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 小儿辈(九)
    “梁国公为了增加江户相模湾的防御,防止南蛮罗刹等诸多宵小觊觎,有碍我国与南中、大明的往来,决定友情赠送三十二磅长炮六门,并帮助德川幕府修筑品川炮台以固海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前来迎接****大军的各家大名面前,德川家光目不斜视,腰杆挺直。在好生伺候了许还山和施琅二人一番之后,许还山作为元老重臣代表梁国公对倭国做出了承诺,也算是一种变相的赏赐。

    那就是可以相助德川家在相模湾海口修筑炮台,除了赠送六门三十二磅海防重炮之外,更表示愿意提供修筑炮台的图纸,同时可以以优惠价格向倭国出售烧灰等建筑炮台所需要的材料。

    除了这些被德川家光同学公开在各家大名面前炫耀的信息,用来表示梁国公府、南粤军对他的支持力度之外,家光同学想想就要连梦里都会笑醒的还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南粤军会以成本价卖给德川家三千支铁炮,并且派人帮助他训练直属于将军本人的铁炮旗本队。

    但是,家光同学就算是再糊涂,架不住身边也是有松平信纲这样的明白人,几个高人、老狐狸在一个角落里嘀嘀咕咕的密谋了一番之后,立刻便向家光同学献上了这条妙计。

    效仿当年韩国令郑国入秦国相助修建郑国渠一样,以此番修建炮台为理由,行疲弱各家大名之法!

    这样的大工程,既可以炫耀梁国公府对德川幕府的支持,同时可以敛财和彰显幕府权威的机会的!

    既然是为了保障商路安全,不受南蛮和罗刹人的滋扰,那么,修筑炮台的费用和人工,就得大家一起想法子了。

    用句大白话说就是,这个事既然大家都有好处,就得大伙掏钱凑份子来干!

    家光同学头上可是日本仅次于天皇的的称号“征夷大将军”,这个称号原本是用来打北海道的虾夷人的。现在这个称号则是被放大了,可以借口防范远在黑龙江流域的老毛子。

    “罗刹人本为泰西边夷,为泰西强国所鄙,为求皮毛金银。遣刑徒东窜,为中国边患。日本为****赤子,当忧父母所忧,故天下封藩,当出钱出力。以除门外之贼。”

    德川幕府的大老松平信纲开始给在场的几十位大名洗脑了!

    “老中大人,是不是要填海修筑台场?”有几位接近百万石级别的大名大着胆子向松平信纲询问。

    填海这种事情,在如今的倭国不是什么新鲜事。

    天正十八年(一五九零年)德川家康初入江户城之际,筑了城的武藏野台地尖端的正下方是称为「日比谷入江」的浅海,海浪起伏不断的打过来。以后经历了数十年的大肆建设,完成了都市计划内壮大的城郭,武家地,与町人地。

    此时江户的官厅街就这样在填海地上扩展起来,在此以后经过二百年多年来到幕末,人们把那段地形的历史完全忘得一乾二净。土地正是俱备了形状记忆。填海地会令人联想到以前是海。到了至今也水源丰富的内皇居护城河并不是特地建造出来的。而是江户湾填海剩下来的。

    但是。填海之事可是工程浩大花费众多的!

    历史上,在美国“黑船来航”事件之后,幕府在江户城东南的品川地区修筑十一座海防用的台场(海上炮台),位于东京湾(当时称为江户湾)内品川外海所修筑的一系列炮台是特别重要有名的,被称为“品川台场”。

    这些台场便是德川幕府令各个强藩、富藩修建。其中第一台场由川越藩修建、第二台场由会津藩修建、第三台场由忍藩修建,可谓耗费巨大。

    当时德川幕府原本打算在观音崎(位于神奈川县横须贺市)与富津(位于千叶县富津市)之间建立防卫线,却不料在1853年时被美国海军司令马休?佩里(matthewcperry)所率领的四艘军舰轻易突破而在浦贺(位于神奈川县横须贺市)登陆,打破日本长年来的锁国政策,也就是著名的黑船事件。

    而被鬼子树立铜像视为开启国门的精神象征的佩里,当时手下的舰队只是苏丝克哈那号、南安普敦号、万达利亚号、文森尼斯号、莱克星顿号、密西西比号、皮尔斯夫人号、马其顿号和旗舰波哈坦号所组成。驶入浦贺逼迫鬼子打开国门时。舰队总计炮二百五十门,载士兵一千六百人!

