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漳河之战(续)
    按照洪承畴为多尔衮筹划的方略,那就是弃东西两路的南粤军和大顺军于不顾,只管当面击破中路的刘宗敏部主力。81Δ 中文网ㄟ1以他的分析来看,“东路的李大公子虽然兵精器利,但是以保境安民为目的。只要我大清兵马不进山东,他们是不太可能出兵与我兵作战的。西路的李闯本人所部,虽然骁悍,但是毕竟人马不多。山西各地又有士绅官员不断起义反正,他这一路也不足为虑。”

    洪承畴稍稍停顿了一些,“中路的闯贼大将刘宗敏部,本人骁勇,部下又多悍贼,实为我军大敌。但是其人名强实弱。一旦大战开始,左右两翼难以有兵马呼应支援。故而,奴才斗胆进言,不妨加强豫亲王所部兵马,正面以堂堂之阵击破刘宗敏,以显示我大清天兵之威!”已经在崇祯十六年被黄太吉纳入镶黄旗汉军的洪承畴,自称起奴才来也是十分自然。

    多尔衮便以洪承畴的建议作了一番部署调整。调正红旗满洲旗主郡王硕托到沧州一线,接替在那里的安郡王岳乐,令岳乐引兵西进,与多铎会师,两军统一由多铎指挥。

    另外,京师之中的满洲蒙古兵马,京畿、宣大各地的前明降兵,多尔衮搜罗了五万人,令洪承畴、曹振彦二人率领南下,到大名府一带接受多铎指挥。

    同时,多尔衮以摄政王的名义,下了一道旨意,明确了前线众人的职责分工。以多铎为平南大将军,岳乐为讨逆将军,洪承畴为经略招抚使。军阵之事由多铎主之,岳乐副之,洪承畴助之。有关招降、安抚,平定地方,安置官吏等事,俱由洪承畴办理。

    但是,当两路人马分别从东面和北面出的时候,多铎的请罪折子已经用八百里加急驿站快马送往京城。漳河一战,多铎所部过河与刘宗敏大战,中伏,伤亡惨重!目前已经退彰德府休整。

    那一日,多铎见刘宗敏部下兵马渐渐出现了支撑不住的局面,心中颇为得意。便要当机立断的投入更多的兵力用来扩大战果。这一点,算是继承了金兵重装骑兵战术思想的清军战术特点。不论后金兵,还是清兵,仿效的都是金兵的作战方式。金人作战,时人记载:“虏用兵多用锐阵,一阵退,复一阵来,每一阵重如一阵。”

    八旗满洲的核心战力,便是那些身披重甲的战兵和巴牙喇兵。虽清兵战力不如金兵,但若他们用铁骑冲阵,却也不可小视。

    而且,眼下清军还有大批的炮灰可以供多铎肆意挥霍。除了他核心的镶白旗兵马之外,那些蒙古部落兵、外藩蒙古兵,八旗蒙古兵,以及数倍于他们的汉军旗兵马,都是他建功立业道路上的铺路石,

    以八旗满洲兵挟制部落死兵,以死兵重甲威慑八旗蒙古兵,以八旗蒙古兵震慑外藩蒙古兵,又以八旗满洲、蒙古兵马弹压汉军兵马。同样的,以兵多将广的的汉军旗来镇压蒙古各部。这就是满洲八旗贵族们内心独到的分而治之相互牵制的手段。这一点,八旗的经验倒是可以用在公司股份制经营上,如何用一个橘子控制一百个橘子。

    重重威胁之下,虽然营伍庞杂,但是残酷的军纪所爆出来的战斗力却是惊人的。特别是汉军旗降兵,往年都是一触即溃的兵马,如今驱赶着与大顺军精锐战斗,却也是能够打得有声有色不落下风。渐渐的取代了那些来自黑龙江索伦部的死兵地位。虽然眼下这些装备精良的奴隶兵,来源越来越少。但是战斗力却是随着进关时间的一步步延长而出现了增长。这些奴隶兵耳朵里虽然也听到了些博穆博果尔等大头人在黑龙江、吉林等地的作为,但是,家乡路途遥远,如何能够到梦里那片白桦林之中?为了活下去,也只能在战场上奋力拼杀了。

