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 顺案!
    巡察御史,官名。简称“巡察”。临时派往巡视地方之官。历代均有以监察御史巡按诸道之制,以察举不法、周访民隐为目的。明代更以派出御史代天子巡狩地方为固定之制,称为巡按。

    虽然巡察御史一般都是七品官员,但是权力之大,足以令督抚为之侧目。査继佐以举人之身,初入官场便有如此大的权柄,如何不令他兴奋?

    “大将军也是清楚的,苏州大户极多,功名之士多若过江之鲫。为了伊潢先生征收钱粮顺利,本官便再给査先生一个权柄。”马士英也是唯恐江南士林死得不够快,捻着胡须缓缓的说出了几句令査继佐听了都心惊肉跳的话。

    “先生上任前,本官便令礼部、吏部、南直隶学政为先生联合行文,送与先生数百份空白文书,褫夺某地某人某某功名,剥夺士籍。便是他再强横的大户,没有了功名在身,一介平民,见了里正保甲也是要口称老爷的,如何还敢在先生面前假以辞色?”

    马士英这手不可谓不狠,你不是地方上文风鼎盛人文荟萃吗?只要你敢抗拒按照钱粮新政制度,那么,査继佐立刻便贴出一张榜文,注销你的功名。你就成了一个随便哪个灰衣杂差都可以上门勒索的白丁。所谓的以恶制恶。

    “既然马相如此,那,某家也有一点心意相赠。”李守汉脸上笑了笑,但是在阮大铖看来,比起什么黑旋风双献功、宋公明排九宫八卦阵里的李逵来得还要凶狠。

    “华宝,你下去准备一下,将你部下的广西兵拨一营交给得力的人带去苏州,由查大人调动。以防有人为了抗拒钱粮煽动百姓闹事,危害地方。”

    这是让査继佐一手握着剥夺功名的笔杆子,一手攥着砍下脑袋的刀把子。那些南直隶官话都说得不利索的广西狼兵,无论如何也不会和吴越之地的苏州官绅有什么牵扯关联,自然是只听长官的话。长官让咱们砍人,咱们就砍人长官让咱们抄家,咱们就抄家!

    査继佐自然是千恩万谢,就差说出来誓死效忠大将军之类的话了。有这一营兵马在手,再有剥夺功名的文书在案,就绝对不会担心再有什么之类的角色出来煽动百姓起来抗税。

    但是,统领广西狼兵的李华宝却是站在原地未动。“嗯?华宝,怎么,还舍不得你的兵马吗?”李守汉有些愠怒了。

    “不。父帅,还有一桩军务未曾向父帅和首辅大人讲明,不敢擅自离开。”

    “讲!”

    “目下在山东边境的大哥命人快船送来急报。自从李自成之兵马与吴三桂、多尔衮二人在山海关、永平等地交战后,北京城中人心浮动。特别是李自成撤出北京,多尔衮窃据京城后,便有大批的官员趁乱南下。沿着运河到了山东。声称准备到南京朝见天子。大哥来文请示,是否放这些人入境?”

    李华宇的这道呈文,无疑是给正在和东林诸君子们打擂台的李守汉、马士英二人送来了一根又粗又大的打人棍子。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狞笑着回答道“放!如何不放!?”

    京城里的情形他们也都有所了解,多达二十名勋贵大臣厂卫鹰犬殉国,不到两千名官员腼颜降贼,如今见李自成兵败,退往山西,这些人自然要另做打算了。

    可是,你们要打自己的小算盘,咱们也是要把你们当成算盘珠子来拨弄一下的!

    “给你大哥下文,就说咱已经和首辅马大人商议过了。所有的京师官员都可以入境山东,沿着山东到南直隶,过长江到南京来。但是,既然是从李自成军中来,那就少不得要把这段时间他们的所作所为弄清楚。免得混进奸细!对于那些背主降贼证据昭彰之人,抵达山东之日,便立刻逮捕!送南京审讯!”

