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意外(下)
    ()&了一些,答应的加更正在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大家继续支持。还有,有一个段落的描写借鉴了一下名著,大家找一找。免得有人说我抄袭。嘿嘿!)

    &位,即便是我们要保证各处所需要的农具、垦民保丁的刀枪,可是,我水师所需要的战船为何迟迟不见有下水的?自从添置了那两艘新船之后,这许多ri子,可曾有一条新船下水?还有,为何太平洞每ri有一千斤的九转钢用于铸造火炮,却始终没有造出火炮?我那许多的福船、沙船,尚有不少炮位空缺啊!”

    &大人,你说的这些事情,老头子来告诉你。”分管造船的王全语带沙哑,看得出,不久前因为台风失事的两条福船,给他也制造了不少麻烦。

    &主事主管器械制造,那些钢铁,照大人吩咐,用于火炮、火枪的试验,铸造出一门,便要用来测试膛压、shè程、jing度等大人交代的各项数值,每ri里用来消耗的火药,怕不少于百余斤。所为的,便是你们使用起来得心应手罢了。除了那些佛郎机、虎蹲炮、红夷大炮之外,照着大人的设计,还要搞火箭炮的试制,但是,”王全向守汉拱手行礼,“属下等鲁钝,到如今尚未完全参详透大人的jing妙设计,钢铁钱粮倒是消耗了不少!”

    王全同水师的关系非比寻常,且又是长者,他一开口,左天鹏便不好意思发作,只是嘴里还不停地嘟嘟囔囔的,“那些废了的火炮,也可以用来铸造农具啊!”

    &大人,废了的火炮,我等也没有浪掷,到昨天为止,每天的一千斤钢,除了铸造时损耗的一部分之外,用于实验火器后,全部回炉制作成夹钢农具。如今市面上出售给外人的所谓九转钢农具,大多数是此物和生铁制成。而后,我们用这些农具,同土人换来了大批的木材,堆放在锯木厂,等他风干之后,再给你水师造船!”

    守汉看着部下们激烈的讨论,心中一阵的苦笑,“这大概就是有限的工业资源,如何选择投入方向的问题。是用于国民经济,还是用于军事建设。”他坐在黄花梨官帽太师椅上冥思了一会。

    &了!不要争了!”

    守汉一开口,宽阔的议事厅内,方才还吵的热火朝天的十几个人,顿时安静下来。

    要解决这样的问题,似乎只有扩大钢铁产量一条道路。

    &大人,铁山寨那边情形如何?可还能增加矿石产量?”

    当ri的百户官章玉田,如今在铁山寨采矿场担任主事,负责这个铁矿的开采、选矿,运输等诸多事务。

    心中默默盘算了一下,章玉田摇了摇头,站起身来,“禀大人,如今铁山寨有官奴近千人,守卫、管事等杂项人手三百余人,骡马牲畜三百四十七头,大小车辆六十五辆。每ri供应冶炼场铁矿石二万余斤,能力已是捉襟见肘,实在是无法再加。”

    &下无能!误了大事,请大人责罚!”章玉田一头磕在地上,从地上传出一声闷响。

    看着章玉田头巾下面花白稀疏的头发,守汉喉头有些发紧,急忙起身将跪在地上的章玉田扶起,“玉田叔,”他用了一个很亲热的称呼,“何故如此?”

    &下等无能,不能为大人分忧。”

    有样学样,呼啦一下,在场的十几个人全部跪倒在地。

    守汉懒得一一相搀,“都起来吧!咱们今天不追究哪个的罪责,只是商讨如何解决。嗯,算是各方的一个协调会吧!”

    于是,议事厅内的气氛再度热烈起来。

    先从需求算起,“如果要是满足水陆两处、各处屯堡村寨的需求,对外的贸易量,每月的钢产量,至少要多出一倍。”

    &满足这样的钢铁产量,铁矿石,至少要多出三倍才勉强够用。”

    &我能够弄出这么大的矿石量,除非给我增拨人手、牲口。否则,便是老章浑身是手,也不够挖取那许多的矿石的。”

    找出了问题的所在,人们的情绪立刻更加高涨起来。

    &大人,如果我给你增调人手,你能满足铁厂的需求否?”守汉的情绪也不错。

    &只要给我老头子加两千人和三百头牲口,五十挂大车,我老章拍胸脯。这些矿石如是短缺了一斤一两,就把我填进炉子里去!”

