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有情有义朝鲜王
    大明崇祯十年四月,南中军水师右翼统领徐还山,奉命领水师前往耽罗岛,面见被幽禁于此的前大明朝廷质量体系认证过的权知朝鲜国事李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会见过程中,南中军代表就以西人党的李贵、李适、金自点等人为代表的一小撮野心家、阴谋家,在在仁穆王后和新崛起的南人党势力的协助下,悍然发动宫廷政变,不但篡夺了李珲的合法地位,而且伤残了李珲的身体。这是一件令中国政府不能容忍的忤逆不道之事!势必要让一小撮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样一番作为,令被幽禁了十余年之久的李珲,本来如同枯槁一样的心灵,立刻随着这耽罗岛上的春风,发出了嫩芽。

    &使是寡人因为双目已盲而无法复位,但是,依旧可以依靠大明天兵的力量,成为太上皇,令寡人的儿子即位!”

    他不知道,他的儿子、当时的世子李祬,在他被废之后同时被废,一同被“安置”在江华岛上的乔桐,数月后图谋挖地道逃出,被赐死。

    随着南中军摆明了车马要支持光海君复位,他的一众从人也从丧家之犬变成了从龙护驾有功之人,在这耽罗岛上,除了不敢得罪南中军之外,对于济州牧以下的官员,无不是呼来喝去,如同役使奴婢一般。

    那种忠臣义士责罚奸臣逆子的派头,令李华宇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舅,这。这些人就算是护驾有功之臣,也不能对现在的这些官吏如此责打斥骂吧?他们当年又没有参与夺位之事,只是因循供职而已。”

    对于李华宇的发问,李沛霆只是笑笑,用手在空中比划了一番,胡乱应付了几句,对于是否将这其中的奥秘告诉这个如今在法理上占据了继承守汉地位、家业的李华宇,他心中还有些犹豫。毕竟他的生母是那个令他和兄长都十分厌恶的黎慕华。

    不仅是李珲的随行旧臣在岛上耀武扬威,徐还山更是在岛上掀起了一波滔天巨浪。

    &逐鞑虏!”

    &立光海君复位!”

    这两个口号很巧妙的将满清的军事入侵给朝鲜带来的伤害同拥立光海君复位联系起来。特别是在建奴入侵朝鲜期间,不论是财物、还是人口。朝鲜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别的不说,光是黄太吉带回辽东的人口就有五十万人,这只是被分配到八旗充当奴隶和炮灰的人口,还有那些死在路途之上。在被掳过程中死于刀枪之下的。计算起来。应该在百万之内。可是这个时候整个朝鲜才有多少人口?

    几乎全国各家各户在理论上讲都有人口或者是亲属被建奴掳走充当奴隶去了。另外便是沉重的贡赋压力,每年要将大量的稻米纸张布匹牛角送到辽东,这成为了朝鲜百姓头上沉重的压力。

    这些。都让人们怨声载道。

    这时候有人高高举起拥立光海君复位的旗号来,“当年光海君在位的时候,也是壬辰倭乱之际,大家的日子过得如何?!”

    在这样的舆论引导下,很多老人想起了当年的壬辰倭乱。在丰臣秀吉指挥的二十万虎狼之师的猛攻之下,临海君李珒被俘,宣祖仓皇出奔平壤,命令十七岁的李珲摄国事。李珲收集流散的军队和义兵,号召通国勤王,以图恢复。李珲的这个举措振奋了朝鲜民心军心,对全国团结一致打击倭寇很有作用。

    看看当年李珲的一番作为,再看看当今的大王面对着辽东建奴的怯懦避战,屈膝求和,在有心人的故意引导下,舆论对于两任大王的评价凡此种种高下立判。

    在街头巷尾的议论之中,在百姓的心目中,被囚禁了十余年的光海君,俨然成为了被乱臣贼子陷害的悲剧英雄。无数没有土地的贫民,更是怀念光海君在位时不用向国家缴纳粮食的好时光。

    &果光海君在位,只怕胡虏不会打到王京,将我们逼迫到如此地步!”

