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队夷齐出长安
    在一阵鼓乐声中李自成的御驾从钓鱼台启驾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走在最前边的是李双喜,他身后是军容整齐的二百骑兵,全是甘草黄高头大马。这二百骑兵的后边是一位传卫武将,骑在马上,身材高大,擎着一柄黄伞。黄伞左右是十名驾前侍卫武将和传宣官,都是仪表英俊,神情庄严。

    然后是李自成,穿一件绣着飞龙和潮水的淡青色箭袖绸袍,腰系杏黄丝绦,头戴宽檐白毡帽,帽顶有高高的用金黄色丝线做成的帽缨,帽缨上边露出耀眼的金顶。帽前缀一块闪光的蓝色宝石。黄伞,帽缨,袍上的绣龙,说明他已是帝王,而淡青色龙袍和帽前的蓝色宝玉,表示他是“水德应运”。为着要臣民明白他是从马上得天下,而江南尚待平定,所以事前议定,他今日以箭袖戎装入城。

    因为是箭袖戎装,所以这件淡青色绣龙绸袍比普通袍于短半尺,仅及靴口。他本来就身材魁梧,今日身穿戎装,腰挂宝剑,骑在高大雄骏的乌龙驹上,更显得他的威严和英雄气概。

    这一匹大顺皇帝的御马乌龙驹,在西安时已经换成了黄辔头,黄丝缰,银嚼环,盘龙鎏金镫,镀金铜铃。

    骑马跟随在圣驾左右,稍后一点,是丞相李岩、军师宋献策,右丞相牛金星三人,以备皇上随时有所垂询。跟在圣驾马后的是六政府尚书。按照大顺制度,这班文官们,因为天子是戎装,他们今天都穿的是蓝色官便服,暂以绛色丝绦代替王带。

    但为着在东征的路上可以显示文官的官阶,官便服上也有补子,颜色是淡蓝。李岩与牛金星是一品文臣,所以补子用金线绣着一个大的云朵。宋献策的补子上绣着两个云朵。尚书暂定为三品,补子上金丝线绣了三朵云。

    文官的队伍后面是二百名扈驾骑兵,一律是出自青海的枣红骏马。大顺的将士一律是蓝衣蓝帽,十分整齐。文武官员们的奴仆。长随、亲兵,人数众多,一律骑马走在最后。

    李自成以大顺皇帝身份,沿路“警跸”,自城外缓辔徐行,望着洞开的阜成门、西直门,并不进城,而是继续往北走,然后转过西北城角向东,到了德胜门外。守城门的大顺军将士跪在大道两旁迎接。从瓮城门外的大街开始,到进城后的沿途大街,已经由军民们匆匆地打扫干净,街两旁的香案也摆出来了。

    由德胜门一直向南走,然后经西单牌楼向东,转上西长安街。所经之处,异常肃静;沿街两旁,家家闭门,在门外摆一香案,案上有黄纸牌位,上写“永昌皇帝万岁,万万岁”。门头上贴有黄纸或红纸,上写“顺民”二字。

    倘若为着赶快进入紫禁城,最近的道路是走地安门进入皇城,再经玄武门进人紫禁城。但是新皇帝一不能走后门,二不能走偏门,必须走皇城的向正南的大门,即当时的大明门,今日的中华门。从德胜门到大明门经过的路线,是牛。宋和一群文臣议定了的。沿途“警跸”,每隔不远的距离就有兵丁布岗,气氛肃穆,只欠来不及用黄沙铺路。按照牛金星、宋献策二人的说话,君主不重则不威。只有这样,才能显现出新朝开国之主的万千气象来。

    从长安右门外大约半里地方向南转,进公生右门,顺着皇城的红墙西边向前走,一直走到正阳门内向左转,到了大明门的前面。正阳门和大明门之间是一个四方广场,俗称天街,又称棋盘街,此时已经黑压压的跪了一大片人。

    大明门的守门兵将在明朝原是锦衣旗校,从今天早晨起换成了大顺朝的御营亲军。城门楼飞檐重脊,鸱吻高耸,十分壮观。城门三阙,中间有石刻匾额“大明门”;中间阙门两边挂的对联是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

    “臣刘宗敏,率领文武百官,恭迎圣驾!”

