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女子惊讶的瞪大双眼,缓步走进新办公室中,错愕的张着嘴巴,下巴都仿若快掉下来一般,有些结巴的说道:“这,这是我的办公室?”

    秦寒枭淡定的向另一边的办公桌前走去,轻笑的说道:“错,是我们的办公室。”

    “啊!秦总,你说什么!”

    白梓玥整个人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看到的场景,这办公室,可以说完全就是天台的改良版。

    头顶是透明的玻璃,四周布置的满是各种花草,到处洋溢着清香,闻起来很是让人舒心。

    可她还是没有明白秦寒枭那句他们俩的办公室,是什么意思。

    王珂一脸笑容的走到她身边,解释道:“秦总说,您是设计总监,要有好的环境,才能有灵感。之前您的办公室太小了,所以特意让我安排了这里。不过因为现在下个季度的服装展示会也快要开始了,您这边的工作会很多,也会经常和秦总进行交流。”

    “所以呢,我们选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减去二位互相去彼此办公室商量方案的时间,便将这里布置成两人的办公室。你看,那边是秦总的办公区域,这边是你的画室。两者互不干预,而且还可以在设计稿出来的第一时间给秦总看,是不是很两全其美啊?”

    王珂一边说着,一边在心里夸奖自己的机智,竟然能想出这么完美的理由,就连他自己都信以为真了。

    其实这办公室,是昨天晚上秦寒枭突然打电话,让他布置的。

    而且让他在一天之内完成,结果在早上时,又发短信改为半天的时间。

    所以,他真的是差点要累散架了,不过总算是圆满完工。

    看到自己的杰作,还有老板赏识的眼神,王珂激动地恨不得当场大哭一场。

    他是一个公司经理,负责的应该是业务往来,怎么就变成了一个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的全能小弟了呢?

    哎,一切都是为了生活啊!

    白梓玥自然是不知道王珂此刻的心路历程,只是嘴角抽搐的看着坐在对面,已经开始埋头工作的男人。

    这个家伙,果然是脑回路奇特,竟然能想出这种办法。

    这若是传出去,那他们两人之间的绯闻岂不是更要漫天飞了?

    “咳咳,那个王经理,我觉得我之前的办公室还是挺好的,根本不用换。这里其实挺适合秦总的,不然我还是搬回去吧。再说了,我就是一个员工,何德何能,能够和老板在一个办公室啊?传出去,容易让人误会。”

    早就已经猜到白梓玥会这么说,所以一早,秦寒枭便安顿了王珂解决掉公司里那些流言。

    “白总监,这你是更不用担心了。我今天一早就已经给员工们说了,你们两人的办公室只是暂时搬到一起,一切是为了工作。而且最近公司的业务很多,也没有哪个员工会有时间闲聊八卦的。”

    哪里是什么业务多,分明就是秦寒枭为了不让员工闲言碎语,故意加大了工作量,竟然还直接将一些坐在部门里,最喜欢八卦的人派出去做起了业务。

    王珂想到这里,更是一头冷汗,庆幸自己不喜欢八卦,不然很有可能他这个项目经理,就要被老板派去当保安了。

    白梓玥还是一脸纠结,总觉得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秦寒枭故意安排,可是她又无力抵抗,也没有什么更合适的理由拒绝。

    “好了,白总监,您就赶紧工作吧,我已经将您的第一个设计稿拿给产品部的人研究去了。秦总也和我说过关于版权的问题,我也查了一些你说的那个图案资料,已经发到你邮箱里了,你查收一下。”

    “......好吧。”

    作为一个无名小卒,白梓玥只能认命了。

    只不过瞬间?好像没有了那么多的工作热情,尤其是在工作时,总是有一双眼睛会瞟向自己这里,这让她更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最后为了可以安心设计,她开始当起了搬运工,将一盆盆的花搬到两人中间间隔的地方,形成了一道防护墙,总算是隔绝了视线,可以安心工作了。

    秦寒枭见自己看不到那娇小的身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过反正知道他们在一个空间里,心里也就踏实了一些。

    两人一直埋头工作,骨子里又都是工作狂的本质,有一次错过了下班时间。

    只不过这一次并没有到那么晚,而是在七点钟时,办公室的大门便突然被人推开,接着,一个有些让人不那么喜欢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寒枭!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可是将自己的第一次都给了你,你可以不爱我,但也不可以让我身败名裂吧!”

    正在画着画稿的白梓玥错愕的顺着前面花草的缝隙向外看去,便看到白佳身穿一声黑色衣服,还戴着帽子的背影。

    看来,她这段时间果然是出门困难,估计这也是冲破了重重狗仔,才跑到这里来的。

    只是现在比较尴尬的是,很明显白佳进来时,并没有发现这办公室还有一个人。

    那自己到底要不要出去呢?

    正想着,前面响起秦寒枭冰冷的声音,“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滚出去!”

    白佳拖着浓重的哭腔,突然间扑向了面前的男人,“寒枭!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我为了你牺牲了那么多,你竟然这样对我!你到底将我当成你的什么了?一个玩具吗?”

    “呵呵?玩具?你以为你配吗?在我心里,你什么都不是。”

    “寒枭!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秦夫人和我妈妈都已经谈好了咱们订婚的日子,而且大家都知道我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你,你这样做,摆明了就是吃干抹净,想要抛弃我啊!”

    男人厌恶的看着面前那张丑陋的嘴脸,不悦的将她一把推开,“白佳,你还真是会演戏,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准备装到什么时候?”

    “啊?寒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在你面前什么时候装过了?我一直都是用最真实的自己面对你,要说装的话,也应该是白梓玥。你可千万不要被她那可怜巴巴的样子给骗了,那个女人才是心机最重的呢!是不是她让你用这种方式害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