    而南中军则是又将本来已经近乎于沸腾的情绪中丢进了几根燃烧的木柴。

    在济州城门口、大静、旌义二县县衙门口,都张贴出了告示,赫然盖着南中军的巨大关防。

    识字率不高的朝鲜人,在南中军士兵的解说下,了解了榜文的内容。

    &明南中军因战事所需,征募耽罗岛居民入伍充当辅兵或民夫,依照南中军军令给予军粮军饷。”

    这是告示上冠冕堂皇的话,而在徐还山同李珲的几位近臣的会谈之中,却变了另外一番意思。

    &是拥立光海君复辟,诸位大人手中无兵马可以用,如何是好?所以,本将只得行此方法,将岛上居民选拔精壮编制营伍,充当光海君的勤王之师!为此,本将日前已经命人往上峰处请拨盔甲刀枪火炮等物,以为编制新军之用。”

    不仅是如此,在李沛霆以隆盛行总办的名义发出的动员令之下,与济州岛隔海相望的对马宗家、五岛家也纷纷在大名的带领之下,引领着数十艘小船前来。

    看着这些数十年前如狼似虎一般在自己土地上烧杀抢掠的倭人如今又一次踏上了这块土地,岛上的居民不由得腿肚子开始打转,括约肌开始放松。

    不过,这两家到来的数百名武士和足轻,倒也是严守纪律,在大明朝官军的引领下也是毕恭毕敬的拜见了更换了朝鲜王日常衣冠的李珲。

    &是本将担心兵力不足,故而以军令动员而来的外藩兵马。还望大王晓谕城中各处百姓,万万勿要惊慌才是。”

    一时间,似乎八方风雨都汇聚到了耽罗岛,光海君李珲也从一个被弃之不用多年的失败者。俨然成为了炙手可热的人物。获得了明军、对马宗家、五岛家的联合支持,一副立刻就要反攻倒算的样子。

    但是,真的会让他重新回到汉城,坐到那个位置上吗?

    &下势头很热闹,但是让那个瞎子复位,他坐到那把椅子上,对我南中军有什么好处?”

    李沛霆、徐还山、林文丙加上李家姐弟两个,五个人一同密议之时,沛霆直言不讳。

    比较起弟弟华宇来,华梅到底是大了一些。又曾经跟着父亲到处奔走。对于这些军国大事中的弯弯绕和人心的鬼蜮伎俩,要比几乎就是长于妇人之手的弟弟华宇了解的多。

    &舅,您的意思是,只拉弓不放箭?”

    她试探着将自己的理解同李沛霆、徐还山等人沟通。

    二个老家伙互相之间看了看。露出了一抹笑意。“孺子可教也!”

    &虎。从现在开始起,传令下去,对于往北面出海的船只。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一叶小舟,在巡哨的南中军水师有意放水之下,塞给了水师官兵一锭金子,乘着一帆强劲的南风,直奔北方的海岸而去。

    船上乘坐的,正是眼下朝鲜议政府右议政金自点的亲信,洛党党人派在耽罗岛的眼线。

    朝鲜国议政府类似大明的内阁,设领议政与左右议政各一名,均为正一品,三大议政号称“三公”、“三政丞”。眼下随着朝鲜被黄太吉的马刀征服,朝鲜王手下原本亲明的西人党失势,亲淸的洛党得势,代表人物就是这右议政金自点。

    金自点本身身为右议政,加上是中宗大王曾孙、光海君堂弟兴安君李瑅的岳父,在外面又有清军的支持,本身是官僚贵族、王室外戚,又有着性理学家的名望,所以在朝鲜国内,可谓位高权重、一呼百应。

    &说,那大明军队业已在耽罗岛上,借着光海君的名号准备兴师犯我疆界?逆贼光海君更是为虎作伥,妄想着复辟大位?”

