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正文 第四十七章 挑拨离间
    第二天,白梓玥不是被闹铃叫醒,而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

    她顶着凌乱的头发,拉着两个睡眼惺忪的小团子,将房门打开,便看到一张满是笑容的面容。

    “哈喽,小可爱们,早啊。”

    “早?”

    低头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女人勉强露出一抹笑容。

    “姜总,现在才五点,你是一晚没睡,还是只为了整蛊我们,然后你继续去睡觉?”

    “哈哈,小可爱,你真是聪明,我昨天忙了一夜的走秀,整晚没有睡,现在肚子已经快要饿扁了。我刚刚在冰箱里翻了半天,没有看到昨天的剩饭,你放到哪里了啊?”

    小糖眯着眼睛,感觉随时都要躺倒在地上睡着,拖着困意十足的奶声道:“厚脸皮叔叔二号,昨天最后一块红烧肉都被帅叔叔吃了。”

    “嗯,姜叔叔,你要是想吃的话,就去找秦叔叔吧,也许他还没有消化完。”墨墨也冷声开口。

    女人迷糊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刚准备关门,便被姜振东一把挡住。

    “小可爱,美女梓玥,我真的好饿哦,你就给我做顿饭吧。不然我真的可能就要饿晕了。”

    “额……”

    女人无语的看着面前和贺威廉每次要饭时候,表情动作一模一样的姜振东,倍感头疼。

    就在这时,面前的男人突然发出“啊”的一声尖叫,只见他头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白色枕头,样子很是逗趣。

    从走廊尽头的房间中响起冰冷的声音,“姜振东,你要是再打扰我睡觉,就不是枕头了。”

    “呵呵,老秦,你醒了啊。”

    “还有,白梓玥是我的员工,只有我可以对她发号命令。”

    “啊~老秦,可是我真的好饿啊!你真的忍心看着你最好的朋友饿死吗?”

    “这里没有空房间了,你要是睡觉,就去沙发上。”

    随着哐的一声关门声,姜振东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求助的看向唯一的救星。

    只不过面前的女人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后,便也将门无情的关上。

    昏暗的客厅中,只剩下一个肚子不断在咕咕叫的男人,无奈的,疲惫无力的躺到沙发上,抱着抱枕呼呼大睡起来。

    睡着就不会饿了……

    清晨,房间中走出两个鬼鬼祟祟的小不点,偷偷摸摸的向沙发上那个不省人事的男人靠近。

    “嘘,墨墨,你小声点,不要吵醒他了。”

    “小糖,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

    “哼,谁让他那么早就将我们吵醒,这是惩罚。”

    肉嘟嘟的小手上拿着一根水彩笔,然后一脸坏笑的向男人的脸上靠近。

    一旁的过道中,面无表情的秦寒枭抱着手,慵懒的靠在墙壁上,眼底带笑的看着那张白净的脸没一会儿便变成了一个大花猫。

    白梓玥换好休闲装,披肩长发随意的扎起一个马尾,散发活力的气息。

    看到面前的冰山男一直目不转睛的看向前方,不由有些好奇,轻声的走到旁边,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顿时愣在了原地。

    “小糖,你在干什么呢?”

    “嘘!妈妈,不要出声。”

    只见鬼机灵用手指放在嘴前,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而旁边拿着水彩笔盒子的小男孩无辜的耸了耸肩,小声说道:“妈妈,我是被逼的。”

    “额,秦总,这个,对,对不起啊。”

    “挺有趣的,就让他们玩吧。”

    “啊?”

    秦大总裁眼底闪过一丝坏笑,白色的运动装,衬托出一股痞帅感。

    这秦寒枭和姜振东的关系,果然是最佳损友啊!

    白梓玥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撸起袖子,走到厨房,开始准备今天的早饭。

    一直到午饭时间,躺在沙发上的大花猫才终于睡醒,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鼻尖充斥着诱人的香味,立刻口水直流的如弹簧板坐起,直奔餐桌。

    “哎呀,看着就好好吃啊!我今天要多吃两碗饭,昨天可是把我饿坏了。”

    筷子还没有落下,旁边便飘来了一记冰冷的眼刀。

    “刷牙洗脸去!”

    “哎,苦命的我啊,简直就是杨白劳转世。”

    一阵郁闷的轻叹响起,门铃突然响起。

    “去开门。”

    “啊?为什么又是我?老秦,我是不是和你有仇啊?”

    “这里是我的地盘。”

    “你赢了。”

    姜振东对着秦寒枭竖起大拇指,郁闷的眉头紧锁,让他脸上的涂鸦更是逗趣至极,惹得几人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们在笑什么呢?我脸上有东西吗?”

    大花猫一边向门口走去,一边不明所以的看向身后那些人捧腹大笑的模样,好奇的将手放在脸上摸了摸。

    门刚一打开,门外便爆发出一阵笑声。

    “噗嗤,姜总,你这是什么装扮?最新的彩妆吗?”

    “什么彩妆?白佳,你怎么又来了。”

    “我是陪阿姨来的。”

    “阿姨?”

    姜振东好奇的向白佳身后看去,只见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缓步走出,瞬间,周围的气息到了冰点。

    “阿姨,你怎么来了?你,你不是在巴黎看时装展吗?”

    中年女人眉宇间和秦寒枭有些相像,身上的气势也如出一辙,都是那样的压迫。

    “我听说陈佳慧那个贱人又想要害寒枭,我不放心。”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阿姨,你放心,老秦一点事都没有。”

    “一点事都没有?所以你就堵着大门,不让我进去了吗?”

    “咳咳,对不起,阿姨,您请进。”

    面容冰冷的女人缓步走入房间中,冷声说道:“对了,姜振东,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再玩那些小孩子的把戏,一点正行都没有,赶紧洗脸去。”

    “洗脸?”

    白佳一脸得意的走到姜振东身边,小声的对他说道:“你的脸上全是小孩子画的涂鸦。”

    “啊?”

    姜振东一脸惊讶,立刻向卫生间的方向跑去,一照镜子,连忙用水冲洗自己五颜六色的脸。

    而此刻的客厅,却气温降到了零点。

    看着面前中年女人打量的目光,白梓玥只感觉全身一冷,不由自主的起身,“您好。”

    “寒枭,这个女人是谁?”

    “她是我的秘书,妈,你怎么来了?”

    秦寒枭的妈?

    那个号称史上手腕最强悍的名媛贵妇,秦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