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有朋自远方来(上)
    ()河静城外的商埠,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了比城区面积大几倍,集生活、商业、餐饮、娱乐的综合xing区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天,有数万人在这里出出进进,外来的商人在此接洽生意,刚刚登岸的移民试探着在这里寻找自己最初的机会。

    当然,也有人志不在此。

    从福临客栈的窗外向街道上望去,街道上到处可见鞭炮的残渣和纸屑,几个顽童还在地上寻找着未爆的鞭炮,空气中弥漫着一阵阵的硝烟散尽之后的味道,来往的人群无不是喜笑颜开。

    &果李守汉把制造鞭炮的火药拿去打郑阮二贼,则安南大定矣!”房间内,端坐在酸枝太师椅上的一个妙龄女子,满脸的不屑。

    &下,外面纷传,南方的战事对李家大大有利,所以街市上的百姓才会大肆庆贺,并非是李家的授意。”一个在下垂手椅子上的老者,满脸恭敬地回答。

    &笃,笃笃笃,笃笃。”几下节奏鲜明的叩击门环声传来,屋内的数人立刻止住了谈话,有一名小丫鬟将房门打开。

    却是去街上打探消息的一名手下回来了。

    &人,殿下!果然是李家进展顺利!这是刚刚传来的战报,外面街上的人,正在说的就是此事!”

    “《叶少宁突破灵江,王宝攻克穆嘉关。》这是战报还是话本?”看了一眼战报的标题,老者有些不屑,但是他还是很认真的诵读起来。

    对于室内的几个人而言,攻克穆嘉关,和眼前的战事似乎关系不大,那是李家为了拓展自己的势力采取的行动,而叶淇的渡江行为,则是吸引了他们的眼球。

    叶淇在付出了五艘猎风舰的代价后,突破了江防工事,部队冲上了灵江南岸。

    那些当年用来对付宋军的水中木桩,用来对付如今的纵帆船,却是有些力不从心,但是饶是如此,面对着密密麻麻的木桩,叶淇也不得不下狠心,用一艘接一艘的猎风舰去强行冲开水道,为后续船只打开通道。

    一艘猎风舰冲上去,撞击开一段水路,但是,很快,被江底的木桩将船底刺破,汹涌的江水涌进船舱。“打开各舱!”在水手们的吼声中,战舰又努力的向前冲击了一段,开始慢慢的向一侧倾斜。

    &好舵!给后面的兄弟们留出位置来!”在弃船之前,船长不忘叮嘱自己和自己的兄弟们。

    &些船佬,这些唐人疯了?!用这么好的船只,就这样冲开水路?”江堤上,负责在望楼监视的阮家士兵,看着江中,一艘艘猎风舰前赴后继的将他们耗尽无数人力,损失了数百人的xing命才完成的拦船木桩,撞击的七零八落。看的他们一个个心惊肉跳,一股股温热的液体在身体上流淌。

    这些人自然不会知道,在几百年后,同样是在这块土地上,为了教训一群忘恩负义的家伙,中国人同样的狂飙突进。为了阻挡中**队的攻势,丧心病狂的安南鼠辈,炸开了自己国土上的水库,试图以水带兵,阻挡一下中**队的钢铁洪流。

    面对着洪水,坦克部队的指挥员下令,用坦克作为部队前进的桥墩!一艘坦克开到水深没顶处,驾驶员弃车。第二台坦克冲上去,在第一台车的基础上向前。如此这般,付出数辆坦克代价,部队前进的通道打开。

    叶淇当然不会知道几百年后的事情,不过,他这种有我无敌,压倒一切敌人的气势,已经显现了出来!

    江堤就在眼前了!

    在指挥舰上的叶淇看着江堤上如同蚂蚁一般慌乱的人群,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拔出了腰间的宝剑,斜斜的向前方指去,“登陆!”

    顿时,船队中爆发出一阵阵暴雷也似的吼声,“登陆!”

    火红sè的人群从战舰上蜂拥而下,如同大海怒cháo一般,漫过江岸,冲到江堤前。

    &作快点!快!快!”从甲长,到队官,哨官,各级军官纷纷督促着自己的部下,快速登上江堤。

    红sè的人群,渐渐的在江堤前猬集成一团。

    江堤,高有数丈,被阮家督促民工将江堤切削成陡壁,在几乎是一面墙一样的陡壁前,人们束手无策。没有攀援工具,携带武器的人员很难爬上这样的陡壁,更何况,近卫营和麒麟、凤凰两个营还有大量的火炮等重装备。

    &人!这该如何是好?!”麒麟中营的营官黄石安,急得满头大汗。没办法不着急,部队都堆积在江堤下面,后续的部队还在不停地下船登岸,前锋又不能打开通道,如果这个时候,敌军发动反击,不用炮火,仅仅使用滚木礌石这些比较原始、传统的守卫武器,就能够使得进攻部队伤亡惨重,甚至丧失战斗力。

    看着密密麻麻挤在陡壁前搭着人梯向上攀爬的士兵,叶淇习惯xing的咬了咬牙,“命令已经登岸的部队,向两翼开进,扩大地盘,”这个时代的叶淇自然不知道登陆场这个词,不过地盘倒是大家都明白的。

    &有,命令在船上的部队,先不要着急下船,先行把六磅炮和火药桶搬下来。特别是火药桶!要快!”

