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南中阴霾(下)
    一灯如豆,张小虎和他的三哥张小麒相对无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座宅院是当年一个阮家小朝廷大臣的房子,后来被守汉赏给了身为水师左翼统领的张小虎居住。他的驻地又是在琼州的榆林港,这房子一年也未必能够住上三个月,倒是他的两个哥哥平常居住、打理的比较多。

    当张小虎刚刚奉令回到顺化,便接到了兵司下发的命令,鉴于将军的大典即将举行,各部将士凡不参加值哨巡逻者,一律给假五日,可以自行安排。船上的弹药一律交由兵司、巡检总署封存。

    起初还不以为然,认为是正常不过的安全措施。但是当张小虎回到家中见到三哥张小麒的时候,这才感觉不对。张小麒脸色蜡黄,平日里梳理的一丝不苟几乎能够滑到苍蝇的头发乱蓬蓬的,不知道几日未曾梳理清洗过,身上散发出一阵阵的汗臭味道。

    张小麒的这副尊容登时吓了张小虎一跳,他想不出身为满剌加税务司监督的三哥,何以会变成这个样子?自从三哥去满剌加就任以来,每次书信往来或是见面之时,三哥都是意气风发,神完气足的。

    难道说,巡检总署和商情调查室、执法处的那些人见到自己有些怪异的神情,是从哥哥这里而来?张小虎不敢往下想了。

    在院子里四处打量了一番,突然间发现,这间院子,在三哥的精心打理之下,变得很是奢华。

    几乎令他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家。

    似乎走不完的亭台楼阁。庭道院落,用楠木新建的一座船厅,五开间的房子全部用整块的玻璃做窗户,秋日的阳光照射下,显得光亮异常。院落当中,庭柱之下,满眼都是花草,几只巨大的五彩鹦鹉站在用金丝拧成的架子上高声叫着,“来客人啦!倒茶!”

    院子里穿梭不停的是高丽婢女,东瀛妇人。皮肤黑的象炭一样的昆仑奴。高鼻深目腰肢如蛇一般柔软的天竺胡姬。

    一进院门,正面的照壁后面,沿着甬道在正厅前矗立着八座屏风,上面用珍珠玛瑙巨大的贝壳镶嵌着指日高升挂印封侯的图案。

    便是在门口的罩房和倒座门房之中。也是摆放着硬杂木的桌椅。至于说各个房间中花梨紫檀等木器更是比比皆是。

    这情景。看得张小虎有些心惊肉跳。

    水师中的同僚们私下里传说,主公此番归来时沿途之上情绪很是不对头,恐怕要出大事情。三哥如此招摇。怕是会被人惦记上。

    &哥,你告诉我,这宅子,这房子,还有这些木器婢女胡姬等等,你花了多少银子买来的?可曾有文书到将军府备案?”

    听到这里,张小麒更是颓然而倒在椅子上。

    &弟,愚兄糊涂啊!”

    张小虎的三哥和四哥别的本事没有,但是对于如何发财却是天生好手。不过,四哥张小彪去当了知府,却也是有模有样,这位张小麒,自从到满剌加海关税务司担任监督以来,仿佛掉进了金山银海之中。

    每日里有十几艘船在他手下办税报关通过,少不得要与往来的货主、代办税务的甲必丹们酒肉征逐,人情往还,这样的日子也是让张小麒乐不思蜀。

    有人情往来便免不了收些礼物,从开始的土产到伺候日常起居的丫鬟奴仆,跟着便是些家具木器,到后来,几个大胆的苏丹和甲必丹,干脆就是用量米的升盛了宝石送给他。

    至于说金银等物,更是如同潮水一般的涌了进来。

    不过,这些东西,用一句说俗了的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苏丹也好,土王也罢,那些甲必丹也好,并不是白白送给张小麒礼物的,跟着要求就来了。

    &只过境,请张大人高抬贵手!”

    &上有些小小的违禁品,还望张大人多包涵!”

    到了后来更是明目张胆的大肆走私,有几位甲必丹干脆告诉张小麒,“我们听到的消息,李大人在京城被皇帝老子打入天牢之中,只怕是回不来了。大人还不趁着这段时间,为自己添置些家当?”