    因为此事件的发生,激发了幕府方面的危机意识,因此特别委托了伊豆国田方郡韮山(今静冈县伊豆之国市韮山町)代官江川英龙(江川太郎左卫门)。于同年起在东京湾内开始修筑炮台。

    江川当时投入了约75万两的金额,利用伊豆等地运来的石头,与将品川御殿山凿挖拆崩后所获得的土砂,陆续完成多座以方形或五角形石墙围绕住的西式炮台,称为「台场」。其中,由于第四与第七台场并未真的完成。因此实际上建好的台场共有第一、二、三、五、六等5座(原本规划是要建造11座),作为江户地区京畿重地的海上防御。

    不要小看这79万两的造价,到了明治时期的鬼子为了防御北洋水师和俄太平洋舰队对东京湾的入侵,同样用人工填海的方式在东京湾入口处用填海造地的方法修建了三座海堡(海上堡垒),用作海上要塞炮台。位于最东边的是第一海堡,1881年8月开工,1890年12月完工,共使用7万立方米石材、13万立方米砂,工役32万人。海上面积23000平方米,建造费用38万日元(合今天的35亿日元)。东京湾第二海堡位于第一海堡以西2577米处,在水深8到12米的海中修建,使用石材49万立方米、砂30万立方米、夫役50万人,建造费用79万日元(相当于今日的50亿日元)。

    虽然此时家光同学按照南粤军提供的图纸要修建的炮台远远没有他的子孙所修建的那么庞大,也不会有270毫米、280毫米的重型海防火炮,但是,这样的工程,一可以用来消耗各家大名的经济实力和人口,二可以从中捞取些好处。三嘛,便是可以在南粤军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忠诚,博取一下好感,这样一箭三雕的事。如何不做?

    松平信纲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那几个出声询问的大名,在他的心里,已经将这几个敢于质疑的家伙列入了黑名单!

    从宽大的袍袖之中取出一卷纸,松平信纲开始逐一点名,随着他的声音在空旷的室内响起。各个大名仿佛自己不是在这初夏的江户,而是身处于寒冰地狱当中。

    每一个大名的名字后面,便是一长串的数字,要他们提供的劳动力、粮食、工程分摊的费用,听着这些数字,没有人的心头不是在滴血的!

    那些百姓出些劳力也就是了,反正都是些低贱的农夫,可是,为什么还要我们出粮食和金银?

    为啥不去山上开山取石头来修建炮台,而是要花大钱去向梁国公购买那么多的烧灰和铁条?难道我们的钱当真是大海上被海浪推到岸边的不成?

    有些脾气暴躁的大名几乎要脱口而出了。但是看到坐在家光将军上手的南粤军水师统领,正在那里闭目养神的施琅,硬生生的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施琅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心中暗自狂笑不止。这个德川家光,算盘打得比市侩还要精细!咱们明明告诉他,烧灰和铁条等物优惠价卖给他,这厮居然告诉部下各国诸侯是按照市价购买而来,这中间的出入可是大得很了。

    本着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原则,德川家光同学在狠狠的用太刀砍下眼前这些俯首帖耳的大名们一块血淋漓的肥肉之后,又给他们画了一个巨大的面饼。

    “本官已经向两位****上官奏请。凡是我倭**民,只要是在此次修筑台场事务当中表现好的,可以仿照先例编为义勇队往索伦人所在之黑龙江地方,同罗刹人作战!”

    虽然知道这话德川家光说得有些口不应心。但是,在大名们听了之后却也是如同在老猫鼻子前挂了一条咸鱼一样,顿时让这些家伙精神一震。对啊!你可以从咱们身上割肉,咱们也可以用这个信息来收割那些打算到南中淘金的家伙手中财富啊!

    几个脑子快的家伙已经开始计算该制定什么样的价格,收取多少金判、银元和粮食合适了!

    但是这话却实实在在的吓了正在闭着眼睛假装睡觉的施琅一跳!尼玛的,你昨天就和我们爷俩提了一句。希望我们能够增加招募浪人充当义勇队的名额,多在倭国境内招募些劳工,如何便成了可以去打罗刹人了?

    不过,却也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施琅便立刻释然了,家光也是个滑头鬼,他说得可是奏请,没有说南粤军这边已经同意的话。你如何理解是你的问题,最终解释权还是在幕府手中。

    施琅在江户陪着德川家光同学,为了维护倭国的内部局势稳定,在几十位大名身上割肉吸血之际,作为梁国公府中老人的许还山,却在几位公家重臣的陪同之下,往京都来见兴子天皇。

    虽然眼下德川家的权力、气势可谓是熏天,但是,看看陪同许还山前往京都的几个公家人物,却也令人为之一怔。

    来的人却是权势气焰仅次于天皇和德川家光的摄关五世家——近卫、九条、一条、二条和鹰司的长子!摄关五世家是藤原北家嫡系的五族,大致形成于镰仓时期,以近卫为嫡流之嫡流,九条的家祖则为近卫之兄弟,一条、二条和鹰司较为后出,一条、二条为九条之分家,鹰司为近卫之分家。这五家垄断了公家社会的最高官职摄政与关白,因此并称“五摄家”或“五摄关家”。镰仓时期九条家还贡献过两代摄家将军。五摄家中凡是当世担任摄政关白者,即同时也为藤原氏的“氏长者”。到江户时代,摄关五家的权势进一步膨胀,几乎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步。

