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李守汉不下船
    首里城外的平和街,店铺林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作为琉球的都城,首里城也是一座充满了中国文化氛围的城市,乍一看上去,仿佛身处于福建或者广东的某座县城,从店铺的招牌,建筑的格局样式,街道上往来的人们身上的衣着,说的语言,都与内地无二。如果有人操着一口当地人的土语,那么十有**是被当做下等人看待的,没法子,这里的上层社会和统治者都是操着一口汉语,就像欧洲人讲着一口法语作为社交语言一样。

    琉球实际上就是我中华文明的大树上分出来的一个小小枝桠,只可惜,这个枝桠被旁边的一根毒藤给强行嫁接了。

    &有点像会安和顺化。”

    近卫右营的见习官张家的二狗,趴在船舷上向城市的方向眺望,不住的发出赞叹。

    不过,此时的平和街上却是一片混乱。街道上大人哭孩子叫哭喊声交织成一片,慌乱的人们四下里奔跑,不时的有车辆和人相撞,店铺的老板催促着伙计们赶快上板关门,把值钱的货物藏到稳妥的地方去。

    海上来了一支船队,而且这是一支拥有强大武力的船队,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海盗,但是,在这个年月里,手里有刀枪,船上有大炮的人,有几个是善类?

    &要慌!”

    那霸港分管海事外贸的总管曾霖,呵斥着身边的几个属员和从人,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拔脚开溜的准备。

    &等食君之禄。却不能分君之忧。”

    他猛地一甩宽大的袍袖,整了整头上的镤头,昂昂然走向了码头。

    他很清楚,如果来者有敌意的话,早就派小船登陆上岸大肆的烧杀抢掠了,哪里还会这么慢条斯理的入港靠岸?只怕这个时候整条平和街上已经烟火冲天了!倒乐得显示一下自己的胆量和风骨。

    码头上,两条小船载着毛四海和一群士兵登上了那霸港的土地,在双脚落地的那一刹那,带队的队官便将手中的认旗狠狠的插在了泥地里!

    &好了!这是大明的日月旗,是我南中军的旗号。以后。那霸港便是我南中军的地域,任何人想抢走,都得问问爷们手里的刀枪铳炮答应不答应!”

    闻声赶来的曾霖见到那面在海风中飘扬的旗帜,立时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再仔细一看。原来自己的好女婿。宝贝外孙的亲爹就在人群中趾高气扬的站着,顿时越发的觉得扬眉吐气。

    &婿!贤婿!”

    对于这个将有可能参加世子选妃的女儿肚子搞大了的家伙,曾霖可是一直都是嘴甜心苦的。但是。今天在他的眼睛里这个家伙也没有往日那么讨厌了。

    &父大人,岳父大人!”毛四海也是一个好演员,迅速的进入了角色状态;只不过他的观众是同来的士兵和船上的人们。

    &赶快入城通知贵国尚王爷,我家将军亲自到了琉球,请他安排礼仪迎接!”

    看着一字排开,横亘在那霸港水道上的几条巨舰,如同众星捧月一般拱卫着一条更加巨大的炮船,从船上的风帆,和甲板上那密密麻麻的炮窗就可以看得出这条船的火力怕是便足以抵御整个琉球全国之兵!

    &大明天兵在码头上稍候,我这就去通知我家王爷,大明大军至此,请王爷出来迎接。”

    首里城中的琉球王府内,已经是慌乱成了一团,在位的琉球王尚丰,有些手足无措的呆坐在王座上,看着府内的仆人和大臣们如同没头苍蝇一般的到处乱撞。

    当第一艘船驶入那霸港的时候,屋良座森城炮台上便有消息传回,顿时如同一个晴天霹雳砸中了尚丰王爷。

    &摩,萨摩的倭人当年攻破了我琉球,掳走了先王,难道这样的噩运,今天也要落到本王头上吗?”