    &呵,那怕是章呈兄弟要和我拼命了。”守汉朝着坐在一旁的户房主事章呈开了个玩笑。

    见说到了自己,主管人口钱粮地亩等事的章呈,站起身来,理了理身上的直裰,躬身向守汉行礼。

    &河静守备府,自大人接掌以来,先后俘获苗瑶等土人老弱青壮在八万之内。其中青壮近半。皆充为官奴,于各处劳役。”

    听到有这许多的劳动力,在场的人们无不喜笑颜开。

    &那就给老章拨两千人去便是了!”冯默峰猛地一拍大腿。

    &是,”章呈话锋一转,“大人,列位,容某将这些人力的所在分布一一分说给各位。”

    一席话下来,座上诸人的头又耷拉下来了。

    伐木场、船厂、烧灰场(便是水泥制造场),这几处工场便占去了将近一万人的劳动力。同样,江北的永昌堡,作为河静最南端的堡垒,也在紧锣密鼓的修建当中,这里,也有数千人在那里昼夜不停地赶工。

    同样,在河静周边的几座村镇,因为人口的增加、经济的发展,也是纷纷的修筑房屋,修建棱堡。

    而且,这些镇子同河静之间的道路也在紧张施工当中,按照守汉当ri的想法,恨不能修成烧灰路面的才好。算了算,如今的土水泥实在是满足不了需求,才暂时搞成硬化路面,等待以后生产能力达到之后,再行升级便是。

    似乎事事处处都不能放下,哪一件事都很要紧。但是,自家的资源就这么多。这又如何是好?在场的人们,包括守汉在内,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们能不能将那些老弱官奴调剂调剂,用他们换出两千青壮之人出来?”

    &数万老弱妇孺,都在诸如开荒、养鱼、修渠、盐场、铺路、建房等处劳役,即使能够调整出两千人的青壮出来,也只是杯水车薪。莫要忘了,那炼铁炉的砌筑、炼铁也都是要大批的劳力的,这里有了两千人,炼铁厂又要两千人,我上哪里去寻?”

    人们这才意识到,自己面临的是一个链条,而不仅仅是一个事情。

    &样吧!”最后还是由李守汉拍板定案。

    &各处开荒的人中,挑选出五千到六千较为jing壮的,嗯,健妇也可以,告诉他们,去铁山寨干活,或是在冶铁厂干活,干得好,有工钱,以后还可以变为我河静的子民,不再是官奴。另,从府库中,每月增拨给铁山寨矿场五百斤火药,用于炸山开矿。”

    &章呈,以将军府的名义发下一道文书,周知各处,包括远方未归附的村寨,愿意在冬闲期间做事打工的,到各处保长处报名。按月官给钱粮。”

    &水师和陆营的火炮,容我再想想,看看有何替代之物。冯主事,我上次与你说的那个火箭炮,暂时先停下吧!先行试验其他的火炮。”

    &府里自今ri起,各项事务,涉及到用人用钱,开工建设之事,一律报我,召集尔等议过之后,再做计较!”

    &人,别的事情自然好说,只是这雇佣钱粮一事,。。。。”

    &么?不是各处刚刚上缴过秋粮吗?府库里没有钱粮吗?”福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有些恼怒的看着眼前这个章呈,这混小子,今ri是怎么了,守汉说一件,他顶一句。

    &总管大人,不是没有钱粮,而是眼下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

    章呈今天也是泼了胆子,索xing一五一十的将眼下府库的收支情形逐项说明。

    &下的各处营建事宜,垦民的口粮、农具、耕牛,官奴的口粮,还有,大人要搞得官营养殖场,照大人的法子,需要向外购买小米、玉米、黄豆等杂粮。还有,要购买大批的麦子。这些都要大批的钱粮来才能购进的。还有,大人要给船只更换软帆,又要购进大批的棉花、布匹用于此项开支。还有,养殖场的营造和人工。。。。。。呜呜呜!”

