    沉默地时间过长,魏陶好整以暇看着磨磨唧唧的两人,也不出声提醒。

    她倒想知道,这么能迂回磨蹭的两人,什么时候能明白对方的心意,修成正果。

    反正她也不急,反正就算余卿卿现在是清醒的,她也不会放任余卿卿投入这个尚没通过考核男饶怀抱。

    “我……”余卿卿不是个矫情的人,可不知为什么,每每面对严骢,都让她有些无措。

    特别是他偶尔对她一笑,着那么暧昧让人误会的话。

    她想不明白,严骢是不是清楚自己的魅力所在,所以一再利用自身优势,来攻克她不太牢靠的自制力。

    就在余卿卿还稀里糊涂,没想清楚怎么回答时,眼前突然冒出了一颗脑袋。

    “姐姐,我终于找到你了。”

    熟悉到甜入人心的软糯嗓音,熟悉得刺眼的灿烂笑容,还有一颗亚麻色毛茸茸的脑袋,就这么凑到了余卿卿眼前,硬生生夹在了她和严骢中间。

    余卿卿吓了一跳,反射性后退一步,差点没站稳。被突然出现的男孩子扶了一把。

    “坤坤啊……”看着眼前的男孩子,余卿卿反应过来哭笑不得。“你怎么跟到这来了?”

    余卿卿以为,宁溪坤是担心她才偷偷跟到宴会地点。昨回家的时候,她已经跟家里的两人汇报过宴会的事。

    虽然宁溪坤当时的表情很不高兴,但也没有表示反对。

    只是没想到,这个家伙会出现在这里。

    “姐姐,我是跟着父亲一起来的。”刻意挡住身后的严骢,宁溪坤拉着余卿卿的手往旁边的长廊走去。

    “都看不见我,溪坤也是个没良心。”魏陶瘪瘪嘴,甩了个眼神给盯着宁溪坤背影,脸色难看的男人。

    心中难免腹诽。一个两个的没有她就想追到她家迟钝的卿卿,以为长得美,就可以想得美吗?

    都是些眼里只看得到心上人,一点没有眼力劲没良心的家伙。她就是不从中作梗,他们也休想追到她家卿卿。

    “没有啦,陶陶姐。”日常害羞的男孩子,被魏陶的一句话轻易中心是而羞涩。

    回头朝魏陶露出可爱求饶的笑脸,得到魏陶“原谅你”的眼神后,这才转头。

    只是严骢的脸色比看到宁溪坤出现那会儿,更难看了。

    没有哪个男人,在好事将近的中途被打断,脸色会好看的。

    更何况那个崽子有意无意的示威,就是在挑衅他的权威和底线。

    严骢虽然心里怒火滔,想要让宁溪坤消失的念头也尤其膨胀。但他毕竟不是宁溪坤那种只有眼前人,没有大局观的毛头子。

    以严骢阅人无数的经历,和商场中杀伐的判断力,当然知道余卿卿这条直球线打进的可能微乎其微,那就要另寻他法,曲线救国。

    而某人很明显,已经给了他暗示了。如果这个时候他还不懂把握的话,追余卿卿这件事也会难上许多。

    所以尽管看着站在一边话的两人,严骢心里的嫉妒疯狂增长,但他还是深吸一口气,压住了冲动。

    “你父亲。”余卿卿品了品这几个字,突然想到在芳草未蒙面的宁溪坤的父亲。

    那个要将坤坤,她最后的色彩带走的人。

    实话,余卿卿对宁翰新的初印象很糟糕。所以听宁溪坤宁翰新也在宴会中,眉黛轻蹙,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宁溪坤这回难得察言观色,明白了余卿卿脸色变化的原因。“姐姐,我是因为想来找你,才不得不跟着父亲来的。”

    捏了捏余卿卿软软的手,宁溪坤慌忙声解释,怕她误会自己的父亲。

    毕竟父亲之前做得再不对,那也是他的父亲。他不希望余卿卿因此对宁翰新产生阴影,或者隔阂。

    因为往更长远的考虑,自己喜欢的女人不喜欢自己的父亲,他觉得未来不太美妙。

    作为宁家唯一的继承人,他的妻子不能不面对他的父母。

    所以想得美的少年,心中规划着将来的种种,却独独落下了,余卿卿真实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