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自古以来耽罗岛
    &是前来耽罗的大明天兵?”

    虽然是个铁杆儿亲清派,早就将自己的富贵荣辱同在沈阳的满洲八旗紧紧的绑在了一起,但是,当他的船队接近耽罗岛,见到那些在海中央往来巡哨的水师战舰时,金自点还是有些胆颤心惊,除了有些惶恐之外,还有些出于多年宗藩,对于宗主国的敬畏之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些打造的十分坚固的炮船,每一面的船舷之上至少罗列着大小十余门火炮,看着自己这条插着太极图旗帜的小船,不由得金自点心中一阵自惭形秽。

    不过,这些巡哨的水师倒也不加阻拦刁难,听闻是朝鲜王派人前来犒军,简单的登船检查了一番,发现都是些酒肉财物金银等物,便摆摆手示意可以通行。

    但是,登陆之后,惊讶的事情接二连三。

    往济州城的道路上,一队队过来过去的尽数是顶盔掼甲各执兵器的明军兵士。金自点往登莱巡抚处、往京城也是走过数次,对于大明内情可谓是了如指掌。能够全身披甲或者是明盔暗甲的兵士,定然是统兵将领的家丁亲兵之类的。

    &政大人,属下在济州多日,见到的大明天兵,俱都是此番打扮,并非故意在我等面前炫耀。”

    那往汉城报信的眼线将自己在济州城的见闻告知了金自点。

    听了这话,金自点更加心中一阵寒气升起。自他上岸之后,未曾见到有朝鲜官吏一人前来迎接。沿途倒是见到了至少千余明军,一个个都是身材结实精悍,满面红光,皮肤向外泛着营养充足的油光。如果这些人都是统兵将领的家丁的话,那来的至少是一位挂印总兵。

    不时的有岛上居民或是挎着小篮子追着行军队伍向明军士兵兜售着柑橘和鲍鱼等食物,也有些年轻的朝鲜女子裸露着**站立在临时变成军营的庙宇外浓妆艳抹的打算寻觅一个米饭班主。

    不时有马主牵着精心挑选过的马匹到城外各处军营试图将自己的马儿变成银元。

    一队朝鲜人换上了刚刚领到手的大明样式的胖袄,彼此之间互相端详打量着,颇有几分沐猴而冠的样子。互相调侃了一番之后,用上等人看下等人的眼神看了看金自点一行人,也不多说话。只管往码头而去。

    那里。又有几艘船只靠岸,大批的粮食物资火炮刀枪军服旗帜等物流水价从船上卸下来。

    大明对我朝鲜志在必得啊!

    从海上的船炮,到陆上的精锐兵马,还有动员征发岛上的马匹。招募岛上的朝鲜丁壮入伍。给金自点的冲击都是无比强烈的。能够得出来的答案只有一个。大明如此大动干戈,绝不是简单能够收场的!

    &政大人,岛上有老人说。当年壬辰倭乱之时,大明天兵也是如此,无数的精锐,无数的钱粮辎重从大明渡海而来。直到赶走了倭人。”

    &

    金自点狠狠的扬手给了那个在耽罗岛上充当眼线的洛党成员一记耳光!不愿意听什么你偏偏说什么!当年大明渡海东征,是为了帮助我朝鲜击退倭人关白丰成秀吉的入侵,此番前来是为的什么?怕的是学那薛礼征东!要我等好看的!

    世上的事情,当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金自点正在因为那党人因为说起来当年倭乱时事情,从济州城门内腆胸迭肚,嘴里冒着一阵阵酒气,身上的衣袍上到处都是油污,一群倭人嘴里唱着不知道什么歌曲,跌跌撞撞的朝着金自点这边冲撞过来。

    见这群身高不足五尺的矮子脚下趔趄着冲了过来,不由得金自点后背一阵发冷。除了明朝本国的军兵,大明还下旨征召了倭国的武士前来?看来此番出使,绝非易事啊!

