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新年的规划与展望
    ()那几位说六万万有关话题的朋友,麻烦仔细看一下上下文的语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有关于六万万的说法,是出自著名玄幻架空作品清史类,在下是拿来恶搞一下。

    腊月二十三,在满城的祭灶鞭炮中,将军府的院内,也是一片喜庆祥和的气氛,丫鬟仆妇佣人们不停的进进出出,一套套纯银餐具被摆放在餐桌上,用金线绣成的椅披被套在一张张紫檀、花梨木的椅子上,厨房的大师傅、红案、白案、切菜切肉干墩活的,负责刷盘子洗碗干油活的,都在忙着自己手上的活计,筹备着晚上的宴席。

    在后花园内,一片水面,几只水鸟在享受着冬ri下午的阳光,在离它们不远的水中,一座亭子中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

    &兄,那就是这样说定了,出了正月,我便拜托福伯,作为男方的媒人,到你府上行纳彩之礼。”

    亭子里,守汉、福伯、李沛霖、李沛霆兄弟等四人围坐在一起,议论着守汉同秀秀的婚事。

    一转眼,李家兄妹到守汉这里也是几年了,别人的变化姑且不说,秀秀已经从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逐渐成长为一个容貌摄人心魄的大姑娘。照李家兄弟的想法,便是要将自己的幼妹嫁给李守汉,让自己同守汉的联系更加紧密。

    &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等六礼如果逐一行下来,可是迁延ri久啊!主公可是要牵扯jing力,沛霖担心影响了主公的北征大事。”虽然心里乐开花,但是,作为臣下部属还是要提醒一下,不能因私废公。

    &难道因为公事,守汉便不能娶媳妇了?无妨!便让北征的战果与迎亲的喜事,双喜临门!”作为李秀秀名义的父亲,身为将军府元老的福伯,很是有发言权。

    &这些程序礼仪都完成的话,怕不要半年之久,便是到了那时,估计北方之事已是传檄可定。”

    &在是不是要商量一下男女两方的媒人问题?”李沛霆故意的提出一个很是弱智的问题,试图表现一下自己的存在。

    亭子里的其他三个人没有接他的话题,只是李守汉摆手示意,在连接亭子与陆地的长桥那头,莫金莫钰兄弟二人立刻转身督导亲兵们四下里散开,做好jin>

    李沛霖见状,知道到了说正事的时候,取过一旁椅子上的皮护书,从中取出厚厚的一摞文书。李沛霆只得悻悻的用火筷子拨弄着火盆里的炭火,间或摆弄一下火盆边上的几个甘薯。

    &天是腊月二十三,按照买卖商户的规矩,要开始盘点结账,我们今天不妨也用这半天时间,盘算一下我们的家当,也好知道我们能够办多大的事情。”

    说这话的时候,守汉心中也是颇有感慨,从万历四十五年,到天启四年,经历了万历、泰昌、天启三个年号,七年的时间,在这七年里,李守汉从一个朝不保夕的弱冠少年,成长为一个坐拥数万雄兵,地方万里,户口数百万的地方霸主,可以同这个时代的众多牛人一争短长,这如何不令人唏嘘感叹一番?

    &公,主公。”李沛霖看着守汉似乎有些神游天外,便小声的呼唤,“是不是近ri过于cā>

    李沛霖的话,倒也不是拍马屁,从进了腊月,守汉便是利用冬闲的这段时间,征集民夫,大肆疯狂的修路、采矿。

    &定要在明年开耕种之前,完成河静到顺化的干道,完成一些重要屯堡的道路建设,从顺化到九龙江,到平巴港的道路,也要完成勘查、定线、踏界等诸多环节,如果有条件的话,完成路面的筑基、硬化也是可以的。”这是守汉在众多屯堡保长面前的讲话。

    但是这样的话,让众多保长们不由得暗自皱眉。

    河静到顺化将近六百里,中间还有灵江阻隔,虽然说主要路段在江南,但是也是有三百多里,要完成能够并排行驶三辆马车的烧灰道路,从河静到九龙江,陆路差不多有三千里,如果都修成烧灰道路,这个造价可是不便宜。而且,还要每隔四十里设立一个驿站,临近南北主干道的屯堡村寨还要构筑同主干道连接的道路。

