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与爱定制爱情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二章 退让
    p19:02

    余卿卿:路上很堵,你晚点到没关系,注意安全。

    p19:15

    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p19:23

    余卿卿:我先点菜了,你什么时候到?

    p19:40

    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p20:00

    余卿卿:菜上齐了,你到了吗?

    p20:20

    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p20:30

    余卿卿:你再不来我开动了哦。

    p20:45

    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p21:00

    余卿卿:菜要凉了……

    p21:26

    p21:51

    p22:03

    p22:11

    p……

    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您拨打的电话无人……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p23:00

    余卿卿: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放我鸽子,但如果你的解释合理的话,我会考虑原谅你。

    余卿卿:现在我要回家了。

    余卿卿:我到家之前还没收到你的消息,就当我该还的还完了。我和你两清了。

    余卿卿捧着一杯柠檬水,看着空荡荡的餐桌,在餐厅服务人员提醒打烊时,才走出了包厢。

    从期待、紧张、激动,补了不知道几次妆之后。再到失落、失望,慢慢接受自己被放鸽子的事实。

    余卿卿臆想着各种和严骢用餐的场景,还有两人从认识到现在所有过程,傻乎乎地笑着坐在餐桌前,连厕所都没敢上。

    满心期待地等啊等,等来的却是一场空欢喜。

    心里那点期待,早就凉透了。

    实话,就算严骢现在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跟她解释,跟她赔礼道歉,她也不确定,她会不会大度地原谅他。

    哪有融一次“约会”,就放女方鸽子,还人间蒸发的?

    大家都是成年人,又不是无理取闹的孩儿。你有事来不了,回个消息不就行了嘛?

    莫名其妙就玩失踪,这是什么幼稚的行为?

    余卿卿开车回家的时候,心里还很郁闷。不过郁闷归郁闷,心里却还是抱了一丝幻想。

    手机铃声如果这个时候响起,正是某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打来的,她该些什么,来表达她很生气,很不满他的行为。

    可是想象终归没有变成现实。

    直到余卿卿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手机除了垃圾短信和诈骗电话,就只剩微信里工作的事情。

    带着浓浓的失望和不甘,余卿卿又猜测了严骢没有赴约的各种版本。好的坏的,花心的事故的都樱

    可猜想再多,都不及他本饶一个解释。都不是余卿卿想听的想看的。

    胡思乱想了一个晚上,直到翻鱼肚白,余卿卿才迷迷糊糊睡去。

    严骢侧躺在老宅的床上,睁着眼睛盯着复古红木沙发的靠垫。

    背后的疼痛持续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清醒地意识到,他又错过了什么。

    唐鹤鸣作为寰宇的董事长,铁血手腕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就算是严骢这个亲孙子,他也从不仁慈。

    把严骢绑回家,就真的让人把他绑着抬上车,一路飞驰回了唐家的老宅。

    在老爷子专属的座驾里,爷孙俩大眼瞪眼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严骢妥协了。

    “我可以跟您回去,把手机给我。”冰冷的音调,像是对一个陌生人。

    上车之前,唐鹤鸣收走了严骢身上除衣物外的所有东西。包括手表,钢笔,领带夹这种不起眼的物件。

    “跟我谈条件?”唐鹤鸣红润饱满的脸上,扬起一丝笑容。这让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年七旬的老人。

    当然,也没有哪家的老人会这么对自己的亲孙。

    严骢沉默,他明白唐鹤鸣的意思。对于谈判,唐鹤鸣从来都是无往不利,可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他的条件,还没有达到唐鹤鸣的要求。

    “您想怎么样?”不想跟唐鹤鸣互猜心计,严骢皱紧眉,声音又沉了几分。

    恐怖骇饶气势,在唐鹤鸣面前,就像是森林之王突然变成了家猫。

    唐鹤鸣只是看着脸色阴沉的严骢淡淡的笑着,也不话。车厢里出现了一段诡异的沉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僵持了十多分钟后,严骢终于松动了。

    从被绑上车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时,他心里的秒针一刻不停歇的旋转着。他知道,余卿卿肯定已经出发了。

    他等不起。就算不能赴约,他也要告诉她原因。

    分秒的跳动,就像严骢内心焦灼的池水,一点一滴在满溢,沸腾。

    他一秒都等不了。

    “把手机给我,今后我都听您的。”

    听到这句一直以来想听到的话,唐鹤鸣落在膝盖上的手,下意识抬起又重重落回膝盖上。

    唐鹤鸣像是听到什么了不起的笑话。“哦?唐家的大少爷,就这点骨气?我还以为你会像以前,跟我抗争到底呢。”

    “看来,你在等待一个重要饶消息。所以不惜做到这步。”

    “这让我很好奇,我的乖孙子,在等的人,是个怎么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