    &嘎!”

    一名腰间插着太刀和肋差的武士,故意撞在了金自点的一名护卫身上,却率先张口骂人,随手给了那手执钢叉的护卫一个嘴巴。

    &护大人!”

    见同袍被倭人武士无故殴打,金自点的亲兵们顾不得上前为同袍讨回一个公道,相反的,迅速的围拢到金自点身旁,防止有倭人对议政大人不利。

    &账东西!不得无礼!”

    从倭人武士群中发出一声喝斥,方才还在朝鲜主仆面前拔出太刀扬威恐吓的几个倭人武士,立刻闻声退下,侧身站在一旁,闪开了一条道路。

    &面可是议政金大人?”

    说话的人,正是对马藩的第三代,宗家的家主继承人宗义真。

    对马宗家是一个很奇怪的势力存在。

    家主宗义智曾经信奉过基督教,但是又脱离基督教。娶小西行长之女为妻,但脱教后又离婚。受封于丰臣秀吉,负责对朝鲜事务,但是却因为要和朝鲜进行贸易,而对朝鲜称藩属。在关原之战中对马宗家参加了西军,但是家康需要宗家来对朝鲜开展外交,同时,也很清楚对马宗家不会对他有任何威胁,所以,宗氏没有被改易,仍旧被封为对马本领安堵,担当对朝鲜的外交任务。

    之所以有这样奇葩的存在,完全是因为地理环境的原因。

    对马岛,恰好地处于朝鲜半岛与日本九州北部之间,而且是不偏不倚的存在于两者中间。

    因为对马本来耕地很少,宗家名义上也是十万石高的大名,但是实际收入也就是在一万多石。宗家的经济运作和循环在没有同南中开展贸易之前,基本上依赖于同朝鲜半岛的贸易。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接到李沛霆的一道手书之后,宗家便忙不迭的将家主继承人派出来到耽罗的缘故。得罪不起!

    随同宗义真一道到耽罗岛的,还有宗家的老资格家臣。被义智、义成都视为外交心腹的和尚规伯玄方。为了此番到耽罗岛的重要性,宗家不惜将这个因为与柳川调兴发生激烈冲突,按照“喧哗两成败”的原则而被处以流刑的和尚,从流放地紧急召回,派他陪同少主一道前来。就是因为他熟悉朝鲜,曾经两次出访朝鲜,同朝鲜的王公贵族熟悉。

    见到了熟悉的人,金自点这次一块石头落了地。此番出使,有人穿针引线了,而且。看在宗家的面子上。自己的这颗人头不至于被丢到大海里去了。顶多被一顿乱棍打出去。

    心中安定了,金自点又恢复了朝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右议政应有的礼仪风度。

    &来是若殿样、方长老在此。”

    在宗义真、规伯玄方的盛情邀请之下,金自点一行人先行到了对马宗家的临时军营安顿。

    &年不见,议政大人依旧风采俊朗如昔。”规伯玄方不愧是专业的外交和尚。一开口就是一连串不花钱的马屁拍过去。

    &年不见。方长老也是越发的修为精湛了。”仔细品着宗家小样为三人泡的茶。金自点借着灯火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君臣二人。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君臣二人都是满身的绸缎,特别是规伯玄方。更是一身织锦的袈裟,上面用金丝织成。灯火之下,随着玄方的呼吸起伏,袈裟上的金丝闪耀着光芒。

    两个人都是一副浓烈的暴发户味道。

    在熟悉宗家情形的金自点眼中,这宗义真同规伯玄方完全就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你二人须忘了当年到我府上那苦苦哀告通商之时了?!”

