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 媚香楼
    “浆声灯影连十里,歌女花船戏浊波。”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依旧充斥着浓郁的脂粉气,满是香艳暧昧的味道。浆声灯影,烟岚雾霭,粉墙青瓦那是挡不住的诱惑。一面是腰间有钱又以风流自命的男人,一是琴棋书画精通,眉目间烟锁春山的女人,接下来可想而知。

    十里秦淮,便是有名的风流之乡。

    但是,停泊在秦淮河南岸的一条小舟之上,躲在船舱里的侯方域侯大公子,却是没有心情欣赏这秦淮的无边风月。他只能透过船舱的窗户缝隙向外偷偷的窥视,看着发黑的河水卷带着菜叶浮渣从自己的船舷边流过。经过夫子庙、得月台、文德桥、石坝街、乌衣巷、朱雀桥流到城外去。

    从众人仰慕万众称颂的复社四公子之一,到顷刻间变成到处通缉的顺案附逆贼臣之子,这中间的巨大落差只隔了一个阮大铖。

    今年的秋闱即将开始,大批的读书士子兴冲冲的涌到夫子庙旁的南京贡院附近,一时间人文荟萃满坑满谷。若是往年,这个时候少不得是四位复社才子展示自己风采气度的大舞台,可以好好的在江南才子们面前炫耀一下自己,从中选择些后进人才出来结交,日后声气相连守望相助党同伐异。可是,眼下,冒辟疆等三人还好些,只要躲在家里不冒头也就是了可是,他侯方域却是不能独善其身。原因就是他父亲侯恂,属于附逆有据的贼臣。既然父亲是贼臣,那么儿子又岂能在留都南京招摇过市歌舞饮酒?

    何况,负责办理顺案的阮大胡子阮大铖,更是对侯方域等人恨之入骨!

    就任右副都御史的当天,阮大铖便发了十几道公文,令各地官府驻军逮捕正在山东往南京道路上的侯恂、周钟等人。

    同时,发下火签,令留都地方立刻前往附逆贼臣在南京的亲族家眷处逮捕这些人归案,同时抄没家产,以供军用。一时间,南京城内风声鹤唳鸡飞狗跳哭嚎连天。

    为了防止上下勾结朋比为奸,阮大铖在发下公文的同时,派出了督办人员,监督各处有司衙门逮捕这些贼臣家眷,同时监督抄没家产。这些从南粤军之中借调来的督办人员就是要看着各级地方官员,防止他们徇私舞弊。

    但是,令阮大铖几乎揪断了胡子的是,舞弊的事是有的,抄没家产时那些房屋田地山林车马航船之类的不动产、笨重的东西往往是如数上缴,但是,像什么金银细软古董字画首饰珠宝之类的,少不得要水过地皮湿了。

    至于说徇私,不好意思,咱们是公事公办,您既然已经是附逆贼臣了,那么少不得咱们得和你做管鲍割席的举动了。于是,咱们的侯大才子立刻就从倚马过斜桥满楼红袖招的风流公子,变成了南京城中各个衙门的差役兵丁人人欲捕之而后快的丧家犬。

    原本打算投奔同社好友冒辟疆、陈贞慧,在他们家中暂避一时,等躲过了抓捕的风头再说。可是,这两位平日里同侯大公子一道谈兵说剑倚红偎翠吟诗作赋时气势豪雄一时无双的人,面对着侯方域的投帖求见,却是见也不敢见,只是命人送了些衣服食物出来便打发了侯方域。

    同社好友如此不讲义气,气得侯方域跳脚大骂。但是却也无可奈何。须知,没事的时候喝酒吃肉吹大牛找女人,有事的时候躲起来看不见,这是东林、复社的光荣传统。不要说是陈贞慧、冒辟疆等人,就连东林巨子、复社创始人张溥死了,却连个帮忙料理丧事,把棺材送回老家的人都没有。当时东林诸人都急着去和周延儒讨论官位,商量如何分赃去了。倒是一个与张溥隔了一层的马士英出来把张溥的丧事帮忙料理了。

    马士英曾言“若辈讲声气耶?虽然,孰予若?予吊张天如张溥,走千里一月,为经纪其后事也,人谁问死天如也?”就颇有江湖豪气,他说你们不是讲同气连声吗,你们谁能和我比?我为张溥经营后事,一月奔波千里,那会又有谁和我一样,去这么吊问一个死张溥?