    这个费用?想想便让人头大。

    &计算了一下,干道的标准工价,应该是每里路一百多两银子,这部分费用,有将军府统一出了。至于说支路工价饭食,按照四六分配的原则,府里出六成的工价银子,其余的,诸如人工口粮,则是由各保自行筹措。人工,除了阮大掌柜的丰顺联号一万多人之外,便是从江南征发雇佣的数十万民夫,一定要在这个冬天,完成这条道路!”

    于是,江南的几十万民夫,在隆安、西宁、小河、嘉定、平阳、厚义、同奈、安江、同塔、永隆、槟椥、芹苴、蓄臻、安江、建江、茶荣等等诸多河静移民建设的垦区开始大动土工。不过,似乎这样劳民伤财的举动,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流窜在各地的前阮家的残兵败将,还有那些心怀不轨的野心家们,无法找到青壮年兵员。单靠各地的一些老弱病残,只能是给散布各地的武装工作队刷刷作战经验,积累一下战功而已。

    &没事!想到了今年我们的最大收获,便是平定了南方的劲敌阮家,进而打开了南下的通道,让我们的战略发展空间空前巨大,而不是单单局促于河静一隅。”守汉猛地惊醒,发现自己居然走神了!

    的确,如今在地图上放眼望去,自河静向南,一条宽阔的大道,如同树干,向南方延伸,不断的向周边放shè出支线,将无数的屯堡村寨连接在一起。

    &今的这条驰道,哦,照主公的说法,公路。差不多每七天可以完成一个驿站的施工,也算是差强人意了。”虽然是这样谦逊的口气,但是得意之sè,在李沛霖的脸上洋溢着。

    将这条公路的施工总承包给阮福英的丰顺联号,是守汉力排众议乾纲独断的结果,并且在江南新区大举征发民夫,给予口粮、银子,让他们来进行路基的硬化等基础施工。

    &半年的施工,差不多吃掉了我们邻近江南的四十多个屯堡村寨的两年屯粮,每个月要花费上万两的银子,还要支付十几万斤的jing盐给民夫作为工价费用。总价差不多要花费三四百万两银子,几乎和鸿基港、平巴港的费用相当了!”执掌户房的福伯,捻着胡子啧啧不已。

    &不能这样算,福伯,如果我们不修这条路,那么南下道路艰难不说,阮家的残余势力势必会纠集民众起来同我们对抗,这样一来,我军势必要旷ri持久的同此辈消耗,花费的银钱军粮,可能比这些要多出数倍十数倍。可是,我修筑这条道路,数十万南方民众,不管是京族,还是苗族、泰族,是佤人,是景颇人,都走出村寨山林,来赚取工钱口粮。而且,他们用了我们的jing盐、布匹,便是无形中为我们开辟了市场。”

    &虽如此,但是,天启四年,两项大开销,一是征讨南阮的军饷军械,另一个便是修筑这条南北道路。”

    &啊!我家先祖,神宗三大征经历了两个,哪一仗不是将府库打得jing光灿烂?”李沛霆将烤好的甘薯递给守汉,趁势接过了话头,“但是我们灭了阮家,似乎河静府街头的买卖生意还兴旺了不少?”

    两只手不停的颠倒着烤的焦黄香甜的甘薯,口中不停呼烫的守汉,美美的吃了几口甘薯,这才正面回答李沛霆的不解。

    &哥,这你就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了。万历皇爷的三大征,打得还是江陵相公留下来的家底,都是以田赋为主的,但是,各种勋贵、官员、生员、太监、皇庄、宗室都是不交粮不纳税的,可是,你在河静、在南中看看,自你我以下,有哪一个敢不交粮,不纳税的?老实讲,我交的税比哪个都多!”守汉谈起自己的施政,不由得眉飞s>