    但是这只是心中所想,作为一个老练的政客,金自点这点控制情绪的能力还是有的。借着品尝新茶之际,他直言不讳的向宗义真询问起这耽罗岛上如今是明军哪位大帅或者督师在此?本官须要面见大人,陈述一下下国小邦的苦衷。

    听了这话,宗义真和规伯玄方相视一笑。笑容之诡秘,不由得金自点一阵毛骨悚然。

    &政大人当真以为这岛上的数千大军是明国天兵?”捻动着一缕银髯,规伯玄方开始为金自点答疑解惑。

    &果眼下的大明能够有这样的数千军队,贵国还会被建州蛮夷兵临城下,被迫行那城下之盟?”

    话锋如刀,规伯玄方的话很尖锐,但是却如同刀子一样刺进了金自点最敏感的神经上。

    &果是大明的军队,那我宗家和五岛家为何巴巴的赶来助阵?”

    一连串的问题如同强劲的海风一样,将金自点脑海中的迷雾渐渐吹散。

    &长老的意思是?”

    &人可知我宗家这些年在同何人做生意?可知晓我宗家销往贵国的那些上好的棉布、洋糖来自何处?”

    &道说?”

    &人可以看看外面明军的旗号,大明是不假,但是却是大明南中军!”

    南中军!

    这个名字可谓是如雷贯耳了!

    在同入侵朝鲜清兵打交道的时候,金自点便无数次的从那些粗矮壮硕的建奴口中听到过这个名字。

    在大明京畿,平原野战中,能够以数千之众应对镶红旗两个甲喇的攻击不败不散,在明军和朝鲜军中已经是奇迹了。而南中军更是制造了更大的奇迹,将这两个甲喇一举全歼!

    虽然清军提起这件事情来都是遮遮掩掩语焉不详,但是从各种各样的渠道当中,金自点还是可以拼凑出这场战役的基本图形出来。各旗之间对于镶红旗满洲、镶红旗蒙古的损失还都是幸灾乐祸的。

    两个甲喇的清军,基本上可以将数万朝鲜兵赶得到处乱窜溃不成军了。

    而能够干净利落的消灭两个甲喇,斩首数千的南中军到了济州,这分明是要对我朝鲜不利啊?!

    以他们对待清军的态度、手段,对付金自点这样的亲清派首脑,会采用什么样的激烈手段,金自点都不敢去想那可怕的后果。心中不住的在咒骂大王身边的赵贵人,“若不是你这贱婢胡言乱语。本官怎么会落到如此的险境?”

    他呆呆的坐在那里发呆,宗义真和规伯玄方二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睛里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

    &主,天色已晚,是不是可以开晚饭了?”

    宗义真身边的小样恭恭敬敬的跪伏在他的面前请示。

    &政大人,今日仓促,便请在这里将就一番。明日再设宴为大人接风。”

    说的很谦恭客套,但是,宴席开始之后,却也让自恃见识广博的金自点有些发愣。

    每人面前一具小巧的炭火炉。炉内燃烧着白炭。跳动的火苗欢快的炙烤着用铜丝编成的网子。有下女用长长的、镶嵌了银头的竹筷子夹起一块肥瘦相间的五花肉放在铜网上。被炭火烧烤的铜网传热性能极佳,立刻发出一声刺啦的细响,室内登时弥漫出一阵诱人的肉质清香。

    宗义真竟然是摆了一桌烧烤席面来接待金自点!

    &殿样,这样操办。未免有些过于破费了。这让金某实在是受宠若惊!”

    &政大人不必多言。我们也是慷他人之慨。当日大军初登岛时。统领大人命人测绘了岛上的简略地图送给李将军。”

    见了耽罗岛的地形草图,守汉在地图上看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名字,汉拿山!

    这座号称是能够拿下整个银河的山。除了是耽罗岛的制高点之外,更是火山喷发后的产物。然而这些都不是它出名的原因。它之所以为守汉所知晓,完全是因为烤肉。

    于是,出于恶搞的心态,守汉命人制造了烤肉的炉子和铜网等物,命人快船送到耽罗岛交到徐还山手中。同时命在广东的陈天华、在松江的隆盛行收购生猪、鸡鸭、水牛等物,用船只送往济州大营。

    &要让这群家伙知道什么是正经八百的烤肉!”