    一声凌厉的号炮声响,“咻!”“咻!”的响箭声音声在八旗阵中响起。

    那种声音,如若流星从天幕上长长划过,随着这些响箭声响。原本清军阵中各旗,偃旗息鼓的各织金龙纛,忽然高高竖立,所有的清骑,都看着各个织金龙纛的方向。

    各方严厉的满语声音响起:“将官亲自执旗,此战有进无退,分得拨什库战死,部下皆斩。拨什库战死,分得拨什库皆斩。牛录章京战死,拨什库皆斩”多铎将在塔山运用的十分纯熟的连坐法再一次的颁布出来。

    同样的军令,有人用汉语大声宣布出来,听得汉军降兵们后背阵阵冷,军官们无不咬着牙着狠,努力的激励着部下。

    十几个牛角号出沉闷的吼声,号角声传遍了清军大阵的前后左右,密密的长枪大刀高举,数万只臂膀竖立如林。

    上万战马齐声嘶鸣,如狂风吹过莽林。随着阵阵马嘶,一潮水般的清军骑兵,开始向河对岸的顺军阵地缓缓前行,行不数十步,已经放开了马向对岸狂奔而来。

    “都说你刘宗敏是个打铁的汉子出身,今天,本王就要把你这个打铁的打成一块废铜烂铁!”

    看着部下以惊天巨浪冲击堤坝的势头向对岸顺军显得有些单薄脆弱的而阵地猛扑过去,在织金龙纛下的多铎显得意气风。

    刘希尧和蔺养成的队伍开始向南退却。

    清军骑兵紧追不舍,大队的步兵也在骑兵后面开始渡过漳河。

    “加把劲!今晚上便在刘宗敏的大营宿营!用流寇的辎重粮草犒赏三军!”

    正在得意之时,河对岸传来了阵阵炮声!

    炮声间杂着阵阵连绵不绝的火铳射击声,让刚才还兴致勃勃豪气冲天的多铎渐渐变得脸色铁青。情绪从喜马拉雅山转眼间便掉进了马里亚纳海沟。

    这分明就是刘宗敏那个老贼早就设计好了的圈套!以一部引诱本王大军渡河强攻,然后他以预先埋伏好的炮队和火铳兵对我过河兵马大肆掩杀!

    河对岸的铳炮声一阵紧似一阵,似乎永远也不会停歇。

    未曾过河的部队,未曾与大顺军接战的部队在多铎的紧急命令下,迅退河北,眼睁睁的看着已经冲进伏击圈的清兵被密不透风的火力网轰击。

    终于,伴随着夕阳西下,河南岸的铳炮声和兵器出的撞击声停歇了下来,随风送来了浓厚的血腥气和阵阵隐约可闻的呻吟声。大顺军的最后几面旗号也随着太阳的西沉而消失不见。

    在数千精骑的护卫之下,多铎带着一群王爷贝勒过河来查看战场。

    一踏上漳河南岸,便是有死伤者倒卧在潮湿的土地上,越向南走,死伤者越多。不过,很明显的一点,死者伤兵大多数是剃了留着金钱鼠尾辫的清军,而且,身上的甲胄也多被剥去。看得出来,顺军很是仔细的打扫了战场才心满意足的退大营。

    行了数里,眼前沟壑纵横。从被挖掘出的泥土新鲜程度上看,这些壕沟便是顺军兵马与清军骑兵在漳河当中苦战之时挖掘而出,等候清军大队到此之后再行以火铳火炮排击轰炸的!