    张小麒想想也是,万一李守汉回不来了,朝廷又派了一个新的官员来接管南中,这万里江山不就改了主人?不趁着这个时候给自己腰包里多添点金银财物,更待何时?

    就在张小麒同缉私船队和代办税务的甲必丹们搂的兴高采烈沟满壕平的时候,一个噩耗从北方传来。李守汉非但没有被打入天牢,相反的额,还升了官,封了王!(这是谣传,普通百姓搞不清赏赐亲王仪仗和封了王爵之间的区别。)

    &哥!你到底弄了多少钱?!”

    张小虎面对荷兰人的炮火时都没有这么恐惧,但是,现在,一阵巨大的恐惧感令他感到无助和胆怯,似乎浑身的气力都随着张小麒两片嘴唇的一张一合被抽的一干二净。

    &清楚。”张小麒摇了摇头,“起初是每一条船过境时从代办税务的甲必丹手中收规费一百元,后来每放一条船过境,便是有两千元的好处进账。到主公北上的这几个月,更是不知道每天有多少钱进账了。”

    &少?!”

    张小虎用尽全身的力气吐出了这两个字,从这几个数字当中,他本能的感到,自己的三哥怕是黄泉路近了。

    &过,这些人我也怕他们算计我,少给我钱,我便记了一本帐,准备同他们对账时做个凭证。”

    张小麒从内衣口袋里取出一个被汗水浸湿了小本子,上面用各种符号和标记记了多半本子。

    &个是荷兰人的船,这个是葡萄牙人的船。这个是苏丹的船,这个是甲必丹的船。”张小麒一一的为六弟指点破解着账本上的标识和代表的人物,“这个是棉花,这个是铠甲,这个是火药,这个是香料。”

    一个个货物的符号也是跃然纸上。

    粗粗的将船只数量和货物种类估算了一下,张小虎悲哀的发现,自己的三哥死定了。

    这些货物涉及的关税金额为数高达数千万之多!是什么概念?就是南中军水师的全部舰船都换成他的三头虎号标准大船,也是稍有盈余的!

    &哥,你打算怎么办?”

    &子!你是主公水师中第一大将。几次对外征战都是你给主公打先锋!这样。你去找主公求求情,就说我愿意退赃,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只要主公能够放过我。我这辈子给他当牛做马都愿意!”

    &了!三哥!你觉得。我在主公面前的面子。比起李长史兄弟两个来,哪个更有面子?”

    &当然是李长史了,他们之间可是有秦晋之好的!要不是李家的姑娘为主公而死。这次的诰命少不得也有她一件!而且李长史就是这南中军的大管家,萧何丞相一般的人物!”

    &是你知不知道,当年在河静的时候,李家二爷贩运了些货物没有及时报税,被长史大人好一顿训斥!逼得李家二爷第二天一大早就去办理税收手续。为此,主公还写了最乐斋的书房匾额给李家二爷。三哥,你觉得我去向主公求情,会比李长史有用么?”

    听了张小虎这番述说,张小麒面如死灰一般。

    过了片刻,他突然一跃而起,脸色涨得通红,眼睛里满是血丝。“六子,既然在这里是要死的,不如我们兄弟带着船出海去,老子本来就是海上的好汉,大不了继续寻一个岛屿安身,继续做着海上生涯!也好似被人当成砧板上的鱼肉!”

    &算了一下,那些苏丹、土王、甲必丹至少手中有三四千万元的财产,咱们乘着你的三头虎号出海,到琼州召集舰队就说是去满剌加剿匪,抢了他娘的这些狗东西的财产,然后天高地阔,海角天涯,哪里不是我们兄弟施展手段的所在?!”

    &哥,我劝你就不要打这个主意了!只怕人家早就张好了大网等着呢!”