    几个人急忙把章呈的嘴堵上,因为守汉的脸sè已经变得极其难看了。

    这场会议的后果影响之深远,超过了参会人员的想象。它导致了李守汉地盘上的几项制度的诞生经费预决算制度、项目论证与审批制度。

    不过,此刻的守汉却顾不上这些,他把自己如同一头野兽一般关在书房里,咆哮呐喊了一番,吓得整个府里静的如同荒山古庙一般,唯恐有一点声音惹到了他。

    吼过了,骂过了,砸过了。无可奈何的守汉,还是要坐在自己的书案前,好生想想,应该如何处置眼前的这种yu罢不能,yu进无路的尴尬局面。

    钱粮的事情,人口劳动力的事情,似乎还好办些,只要先停下一些营造项目,将垦荒的劳动力收回一些,就可以得到缓解。

    但是,各处要的那些火炮,我拿什么去变出来?没有钢铁,我怎么办?原本是打算搞出火箭炮来,可是,多少次的试验,火箭炮就是无法正常发>

    火箭炮,火箭炮,火箭,火箭?嗯?!火箭!!

    守汉一跃而起,我怎么把这个东西给忘记了?!该死!

    十ri之后,太平洞传来好消息,大人所制的火箭,经过一百余次的发shè试验,内装猛火油和内装火药的两种火箭,各项参数完全达到了大人所提之标准。

    十五ri之后,玄武营之炮船、麒麟营、凤凰营各部,多路出击,对盘踞在附近的大小豪强、土匪海盗进行了打击。在密集的炮火面前,几乎没有一合之将。大批俘获的人口、钱粮如同流水一般被送到了各处急需的所在,缓解了守汉的燃眉之急。

    不过,在守汉看来,这些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历四十八年十一月初七。”守汉在黄历上狠狠的点了一点。又是一天,眼看已是ri头偏西,眼前的这张纸上,已然是被他涂抹的乱七八糟,但是,却是丝毫没有头绪。

    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如同上帝一般,“要有人,立刻便有了千百万人。要有钱,立刻便是金山银海。要有各式各样的机械、各种各样的科技,立刻便有了超越时代几百年的科技成果。可是,为什么我却如此苦逼,想搞一个水力纺织机或者珍妮机都搞不出来?!”

    一面不住的腹诽,守汉将手里的笔放在笔架上,伸了一个懒腰,努力的将自己放松。就在此刻,从府外,隐隐传了一阵阵的喧哗之声。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当!”

    书房的门被人粗鲁的撞开,今天在府中当值的近卫营队官郑安华,踉踉跄跄的冲了进来。

    &人!”

    &什么?!”守汉起初是被惊吓了,旋即有些恼火,即便是有天大的事情,又何必惊慌到如此状态?

    &船!我们的船!码头上!”

    郑安华大概是有些跑的急了,上气不接下气。他不停地用手指着府外通往鸿基港的大道上指引。

    码头上,失踪了几个月的两条福船,大模大样的停靠在那里,船上的水手们正在于码头上熟悉的人大肆的吹嘘着此番的经历。

    &起来那会,我正在船尾掌舵,哨官过来说,‘老黄,你看那边升起的那些云是他妈的什么情况?’我那时自己也正在看那些云。‘我看它们升得太快了,不象是没有原因的,我看那不是好兆头,否则不会那样黑。’‘我也是这么看,’船长说,‘我先来防一手。我们张的帆太多啦。喂!全体来松帆!拉落三角头帆!’真是千钧一发啊,命令刚下,狂风就赶上了我们,船开始倾斜起来。‘丢那马!’哨官说,‘我们的帆还是扯得太多了,全体来落大帆!’五分钟以后,大帆落下来了,我们只得扯着尾帆和上桅帆航行。得亏那时候我们已经换了软帆,如果还是当ri的硬帆,怕是我们被风吹到南极仙翁府上去,也是说不准的!”

    &你们被吹到哪去了?”闻讯赶来的老婆孩子眼睛红红的,又是好奇,又是惊讶。

    &刮来刮去的,起初辨不清方向,只觉得是一路的西风,吹着我们向东去。狗ri的,等我们感觉风小了些,船只能够cāo控的辰光,已然到了琉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