    年纪在四十多岁的金自点,相貌清俊,完全是一副朝鲜两班子弟的贵族派头,身上穿着标识着一品大员的便服,却是用上好的苏杭绸缎制成。

    &官不敢撒谎,如今济州已经被逆贼和从大明浮海而来的天兵占据,又有数千丁壮被逆贼以军饷军粮引诱裹挟,一时间声势惊人,请议政大人早作决断才是!”

    兹事体大,虽然金自点位高权重,又有辽东反贼引为外援,但是涉及到这种宫闱相争,兄弟夺位的事情,他还是不敢怠慢,连夜进宫求见被朝鲜历史称为仁祖的李倧,将有明军自海上来援,眼下以耽罗岛为立足点,并且意图以李珲为号召,夺回朝鲜王位的紧急军情禀告。

    这个消息,令朝鲜王李倧心中如同打翻了油盐酱醋,又将十余种香料混在一处,酸甜苦咸麻辣混在一起,不知道究竟是一种什么味道。

    &被胡虏围困于南汉山城时,天朝大军在何处?今日寡人已经向建奴屈膝投降,派遣世子入沈阳为人质,天朝大军却为何屯兵于耽罗岛?”

    &朝鲜与天朝,本系骨肉之邦,难道说,就因为寡人迫于形势降了胡虏,天朝便遣下大军前来讨伐?”

    &下,臣之愚见,当日殿下命人往登州求救兵,天朝直到我国被胡虏迫降也未曾发一卒渡海而来。这君臣大义已绝,今日又派遣大军前来,与被囚禁之罪人光海君图谋复辟,实属罪不容诛。臣以为,当遣使往盛京求救兵,面见大清皇帝,求大清皇帝派大军前来抵御明军。”

    在朝鲜末代统治者将韩国改称大韩帝国之前,朝鲜王不论是在国内的公文还是口头上的称呼,都是自称寡人,臣子称呼他也是大王、殿下。那些棒子戏里李朝的历代国王们大言不惭的自称朕,大臣宫女们称呼他皇上之类的场景,基本上不存在于历史史书上。

    金自点的话,在朝鲜王李倧耳中就是一个馊得不能再馊的主意。请那些把朝鲜抢得一干二净的胡虏再度入朝?你还嫌他们抢得不够多?

    &议政。”

    &在。”

    &所奏报之事,可有大明官军正式文书在?”虽然心中忐忑不安。毕竟瞎眼的弟弟也是被万历皇帝正式册封过的,自己的这个权知朝鲜国事的位置,可是派遣使者多次往登州去解释,遭了当时的登莱巡抚袁可立无数白眼,甚至是禁止朝鲜使者船只进入登州水城门,更令手下军兵登船对朝鲜使团携带来的各船各军兵器进行登船检查,逐一进行登记造册。在水关之外足足的喝了三天海风,登莱巡抚才接见了这个朝鲜使团。

    如果不是因为大明正在集中全力征讨辽东反贼,国力被辽东反贼和国内的东林牵制,客观上也不允许明朝在这件事情上太较真。袁可立从全局和实际出发退而求其次。“请正词质责之。以济师助剿为券,与廷议合。”

    这才勉强让李倧这个依靠宫廷政变上台的权知朝鲜国事获得了合法地位。

    一旦要是明军翻起旧账来,你个篡位上台的家伙,不知感恩戴德不说。反而投降了胡虏。这还了得?遣大兵伐之!顺带着再把瞎眼的弟弟扶上王位。就像明国曾经出现过的夺门之变一样。

    &人也只是听得济州街谈巷议。并未见到大明官军正式文告。”金自点虽然亲清,但是脑子还是很清楚的。朝鲜夹在大明和大清两大势力之间,只能是采取走钢丝的态度。否则随便那一边都可以让朝鲜万劫不复。

    &是大明军队在岛上招募辅兵和民夫却是出具了榜文告示的。”

    这也就是说,大明官军企图利用光海君重新夺回朝鲜的宗主权一事,纯属于街头谣言?并未有实际依据?