    李家兄弟沉默了,官绅一体完粮纳税,是河静乃至整个南中地区不惧怕战争,甚至喜欢这种大规模消耗钱粮的活动,原因无他,从各个工坊到农户,都会得到大量的订货和采购,而他们得到的金钱,又以税收的形式回到府库一部分。“这样便是生生不息。”

    &一年,”手里拿着从护书里取出的几张文书,沛霖侃侃而谈,尽管他根本就不用看那几张纸,上面的数目早就在他的脑海里了,但是他还是习惯的将这几张纸捏在手里。“根据港口和税关的报告,我们进口的大宗货物主要是生丝、丝绸、棉花、小麦、茶叶这几类,其中,生丝和棉花主要是供给给各个工坊的原料,小麦,按照一石稻米换一石小麦的价格看,我们吃亏了不少,但是却补充了我们面粉的需求。丝绸、茶叶这两部分,六到七成之间是用来做转口贸易,卖给何塞那一班西班牙人,以及岛津家和英吉利人。”

    &口的大宗,首推稻米,对于广西的稻米出口,维持在每月二十万石上下,过了年,打算推广到广东,将出口量变成每月至少四十万石,让湖广、江南、福建的军民人等都吃上我们的稻米。”

    &哥,这下知道为啥把你从松江调回来了吧?我们这几年连年丰收,再加上九龙江垦区也开始大量生产稻米,再不出售,便会谷贱伤农。”守汉笑吟吟的递过一杯热茶,为李沛霆讲述着他的重要>

    沛霆心头一热,正待开口,那边沛霖继续在讲,“稻米之外,便是诸多我南中的产品,jing盐、白砂糖、染sè布,钢铁制品,这四大项皆是我南中财富来源的支柱,也是主公纳税的大户。”他调侃了一下李守汉,守汉故意做了个哭脸,然后示意他继续讲下去。“jing盐已经通过和盐漕两帮,扬州方家的渠道销售到了中原,特别是以长江、运河为主要销售范围。白砂糖,销售对象和范围较jing盐更为复杂。东至扶桑,岛津家退出琉球后,主公将白砂糖的扶桑贸易独占权交给了他,这几个月,他岛津家差不多运走了四五千包砂糖,还有上千个铁锅,无数的针,几千匹棉布,还有几千石稻米,运来上千个女人。北面,白砂糖和jing盐一样,成为了东南财赋之区的重要商品,我们的这两样白货,为我们赚来了整船整船的银子。”

    &有那些红毛夷人!差不多每天都在商号里拿着金子银子在那里等着,砂糖、生丝、棉布、茶叶,没有他们不要的!如今他们对钢铁也开始感兴趣了。”福伯放下吃了几口的甘薯,美滋滋的喝了一口茶,财政收入好,他这个管家人自然就好当得多。

    &前,那个英吉利商人查理,同黄麒英商谈,想要独家占有我们的瓷器,也就是主公命名的百合瓷、圣瓷的欧罗巴独占权。给出的价格很诱人,黄麒英有点心动,但是,他们两个的股份不足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打算在年后吃年茶的时候向主公和其他各位股东禀明此事,由大家定夺。”

    &黄麒英告诉那个英吉利人,一口吃不下一个胖子,他先把英伦三岛的事情搞定,再和我说什么欧罗巴的事情!”守汉杀伐决断的否定了英国人查理的独家野心。

    在渡江之后,守汉第一件事,便是命令叶琪控制了高岭土的主要产区,同时命令黄麒英加快修建瓷窑窑口。为自己的下一个聚宝盆打好基础,如今这个聚宝盆马上就要成为守汉的另一个吸金利器了,他怎么能够让一个英国人独家获得对整个西方世界的独占权?

    &老子给你打工?门也没有!”他在心里破口大骂。

    &哥,我知道你和何塞那群西班牙人关系不错。回头你找何塞那几个谈谈,就说我打算把这瓷器向西班牙、突厥、法兰西等处销售,问问他们,觉得自己的钱包是不是很饱满了?”

    守汉的一句话,说的沛霆后背冒出了一身冷汗,“难道他知道当ri我打算不交税款,把货物卖给何塞这班人的事情?要么,就是何塞这群红毛赤佬为了讨好主公,通风报信的?”