    刘宗敏率领几十员在黎明时已经进城的部分武将,还有新朝中央各衙门六品以上文官,都在城门里边迎接圣驾。依照宋献策和牛金星在御前拟定的新皇帝入城仪注,按照战争中胜利入城规矩,皇上不乘法驾,不用卤簿,戎衣毡笠,骑马入城,而迎驾的文武官员骑在马上肃立街道两旁,不用俯伏街边。

    刘宗敏因为在大顺朝位居文武百官之首,所以单独立马前边,然后按照唐宋以来习惯,文东武西。而文臣是先按衙门次序,再按品级次序,即按照俗话所说“按部就班”的传统规矩骑马肃立在大街的东边;武将们按照权将军、制将军、威武将军、果毅将军、游击将军等官阶为序,骑马肃立在大街西边。看见李自成的黄伞来到眼前,刘宗敏赶快在马上抱拳躬身行礼答话。

    “捷轩,辛苦了!”

    李自成在马上看得清楚,刘宗敏的披风、甲胄上星星点点的溅了不少血迹在上面,看得令人颇为触目惊心。若是往年,,便是刘宗敏浑身浴血,李自成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但是,自从东征以来可谓是望风披靡传檄而定,如何能够让身为提营总制的刘宗敏亲自上阵?

    “说不上辛苦,却也吃我杀得快活,打得过瘾!”刘宗敏咧着大嘴笑了笑,“京营这群家伙,端的是硬茬子!若不是小虎子的震山营出动,换了别营人马,只怕要吃他们的大亏!就这样,还是铜锅遇到了铁刷子!”

    对于朝阳门的战事,李自成也是颇为惊讶,想不到战事激烈到了如此地步。

    “朕也听说了。若不是你捷轩当机立断,令罗虎所部从崇文门登上城头,沿着城墙猛扑城楼,只怕这崇祯小儿当真会逃出城去!”

    “陛下,此言不假!据城内的将士们说,他们眼看着崇祯突围的队伍距离接应崇祯的京营人马不过百余步了,当真是千钧一发!若不是震山营的队伍从城上杀到,抄了京营兵马的后路,此辈与崇祯汇合,冲出城外也未可知!”

    说起了朝阳门的战事,让一辈子见惯了血肉横飞的刘宗敏也是心有余悸。

    一队一队的骑兵列队冲上来,硬生生的同震山营的骑兵队撞在了一起,每一次骑兵对撞都是一声闷响一声惨叫之后便有几个鲜活的生命消逝了。饶是震山营骑兵墙素称强悍,却也未能在京营队伍面前讨了什么便宜去。数千骑兵所布成的数个方阵,转眼间便被京营骑兵一一攻破。

    如果不是罗虎及时下令骑兵撤回,由步兵火铳攒射来压制京营骑兵的冲锋,只怕震山营的骑兵会一败涂地。

    “陛下,这位便是臣在朝阳门城上俘获的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德化,此人见我军在城下与京营鏖战之际,亲自在城头擂鼓,以鼓声为京营壮声势。罗虎指挥人马攻克城楼之际,又率领人马与我军周旋,被俘前还打算跳城自尽!”

    刘宗敏命人将王德化押到了李自成面前,请他发落。

    “捷轩,他忠心事主,也是忠义之士。不可为难了他。”

    李自成看着被几个大顺军士兵紧紧看押住的王德化,虽然此人此时身上的蟒袍早已被撕扯的一条一缕的,脸上更是伤痕累累。但是,却是一副置生死于度外的倔强神色。虽然下巴上没有胡须,但却让人内心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果然是一条汉子!