    李倧的脑海中飞快的旋转着,试图从纷乱的思绪中理出一个头绪来,让自己能够找寻到一个最接近真相的答案。

    想了半晌,他也无法在若干种可能之中选择一个能够令自己满意的答案。

    一阵香风悄然飘了过来,正是他的宠妃贵人赵氏为他送来了晚上滋补的羹汤。见他正和金自点为了国家大事而犹豫不决。

    &王,臣妾倒是有一点愚见。”

    &妃,你有何高见?”

    &然大明官军到了耽罗岛,据王京有千里之遥,中间又有大海相隔,免不了有些消息不尽不实之处。不如遣朝中重臣前往,名义上是劳军,暗中窥探情形。一旦探明情形,到那时是战是和,便由大王收发由心了。”

    在金自点不住的在心中诅咒和问候赵贵人的祖宗十八代女性亲属中,李倧下旨,令他前往耽罗岛慰劳大明军队。

    &必要做得极为机密才是!切勿令消息外泄!办好这个差使回来,寡人定当升你的官爵!”

    &太阳你赵家的祖宗十八代!你这时候让我去大明军中探查虚实态度?满朝全国都知道我是忠于大清的,让我去那大明朝的军营之中,不是打算让我喂了大海中的鱼虾吗?!”

    心中不住的咒骂着赵贵人,脸上还得做出一副感谢君王托付重任的表情来,跪倒在地上隆重的磕了几个头之后,请示此番出访明营的方略。

    &到大明统兵将领,务必要陈述我朝鲜的一番苦衷,实在是被胡虏兵临城下,迫不得已。但是我全国上下,望大明北伐之兵如大旱之望云霓、婴儿之望保姆。”

    &是眼下朝鲜刚刚被兵不久,实在是无力供养大军。请天朝军马水师先行班师回朝。待朝鲜稍稍休养生息后再请大军前来便是。”

    &海君乃是本王之弟,当日在江华岛上养病,胡虏入境侵扰,为了避乱故而到耽罗岛上安顿。如今胡虏已经退去,光海君僻处海岛,身边无人照料。只要大军能够将光海君送还,敝国上下无不感念大军恩德。”朝鲜王俨然是一副兄友弟恭、有情有义的兄长思念僻处海角一隅之地,身旁没有家人照料的瞎眼弟弟形象。

    对此,金自点也是心知肚明。这分明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将有可能,不,不是有可能,而是已经严重威胁到李倧的朝鲜统治者地位的光海君李珲给弄回来,牢牢的掌握在李倧的手中。

    为了能够让渡海而来的上国天兵满意,李倧咬咬牙,从空得可以在里面策马狂奔的府库之中挤出了几万两金银,和十余万斤黄铜。另有部分朝鲜出产的紫水晶、白水晶、红玉、黄玉、软玉、黑耀石、玛瑙、天河石等物,又从宫中诸位妃子处搜罗了些金银头面之物,将库存的最后一千匹虹缎一并取出交给金自点。

    &人这回可是倾家荡产了。希望能够令上国天兵满意,将光海君那逆贼交还与寡人,也好还朝鲜一个清平世界。”

    望着逶迤而行往南方行走下去的金自点队伍,站在汉城城头的李倧心乱如麻。一会在心中咒骂一阵胡虏,若不是你们兴兵而来,天朝怎么会起兵伐我?一会又咒骂一阵光海君李珲,你个废人,不好好的在耽罗岛上养老,还痴心妄想,与大明天兵一起打算夺回大位?!

    &要能够保住寡人的王位,将李珲逆贼交还给寡人处置,便是开出泼天也似的条件来,寡人也一并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