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正文 第一百章 苦肉计
    下午,墨墨帮忙看了一遍主页,最后皱着小眉头,郁闷道:“额,妈妈,这是被黑客强行走后台改了你的简历。”

    “什么?黑客?墨墨,那你有没有办法将这行话去掉?”

    “这个倒是可以,不过他们用了加密的密码,我需要一些时间来破解。”

    白梓玥无力的叹了口气,还真是让人着急。

    这还需要时间来破解,可是她现在真的是很需要找一份工作。

    贺威廉坐在旁边,玩着手机,有些好奇的转头看了一眼神情凝重的小女人,“梓玥,你很着急找工作吗?”

    “废话,我现在要养你们三个小屁孩,亚历山大啊!”

    “拜托,我哪里需要你养了?我说过了,过两天就去公司上班,你放心好了,我好歹也是高校毕业出来的高材生。不要把我想的太弱了。”

    “呵呵,是吗?你一个大少爷,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你要去找工作的话,没有工作经验,就只能从基层做起,你能乐意?”

    “哎呦,你不要小瞧我啊,我可是一个十分有耐力的人。你等着吧,我这就找个工作给你看看。”

    说着,贺威廉便收起了手机,去隔壁拿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投简历。

    可谁知道门刚打开,便和门口正准备抬手敲门的人撞了一个面对面。

    “你是谁啊?”

    “我是白梓玥的继母,请问她在家吗?”

    “继母?”

    贺威廉有些诧异,这两天就见到了梓玥的两个家人,还真是奇怪。

    “梓玥,你继母找你。”

    “继母?”

    白梓玥看到贺威廉身后的女人,那些童年的记忆再一次涌上心头,一阵揪痛。

    “是你?谁让你来的?我和你无话可说,回去吧。”

    “梓玥,你这是干什么?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也不能苦了孩子啊,我听说你生了两个宝宝,日子过得也很辛苦。所以我于心不忍,专门来接你回家的。”

    只有嫌恶恶心,毫无任何感动。

    “威廉,关门吧。”

    小糖和墨墨好奇的探着小脑袋,看到门口的女人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砰的一声,房门关上,贺威廉有些犹豫的看向白梓玥,“你真的不让她进来吗?”

    “不用,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冰冷的声音,和冰冷的面容,都让女人看起来是那么的生人勿进。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阴沉的白梓玥,不由有些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什么,我有点累了,先去睡一会儿。”

    咔哒一声,卧室的房门被关上,贺威廉和两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对视一眼,最后都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

    “妈妈好像心情很低落。”

    “哎,没有办法,梓玥一直都喜欢将自己的心事掩藏起来,独自一个人消化那些情绪。”

    房间中的白梓玥,眼眸阴沉的站在窗户前,看着那一身优雅长裙的背影。

    五年不见,孙凤还是那样喜欢装善良,丑恶的嘴脸一点都没有改变。

    刚刚一看到此人那装模作样的笑容,她胃里就一阵恶心。

    她永远忘记不了,那些年在白家所受的委屈。

    这个女人在所有人面前都装出一副善良的贤妻良母,可是无人的时候,就会让自己做各种佣人做的活。

    在冬天,让她用手洗衣服,用带着冰渣的水,将她的手冻的满是细碎的伤口。

    可白城国却从没有发现过,回到家,也只会听孙凤在背后的诋毁。

    什么说她在外面不检点,还有什么带男同学回家,进卧室就是好几个小时不出来。

    白佳砸烂的花瓶,也会被母女两人赖在自己的身上。

    刚开始,白梓玥还会解释,可是后来终于明白,在自己这个耳根子软的父亲眼里,她说的再多,也抵不过枕边人吹的风。

    最后,她变得沉默,变得压抑,变得甚至在自己的家里都不说一句话。

    可她知道这对险恶母女的真面目。

    没有人相信,大家只觉得她才是那个坏女孩,那个不听话,想要赶继母出家门的叛逆少女。

    所有的回忆在白梓玥的脑海中盘旋,楼下的孙凤停下了脚步,径直的走在长椅上坐了下去。

    看样子,是准备坐在那里等她出门。

    白梓玥眼眸满是冰冷,她已不再是五年前那个心中还幻想着自己的父亲可以发现自己的好,给自己多一些疼爱的小女孩了。

    现在的她,心已经如一块石头一般坚硬,再也不会相信那个家还会给自己温暖。

    更不会相信那个虚伪的女人说什么想要将自己接回去的鬼话。

    孙凤和白佳,一定又是在背后盘算着要如何算计自己了。

    白梓玥一阵头痛,仰头长呼了一口气,疲惫的躺在床上,想要将那些回忆从脑海中挖去。

    却发现这些记忆早就已经深深的烙印在她的骨头中,和她一起成长,组成了现在这个刀枪不入的白梓玥。

    天色渐深,贺威廉站在窗口向下望去,有些犹豫的回头看向女子,“梓玥,你真的不要下去看看你继母吗?她已经坐了一天了,她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坏人。我觉得你们还是坐下来,好好谈谈吧。”

    “这是我的事,和你无关,吃完饭就回去吧。”

    白梓玥面容冰冷的收拾碗筷,对贺威廉下了逐客令。

    两个小家伙瞪着懵懂的大眼睛,有些害怕的看着全身散发怒气的妈妈,不敢出声。

    “梓玥,我没有什么恶意,就是觉得你这样让长辈在外面等着,确实不太好。”

    “贺威廉,我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但这是我家的事,和你无关,请你以后不要过问。”

    男人看着那双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眸,心底一痛,无奈的说道:“好,好,我无权管你的事,我也不知道你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和家人又是怎么回事。”

    “但是梓玥,作为你的朋友,我真的希望你能够幸福。哪怕你最终不会接受我,我也无怨无悔,只希望你可以快乐,不要被以前那些往事将自己的心困住。”

    白梓玥始终低着头,擦着桌子,没有说一句话。

    贺威廉走到门口,准备出去时,背影微微停顿了一下,沉声说道:

    “梓玥,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就是彻底遗忘;如果忘不掉过去,就和过去的自己,过去的人事物和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