    “陛下,不但这位王公公是一条好汉,护卫崇祯出城的那几百个太监也都是有骨头的汉子。从宫中一路打到了城门口,被我大军断了去路之后,犹自苦战不停,直到最后力竭被俘。”在刘宗敏身后的罗虎说起了这场小战斗,却也是一脸的赞佩。

    这一仗,护卫崇祯的四五百内操太监,阵亡者不下三百余人,伤重被俘者百余人,另有数十人见大势已去,索性便手执已经砍出缺口的刀剑,直扑震山营的火铳队伍。

    “都是好样的。”听完了罗虎的奏报,李自成也是一种赞叹,“林泉,这些人虽然是抗拒天命,但是忠心可嘉,你安排人把他们好生安葬。收集一下他们的家乡籍贯事迹,日后本朝为前明修史时,此辈忠义之士也是要名垂青史的。”

    “是!臣谨遵圣命。”

    处理了忠义之士,眼前却是一群衣冠禽兽们在天街上各具袍服冠冕,手中捧着履历手本,同样是按照所属衙门和品级跪倒在地,迎候着大顺天子。

    “臣,甲戌科进士,兵科给事中光时亨叩见大顺永昌皇帝陛下!”

    “****授首,万姓归心。臣,翰林院庶吉士周钟谨为大顺永昌天子贺!”

    跪倒的人群中,两个不太甘心的声音响起,令人颇有些意外。

    正在听刘宗敏、罗虎等先入城的将领们讲述着皇城内周皇后跟懿安皇后张嫣自尽,李邦华等大明二十余名官员,驸马巩永固家等勋贵全家或是举火或是自刎壮烈殉节之事的李自成,听得了这声音,转过头去,颇有些厌恶的望着黑压压跪倒在天街上的这两千余名投降官员。

    “是谁在那里讲话?!”

    正听的罗虎讲说如何在竹杆胡同阻挡住势如疯虎一般朝大顺军阻击队伍猛扑的两股明军,听得兴起的李自成,对这不长眼的声音感到了万分的腻歪。

    见皇上言语不善,立刻李双喜、李强等人一个眼神过去,七八名如狼似虎的御营亲兵冲过去,沿途的官员们纷纷闪开一条道路,为这些人让路,更有那打算表表忠心的,更是为御营亲兵们指点着,就是那个人。

    亲兵们将那两个说话之人从人群中揪出来,按到在天街上听候皇上发落。

    那边罗虎继续为李自成讲着竹杆胡同的战事,浑然没有发觉牛金星眼神里不断闪烁的目光。

    “陛下,如果不是有一部兵马突然在竹杆胡同口开火阻击王承恩所部,微臣当真是没有脸见您了。”说起了当时的情景,罗虎兀自是心有余悸。

    “陛下,臣向您引荐一个功臣。”罗虎从身后拉出一名身穿哨官服色的军官。

    “陛下,他是臣部下一名火铳兵哨官王昌顺,就是在竹竿胡同最要紧的时候,他的队伍第一波赶到,阻断了京营兵马与崇祯汇合的痴心妄想。”

    “其部下火铳兵骁勇异常训练有素,阻断之后迅速列阵齐射,并且一轮攒射之后马上发动刺刀冲锋,一时打蒙了京营和太监,给后续部队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罗虎说得不错,不过事情远没有他说的那么轻松。王承恩和京营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发动了猛烈的进攻。

    一时间王昌顺的线列犹如风暴中的小船,被两侧的弹雨席卷着推来推去。队伍当中不断有人倒下,一开始军官还呼喊补位,后来都来不及喊,甚至无人喊,全靠士兵自觉补位。最后,阻拦的部队只剩下两列残缺的线列,但是却始终如铁壁一样阻拦在京营和崇祯之间。

    看了看王昌顺身上弹丸洞穿的战袍,被烟火熏得黑乎乎的脸蛋,李自成也是颇为感动,又听得此人的名字,顿时心中异常欢喜。

    “王昌顺,你很好!读书人都说撼山易,撼岳家军难。朕看,你比岳家军更胜十倍!”