    这一手,对于眼下众正盈朝的南京城来说,无疑也是一个杀手锏。

    但是,这个得罪东林的活由谁来干?李守汉转了转眼珠,将视线定格在了阮大铖身上。

    “圆海先生,某家是个粗人,不会说那许多弯弯绕的话。只知道大丈夫快意恩仇。东林鼠辈未有寸功于国家社稷,但是却擅作威福。比如侯恂周钟等人,辜负圣恩,降贼叛国。此辈若是仍旧立于朝廷,岂不是令先帝恸哭于九泉之下?某家有意,请先生出任右副都御史,便将审查、甄别,逮捕、法办京师背主叛国之辈等事全权交于先生负责!”

    对于屡屡被所谓的复社四公子折辱的阮大铖来说,李守汉似乎是无意间提到的侯恂,却是一个令他无数次咬牙切齿的名字。

    此人与他也算是有些交情,但是自家飞黄腾达之后,却丝毫不念故旧之情。养了一个有几分虚名的儿子,也是鼻孔朝天,丝毫不把自己这个世叔放在眼里。

    但是,困龙总有上天时。如今自己蒙大将军和首辅大人不弃,委以重任。如何能够放过这个为国出力,顺便给自己出口恶气的额机会?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阮大铖便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大将军和首辅大人如此错爱,将此等为国锄奸,为国惩治叛贼之事交与在下,在下岂有推辞之理?”

    马士英看了一眼阮大铖,李守汉提出的将审查、甄别、逮捕、法办等权力集于阮大铖这个右副都御史一身,可谓是手中掌握着无数人的生杀大权。

    “大将军,此事重大,圆海著述之才,如何能够办理得了?”

    “圆海先生对于人心品性把握的如此之精准,区区审案之事,又何足道哉?华宝,你在南京驻军当中挑选一些得力的人手,派给圆海先生,以供差遣。”

    要让别人去杀人,自然要给一把快刀。李守汉这点做得很是漂亮。

    但是,一个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虽然只是正三品,但也不是以李守汉和马士英两个权臣能够私相授受的。少不得要在朝会上议论一下,请皇帝御批。

    果然,在朝会上,马士英保举阮大铖出任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的奏请,遭到了姜曰广等人的激烈反对。

    都御史的职权总的是“纠劾百司,辨明冤枉,提督各道,为天子耳目风纪之司”。“凡大臣奸邪、小人构党,作威福乱政者,劾”“凡百官猥茸贪冒坏官记者,劾”“凡学术不正,上书陈言变乱成宪、希进用者,劾”。“遇朝觐,考察,同吏部司贤否陟黜。”“大狱重囚会鞫于外朝,偕刑部、大理谳平之。此为司法权“其奉敕内地,拊循外地,各专其敕行事。”掌握着纠弹权、监试权和皇帝临时加派的各种权力任务。

    比如说阮大铖这个右副都御史负责的专办从北京南下官员的审查、甄别、逮捕、法办等事务,理论上讲就是皇帝授权给他临时进行的事务。

    但是,姜曰广王铎刘宗周等人,从各自不同的角度出发,纷纷站出来反对,反对的理由便是“阮大铖此人名列逆案,士林清流耻于与之为伍。若引此人入朝为官,臣恐怕朝堂之上,正人君子为之一空。”

    “好好好!说得果然是好。”听了几位大人义正辞严的言语,李守汉将手中笏板别在玉带上,鼓掌为他们喝彩。“果然是慷慨陈词!”

    躲在人群之中的周镳和钱谦益二人心里却是不由自主的忽悠一下,不知道这位不按照规矩出牌的大将军又憋着什么坏水,不知道他在哪个环节上给同僚们狠狠的来上一下。

    “陛下,”李守汉向宝座上的弘光皇帝行礼“臣子在山东为大明办差,令人在京师打探消息。抄录得几篇精彩文字在此,都是些大逆不道的文字。若是陛下允准,臣请人上殿为陛下和各位大人诵读一二,也好有同仇敌忾之心。”

    李守汉的话,弘光自然是赞许的。他也看得出来,这位大将军从心里是愿意辅助他中兴大明,对于这样的人呢,自然要利用他的力量来牵制文官势力。

    李守汉所说的精彩文字,便是当日周钟为李自成所献上的劝进表、下江南策,当听到“授首,万姓归心”这样的段落时,在场的文武大臣们再也忍不住了。

    “陛下!不要念了!乞求陛下早日发兵,北上讨伐逆贼!”