    张小虎苦笑一声。

    &的船一到顺化,兵司和营务处的人就告诉我,为了庆祝将军的荣升之喜,不担任值班巡逻任务的部队和舰船都放假,眼下我的三头虎号,就是一条空船。水手们都各自回家,或者是去找相好的。船上的弹药由巡检总署、兵司、执法处三家共同封存了。你想带着舰队逃跑?更是痴心妄想!主公还在北方的时候,王宝就传了军令下来,我的左翼舰队分出一半来驻守台湾,防范郑芝龙。楚天雷的练习舰队和许还山的右翼舰队,也有舰船以补充防务缺口的名义到榆林港驻扎。天晓得他们手里有没有什么密令?!”

    &且现在的水手不像我们当年,都是一色的海上兄弟,如今,是招募来的渔民、还有那些阿拉干人,水师学堂的学生,几股人马凑在一处!怕是还没有上船就被通报给了执法处!”

    刚刚还兴奋不已的张小麒,被张小虎的这一番话彻底的打断了脊梁骨,瘫坐在紫檀木太师椅上,口中呼呼的喘着粗气。

    &管是从船速到火炮数,我们都拼不过人家!主公在建军之时,怕是就防备了有人叛逃、哗变这种事情!”

    &子,那,你说该怎么办?”

    逃是逃不掉,可是又不愿意束手待毙,张小麒只得继续求助于六弟。

    站起身来在室内来回踱步,过了半晌,张小虎突然一个箭步窜到张小麒面前。一把将那个记录着走私、偷漏关税最原始资料的账本塞到张小麒手中,“走!三哥,跟我走!”

    &那里?”

    张小麒见张小虎如此作为,不由得有几分惊喜也有几分纳罕,说话的语调都不住的颤抖。

    &不是说跑不掉吗?!”

    &说什么,我几时说要跑了!我带你去出首!去首告!这样,就算是主公要处分你。也要考虑一下你的自首,我再好好的哀告一番,无论如何,也要想法子保全你这条烂命!”

    崇祯九年十一月初七,水师左翼统领张小虎劝其兄张小麒首告,将满剌加海关、缉私船队贪贿卖放之黑幕掀开。

    守汉翻看着张小麒上交的账本和口供,以及三个情报部门收集整理的材料,脸上非但没有出现暴怒的情形,反倒是浮现了一抹笑容。

    不过,久在他身边的人却都清楚。这恰好是他即将爆发的前兆。

    这是一张巨大的网络。涉及到了海关、缉私、汉元商号、满剌加的土王、苏丹、甲必丹等诸多人物。

    &主公示下!我们该如何办理?!”

    &么办?我不是已经把人都调到顺化城里了?该抓的抓,该审的审,该抄家的抄家,该派兵剿灭的就剿灭!正好把他们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国一网打尽!”

    守汉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三个杀人不眨眼的特务头子。见到这比夏日阳光还要灿烂几分的笑容。竟然冷汗湿透了内衣。

    一夜之间。顺化城中,掀起了一场大狱。

    无数之前还是人前趾高气扬,炫耀着自己财富的人们。顷刻之间变成了被执法处如同捏家兔一样丢进监狱,成为了阶下囚。

    海关的税务司人员,本来还想着抵赖一番,但是税务司张小麒的一句话,“我都首告了,你们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立刻摧毁了他们的心理防线,立刻将知道的事情如同竹筒倒豆子一样招供出来。

    负责缉私的双桅横帆船的船长、汉元商号的主事,则被重点照顾,审问那些重炮和其他武器是如何被悄悄的运出库房,通过海关和兵司、营务处、执法处等层层监管,被卖给郑芝龙和西班牙人、荷兰人。

    苏门答腊苏丹的通事官、代办税务甲必丹许美珍,站在自己豪奢的不像话的院子里,胆战心惊的听着外面的打门声。这座几进几出的府邸富丽堂皇,就算是比起苏丹的王宫来也是毫不逊色,往日这里以座上客常满壶中酒不空而自豪,每天都是歌舞升平,热闹无比。但是此时府中众人无不是心惊肉跳。个个神情惴惴不安,人人都有大难临头的感觉。

    管家正要上前请示是否开门时,大门轰隆一声被从门外撞倒。

    几百个如狼似虎的军士各执刀枪一拥而进。

    对于拿人、宣布罪名、抄家这样的事情,带队的封一夏已经是熟极而流了。

    &是许美珍?苏丹的通事?我大明南中军代办税务的甲必丹?”