    他看着大臣们不住的在那里争吵,就是战是和争论不休,耳朵里却丝毫听不到他们在吵些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在回想着当年琉球被萨摩藩岛津家以三千人马一百余条船攻破,先王被掳走,王室被洗劫的场景。

    当年桦山久高四月一日在琉球大岛登陆,四天之内便攻破了首里城,一个月后,将当时的琉球王尚宁和王子官员一百余人作为俘虏押解回了九州。而很不幸,现在的尚丰王爷就是其中之一。

    就在尚丰王即位之后不久,岛津家还派人前来,要求琉球向萨摩纳贡,同时派遣官员,在琉球国内测量分配田地,划清国界,制定赋税,俨然一副占领者的派头。不仅如此,琉球国还要授予萨摩藩所派人员官品职位,让这些人成为琉球国的官员,更加合法的在琉球推行政务。

    不仅如此,琉球要在所谓的三省兼三十六岛中的北五岛建立馆舍,供岛津家人员居住,以方便两国所派人员管理来往贸易和收税。当然,岛津家是不会向琉球缴税的,这些税款也大多进了岛津家的腰包。

    好容易盼到了岛津家不知道为什么,不声不响的将人马一点一点的撤回了九州萨摩,虽然还是要大量的种植甘蔗,但是尚丰王总算是在琉球过了几天能够发号施令的顺心日子,却不料想今天,海上又有强人来袭!

    算了!就算是岛津家去而复还,又能怎样?还能够比当年的境况更加惨痛吗?当年是先王被掳走,如今便是我了!

    尚丰王爷主意打定,刚要开口命人为自己准备青衣小帽,准备跪倒在首里城门口去迎接那些野蛮的家伙,以期待他们能够让自己的臣子百姓少些死亡和杀戮。

    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殿外曾霖沙哑中带着惊喜味道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下!殿下!恭喜殿下!”

    随着这一连串词不达意的喊声。曾霖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下!殿下!恭喜殿下!海上却是大明天兵至此,请殿下安排礼乐仪仗到码头迎接!”

    听了这话,方才准备换上一身臣虏服饰,到城门口去迎接自己命运的尚丰,顿时一颗心放在了肚子里。琉球一向视大明为父母之邦,想来有天兵至此,无非是宣旨、册封之类的事情,不会有别的事情,至少不会对琉球王的人身安全形成威胁。

    尚丰也是面带喜色,“可是大明天使到来?却为何事前没有接到塘报和滚单?这仓促之间如何准备的起?”话语中虽然带着些许埋怨。但也是充满着欢喜。

    &们是怎么办事的?”

    尚丰王爷转过头来用上位者的口气训斥着行使着六部职能的表十五人。眼睛盯着其中曾经出使过大明的“朝贡使。”

    &叫殿下知晓。来的人不是大明天使,也不是来宣旨的。”一旁的曾霖为表十五人解了围。

    &是谁?为何不来拜见?”

    听闻来者不是大明天使,尚丰王顿时将鼻孔扬起,来的人既然不是天使。那么顶多是大明的海商而已。自己可是有着享受郡王服饰待遇的人。自然地位是这些商人不能比拟的。(琉球王的品级始终没有查到,但是从流传的画像来看,他们身穿郡王服饰。所以,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将他们的品级待遇视为享受郡王服饰。)

    &人是南中军的总统官李守汉亲率大军到此。”曾霖听出了琉球王语气中的变化,知道如果不将这个底牌拿出来,怕是眼前的这位尚王爷会被自己的一点拙劣的面子给坑死!

    码头上的那些大炮、士兵,可是他亲眼所见,要比岛津家那些扛着竹枪的农兵足轻强悍上不知多少倍,这样的军队要是想攻破首里城,让你尚丰尚王爷再次成为俘虏的话,简直是太简单了!

    一言天堂一言地狱,这句话用在今天的尚丰王爷身上一点不错。刚刚还以为来的人是有些实力的海商,却不想是那个能够将无数白花花的大米从南中用船运到琉球,同琉球各岛居民来交换他们种植的甘蔗的南中军统帅?!