    “正是!不必等他下江南,臣等愿意北上与其拼个你死我活!”

    武英殿上吵成了一团。

    看着殿堂之上,群情汹汹,李守汉冷笑一声,“陛下,列位大人,可知这般生花妙笔出自何人之手?”

    “想必定是那无父无君的逆贼所为!此等大逆不道的文字,其人当诛九族!”

    “对!就算是陛下宽仁,不诛杀他的满门,也是要将他家中成年男子尽数斩杀,女眷发往掖庭为奴!”

    “各位,当真如此?”李守汉一副有些不忍的表情,但是,已经和他很熟悉的马士英却觉得,李大将军脸上的神色完全就是一种猫在玩弄老鼠的神情。

    “大将军,如此不愿意以重手为国锄奸,难道说与此等大逆不道无父无君的反贼有什么瓜葛牵连不成?”周镳站在人群之中冷笑着向李守汉发射了一支冷箭。顿时,他身旁几个人向他悄悄的竖起了大拇指。说得好!

    “既然周大人急于要将此文作者明正典刑,那自然本大将军不能阻拦。来人,将证人请上殿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带上殿来的那个证人,仿佛一盏几万瓦的巨大探照灯一样,晃得许多人睁不开眼睛了。

    此人在场的许多人都认识。正是疯狂叫嚷着要将劝进表、下江南策作者满门抄斩的周镳门人徐时霖。

    “徐时霖,当着陛下的面,你只管实话实说。这几篇你带了来的文字,究竟是出自何人手笔?放心,只管说。陛下面前,有首辅大人和本大将军为你做主。谅朝中奸小也不敢将你如何。”

    “对!此时正是弘扬天地正气之时!”

    “徐时霖,天子养士,正在此时。你只管大胆的讲来!”

    不过,徐时霖轻轻吐出的几个字,却是如同重炮齐射般让这群不住叫嚣的大臣们齐齐的闭住了嘴巴,低下了眼帘。

    “翰林院庶吉士,周钟。我老师周镳的弟弟。”

    马士英嘿嘿冷笑了两声,朝着殿上的文武同僚们抱拳行礼,“列位大人,周钟此人,身为翰林院庶吉士,当是读书明理之人。然先向闯逆劝进未已,又劝闯逆早定江南闻其尝骤马于先帝梓宫前,闻之不胜发指。其伯父应秋、维持皆魏忠贤鹰犬,今钟复为闯贼忠臣枭獍萃于一门,逆党钟于两世宜加赤族诛。其胞兄铨,尚厕衣冠之班从兄镳,俨然寅清之署。今从列位大人之公议,均宜从坐,用清逆党。”

    李守汉与马士英的这手实在狠辣。殿上大臣们有心为周镳辩解一番,但是,自己刚才说的那么慷慨激昂急赤白脸的,要是再改口为周镳求情,这脸面可是实在丢不起。姜曰广王铎钱谦益赵之龙等人有心为周镳辩解一二,但是又是一时语塞,想不到该如何开口。说是满门抄斩的人也是你们,如果再出来给周镳求情说话,这实在是不好开口。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锦衣卫的校尉们如狼似虎般冲上来,将周镳打去乌纱,将袍服剥掉,横拖竖曳的将他拉到殿外。

    得知这群受朝廷恩养优渥多年的读书士子竟然如此的丧心病狂,自家弟弟前脚殉国,后脚这群货色们就衣冠出迎新君,还称呼自己那个弟弟为独夫民贼,就算是朱由崧和朱由检兄弟感情再不好,也是一笔写不出两个朱字。更何况,还有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这句话!说不定哪天朕死了,你们也会称朕为桀纣之君的!