    其实,马士英与张溥的关系原因就是因为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的朋友阮大铖。阮大铖与张溥交情颇好,崇祯时动用了自己与冯铨的关系,和张溥一起为周延儒复起而奔走,周延儒复出后,阮大铖要求他举荐自己,但周延儒迫于和东林复社一脉有君子协议,不敢起用“逆案”中人,于是和阮大铖协商,最后阮提出起用好友马士英,于是马士英才被起用。马士英被起用时,尚在戍籍,也就是说他还是个带罪流放者,当时茫然不知这任命是怎么回事,至事后才知此乃阮大铖所为,故对阮感激涕零。而他与张溥的关系就此而起,也因此在张溥死后,为了替其经营后事而一月奔波千里,其为人脾性中的豪杰信义,在此事上可略见一斑。而东林君子们的流氓假仗义嘴脸,通过张溥这个事也是可见一斑。

    无奈之下,侯方域也只能是兵行险着,但是自忖此招虽然有些冒险,但是成功的可能性极大。即使不成功,也可以让自己在南京城中可以安全的当一段时间的缩头乌龟了。

    “公子,都看过了,媚香楼门前的玻璃马车走了!”跟随侯公子多年的书童低声的向他报告最新的情况。

    侯方域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他走到船舱口,向外眺望。已经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时节,秦淮河两岸,一家一家的青楼,丝弦歌舞之声不绝,吟诗唱和之声不断。他目光所及,正是秦淮南岸的媚香楼。

    南京城中便是聋子瞎子也都知道,除了皇宫里的皇帝老子,大将军府里的大将军,这座媚香楼里的李姑娘也是招惹不得的。你可以在背地里骂皇帝,骂李大将军,但是,如果你敢在秦淮河或是南京城里的任何一个地方对这座小楼的主人李贞丽口出不敬之言,那么,恭喜你了。你会被那些贫寒士子和江湖帮众联手围殴,读书人口诛笔伐,盐漕两帮的帮众则是拳头脚尖棍棒铁尺一起上,打完了之后把你丢到附近的河沟里让你洗个澡。

    李姑娘之所以有如此的势派,原因也是很简单,她是大将军的女人。

    作为大将军的女人,自然是被盐漕两帮视为主母一般供奉着,你在背后骂李姑娘,不是和当面骂咱们的老娘一样?同时,这位李姑娘更是作为江南时报的老板,按月为江南贫寒士子们提供膏火钱米,让他们能够维持三更灯火五更鸡的寒窗苦读生活。

    也就是因为李贞丽的特殊地位,让侯方域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自己这位便宜丈母娘!就算是阮大铖有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到媚香楼来抓自己!而且,侯方域自信,凭借自己的品貌风度才华,早就和自己私下里以终身相托的李香君,势必会在母亲面前为自己好好的求情。只要李贞丽这关过去了,不要说自己在南京城中可保无虞,便是父亲大人,说不定也会被从贼臣名单之中勾除掉。不过就是李贞丽向李守汉吹吹枕头风罢了!

    只要是能够保全自己,便是让李香君在她母亲面前多跪哭求情又如何?大不了的,让自己的那个便宜岳父李守汉,在李香君身上沾些便宜就是了。反正这位大将军的寡人之疾名声在士林官场之中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说不定,李贞丽与李香君母女二人一起侍奉他,也是他这个色中饿鬼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一桩美事了。让他之后,自家的事情还有什么不好办的?

    “哼!咱们就效仿越王勾践,忍辱负重。且看你还能横行到几时!”

    打定了主意,侯方域便起身登岸往媚香楼而来。

    这个门口也是他走得极熟了的,不费什么周折便到了门口。

    门口的司阍看大门的见到是他当即便吓了一跳,不要说他眼下是个全城通缉的贼臣之子,便是没有这个事,他也是被李姑娘明令禁止踏入媚香楼的人。如何今天便这样大模大样的来了?

    还不曾反应过来,侯方域已经被李香君派来的心腹丫鬟迎进了大门,带进了李香君的香闺之中。

    “快去!去禀告太太,就说侯家小子来了。请她快点回来!不然,太太知道了,咱们的皮可就保不齐被打熟了!”

    司阍叫过自己的小徒弟,急三火四的命他去寻找李贞丽将家中的情形火速告知,免得李贞丽知道之后他们被李贞丽处罚。这位被家中佣人私下里以太太相称的李姑娘,可是早就有话在先,“仔细你们的皮!”

    李姑娘是大将军的外宅,这个身份让他们在南京城里行走时也是脸上有光。在他们看来,小姐李香君最好能够名正言顺的嫁进大将军府,成为大将军的姨太太。这样,咱们就是大将军的娘家人,还不是可以横着走路躺着花钱?

    有着这样的想法,自然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上侯方域这样鼻孔朝天的油滑小白脸了。

    侯方域却不知道他前脚进门,后脚李家的仆人就飞也似的去向李贞丽禀告最新敌情,只管在李香君的闺阁之中与这个香扇坠儿抱头痛哭一番,倾诉一番相思之苦。

    可是,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两个小情人还在那里执手相看泪眼更无语凝噎的时候,李香君的闺阁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李贞丽已经是气哼哼的站立在那里了。

    看着虽然境况窘迫,但是却依然经过了一番精心修饰的侯方域,李贞丽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浮华小光棍,也就是欺负自己女儿没有什么人生经历,以为诗词文章就是人心品德的写照,殊不知,文章之道是最能坑人骗人的。古往今来的大奸大恶,哪个不是写得一手好文章,做得一手好诗的?前朝的蔡京、本朝的严嵩、董其昌哪个不是?要是都写字写得和李守汉一样亚赛鸡爬狗刨一样,又如何去骗人?