    在得到确认后,他从随身的护书中取出一张文书。

    &涉嫌偷漏关税,盗窃国家财物,走私军火等项罪名,我奉命拿你!来人,拿下!抄家!”

    早有几名如狼似虎的军士上前将许美珍按到在地,如同捆猪一样将他牢牢的绑缚起来。到了这个时候,许美珍反倒不再害怕了,他大声的叫喊着“走私?又不是我一个人!那苏丹、土王,还有你们的税务司,哪个不在这条水道上大肆的捞取好处?为何单单抓我?!欺我无拳无勇,无兵无势吗?!为何不敢去碰那苏丹?!”

    封一夏弯下腰,对着被捆得如同粽子一般的许美珍如同老猫戏弄爪下的老鼠一样,“实话告诉你,抄完了你的家,咱就去抄那苏丹的王宫。我还不怕他反抗。王宝将军的大军就在城外,只要他稍有差池,哪怕是朝咱们挥一下拳头,那也是对抗天朝大军!立刻诛灭九族!”

    听了这话,许美珍立刻如同泄了气的猪尿泡一般,被几个士兵连拉带扯的扔到了墙角,让他去看着自己费尽心机聚敛来的财富是如何被抄没的,他的妻女姬妾是怎么变成军妓的。

    &弟们,好好的搜!不要漏过一块银元,一尺棉布,这些财物本来就是咱们的!只要交到大将军手中,就有咱们的好处,大将军就会给咱们发军饷,开工场,开矿山,造大船,这就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造福百姓!”

    &人!这墙有古怪!”

    随着士兵们的叫声,一个队官抄起一柄鹤嘴锄,在院子里隔断前院与后宅的一堵花墙下奋力的挖掘了几下,很快,随着表层的方砖被凿开,众人眼前出现了一副奇特的景象,一张张牛皮将银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被整齐的码放在了墙角的地基之下,原来这整整一堵墙,俱都是用银元铺就,甚至还有些金条,端的是用银子打墙!

    而这只是开始,在查抄苏丹王宫时,众人更是眼界大开。

    几乎所有的室内庭柱都是用金箔包裹,在进门后的鱼池之中,一名士兵随手捞了一块石头上来,擦去表面的污泥之后,竟然是一块成色不错的红宝石!

    砸开一间暗室的密门,沿着通道下行不久,一间巨大的宝库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为了防盗,这里似乎流行用宰杀后的鲜牛皮包裹银元,牛皮风干后便会将银元紧紧的包裹起来,数百枚乃至上千枚银元是少数人无法悄无声息的运走的。这里,便不知道堆放着多少张牛皮包裹的银元。

    在码放的整整齐齐的牛皮旁边,更是密密排列的大小箱笼。

    砸开之后,更是珍珠玛瑙、宝石玳瑁,奇珍异宝比比皆是。一时间众人被这珠光宝气晃的双眼有些迷离。

    &记!造册!”

    封一夏咽了一口吐沫,润了润干裂的喉咙,钱财谁都喜欢,只怕是有命拿,没命花!

    抓人、抄家的活动一直持续到了崇祯九年的腊月,才逐渐的平息了下去。

    对于南中军内部的这场清洗,结果是令人惊讶的。

    从收缴的财物来看,单单是满剌加税务司张小麒处抄检数目便是高达近五百万银元!而从各个苏丹、甲必丹、土王等处抄没到的财物,更是多达数倍。这其中不乏这些苏丹、土王数代人、十数代人的积累。

    &公,这些财物如何处置?还有,那些人员如何处置?”

    除了缴获的财物之外,便是各处抓捕的涉案人员,以及与其有关的苏丹和土王之流。

    更加重大的收获则是将满剌加地区那些乱七八糟的国中之国,什么狗屁苏丹之流打扫的一干二净,守汉命将军府选拔人员组成对这一地区的行政班子。

    这么重要的地方,怎么能够有土司在?而且还是与我们信仰不同的土司?守汉和他的一干文武大员们心中早就达成了默契。

    随着财物的清缴入库,往各处接替空缺职务的官吏不断的派出,又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了守汉的心头。

    &抓的这些人该如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