    &公,这却是为何?那查理自己上门来,要包买我们的货sè,而且他以往给的价钱也是很高了。一枚金判一箱餐具啊!我们又何必多费周折?”

    &哥,狡兔尚且三窟,何况我等?和他们谈的时候,顺便说说那查理的利润。我相信,何塞这群人肯定会把你当成他们的上帝来伺候的!”

    李沛霖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满脸掩饰不住的得意神sè,不由得摇了摇头,暗自叹了一口气。

    &公,如今我们在南北各地统计的田亩数,截止到十月二十的数字,水田一千四百二十一万七千零六十三亩四分,旱田和山地八百零三万一千三百四十亩。其中约有三分之一的水旱山地,是新近从阮家、下寮等地的缴获所得。按照我们的评判标准,大多属于可以增产的土地。因为这些土地,水田,每季收获不过一石五斗,如果能够达到江北老区的标准,那么,单单这些水田,便可以养活我们和两广、福建、江西等处人口。另外,叶琪来信说,在开之后,将会想办法运送一批茶树苗过来试种,如果我们的地头上真的能够种植茶叶,我们便可以减少从内地的进口,大量出口我们的茶叶。”

    &快船告诉叶琪,不光是茶树苗,还有大豆。我需要大量的黄豆种子,告诉他,至少给我搞够种一万亩的豆种来!”守汉有些兴奋的咆哮着。“那些旱田,山地,可以考虑种植玉米、番薯、土豆,小麦,大豆,花生,茶叶,还有西班牙人带来的烟草!”

    &有,除了河静义安等地之外,棉岛和吕宋,也要大种特种甘蔗。至少要在明年达到五十万亩左右,要不然,几个榨坊是吃不饱的!他们吃不饱,我们就少挣了不少钱!白花花的砂糖,便是雪白的银子啊!我们的甘蔗来源,除了琉球之外,还要再加上本地自产和吕宋两处,只有有了稳定的原料来源,才能确保稳产、高产!”

    亭子里的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副复杂的表情,包含着无可奈何,对于守汉这种贪心不足的鄙视,对于拥有这样的主公和亲戚的欣慰等等诸多神情。

    &种植多少合适?”这几样东西,除了玉米小麦之外,似乎都是不可食用的,掌管着钱粮人口,又是守汉长辈的福伯,自然要问问清楚。

    &豆,至少给我种上一百万亩,玉米,照着二百万亩种,茶叶,也是百万亩的标准,花生吗,在青化、义安、还有河静等处沿海地区旱田种植,标准至少也是百万亩计!还有烟草。。。。。”

    三个人面面相觑,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从座位上起身跪倒,“主公,莫要如此!”

    &公,慎行啊!”

    &是啊!这样的搞法,怕是要出事啊妹夫!”

    守汉正在为自己以后强大的经济作物种植计划而兴奋,看到眼前的这三个人一个个跪倒在面前,苦苦劝谏,猛地一盆冷水泼了下来,“该死!又犯了急躁的毛病。饭还是得一口一口的吃啊!”守汉在心里自嘲着。

    &伯,宗兄,二哥,何必如此。”守汉一个个将三人搀扶起来,“大年根底下的,莫要如此惫赖,要我发赏钱?”

    &公,农桑之事,不比用兵,这一旦有失,可是无数人的衣食无着啊!”

    &啊!主公,虽说这玉米土豆番薯都是高产,且可以用来酿酒充当饲料,但是,大豆花生等物,除了做些豆腐,榨取油脂之外,似乎便无大用,那茶叶烟草,虽然价值高昂,却是饥不可食寒不可衣之物,我南中地区,久经战火,人民需要先饱暖,而后求小康。”

    &是啊!我们也没有那么多人去种这些东西啊?!”