    听宗义真讲解了一番这烧烤的来历,金自点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能够为数千人马跨海远征提供充分的肉食、钱粮,这南中军该有多少财物用于此番东征?自己带来的那些财货,只怕未必够人家一天的开销!

    &政大人,这是上好的牛肉,徐大人说此物唤作牛排,用上好的香料腌制后进行烧烤,肥美多汁,入口极佳。”

    五花肉、牛排、鸡肉、鸭肉,如同流水一般的送了上来。饶是金自点此刻心情不佳,胃口不开,也是吃得嘴角满是油脂痕迹。眼前的空盘子摆了七八个之多。

    外面,宗家用一头水牛的整副骨架,下锅炖了之后招待金自点的随从、亲兵之类的人物,每人面前一大铜碗牛骨海鲜汤,一大碗粳米白饭。

    &够可以去添!”

    有人竟然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对于南中军同朝鲜眼下微妙而又危险的关系,这些人也能够感觉到。他们怀疑这就是自己的断头饭了。

    听得外面隐约传来的哭声,金自点也是微微的一皱眉头,放下手中的杯筷,向着坐在主位上的宗义真深施一礼。

    &蒙若殿样厚待,金某有一事相托,万望若殿样不要推辞。”

    &政大人请讲。”

    &殿样与方长老都是多年故交,实不相瞒,金某此番前来,乃是受了我家大王的旨意前来,名为犒军,实际上是请罪求和。但是今日一看,只怕金某这条性命要丢在这济州。若是明日金某项上人头不保,还请若殿样看在金某与宗家多年商贸往来的情分上,将金某的尸身成殓起来,送回汉城才是。”

    说着说着,金自点眼中两行眼泪流了下来,不得不承认,历朝历代的这些政客们都是可以轻松拿下奥斯卡金像奖影帝的好演员。而且在表演过程中绝对不会ng。凡是ng的,都是死无葬身之地的。

    听完了金自点右议政大人这一番声情并茂感人至深的说辞,宗义真和规伯玄方彼此看了一眼,不由得发出一阵大笑,笑声令金自点既有些愠怒,又有点摸不着头脑。

    &某如此重托,二位却又为何如此嘲笑金某?”

    &大人稍安勿躁,待小僧为大人剖分利害。不过,在此之前,请大人先命贵部将士先行用饭。小僧向佛祖发誓,大人此行,应是有惊无险。说不定还有一注大大的财喜。”

    规伯玄方的话,令金自点稍稍的放下心来。

    外面的一干从人听得无有性命之忧,立刻疯抢起眼前的饭食来,看得在一旁执行宿卫差使的武士和足轻们一个劲的暗自摇头,对这群高丽人的贪鄙无知表示蔑视。

    &人,实不相瞒。南中军中私下里传说,此番大军渡海东来,并非是为了征伐朝鲜而来,乃是为了收复故土而来!”

    &复故土?”宗义真的话,更加令金自点摸不着头脑了,这里哪里有一寸土是大明的?

    &也非也!照着南中军所说,这耽罗岛自古以来便是中华上邦所有!”

    &不是为了收复国土而来,南中军数千兵马,在这耽罗岛上,日费斗金,须不是玩的!”

    &中军当真不是为了征伐我朝鲜降顺胡虏之罪?只是为了收复国土?”

    金自点的语调中带着一丝惊喜。

    &那朝鲜,号称三千里江山,如今似乎被胡虏搜刮的只剩下一群张嘴要吃要喝的老弱妇孺了吧?南中军要来何用?!粮食多的没有人吃了不成?”

    宗义真鼻孔朝天的哼了一句。

    金自点却已经顾不上宗义真的怠慢了,满心都是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