    本来今日是李守汉请李贞丽过府,为的便是商量如何在秋闱期间为那些贫寒读书人发放伙食补贴,给些预防时令疾病的药物,准备些衣物发放。其实这些事情原不必劳动李大将军本人亲自和李姑娘谈,只要说一句话给户司的人,让他们一切都听李贞丽的就是了。不过。咱们的李大将军也是吃五谷杂粮的,难免有些阴阳调和的事情要办。想起自己的这个轻熟女情人,自然是胯下火热蛙跳不止。李贞丽自然也是能够从李守汉的书笺之中嗅出些味道,不免脸色绯红,暗自啐了一口,只管收拾的妩媚动人的乘车出门。

    可是,李香君却坏了李贞丽与李守汉的好事。李贞丽的马车还不曾上了御道,后面自家的看门人便一路狂奔而来报信。

    朝廷明令缉拿的贼臣之子跑到了自己家里,这还得了?!立刻李贞丽眼睛便立了起来,飞马赶回媚香楼。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李贞丽深知,自己已经算上“年老色衰”了,虽然眼下大将军对自己宠爱有加,但是谁知道什么时候色衰爱弛?其实,李贞丽这个时候也不过就是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在现代都市里大龄剩女都算不上。也就是在明末,士大夫们变态的审美标准和爱好,只喜欢十二三岁的小萝莉,对于李贞丽这些年龄稍长的,这群萝莉控则是半点兴趣也无。

    同李守汉相处久了,特别是和傲蕾一兰成为手帕交以来,李贞丽对这位大将军后宅之中的事也是颇为了解。这位大将军在房帷之中的爱好还当真是与众不同。像傲蕾一兰这样的索伦人,乌云其木格母女这样的蒙古人,还有什么天方胡姬、天竺胡姬,来自佛郎机的女子,哪一样李大将军的内宅之中少了?

    这半年多来,每每午夜梦回之际,看着枕边之人,望着宽大的床帐顶子。李贞丽也不是没有脑海之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将香君许配给卫儒如何?这样这小妮子和我都终身有靠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也太挑战人伦纲常。李贞丽都会被自己这恬不知耻的想法惊得一身香汗,花径之中泥泞不堪,少不得抱住身边的李守汉好生索取几次才能罢手。

    可是,这样的心思在心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女儿却仍旧和侯家这个油头粉面的浮浪小子藕断丝连,怎么能让李贞丽不生气?

    “母亲大人!”

    “母亲大人!”

    见李贞丽带着几个丫鬟婆子出现在了自己门口,顿时惊得李香君魂飞魄散,她可是知道母亲在这楼里说过的关于侯方域的言语,也知道侯方域在背后对自己的“继父”李守汉所说的那些言语,这冰炭不同炉的两个人今天就在这里遇到了,如何不冲突起来?只怕母亲大人一怒之下,将侯郎绑起来,送到地方上交官问罪,以侯郎如今的尴尬处境,这一去还有半点活路吗?

    李香君立刻便跪在了李贞丽面前哀告哭泣请罪,请母亲放过侯方域。

    而侯方域更是双膝跪地,在比自己年龄大不了几岁的李贞丽面前甜甜的称呼一声“母亲大人。”算是做足了女婿的礼节了。

    但是,李贞丽却是摆手不受他这个礼。

    “侯公子,谦称奉壁,蜗居不足以容大驾。你请回吧!我要教训一下我的女儿了。”

    这样的话,在侯方域这样的衣冠众人名门公子听来已经是很重的逐客令了。啥意思呢?翻译成普通话就是侯公子,你的这句母亲大人,我当不起,还是你自己收回去的好。我家的庙太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还是赶快走吧!我要管教一下我这个不听话的孩子了。

    这话等于是当面轰侯方域出门。咱们的侯大才子脸上立刻是红一阵白一阵的,最后脸色变得惨白。若是往日,他少不得立刻便翻脸,冷笑一声拂袖而去,这才是他这种公子哥儿的脾气。可是,今时不同往日,满南京各个衙门的人都像狼一样的瞪着眼睛找他,只怕他前脚刚出这栋房子的大门,后脚就被十几条大汉打翻在地。

    “侯公子,您还是快请吧!不要让我们这些做下人的难做人。”几个媚香楼的仆人满脸堆笑的凑了过来,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是形体语言可是一副你如果不自己识相的话,咱们就把你丢出去的味道!

    望着媚香楼的匾额,侯方域满腔愤恨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那扇被关闭的紧紧的窗户,只觉得便是将长江之水尽数弄来也难消心头恨意。

    “朝宗兄,朝宗兄!”河中一条画舫之上有人欢声呼唤着侯方域,被愤怒冲昏了头的侯方域一时辨别不清来人是谁,急切间不知所措。

    “公子,是钱侍郎钱大人!”

    旁边的书童也是满心欢喜的告诉侯方域。

    “朝宗兄,请上船一叙!”

    钱谦益命人搭好跳板,躬身施礼。。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手游发布啦,想玩的书友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行下载安装手游开服大全搜索s按住3秒即可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