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来大唐 > 《带着系统来大唐》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 非黑即白把己问(盟主踏雪女神1/5加更)
    “再见,再见!注意安全,不行就降落。”不清楚蜀地事情的李易在与羽林飞骑告别。

    一千名羽林飞骑和三千匹马,带着十个热气球走了。

    他们接到明白,说陛下让他们去西南支援一下战场。

    他们配备了玻璃磨的、比不上李易兑换的望远镜。

    还有一个又一个铁皮桶装着的酒精桶,以及二百个一公斤装量的炸药包。

    再多比能带了,背包里装着肉松、压缩饼干,实在没地方装别的东西。

    重甲不装备上,只有横刀、弓,弩也不要,太沉。

    现在的季节有草,到了蜀地,蜀地气候好,一直有草。

    马给自己携带的东西是炒好的豆子磨成的粉、胡椒粒、以及一捆干草应急。

    其实马可以吃肉的,只是长时间吃会出问题,偶尔吃几口能挺住。

    一千羽林飞骑去战争,樊凡带队。

    另有一千羽林飞骑过来补充,全是新人。

    然后王皇后也走了,把孩子给留下,庄子上有乳娘,她说她回庄子处理些事情。

    王皇后所谓的处理就是抓人,安排去挖矿。

    别看她平时在李易面前活泼,但要想想,一个推着丈夫杀人夺位的女人,她有着一颗什么样的心。

    “今年的很多地都种棉花了,也没种白菜,等天再冷冷,白菜下来了,多买点白菜。

    冰窖里还有冰吧,赶紧拿出来,给天上人间送去一部分,大家该吃就吃。

    粮食收获了都给我种大棚,绢的多些,玻璃少,挑需要的种,不要冬小麦了。

    螃蟹还要继续按照双秋季留种,再过几天开始上市了,准备制作醉螃蟹。

    酱油的方子公布出去,庄子不卖了,自己酿了自己吃。

    谁家地里的黄瓜、茄子等菜罢园,挑小的买,使劲买。

    过两天大哥的海产品运过来,给你们制作虾油小菜,用藤条编制小筐,里外糊油纸。

    二十个县一个县五亩的大棚推进一下,报纸上宣传矿物化肥的应用……”

    李易送走一批去前线的羽林飞骑和三嫂嫂之后,开始安排庄子的事情。

    葡萄也熟了,该吃就吃,该造酒造就,这葡萄吃起来不够甜。

    胡萝卜再有半个多月开始打籽,打下来籽要继续用大棚种。

    打完籽的胡萝卜明显不如不打籽的水灵,吃起来有点老。

    宋德带着一群管事在那里记,正常是管事来管。

    到了什么时候提醒东主一声该干什么了。

    可是李家庄子不需要,东主自己安排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别看东主整天在那写医书、给人上课,实际上对农耕之事熟着呢。

    还有各工坊的事情、张家村子旅游开展、皇庄辅助种植养殖、外来务工者的居住环境与什么社区配套。

    最可怕的是,东主说的时候不一句话,谁都细节问题去问,东主就给讲细节。

    管事们服气,不敢有任何别的想法。

    随随便便把庄子各种事情给安排好的东主才吓人,抽出一点时间就够了的那种。

    他们不知道,李易习惯了。

    以前那么多员工、客户,都要照顾,用电脑和受机都很忙,快节奏嘛!

    现在这种慢节奏,李易有得是时间干别的。

    这么说吧,他要是拿着医院的电脑把数据输入进去。

    他一个人可以把六部的事情全给处理了,就现在大唐的六部真的是太轻松了。

    他忙起来,从早到晚,解决,就是比较累。

    都说完了,李易伸个懒腰,各管事自觉地离开,不用打招呼。

    中午吃过饭,他去给‘护士’们讲课。

    现在他是早上给不为孩子们上课的学子上课,下午给八十个人上医学课,顺便学习中医操作技巧。

    到了晚上抄书,看一眼今天的账目,睡觉。

    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偶尔有庄户、张家村子、皇庄和外来务工者生病了,太医看不了,他会给瞧瞧。

    再跟太医一起合计,两种方式处理‘疑难杂症’。

    ——

    “易弟,易弟,为兄派人去盯着长孙昕,打听到的消息是,他这两天总做噩梦,喊着他没想杀人,醒来。

    然后今天找了四个幕僚,说是不能再吃亏了,遇到什么东西必须得知道价值。”

    七月三十日的晚上,李成器找过来,跟李易说起长孙昕的事情。

    “他就是一个巨婴啊,不着急,经历多了,他就明白了。”李易笑了。

    他对长孙昕没有恶感,评价人的时候也不是非黑即白。

    这就是一种利益牵扯的关系,当把别人定义成坏人的时候,想想自己。

    同样的,看别人是好人,也想想自己。

    随着环境和形势的改变,人的行为也跟着改变。

    姓汪的说过:慷慨歌燕市,从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他当时确实是那么想的,后来引外面的势力进来,命不好,就倒霉了。

    换成人家缅国,人家成功了,把外来的引进来,然后等差不多的时候,又把外来的给收拾了。

    于是获得了当国民众的支持和拥护,民众选择性忘记了曾经的事情。

    姓汪的没机会做那个,于是被人刻意宣传留下骂名。

    李易知道人性和历史,就像财务你不监督他,就是害他一样。、

    李易只要能够辅助自己达到目的,其他的全是小事儿。

    李成器同样不在乎一个那么远的外戚,他都不知道,历史上对长孙昕时,李隆基是对其他人的妥协。

    说好听的是不偏向外戚,说难听的是李隆基承受不住那种压力。

    御史大夫李杰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与长孙昕出现矛盾,说不定就是别人用的计。

    而计策针对的并不是长孙昕,而是王皇后。

    有人就想看看李隆基在群臣压力下的态度,当时太子已经立了。

    李易知道这些,就是不愿意多说,没用,不如去做。

    所以他打助攻,一直等到小宝宝出生。

    “对,易弟你说得太对了,他就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

    李成器不清楚更多的未来历史事情。

    他觉得李易给出的评价太正确了,长孙昕缺心眼啊,容易被人利用。

    “陛下把他扔到蓝田县,我会让他懂事,不着急,他的位置很重要,我要是顶在前面,我会杀人的。”

    李易这一刻说出了他政治运转的手腕,自己不上去,推别人。

    他要是进行改革站到前面,别人针对他,他怕自己忍不住,直接给人消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