    几门火炮在人们震天的号子声中,被费力的从船上搬运下来,在泥泞的江滩上推进到了陡壁前。

    &人,我等该如何cāo作,还望大人示下!”炮司派来协同作战的指挥官黄雷挺,擦了擦头上的汗珠,略略喘了口气,向叶淇问道。

    叶淇指了指他身旁炮手手里的钢制锄头和十字镐,“派几个人,过去,到崖地下,挖几个洞,把火药桶填进去,埋好,压实。然后,开炮!老子要用火药开辟一条道路出来!”

    &嘞!”叶淇的话,让黄雷挺听得满眼放光,“这不就是开山炸石头一样吗!你就瞧好吧!不过,您也要下一个命令,让各营的兄弟们退后,给兄弟们留出来干活的空间,也防止被自己人伤着。”

    在尖利的铜哨和鼓点声中,刚才乱糟糟的登陆场,迅速的变得整齐有序起来,大批的人员携带着自己的随身武器,沿着江滩向两侧跑去,几十名登上了江堤的士兵,在甲长们的率领下,在江堤上插上了红旗,为堤下面的兄弟们指引着方位。

    河静的火药定装制度已经很完善了,一个火药桶里装着四十斤火药,作为炮兵的发shè药。但是,作为爆破使用,这还是第一次。

    几十个炮兵在陡崖的中部挥动着手里的锄头和十字镐之类的工具,按照火药桶的尺寸要求挖掘着,很快,土崖就被挖出了一个个硕大的洞。“好了!把火药填进去!”

    在场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盯着那们由黄雷挺亲自掌握的六磅炮,炮口瞄准的目标,就是方才填好二千多斤火药的位置,那里,已经被临时工兵们用土原样封好,并且狠狠的压实了。

    在炮位的两侧,几百名担任选锋任务的近卫营士兵,眼睛死死的盯着陡崖,手里抬着从船上卸下来的跳板。那是准备用来登上江堤的。

    在人们的眼睛里,引信燃烧的时间似乎特别长,但是,终于,那一点红sè消失了。

    &一声闷响,带着人们的怒火,炮弹从炮膛中飞出,向陡崖扑去!

    &轰轰!”火药按照人们的要求,将数丈高的陡崖切削成一个缓坡,漫天飞扬的尘土将人们的红sè军服染成了红土>

    &没等叶淇下令,近卫营的选锋们便高声呐喊着抬着跳板冲了上去。在漫天的尘土中,踩着脚下还在喧腾的浮土,将一块块跳板覆盖在土坡上面。

    前进的通道被打开了。

    人们拖曳着火炮,呐喊着冲上了江堤!

    对面,是密密麻麻,三尺高,纵深数里的竹签阵,竹签上,还在散发着一阵阵的恶臭。竹签的远处,便是一长列的炮垒。

    几个被前锋俘虏的阮家军哨兵,很是知趣的早早的放下了武器,跪在一旁,向大军投降。口中不停地念念有词,“小的们恭迎大明天兵!”

    黄石安一把将一个哨兵从地上薅了起来,“对面的这些乌龟王八的东西还有多少?!”

    &禀天朝大将军!对面的竹签子大概五里左右,可是,炮垒里的火炮大概能够打三到四里远。别的就没有什么了!”这几个哨兵大约也是很愤怒,将他们放在第一线的第一线,来顶住南中军的攻势,充当第一个炮灰。刚才,几个南中军的前锋还没有来到望楼下,他们就自己下来向南中军投诚,特别是当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之后,几个家伙都暗自庆幸,自己的选择是如何的伟大光荣正确。

    特别是当他们看到那个帅的不像话的将领看了看对面的竹签阵之后,冷冰冰的下令,“炮兵放列!准备sh>

    随着他一声令下,那些看上去就十分jing壮的炮手们,迅速的推过一门门闪着光芒的青铜炮,在土地上挥动着锄头十字镐,在那里为火炮构筑起炮位。

    &位好!”一门火炮完成了装填,炮长向黄雷挺大声报告,申请开炮。

    &炮!”

    一枚铁球在火药的推动下向远处的竹签飞去,落地之后,铁球在巨大的动能作用下,将拦阻它的那些竹签齐齐的折断,铁球的高温,使得那些已经风干的竹子迅速碳化,燃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