    &快吩咐下去,沿着平和街到那霸港口,沿途扎起彩牌楼,各家店铺要在临街位置张灯结彩,铺摆香案、果品,准备迎接南中军的李大将军!”

    &寡人更衣,将寡人的那套郡王冠服取来,寡人要到码头上去迎接大将军。”

    王府的仆人们手忙脚乱的将尚丰王爷的那套玄表朱里、前后七旒、每旒五采缫七就的冠冕取来,为他穿上了五章本色领褾襈裾织成的青衣纁裳,正待为王爷悬挂瑑云龙文、上有金钩的玉佩、佩戴上素表朱里、上綼以朱、下綼以绿的大带,一旁还有几名仆人手捧着玉圭、大绶等物在那里等候,准备以全套的郡王礼服去迎接李守汉之时,一个声音打断了尚丰王爷的勃勃兴致。

    &下且慢。”

    说话的人正是琉球的国相。

    &知道殿下是否知晓那李守汉的本身官职出身?便要用如此礼遇去迎接他?是否与礼制不合?”

    摆手让仆人们先行停住手脚,尚丰王爷有些疑惑的看着国相。

    &何处此言?”

    &下,南中商人往来国中,收购甘蔗、粗糖之物,与我等交换稻米,一亩甘蔗可以交换二石稻米,使得琉球免于饥馁,臣下亦曾多方感念南中商人重义轻利之举。”

    &交往中,臣子得知,那李守汉不过是一守备衔千户官身耳!且本人为舍人,未曾到大明有司报备。所谓南中军总统官兼理钱粮民政者,不过是私相授受之官衔,不值一晒。”

    &臣以为,为表示我琉球之宽仁大度,姑且委屈一下世子,以世子之仪仗礼乐到码头迎接一番便是。”

    &们以礼相待,延请他到王府中,殿下以酒宴款待,好言抚慰一番也就是了。”

    世子尚贤在“库理”也就是王府卫队的护卫下,掌着旗锣伞扇来到了那霸港的海边。

    此时的港口。已经不再是到处充斥着那种惶恐和不安的气氛。取代的是一片热烈和喧嚣的气氛。

    水手们绞动着巨大的绞盘,将沉重的铁锚抛入水中,整齐的号子声中,将一面面巨大的船帆落下整理好。几个矮小粗壮的家伙将一根根几乎和小孩子大腿一样粗大的缆绳系留在码头的石桩上。

    被称为间切军的民兵,站在往平和街的必经之路上,观看着一队一队的近卫士兵从船上鱼贯而下,排列着整齐的队伍,在司号员的号角声中以同样的步伐向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起先还不觉得什么,当走了十几步之后才感觉到了一股强势的压力迎面而来。

    上百人如一人。出左腿便全出左腿。出右腿便全出右腿。除了偶尔有盔甲与兵器碰撞发出的清脆声音之外,便是只有脚步声。

    原本在码头出口处值哨的一群间切军,顿时手脚无措,不由得闪避在一旁。为这支队伍让开道路。免得惹到了这群走路都能数百步整齐划一的军爷。让自己白白的吃上一顿皮肉之苦。

    待到世子爷的道队来到码头时。码头已经被南中军控制,开始一片紧张繁忙的卸载活动。

    紧贴着栈桥,一门门的炮被船上安装的滑轮组。通过探出船舷的力臂轻轻松松的放在了栈桥上,同样被从船上卸下了的额,是更多的物资弹药、粮食、食用油、各类的腌腊肉食,咸鱼咸蛋腌肉等等,在码头上被分门别类的堆放在那里,很快,便用巨大的苫布将一个个货物堆遮盖起来。形成了一个临时的货场。

    在码头与货场之间,有辎重兵支起来十来辆奇怪的车辆,用车上的大锅和灶具开始为船队准备饭食,炒菜焖饭的香味飘得整个码头到处都是,令那些在码头上看热闹的人们不住的吸溜鼻子。

    &球王世子尚贤,前来迎接南中军李将军。”

    毛四海很不情愿的将岳父曾霖手中的拜帖接了过来,沿着舷梯上船,将这份似乎完全是处于私交的帖子送到了守汉的舱室前。

    在舱室之中,守汉正在抱着一本一百二十回本横排版的《忠义水浒传》看得起劲,不时的拿着书中的情节和周围的军官们一起探讨一下。

    &们说,梁山军征讨四大寇中另外两股人马,淮西王庆河北田虎,收编了几十万人马,却又为何不回师攻打汴梁,让宋江哥哥做个皇帝,众家好汉都做个将军?”