    壕沟之间,横七竖八的各旗清兵尸体伤员遍布其中,旗号、断折的兵器触目可及。跳动的火光下,难闻的血腥气和人体各种体液混合在一起形成的怪异味道迎面而来,各种垂死挣扎者的呻吟声不断。浓郁的火药硫磺味道似乎还未散去,与血腥味道汇合一起,真是让人闻之作呕。

    特别是震山营的火铳兵,一色使用南中所制火铳,射程远,威力大。凡是被火铳击中者,多有胸腹洞开,内脏肠子流出的。

    张鼐指挥的炮队营,集中了近二百门火炮,其中以大佛郎机为主。一律使用的霰弹!在近距离所中人马,更将他们身体打得碎烂。壕沟之间一滩滩的烂肉肢体,还有各种的大肠小肠心肝肺等物,加上如小溪水般在脚下到处流淌的血流,与泥土混合在一处,让众人的脚步马蹄踏上去,黏滑滑的,真是恶心无比。

    饶是多铎自幼便跟着父兄征战四方,见惯了尸横遍野的场面。但是在如此狭小的范围内如此多的尸体却也不曾见过。眼前的一切,都无声的向他说明了火器集中使用的威力,这对他内心的冲击震撼实在太大了。

    “怪不得二哥砸锅卖铁也要编练自己的火铳兵!只可惜,本大将军的火铳兵不曾带来!”

    听着部下将领们关于各部损失人马数字的报告:八旗蒙古折损二千余人,八旗满洲折损近千人,八旗汉军折损了七千余人,另有他镶白旗满洲的巴牙喇兵也丢进去了数百人。这一仗下来,光是人,多铎便损失了一万多人,马匹甲胄刀枪器械的损失还不曾计算在其中。

    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马尸体,各样狼藉的残肢内肠,漫过脚洼的浓厚血泊,加上一股股刺鼻的怪味,他再也忍不住了,只觉得喉咙里一阵腥甜,胸中一阵翻腾,一口鲜血便从口中喷了出来!

    等到岳乐在途中得知了漳河兵败的消息,亲率轻骑昼夜兼程赶到大名府的时候,多铎已经在病榻上躺了几天了。虽然病情有了些起色,但是脸上却仍旧是黄焦焦的萎靡得很。

    “十五叔!胜败乃是兵家常事!咱们又不是没有打过败仗,您又何必如此大动肝火?”岳乐看着往常生龙活虎一般的多铎变成了这般模样,也未免有些兔死狐悲。

    “岳乐,你来了,我就心里安稳了。”多铎同岳乐客套了几句,便命人带着他到城中巡视,去看一下漳河之战后的那些伤号,也好让他对于这次战败带来的损失有个直观的认识。

    虽然说多铎已经说了几遍损失的大多数是那些进关之后归附的汉军降兵,但是,彰德府城里的愁云惨雾还是让岳乐心惊肉跳了。孔庙、关帝庙、财神庙、山陕会馆、官衙的库房等公共建筑悉数被征用,成为了一个个临时的养伤调理治所。饶是如此,仍旧是不够用,许多大户的房屋也被强行征使用,更在街巷当中搭建起了一座座的帐篷,用来收治伤员彩号。

    城内的几家药铺医馆的郎中们,尽数被抓来为受伤的清军将士诊治,他们紧张忙碌的往来穿梭。

    岳乐一行人还不曾走进孔庙的大门,便听到伤员们此起彼落的呻吟声,还有一股股的血腥味,混合着烈酒、膏药和草药的味道传来。

    “咱们的彩号许多都是中了闯贼的火铳,侥幸的是不曾打断筋骨。性命没有什么大碍。可是,如果要想活下来,便要将弹丸取出。”多铎的巴牙喇纛章京低声为安郡王岳乐讲述着救治伤员的情形。

    虽然这些人大多数是新附军,可是,毕竟汉军现在人多势众。倘若不予救治,势必会影响军心士气。

    “可是,若是将弹丸挖取出来,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巴牙喇纛章京说得也是实情。弹丸进入体内,位置大多较深,这个年代又没有x光机,能够明确弹丸所在位置,若是想挖出弹丸,只能是在创口扩大,找到弹丸的位置,才能将这个小小的铅子取出。