    以这样的阵容前来迎接许还山总督前往京都,公家对于这次礼仪性的拜访之重视可见一斑。原因无他,都是因为兴子天皇和她的儿子。

    历史上,这位兴子天皇此时因为她的弟弟已经十一岁了,便退位让贤,把天皇这个遭罪的差事给了她弟弟。但是。现在,即便是她自己不想在京都城中的御所紫宸殿中居住的话,公家和幕府也是坚决不会同意她退去天皇之位的。原因也是因为她的儿子。

    而许还山作为李守汉的最早班底,梁国公府中的老人。此次到倭国来要见这个兴子天皇的最重要原因,也是因为她这个儿子。

    在近卫家长子毕恭毕敬的引领之下,许还山从唐门(建礼门)进入御所,经过平唐门,在平唐门口。近卫家长子脱下了自己脚上的鞋子,偷眼看了一下丝毫没有脱去脚上皮靴意思的许还山,脸上的肌肉动了两下,却也不敢说什么。

    “大人请先到殿上间(鹤间)休息一下,外臣这就禀告敝国天皇,请到紫宸殿与大人见面。”

    此时京都还不曾有平唐门与紫宸殿之间的那座承明门,那是在民国年间由嘉仁修建的,这个时侯自然不会有而且,这座紫宸殿也是地地道道的山寨版。当年大明宫中就有紫宸殿,然后遣唐使回国之后就山寨了一个。

    一阵脚步声轻轻响起。却是近卫从外面进来。

    “总督大人,敝国天皇已经到了紫宸殿,请大人移步前往!”

    “前面带路!”许还山心中苦笑一声,却不知道一会该如何去面对自己那位编外的侄儿媳妇。

    紫宸殿中,兴子天皇却是不曾落座,手中领着一个孩童站在殿内迎接。近卫将许还山带到殿门口,便很是知趣的躬身退下,随同他一起消失的,便是殿内的侍女和女官。只留下兴子天皇母子、许还山,还有一个不懂得汉语只会说日语的新进下女被留在殿内。

    “天之丸。去给许爷爷见礼。”

    兴子的声音十分清脆,却仿佛重炮一样的威力。

    “苦也!这个女人厉害得紧!她若是同咱摆谱端出什么天皇的架子,咱自然不怕她,可是她却是在这里以晚辈身份行事。这便有些难了!”

    许还山本来已经准备好了的一套说辞,在来之前便和施琅商量好了的态度,见了兴子天皇之后准备严肃重申的“梁国公对于德川幕府的《禁中并公家诸法度》是绝对支持的,不但过去和现在支持,将来也永远支持!这次见兴子母子只是转达一下梁国公家属的看望而已”的计划,便是在天之丸的童子音之中被封堵的严严实实的。一时不好说出口。

    但是,认定德川幕府为倭国唯一合法政府,南粤军绝对不会支持任何除了德川幕府以外的倭国政府的态度却是整个南粤军的国策,在在国家利益面前,亲情便是微不足道。何况又是一个毫无感情积累的亲人。

    《禁中并公家诸法度》明确规定了天皇的活动限于追求传统文学及执行礼仪、公卿的委任须有大将军的同意,而且将军有权干涉皇家的婚姻以及以宗教名义强制安排皇族成员出家修道。李守汉之所以如此态度强硬旗帜鲜明的支持德川幕府,其目的就是要极力避免在倭国这块土地上出现狗屁的倒幕运动、归还大政和明治维新的情况,让这东洋三岛长时期的为中华提供工蚁和各种原料,成为各种商品的市场。多少年来,在涉及倭国的问题上,李守汉都是从防止倭国国内出现那些想打着倭王旗号反对德川幕府的人。帮助德川幕府平定岛津家之乱是如此,这次要帮助德川家修筑相模湾品川炮台也是如此。

    “天之丸的官话说的不错。”坐在下女铺好的坐垫上,许还山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乳名唤作天之丸的小孩,眉目之间依稀便是李华宇儿时的模样。

    “母皇说过,倭国语言是低贱的语言,只有这些下等人才会说。我们是堂堂天潢贵胄,神之后嗣,又岂能讲那种卑微的语言?”天之丸有些尖利的声音讲出的这番话却是让许还山颇为欣喜。

    “天之丸自从出生之后,便讲说官话,学习汉字,学习唐诗宋词。便是开蒙的课本,也是命人到顺化带回的小学课本。”

    兴子天皇见天之丸让许还山如同自家孙子一样的搂在怀中,显然十分喜欢,便趁机向许还山表现了一番。

    “天之丸?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许还山也是一条老狐狸了,却没有接招,而是顾左右而言他。

    “天之丸,是说他是上天赐给倭国的,也是****赐给倭国之意,大人以为如何?”兴子天皇的一双眼睛盯着许还山,仿佛要从他的脸上挖出些什么来一般。(。)

    ps  不好意思,有些事情耽误了。向大家道歉。不过这一章大家应该也是比较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