    这个问题,令在场的军官们大为惊讶!水浒传众好汉的故事流传已久,但是却没有人敢于想到为什么不去攻打东京汴梁,不让宋江哥哥做皇帝?

    当大家被守汉这个天马行空般的问题挤兑的满头满脸的大汗的时候,毛四海的通报及时的挽救了大家。

    &诉他,我不舒服,不见他!”

    守汉将那张泥金的大红拜帖丢在了地板上,众位军官也是愤愤不平,咱们万里波涛的来了,主公纾尊降贵的来见他区区的一个琉球王,他不摆出全副仪仗礼乐来迎接也就算了,派自己儿子来,以私人相交的口气来迎接,这算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他区区的琉球,比之暹罗如何?首里城比升龙城如何?

    &公,我带人去首里城,将那尚丰老儿擒来便是,何必与他多费口舌?!”

    近卫右营的营官林四海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兴奋感觉,手指不住的摩挲着刀柄,只待守汉的一声令下了。

    &必!派个人下去,直接告诉他,就说说身体不爽,不见!”

    这个任务被交给了在场军官中级别最低的张二狗,因为他只是一个讲武堂的见习官,严格来说还不是军官,目的就是为了告诉尚贤,你,不够分量!叫你老子来!

    雄赳赳气昂昂的张二狗,腆胸迭肚的来到了世子尚贤的队列前,拍拍队列前鼓吹细乐的吹鼓手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吹了。

    &位是啥琉球王世子尚贤少爷?我家主公说了,他今儿身体不爽,挡驾!”

    不能不佩服这群军官挑选执行此项任务的人选眼光之毒辣,张二狗在气人、骂人不带脏字这方面的修为,几乎和他叔叔在海上的道行相等了。

    好歹也是琉球王世子的尚贤,在他的口中成了少爷,几乎和地主的儿子相差无几了,这让平日里在琉球也是呼风唤雨的尚贤如何能够接受的了?还没有等到坐在四人肩舆上的尚贤发飙,旁边的角落里发出了一阵嘎达嘎达的木屐声,一阵刺耳的笑声传了过来。

    &球的蛮子,背着我们同明国人接触,怎么样,被明国的人侮辱了吧?”

    &是,还是要乖乖的听我们萨摩人的话,我们萨摩岛津家可是你们的保护神!保佑你们不被明国人欺侮。”

    两个梳着冲天炮发髻,脚踩着木屐的家伙从人群中蛮横的挤了出来。

    人群中有人识得这二人,都是岛津家和桦山家的町人,岛津家虽然将一众官员武士撤走了,但是这些商人还是留了一些下来,为岛津家采购一些土产。

    这两个家伙却是不知道上层的内幕的,平日里在首里城中只管横行霸道,今日见有明国船只来了,便要前来滋扰一番,也好让明国人知道这里是谁家之天下,消息传回九州,说不定守护大人还会提拔自己成为武士!

    被两个低贱的扶桑商人当着众人的面如此的羞辱,这让尚贤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有心想命身边当值的库理将这两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拿下,但是却没有那个胆量。

    &子殿下,忍。百忍成金。当年我琉球可是被萨摩人攻城破寨,大肆的摧残了一番,很多人家中的金宝谱系都被萨摩人掳走了!”

    一旁的随从也是轻声的提醒尚贤要忍耐一二。

    他能够忍,但是未必所有的人都能够忍。(。。)

    &感谢各位书友投出的月票,话不多说,继续码字去了。希望大家不要吝惜手中的各种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