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私生子
    那时候,秦寒枭正是五岁的年纪,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在秦夫人每天安排的学业中,更没有时间知道家里发生的变故。

    在这次完美的私奔中,秦振伟出了车祸去世。

    那个女人也不知所踪,秦老爷子伤心欲绝,觉得是自己的固执和贪欲害死了自己的儿子。

    他很多次都在懊悔,自己若是当初没有利欲熏心,只是像老一辈的人一样,维持平淡的生活,不争不抢,也不利用儿子的婚姻来当做筹码,结局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只是天下没有后悔药,日子还是要继续。

    那一年,秦寒枭七岁,秦振伟去世两年多,平静的秦家大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包裹,打破了这个局面。

    当时张老正好在秦家做客,所以有幸看到了那里面的东西。

    里面是一份书信,还有一张一岁孩子的照片,很是可爱。

    同时,秦老爷子也一眼便认出那个孩子和秦振伟小时候一模一样,刚开始,他以为自己的儿子只是诈死,实际上是和那个女人已经去了另外一个地方生活。

    可在看到书信内容时,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信是那个女人寄来的,她在里面告诉秦老爷子,自己生下了和秦振伟的孩子,还说会好好将这个孩子养大成人。

    而她寄来这封书信,并不是为了报复,也不是埋怨,而是让秦老自己做一个艰难的决定。

    那就是,是否为自己唯一的儿子沉冤昭雪。

    书信中详细的写出当时他们私奔时,遇到了什么。

    当时车里,两人一路都十分兴奋,准备迎接新的生活。

    可却被一辆车拦了下来,开车的人是秦夫人,她像是发疯一般的对自己的丈夫怒骂嘶吼,甚至想要抓花那个女人的脸,只是全都被秦振伟拦了下来。

    仓促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害,秦振伟让女人先离开,自己拦着她,和她好好谈一谈。

    可离开之后,第二天,她没有等来心爱的人,等来的,却是报纸上的车祸新闻。

    她痛苦难耐,不相信会如此凑巧出了车祸,便回到他们分开的地方,想去祭奠。

    但却无意间发现草丛中的一块白布,她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便拿着那块布去检查,发现上面竟然有让人致迷的药物。

    所以,她怀疑当初的车祸另有隐情,但是因为怀有身孕,想要将两人唯一的孩子生下,便到了另外一个城市生活。

    本不愿讲这件事说出来,毕竟秦夫人也有了和秦振伟的孩子,身为母亲的她,虽然想要报仇查明真相,却不想让另一个孩子也受到伤害。

    信上说,她之所以现在将这件事说出来,是因为秦夫人已经找到了她,并且很有可能会伤害她的孩子。

    所以,想让秦老爷子给秦振伟一个公道,并且让他可以救自己和孩子。

    秦老爷子看完这封信,立刻动身,亲自去了女人的地址,想要将自己这遗落在外的孙子接回来。

    可是,那个女人已经消失了。

    故事讲到这里,客厅中的气氛已经压抑的让人喘不上来气。

    秦寒枭紧紧握拳,指甲深深的陷入手心中,隐隐的鲜血从手掌滚落,吓的管家连忙拿来药箱给他包扎。

    “少爷,这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老爷子在去世前和我说过,那个孩子既然找不到,就让这个秘密埋入土中,永不再提。”

    张老爷子抿着唇角,看向秦寒枭那双阴沉的眼眸。

    其实这件事和他也没有关系,说出来反而是打破了平静,成为?恶人。

    但是,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个叱咤商坛的年轻人会如何做,也算是对其的一个考验。

    想着,张老便沉重的说道:“这件事,若是我没有找到那个孩子,也许会埋入土里,可是偏偏在两年前,我找到了他,而且他过得十分不好。不,应该说,他过得还不如一只狗。”

    管家立刻惊讶的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说道:“这,这怎么可能!当年老爷可是动用了所有势力,都没有找到啊!”

    “呵,这是不是没有找到,就要问已经入土的老秦了。反正我是找到了,而且我还可以十分肯定,他就是你们秦家的血脉。”

    “您怎么可以肯定呢?我们老爷都没有见过他,而且您也做不了亲子鉴定啊!”

    “这根本不用做亲子鉴定,只要你去,也可以一眼便认出他是谁。”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张老爷子从手机中翻出一张照片,将手机放在桌子上,“老钟,你自己看看,这照片上的人是谁。”

    秦寒枭和管家好奇的向手机看去,都是瞬间愣在了原地。

    只见照片上是一个二十不到的年轻人,穿着一身破烂的衣服,整个头发如同鸡窝,脚上连双鞋都没有,踩在泥泞的泥土里。

    他露在外面的皮肤满是乌黑的泥土,也许是为了拍照,他的脸,被人用毛巾擦的很干净。

    就是这张脸,让两人有种做梦的感觉。

    因为那就是秦振伟的脸!

    虽然父亲在五岁时便离开了,仅有的记忆也渐渐变得模糊,但是秦寒枭仍然可以一眼便认出这张脸。

    因为每年他都会在祠堂中,对着这照片祭拜。

    两人已经彻底愣在了原地,过了许久,管家才颤抖的用手将眼角的泪水擦掉,声音嘶哑的说道:“这,这和先生一模一样,他一定是先生的孩子。”

    张老爷子看着深受打击的秦寒枭,沉重的说道:“这个孩子脑子坏了,而且他母亲在很早时便死了,他也是在深山里被人发现,送到了福利院。但是因为痴傻的原因,他在那里备受欺负,甚至还被院长扔了出去,沿街乞讨。”

    “我也是无意间发现,洗干净他的脸,才可以肯定他就是你父亲另外一个孩子,算下来,也就是你的弟弟。这个孩子,我已经找了一家医院,让他在那里治病,也算是我对自己这个老朋友最后能做的事情了。至于你要不要认他,全看你自己。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会代为照顾,毕竟他也是一个可怜人。”

    一声长叹,张老爷子缓缓起身,走到秦寒枭的身边,将手沉重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我知道这些对你来说,可能一时之间难以消化,甚至你会觉得我说的都是假话。要想知道真相的话,你可以去找你爷爷的日记本,他一直都有写日记的习惯,里面肯定有比我说的,还要更为详细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