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疯子
    白城国被踹到地上,痛的捂着自己的肚子,阴狠的双眼通红,愤怒的抬头瞪着她。

    “你也是个白眼狼!不对,你也不是我的孩子!你也是张婷婷和别人生的!对,一定是这样的,你们都在骗我,你们都让我白养孩子,你们这些人都应该死!”

    白梓玥看着有些不正常的男人,心底一沉,隐隐有些不安的向后退着。

    白城国不会是受到的打击太大,疯了吧?

    她小心翼翼的,一点点向后退开。

    “孙凤!你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一声怒吼响起,白梓玥再也没有时间去细想,拿起旁边的房卡便冲出房门,而后用力的关上。

    她有些后怕的拿着手机,想要打电话,却又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打给谁。

    是给警方,还是给医院的人,说白城国已经疯了呢?

    突然,身后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若是以后不知道打给谁的时候,就拨通我的电话,无论什么时间,不论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秦寒枭?”

    白梓玥猛然回头,正好撞到男人的鼻尖,两人的距离近到鼻息互相触碰。

    “你,你怎么来这里了?”

    秦大总裁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轻轻将女人的碎发别在耳后,柔声说道:“姜振东不放心你,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来阻止你不要做傻事。”

    白梓玥一阵沉默,心跳加速。

    不知道是被白城国刚刚疯癫的模样吓到,还是被面前的男人的话撩到,脸颊一阵红晕爬起,局促的将脸别到一边,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

    “谢谢你,我,我很好。”

    秦寒枭搂着她的肩膀,将她从冰冷的门上扶起,笑着问道:“你刚刚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神色这么慌张?”

    “他……好像疯了。”

    “疯了?”

    白梓玥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刚刚父亲说的那些话,分明就是胡话。

    可自己刚刚进门时,白城国还好好的,突然间这么疯癫,难道仅仅是因为她给的钱太少?

    就在怀中小女人满脑子都充满疑惑时,秦寒枭已经冷声对身后的徐东武和韩冲命令道:“将白城国捆起来,送到戴维那里。”

    “是。”

    两人眼眸带笑的对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自家这老板还真是两极分化,刚刚说话的声音分明温柔如水,但这一转脸,就变成了冷酷的冰山,这样真的好吗?

    虽然心中充满了怨言,不过徐东武和韩冲,还是训练有序的一脚将大门踹开,一个闪身冲了进去。

    里面响起乒乓作响的碗碟摔落,还有白城国发疯般的怒吼。

    “你们是谁!是不是孙凤派你们来杀我的人?我要和你们拼了,我活不了,你们也活不了。”

    ……

    白梓玥一阵心惊,对着里面大声喊道:“你们小心!”

    “没事的,他们的身手很好,不会受伤的。”

    “我是害怕他们伤到白城国。”

    “呵,你还真是一个心软的女人,不过我喜欢的就是你这个样子。”

    “秦寒枭,你可不可以放开我了?”

    白梓玥发现这个男人现在就像是得病了一般,总是一有时间,就开始用言语来调戏自己,而且不分场合。

    而最让她头痛的便是,每一次她还都能心跳加速。

    “不可以,我害怕韩冲他们制服不了白城国,会伤到你。”

    “可你刚刚不是说了,他俩身手很好,不会有事的吗?”

    “我有说过吗?我忘了。”

    白梓玥顿时一头黑线,刚刚的紧张和焦急瞬间荡然无存,心里只有对秦寒枭不要脸的控诉。

    见女人紧皱的眉头终于散开,秦大总裁心下一松。

    他真的很不喜欢看到这个小女人有任何担忧的表情,或者焦急的神情。

    看到她终于不再担忧,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没一会儿,韩冲和徐东武便从房间中提着全身被胶带缠绕的白城国走了出来,还得意的对秦寒枭显摆两人做的造型。

    “怎样?秦总,这造型是不是很适合这个疯子?”

    “韩冲,你现在和徐东武一样不靠谱了,将他带去戴维那里。”

    “好。”

    两人提着已经动弹不得,只能发出唔唔声音的白城国大步向外走去。

    白梓玥有些担忧,沉声说道:“我想跟他们一起去。”

    “不用了,我想你还是先跟我回家去吧,你外祖母和外祖父有事要和你说。”

    女人蹙眉,抬头看向秦寒枭,不由一愣。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和自己外祖父一家的关系这么好了?

    似乎他们家的事情,她自己都不清楚,但这臭男人却一清二楚。

    “是他们叫你来找我的?”

    “不要紧张,我只是在来时,和你外祖父通了一个电话。我觉得,有些事,没有必要对你隐瞒。而且你知道真相的话,对你反而是好事,这样以后也就不会那么轻易被人欺骗了。”

    “欺骗?你想要说什么?”

    “回家,你就知道了。”

    秦寒枭不愿过早的透露,搂着白梓玥的肩膀,向停车场走去。

    陷入沉思的小女人完全没有意识到,两人此刻的动作宛若一对夫妻一般自然,只是顺从的跟着他。

    秦寒枭开着车,见身边的女人眉头皱成一团,无奈的轻叹一声。

    希望这个小女人内心可以强大到接受一切的真相,不要钻牛角尖,也可以明白有些人真的是不值得同情。

    两人回到张家,一进院子,白梓玥便看到自己那辆小金杯静静的停在院子中,不由一惊。

    “咦?我的车怎么在这里?”

    “你反正也是要坐我的车回来,所以我就让他们先开回来了。”

    “开回来?这怎么可能?你没有车钥匙啊。”

    “哦,很简单,直接砸窗户就可以了。”

    白梓玥心中一惊,看到自己一边的车窗只剩下一个大洞,全身不由一颤。

    “你!你竟然砸了我的车!”

    “我只是砸了一个窗户而已,你不用这么激动。我会找人给你修好的,不过可能要明天下午,早上我会为了补偿你的损失,专门送你上班的。”

    白梓玥郁闷的看着男人得意的背影,咬牙切齿的紧握拳头。

    这个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