    不但没有x光机,也没有如麻醉剂等药品,很多伤员被割肉时,便是哭爹喊娘,嚎叫不己。听得旁人心烦意乱,加上血流如注,看得旁人胆战心寒。

    不过,多铎军中倒也有几个随行军医,乃是当年从吴标的模范旅当中流散出来的,对于如何诊治铳炮外伤颇有几分心得。按照他们的招数,从附近州县抓来的郎中们也是有样学样的进行治疗。

    先用沸水与食盐水清洁身体与伤口周边,而且反复清洗数次,还用大团洁白的棉花,用烈酒沾湿,不断擦拭伤口血块,一些受伤较重的军士,需要的棉花就一大堆。

    “这些招数,据说都是当年从南蛮那里学了来的。烈酒可以有效防止日后伤口感染。确实是好办法,不过,烈酒,棉花,这些可都是极为昂贵的好东西,用来救治汉军旗的这些蛮子兵丁,就耗费如此值钱的东西,奴才们心里总是有些不甘心的。”

    那巴牙喇纛章京倒也是丝毫不对岳乐隐瞒自己内心的想法,只管一股脑的将心中对多铎这样耗费用来救治汉军旗的蛮子们的不满倒了出来。

    也难怪他如此说。在这乱世之中,当真是人命贱如蚂蚁。不要说用盐水和烈酒清棉花洗伤口,就是上些金疮药再用布带包扎一下伤口也都是件很奢侈的事。因为,对于这个时代的带兵官来说,部下的伤亡就是数字。只要部下的老本不曾打光,当兵吃粮的人有的是。

    “而且,这还只是初步,取出铅子后,还要一次次的清洗伤口。然后还要敷上药,最后用一个叫纱布的东西,将各人伤口处包得严严实实,日后定期换药,还有口服药,一直到痊愈为止。”

    “在这期间,我家主子还下令给这些彩号补养身体,从各处采买肉食鸡蛋给他们。让他们吃得极好!可是,奴才们算了一下,这样下来,一个彩号的花销可就大得很了!”

    那个镶白旗满洲的巴牙喇纛章京口中兀自喋喋不休的向岳乐诉苦,说着为了救治这些彩号花销如何巨大。

    “所以,你家主子是豫亲王,是大将军。你就只能当他的巴牙喇纛章京!”岳乐有些不耐烦的训斥了他一句。

    他已经猜出了多铎不惜花销重金也要救治这些彩号的用意了。

    “十五叔果然是厉害!这分明是要学刘备,争取民心军心啊!”

    黄太吉当年下了圣旨,命八旗各旗必须要学习阅读三国演义。八旗将领纷纷将这部书奉为圭臬,从中学习兵法战术。岳乐也不例外,不过,他学习的更多是在政治层面的东西。比如说曹操如何奸诈多疑,刘备如何收拢人心,都是他听了笔帖式读了三国演义之后,在内心细细揣摩的。

    “十五叔的这一招,便是刘备在长坂坡之后摔阿斗的变化而已!让全军将士都知道王爷为了救治彩号花费巨大,如此一来,全军上下势必感激涕零。同时也是树立了一个榜样,让将士们免去后顾之忧,再有战事,势必奋勇争先。”岳乐在心中暗自揣测着多铎的想法。

    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样的。不管是高贵的王爷还是低贱的奴隶。打造枪炮,种植棉花顶多一年的时间,可是一条人命呢?从婴儿诞生出第一声啼哭到可以提刀上阵,至少要十八年的时间。

    十八年是多久?一个人成长到这么大,要经历多少关口,耗费多少精力?所以,战士的性命从这个角度看,又是值钱得很!这些彩号若是痊愈归队,一个强悍的战士又诞生了。

    “关键是,这些将士势必从此对本王死心塌地的。”

    半躺在病榻上的多铎心中喃喃自语。(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