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正文 第九十章 白城国来了
    贺威廉也是累坏了,从家里面偷跑出来,就马不停蹄的回到z国,而后又接到墨墨的电话,便立刻赶到另外一个城市。

    可以说他是真的没有好好的睡一觉,头一挨到枕头上,就呼呼大睡了起来。

    白梓玥中途敲了敲门,见里面没有动静,猜测他也正在睡觉,便带着小糖和墨墨去附近的超市买菜。

    很久都没有吃到妈妈做的饭,两个小家伙都一脸兴奋,活蹦乱跳的哼着小曲。

    “啦啦啦,啦啦啦,我们大手拉小手,一起去郊游~”

    小糖欢快的曲子,让白梓玥眼底的笑意更深。

    这样才是日子,好像终于恢复到了平静。

    只不过她可能是真的要重新开始找个工作了,毕竟秦寒枭是那个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她绝对不能和其再有任何接触。

    更不要说,还要在他的手底下工作。

    就在白梓玥想着晚上再去投简历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威严的声音。

    “白梓玥!”

    母子三人疑惑的转身,便看到一个一身西装的中年男人脸色阴沉的站在路边的轿车旁,眉头紧锁的看着他们。

    白梓玥全身一颤,不敢相信竟然会在这里见到自己的父亲。

    她本就不想和白家的人再有任何的关系,哪怕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因为她永远都忘不了,五年前的那一夜,是父亲和妹妹亲手将自己送进了酒店中,当做一个物品一样的卖给别人。

    父女两人隔着一条街,却仿佛隔着一条银河系一般。

    两人沉默不语的看着彼此,气氛压抑的让人有些喘不上来气。

    “妈妈,那个叔叔是谁?”

    白梓玥肩膀一颤,轻声说道:“他不是叔叔,是你们的外公。”

    “外公!”

    两个小团子都震惊的看向对面的中年人,看着他眉宇间和白梓玥确实有些相像,但是却没有那种亲和的温和气质,反而身上有种让人不喜的市侩感。

    尤其是现在根本没有父亲见到女儿的喜悦,相反是一种审视,眼底更是透着浓郁的不满。

    所有的一切,都让两个人小鬼大的小家伙不喜欢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外公。

    见白梓玥迟迟没有开口,也没有要走过来的意思,白城国脸上更是阴沉的如同锅底一般铁青。

    “白梓玥!这就是你见到我这个父亲该有的态度吗?”

    明显训斥的口吻,让小糖和墨墨立刻挡在了妈妈面前,撅着小嘴,奶声奶气的说道:“可是也没有哪个父亲这么多年没有见过女儿,一见面就训斥的吧?”

    “作为长辈,不是应该对自己的孩子宽容友善的吗?可是我为什么感觉你是来兴师问罪的呢?”

    听到两个小家伙的话,白城国眉头紧锁的看向那两个小小的身影。

    刚刚,他一眼就认出了自己失踪五年的女儿,忽略了她身边还有两个小家伙,这一看,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两人隔着一条街,中间偶有几辆车经过,气氛更显萧条尴尬。

    过了许久,白梓玥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决定主动走上去。

    即使心中有千般的不愿意,可毕竟对方是自己的父亲,她还是做不到真的当做空气。

    “走吧,我们去和外公打声招呼吧。”

    “妈妈,我不喜欢外公,他看起来一点也不慈祥。”

    “小糖,不许这样说长辈,等会儿你们两个人要对外公礼貌一些,知道吗?”

    “额,好吧。我会讲礼貌的,不过若是他敢欺负妈妈的话,那我可就不会客气了。”

    墨墨沉默的看着白城国的眼神还在他们两人的身上打量,小声的嘟囔道:“看来这个外公并不喜欢我们。”

    白梓玥眉头一皱,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

    “……爸。”

    “哼,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父亲吗?五年前,你一句话都不留就离开了,现在回来,也是没有和我说一声,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

    早已经做好接受怒火的白梓玥没有任何的意外,淡定的说道:“五年前,我为什么离开,我想您应该比我还清楚吧?”

    白城国脸色一变,五味杂陈的看着面前的女儿。

    对方身上的气度,还有眼神都变得是那样的陌生。

    有那么一刻的恍惚,他仿佛以为面前这个女人只是一个陌生的路人。

    可那张和前妻一模一样的面容,却又在时刻提醒他,这人就是自己的女儿。

    气氛仍然是化不开的僵硬冰冷,或许是白城国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白梓玥的问题。

    最终,他还是决定为了缓和气氛,将声音放的柔和了一些。

    “梓玥,我知道你还在怨我,可是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难道你真的要和我这个父亲生一辈子的气吗?”

    看着面前的父亲,五年前的那些话在耳边不断回荡。

    “你以为你父亲还会管你吗?这里是你们白家的酒店,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他会不知道吗?”

    “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让我好好疼疼你吧。”

    那张让人反胃的肥脸,深深的烙印在白梓玥的脑海中,那不堪的一幕再一次浮现在眼前。

    她果然还是不能放下,不能放下自己被亲生父亲为了利益换钱的事实。

    “……五年前,从你做下决定的那一刻起,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了父女的情分。”

    “梓玥,我知道你还在怨恨我,可是当年,你终究还是没有成真不是吗?”

    “呵呵,那我应该感谢老天给我逃跑的机会吗?”

    小糖有些担忧的抬头看向白梓玥,这是第一次见到自己那个温柔的母亲如此的冰冷,让她有些害怕。

    而墨墨,却是沉默的抿着小嘴,安静的站在一边,冷静的分析着刚刚听到的这些内容。

    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现在五岁了,难道所有的事情是他们有关系?

    还是说,和他们的父亲有关?

    白城国看着两个粉刁玉琢的小孩子,实在是惹人喜欢。

    可这两个小家伙,又是白梓玥和谁的孩子呢?

    五年前,他想要卖给的那个老板并没有得逞,那是谁的?

    一大堆的问题涌入脑海,白城国沉声问道:“这孩子是谁的?孩子的父亲在哪里?”

    “和你无关,我已经和白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也无权过问我的事情。”

    白梓玥说完,拉起两个萌宝的小手,径直的向对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