    “这么说,确山伯可以确定,崇祯未曾逃出城去?”在李自成身后冷眼看了半晌的宋献策,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丢在了刘宗敏与罗虎面前。

    “不错!咱老刘城上看得清楚,也审问了许多人,都说王承恩见无力突围,便带着崇祯向宫内逃去了!如果不是这样,京营兵马如何肯退出城外?”

    刘宗敏对于神棍宋献策的发问颇为不屑,这厮无疑是在挑战他的权威和战功。

    “皇上,崇祯是否逃出城外,不妨请问一下王德化王公公,他始终在朝阳门城楼坚守,若是他见到了崇祯逃走,再行定策也不妨事。”

    李自成点点头同意了牛金星的这个主意,示意几名御营亲兵放开王德化,请他到跟前说话。

    但是,刚刚被松开束缚的王德化,脚步踉跄的冲到了天街上,对跪在街头的魏藻德、陈演等几位曾经担任过大明内阁首辅、阁老的官员,以及兵部尚书张缙彦、给事中光时亨、庶吉士周钟等人拳打脚踢起来,一边打,一边口中喃喃的骂道“误国贼!误国贼,天子何在?汝辈来此何干!”

    等到王德化狠狠的抽了张缙彦一个嘴巴之后,因为体力不支而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李自成这才命李双喜派人过去把他架起来,搀扶到自己面前,命人找来一个棉垫令他坐下说话。

    正在询问王承恩与崇祯等人的去向时,负责清理宫城和金水河附近宫殿的大顺军将士却有了新的发现。

    他们将在宫中投金水河自尽的百余具宫女、太监的尸体抬出玄武门的时候,有人发现了崇祯的御马吉良乘从煤山的院中出来,出了北上门,左右张望,似乎想进玄武门,又不肯进,抬头叫了几声。这马,鞍辔没有卸,连肚带也没有松。负责清理皇宫兼追查崇祯一家老小下落的李过,恰好正因为寻找不着崇祯的下落,坐在玄武门内休息。得到禀报,立刻来到玄武门外,牵住御马打量,心中恍然明白,就在马身上轻轻拍拍,将马牵进万岁山门,说道“御马,你带路吧,去寻皇上,寻找你的主人!”

    由这匹御马在前引路,果然在一个很隐蔽的去处找到崇祯的尸首。

    这个新发现,李过立刻命人飞报李自成。

    消息传来,天街之上,立刻欢声雷动。

    当然,欢呼声不仅仅是大顺军将士发出的,那些急于表明自己弃暗投明立场的官员们所发出的声音不比大顺军将士低一个分贝。

    “真是聒噪!让他们安静些!”

    李自成的这个旨意,立刻得到了李强的重复贯彻执行。他手下的数百亲兵,各自举起刀鞘、马鞭,朝着兀自在天街上欢呼不已的群臣们猛抽猛打过去。

    看看天街上安静了下来,李自成这才问这些官员“你们从天亮就在此,呆了这许久了,想来是又饿又累了。”当即便有人回答道“微臣肚子虽然很饿,但是心里特别开心啊!(原话肚虽饥饿,心甚安乐。)”

    “陛下,此事真假,可令王德化、杜勋等前往辨识,若是当真为崇祯,当以礼下葬才是。”

    李岩的话,顿时让正在李自成面前痛哭不止的王德化止住了哭声,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位大顺皇帝。

    命人带着王德化与杜勋等熟识崇祯的人前往辨认,李自成等人却是要将眼前这些前来投顺新朝的前大明官员处理一番。

    “陛下,此皆一时文章之士也!望陛下收录,以开天下之士之路!”对于如何处理这些归降的官员,牛金星第一个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ps  伯夷叔齐兄弟两个可是耻食周粟,饿死在首阳山了。这一章节里所描述的,是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一幕。明末官员的节操,可见一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