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关系进了一步
    “想哭就哭吧。”

    “哭?我不会哭。”

    “少逞强了,你在车里哭一会儿,我在外面透气。”

    说着,女人便不容反驳的按住了男人手中的方向盘,车子缓缓停下。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

    寂静的车厢中,只剩下伤感的男人沉默的看着手中的手绢。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竟然是自己母亲亲手放上去的。

    饶是再如何坚强的男人,在这一刻,也终于土崩瓦解,失去了全身力气,将头埋入方向盘中。

    白梓玥站在车外,透过车窗,看到那始终都笔直的身板弯了下去,轻叹的摇了摇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又知道光鲜亮丽的外表下,是一颗什么样千疮百孔的心?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两人一个车外,一个车里,却又是那样的心意相通。

    这一刻,两人的心好像拉近了一些距离,两个都对家庭有着眷念的人,却都在家庭中碰了壁。

    也许,他们最为脆弱的一面,只有彼此见过.......

    张家别墅门口,秦寒枭将车缓缓停下,“谢谢你的手绢。”

    “没事,你回去休息吧。”

    白梓玥抿着唇角,准备下车时,却又突然转头,小声的说道:“我今天晚上要去看我外婆,不在家里做饭,要是你想吃饭的话,就明天早上上班之前来我家。”

    说完这句话,小女人自己都吃了一惊。

    她不是最不想要和这个男人走的太近吗?

    为什么这个时候,她竟然主动约他去家里蹭饭?

    一定是因为他今天太可怜了。

    对!

    她是一个充满爱心的人,看到这种可怜巴巴的人,就会不由心生恻隐。

    一定是这样的!

    不断在心里暗示的小女人仓皇而逃,车里的男人终于露出了一抹微笑,“白梓玥,你就是那个将我从地狱中救出来的女人,我一定不会让你离开的。”

    带着浓郁的宣誓感,男人的眼眸再次回到平日的严肃,将车缓缓开向隔壁的别墅中。

    医院中——

    外婆见正在给自己削苹果的孙女有些心不在焉,便好奇的问道:“梓玥,你这是怎么了?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啊?哦,没,没有的,我就是在想工作。”

    “是吗?我怎么看你一副心事重重地样子,你可不要瞒着我啊,我是你外婆,你一定要什么事都和我说的。”

    “恩,外婆,你放心吧,我没什么事,就是休息的时间太久,突然上班,还有些不适应。”

    “恩,好吧。”

    外婆笑着点了点头,小糖和墨墨在旁边一直拖着自己可爱的小脸,看着对面的妈妈,然后对视一眼。

    “墨墨,我觉得妈妈好像有心事。”

    “恩,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的。我看到是秦叔叔送他回来的,估计一定又和秦叔叔有脱不开的关系。”

    “秦叔叔啊,哎,你说这帅叔叔出现之后,妈妈怎么就好像一天是晴天,一天是雨天呢?”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从书上看过,说两个人若是真心相爱,心情就会有很多变化,会随着对方的心情而改变。”

    “啊?难道你是说,帅叔叔和妈妈相爱了?”小糖惊讶的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向墨墨。

    “这个,我也不敢肯定,不过我觉得应该差不多。”

    “呵呵,那还真是火星撞地球了。不过我觉得这样的妈妈也挺好的,更像是一个真实的女人了。”

    “且,你个小屁孩还说什么女人,说的好像你就是个大人一样。”

    “我,我就是大人了!”

    “你是大人?那你为什么还不会做饭呢?为什么自己的衣服还要别人给你洗呢?小屁孩。”

    “你!白小墨!我郑重的警告你,你惹恼我了!”

    “哦?那又怎么样?”

    两个孩子从刚刚的小声嘟囔,突然到大声的叫喊,最后两个人还双手叉腰的怒目而视。

    本来大家都应该想要劝架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两个小家伙撸起袖子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被两人的表情逗笑,瞬间病房中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张晨前俯后仰:“哈哈,你们两个小鬼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要学电影里的场景,进行角斗吗?”

    “角斗?那都是白痴才会做的,我们两个要文斗!”说着,墨墨便一本正经的从自己的小背包中拿出了一本唐诗三百首,如老学究一般的说道,“三日不下厨,洗手作羹汤,出自谁的诗句?”

    “王建!”

    “那他的下半句是什么?”

    “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

    众人一片鸦雀无声,刚刚的笑声,完全进入了静音状态。

    张晨更是感觉自己十分的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诗句别说是出自谁的了,就是背下来,他都不知道啊!

    “表,表妹,你家这两个小家伙,难道平时就是这么吵架的?”

    白梓玥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说道:“呵呵,你别看他们俩平时挺乖巧的,但是小时候总是吵架,有时还会在家里打架争夺谁是老大。所以我就想出了这个办法,让他们进行文斗,用智商取胜。”

    张晨默默擦了擦额头上滚落的冷汗,对白梓玥竖起了大拇指,佩服的说:“高!实在是高,我以后有孩子的话,也交给你照顾了,估计也能和他们俩一样,成为神童。”

    张老爷子和床上的外婆两人更是笑的十分开心,很是高兴自己能有如此聪慧的两个曾外孙。

    不过,他们也不忘打击一下张晨的积极性,鄙夷的说道:“还你生孩子呢,你先给我找个女朋友去!一天就知道和你那些好哥们玩,也不找个女朋友,我和你爹真怕你哪天给我们带回来一个男朋友。”

    话音落下,顿时全场爆发出更响亮的笑声,众人气氛和睦的看着可怜巴巴的张晨。

    白梓玥心中的郁结,和秦寒枭带给她的忧伤之气,瞬间荡然无存。

    咚咚咚,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坐在门口的张震连忙起身开口,便看到戴维穿着白大褂,手中拿着病历,面容严肃的站在门口。

    “你们都在啊,正好和你们商量一下手术的安排。”

    “哦,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