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想你了
    在僵硬的局面下,白城国最终还是缓缓的退出了电梯门口。

    沉重的铁门也缓缓的合上。

    看到那张清冷的面容,不畏惧的和他对视。

    这一刻,白城国是真的明白,自己对这个女儿彻底失去了管制的权利,而且她的心中,也没有了自己这个父亲。

    说不上来,此刻的他是什么心情,只觉得心口隐隐在抽痛。

    他眼眸阴沉的缓步向酒店外走去,所有服务员都听到了刚刚的对话,小心翼翼的让出一条道路。

    这个在h市中,也算是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白氏集团的老总,就这么如同一个失败者一般,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离开。

    白佳和孙凤沉着脸,跟在他的身后,心情也十分的纠结。

    五味杂陈下,两人小声的说着。

    “妈,你也看到了,这小贱人,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逆来顺受的女人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看寒枭对她的态度也有些古怪,尤其今天本就是咱们白张两家的事,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一大堆的问题,让她没了主意,只能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够解决。

    孙凤抿着唇角,沉声说道:“我看那两个野种,十有八九就是秦寒枭的!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了,不然让他自己去调查出来,可就麻烦了。”

    “是啊,他这个人虽然不说话,可绝对是睚眦必报的。若是知道我对他有所隐瞒,还欺骗了他,必然会大发雷霆的。”

    “恩,你知道就好,这事虽然着急,但咱们可不能先自乱阵脚了,必须要一步一步来。”

    “一步一步来?”

    “恩,让你联系的媒体怎么样了?”

    “我已经联系好了。”

    “那就先让大家误会这两个孩子是贺威廉的,给咱们一些时间准备。我这边决明子的糕点也已经做出来了,现在只需要找一个机会,给那个小兔崽子吃了就可以。”

    “好,我都听你的。”

    见母亲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白佳慌乱的心口,总算是安定了一些。

    两人刚走到停车场,白城国便停了下来,背对着她们,沉声说道:“我有点事,要回一趟公司,你们打车回去,或者让司机来接你们也行。”

    “哦,好吧。”

    两人疑惑不解的离开,始终都没有就看到白城国的表情,不知道他此刻眼眶竟然有些微微泛红。

    自从张婷婷离开后,他便对自己这个曾经的掌上明珠不再上心,直到孙凤母女进家门后,更是可以说到了不闻不问的地步。

    但不管他是什么态度,当初白梓玥出生带给他的快乐,却也是真实存在的。

    就算是五年前,他狠心下,决定用自己的女儿换取生意,也始终都坚定的认为她身上流着自己的血液,即使生气,也只是一时的。

    可今天,女儿那双充满愤怒憎恨的眼眸,还有那坚定的表情,决绝的语气。

    都让他瞬间心头不已,脑海中出现了那张在自己心底尘封多年的面容。

    婷婷,若是你还在的话,会对我说什么?

    又或者,如果你还在的话,也许现在的我,已经不一样了。

    没有人知道,当初白氏集团能够一鸣惊人,其实是因为有一个眼光独到的女人在背后出谋划策。

    那时候,白城国可以说是这辈子最轻松的时候。

    无论是公司,还是家里,那个温柔的女人。都会帮他打理的井井有条。

    而他其实只需要按照制定好的计划,出去和客户见面,然后便轻松的签下一笔一笔的订单。

    可自从她突然离世之后,那个一直顺风顺水的男人,终于明白自己的成功并不是靠自己的能力,而是因为背后的女人。

    从公司面临破产,到现在他为了生意,而去强忍别人的冷言冷语,如同一个跳梁小丑一般的生活。

    这样的日子,他真的是受够了。

    可惜时间不能倒回,那个柔弱却坚定的小女人已经不见了。

    一阵长叹,白城国缓缓将车开向寂静的江边,望着漆黑的江水,眼眶再一次湿润。

    他真的很想念那个将自己当成英雄的女人,谁也不知道,其实他真的曾经深爱过这个女人。

    即使婚内出轨,即使和自己的初恋情人孙凤在一起,可他无数次的回到家中,看到温婉女人的微笑,心底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对自己说:回归家庭吧,现在已经很好了。

    张家的人再如何怨恨他,白梓玥知道他婚内出轨的事,可却无人知道在张婷婷离开的前一个月里,他坚定的对孙凤提出了分手的要求。

    并且给出一个十分丰厚的条件——足够的金钱,也会每月给母女两人的生活费。

    可在他坚定要回归家庭之时,张婷婷却突然离世,一切再次陷入迷雾中。

    一个男人身边,总是要有一个女人才好,于是他迎娶孙凤,也让白佳出现在自己的户口上。

    这么多年来,他从不敢轻易想那个真正给他家庭温暖的女人。

    但是今天,在看到白梓玥坚决反驳自己的那一刻,他好像再次看到那个坚强的女人,站在那些谈判者的面前,维护自己的模样。

    泪水肆意,无人知道这个在他们心中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小人的男人,也有柔软的一刻,也有属于自己秘密的时候。

    酒店中的众人,更是不会理会他,此刻正围坐在餐桌前,宛若一家人般把酒言欢,丝毫没有因为多出两个外人,而有任何的不适应。

    “秦总,我特别好奇,你今天为什么会突然来啊?”张晨端起酒杯,如兄弟一般的坐在秦寒枭的身边,一脸疑惑的看向他。

    众人也是好奇的将目光都转向那个沉默不语的男人。

    张晨见他不说话,便继续说道:“你说贺威廉来,我可以理解,毕竟是梓玥通知的,可是你来是为什么?”

    “难道是上司关怀下属?那你这老板当的也太累了,岂不是以后谁家有点事,你都要亲力亲为?”

    白梓玥有些尴尬的拽着他的衣服,“表哥,你是不是喝多了?不要说话了。”

    “梓玥,你也知道我这性格的,就是一个藏不住秘密的人,有问题,我肯定是想要问出来的。”

    “额,你还是别说话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