    守汉的脸禁不住一红,好在天sè已经逐渐暗了下来,亭子里的光线不是那么清晰,三人倒也看不太清。

    &也没有说明年一年就要种这许多啊?”他那里兀自为自己辩解,“这个是以后的总体规划。就像我给胡家定的指标一样,到天启七年,给我三千匹马,以后每年两千匹。”

    看守汉不再提要马上完成这样的农业种植计划,三个人这才安心,继续坐下喝茶吃烤红薯。不过,话头从方才守汉提起的下寮地区,开始了。

    &年移民的重点区域,除了九龙江等处之外,便是下寮的八sè地区(老挝的巴sè平原),这里地方万里,一马平川的好地方,最是适合种植水稻,二哥,明年起,九龙江的大批稻米就要海一样收成了,菩萨保佑,我打算让他们以后改成一年三季,不要搞两年七熟了,粮食太多,也不是好事。”

    &关系,打得粮食多,我便辛苦些,继续往内地卖便是了。”李沛霆嘴里咀嚼着一块红薯,如同蜜一样甜的味道充斥着他的口腔。

    &余地方的土地,特别是下寮和江南新区,要想办法增产。”

    &个?却又是为何?”福伯和李沛霆都有些不解,倒是李沛霖,捻着胡子频频点头。

    &兄,福伯这些ri子有些疲劳,你给他讲讲里面的关窍所在?”

    &个,我也不敢妄自揣测,不过,以主公定下的平定南方‘五分政治,三分经济,二分军事’的原则,想来和惠民药局派遣郎中先生到各地巡诊一个道理。地方初定,人民惶惑不安,主公派人下到村中寨头,巡诊送药,安定人心。”

    &后再派人员指点这些人完成对自家田地的升级,多打粮食,多吃些荤腥之物,也有余粮去买些好东西,这样,我们生产的商品才有地方销售。这些地方,才算是真正的归主公所有,这就是主公所说的,治乱容易,治平难。”

    沛霖正在亭子里摇头晃脑的讲解着守汉此法的利害之所在,远处,盐梅儿身旁的丫鬟修竹急匆匆的奔水亭而来,在桥边同莫金兄弟说着什么。

    &她过来。”守汉摆手示意莫金带着修竹过来回话。

    &老爷,奴婢奉太太的示下来请示老爷,酒席都已经齐备了,客人已经都在船厅候着,太太让问老爷一声,何时开席。”

    &去和太太说,我这里马上就好,过一刻便可开席了。”

    修竹白皙的皮肤上突然涌上一抹红,“还有一件事,太太不让告诉老爷,但是蔡妈妈以下,奴婢们觉得不应该隐瞒老爷。太太这几ri连着呕吐,喜酸,奴婢算着,也有两个月月信没有来,奴婢们担心,太太身上有喜了。”

    &儿有孩子了?!”守汉一跃而起,快步向岸上跑去,福伯也是大笑起来,“修竹!你这个信报的好!回去告诉2一声,就说我老头子替太太做一回主,这个月阖府上下,月钱双倍再双倍!”

    &婢们谢谢福伯!谢谢长史大人!谢谢李大掌柜!”修竹的脸上洋溢着欢喜的神情。

    李家兄弟二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天空中,一个个烟花和鞭炮不停的爆炸着,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和酒肉香火的味道,祭灶的活动达到了高氵朝,河静府里,各处的酒席都开始了。

    享受过丰盛酒席的李沛霆,酒气酣然的上了马车,一名贴身亲随伺候他舒服的斜靠在锦绣大枕头上。

    &嘿,这么巴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乘着酒兴,李沛霆和底下人开着玩笑。

    &二爷说的哪里话来?便是有事才巴结?没有事情,小的们伺候二爷也是本分。”

    &小子,会说话。不对,你还是有事?”沛霆虽然酒吃的多,脑子还算清醒。

    &这样,小的有一个朋友,想和二爷做笔生意,很大的生意,如果二爷能够答应他这个生意,小的也有点跑腿钱赚。”

    &也是个没出息的,谈生意,这是好事情嘛!说说,什么朋友,打算做点什么生意?”

    &小的一个福建同乡,久在海上做生意,听闻咱们南中的军器犀利,他打算购买二十门火炮,四十门大佛郎机!”

    听到此,沛霆当时浑身的酒都从三万六千个毛孔里散去了!

    继续求点击推荐支持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