    这一点,朱由崧倒是一点也没想错。前脚崇祯被周钟称为独夫民贼,后脚他这个弘光就被东林称为虾蛤天子。总之就是各种抹黑。虽然朱由崧不像是他的祖先那样有所作为,开疆拓土,但是,如果换了一个大环境,也是一个称职的守成之君。绝对不会是东林笔下的那种好色无度的荒淫之主。在钱海岳所著的南明史中这样评价他“故初政有客观者。性素宽厚,马、阮欲以三朝要典起大狱,屡请不允。观其谕解良玉,委任继咸,词婉处当拒纳银赎罪之议,禁武臣罔利之非,皆非武、熹昏聩之比。顾少读书,章奏未能亲裁,政事一出士英,不从中制,坐是狐鸣虎噬,咆哮恣睢,纪纲倒持。及大铖得志,众正去朝,罗罻高张,党祸益烈。上燕居神功,辄顿足谓士英误我,而太阿旁落,无可如何,遂日饮火酒,亲伶官优人为乐,卒至触蛮之争,清收渔利。时未一期,柱折维缺。故虽遗爱足以感其遗民,而卒不能保社稷云。”

    “马爱卿,拟旨。方才所奏请之事,着令阮大铖实任右副都御史,授内阁学士。分管审查、逮捕、甄别,法办附逆贼臣之事。不必经大理寺、督察院,直接向朕奏明即可。凡附逆贼臣之事,锦衣卫,三法司皆受其节制。”铁青着脸,朱由崧一口气把心中所想之事说完,又转过脸来对着李守汉。

    “大将军,拨一部兵马与阮副总宪使用。朕担心他手下没有得力兵马,有人会趁机作乱。”

    手中有兵马,有皇帝特命的旨意,又有节制锦衣卫、大理寺、督察院等三法司的权力,阮大铖顿时从一个南京城中勋贵大人们轻慢戏谑,比之倡优戏子强不了多少的人物,顿时成了手中握有无数人生杀大权的重臣。

    早早在殿外侯旨的阮大铖,换上了三品命官袍服,令人看上去有几分沐猴而冠的味道,但是,此时却没有人敢小觑了此人。大家都和北京的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同僚,同年,同门,同乡,或者是同为一社之友。天晓得会不会行瓜蔓抄株连到自己身上?

    “陛下,前朝有所谓的逆案,今日审查惩处附逆贼臣,臣意以为,既然李闯僭越称号为大顺,此案便可以称为顺案。凡是李闯入京师时不曾殉国,不曾逃出京师,衣冠袍服出迎李闯,到承天门前叩拜参见闯逆求官之人、之家眷,与之有关联之人,皆在此案审理之列。”

    面对着弘光皇帝的提问,早已经胸有成竹的阮大铖,手指滑过漂亮的大胡子,将自己内心的构想和盘托出。

    “顺案?”弘光咀嚼着这两个字的含义,却也不曾有什么疑义。

    “皆在审理之列?”

    “正是。但是,有几人已经证据确凿,请陛下降旨处置。”

    阮大铖抛出来的第一批附逆贼臣,便已经让东林君子们眼皮一个劲的跳。

    “前督师侯恂,附逆后授职伪兵政府侍郎,史可程,附逆后授职伪宋王府长史,。。。。。”一连串的名字念下来,让大臣们不由得一阵阵尿急。

    如果说周钟、周镳兄弟的罪名还一时牵扯不到他们,顶多就是因为周镳当初是拥潞王的“立贤派”大将,自然是“立亲派”的死敌和弘光皇帝眼中死敌,故而一同获罪。但是,这些名字,可都是与朝堂上的大人们熟悉的再熟悉不过了。

    “此辈皆可以由臣负责侦办处置。但,另有一人地位尊崇,非陛下下特旨令有司办理不可。”

    “谁?”弘光皇帝顿时来了兴趣,难道是哪位亲王暗中与李自成私下里有联络不成?

    “便是那曲阜衍圣公府,本代衍圣公孔胤植。此人在李自成窃据神京时,也曾厚颜无耻上表劝进。非但是上表劝进,更令曲阜世职知县孔贞堪下令,在曲阜城内的庙宇学堂等处供奉大顺国永昌皇帝龙位。并派人进京奉纳印信!臣乞陛下降旨,令山东有司将孔胤植锁拿南京问罪!”

    阮大铖这个举动,可是让在场的所有人们都吓坏了。这个阮大胡子,应该改名叫阮疯子了!那衍圣公是什么人?平日里在曲阜关起门来就是土皇帝也就算了,更是万世师表的!你居然想把他锁拿问罪,你这不是和全天下的读书人公然为敌是什么?

    兹事体大,便是弘光皇帝也不敢做主,只管摆摆手,示意退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