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忠君爱国金自点
    据《新唐书》中记载,龙朔元年八月向唐朝朝贡的耽罗王叫儒李都罗,儒李一词便是来源于新罗的儒理王,也就是说,从唐代起,耽罗岛上的政权便与中原的唐王朝建立了直接的藩属关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前朝大德五年,置耽罗军总管府,又沿海立水驿,自耽罗至鸭渌江,并杨村梅口,凡三十所,今仍曰济州。

    至正十年正月,于其地立耽罗国招讨司,屯镇边军千七百人。后又改为达鲁花赤总管府、军民安抚司等,先后隶于中书省、辽阳行省、征东行省等机构。耽罗正式成为元朝的直辖地。

    至元十二年夏四月,“元流盗贼百余人于耽罗”。此后,犯人被接连遣送而来。五月,元流罪人三十三于耽罗”,八月,“元流罪人四十于耽罗”。除一般的罪人外,尚有皇族被流放于此,延佑四年春,仁宗之兄,魏王阿木哥流于耽罗。

    至元十四年,元朝于此设立了牧马场,并设官管理耽罗。

    直到我大明太祖皇帝,以布衣之身,提三尺剑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之后,一时忙于收复中原失地,故而令李成桂代为接收耽罗岛上元朝官吏投降。

    不想那李成桂趁机窃据了耽罗岛,至今已历百余年。

    馆驿之中,朝鲜使节、右议政金自点翻看着与南中军的和谈代表林文丙的会谈记录,不由得一个劲的摇头。

    &明满纸都是歪理,偏偏却找不到一丝一毫可以辩驳的地方。”

    在宗家的穿针引线之下。双方开始接触,甫一接触,双方便开始唇枪舌剑。

    知晓对方不是大明朝的正式军兵之后,金自点的心理似乎稳定了一些。

    知道这群人的目的似乎不是为了讨伐背明投清的朝鲜而来。但是,这群家伙**裸的提出了更加令朝鲜无法接受的要求。

    &立光海君复位,我们愿意支持朝鲜去打击胡虏!”

    &鲜几百年来都是大明的属国,一直以来都没有断绝过朝贡。只不过这两年因为后金的威胁,所以才屈身于胡虏,这一点还望上邦大人明鉴,如果上邦俯允。小臣愿意随大人往京师扣阙直陈下邦的苦衷。”

    林文丙同金自点互相之间唇枪舌剑。都往对方的虚弱之处捅。

    一个明着告诉你,我要把你的废黜大王抬出来充当我的傀儡。另一个则是告诉对方,我知道你们也是假冒伪劣的大明官军,真到了皇帝面前。咱们朝鲜好好的当一回孝子再痛哭一番也就是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不能让光海君成为南中军的傀儡。

    正在自己的房间中思忖着明日的对策。有亲随来报,五岛家和宗家的客人前来拜访。

    &政大人,您难道真的认为。南中军打算拥立光海君李珲那个废人为朝鲜王?”

    金自点命人奉茶请客人入座。

    规伯玄方开门见山的直指问题的所在。

    &也想不通,为什么南中军要支持光海君夺回朝鲜王位。”

    金自点愁苦几乎将漂亮的胡须捻断了。

    &是简单啊!就是为了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啊!如果是我,不能够从现在的朝鲜大王手中获取,那我就干脆立一个朝鲜王,让他把这块土地交还与我也就是了。”

    宗义真的这话,如同佛家所说的当头棒喝一般,顿时令金自点脑海之中一片清明。整个思路便如同已经死机了的电脑突然获得了巨大硬盘空间一样,运转如飞。

    他出使济州之时,李倧除了给他他金银财货之外,更是给了他一个底线和授权,“大王当日答应的可是只要能够将光海君迎回王京,让这股大明官军不再提起以光海君为号召对抗胡虏之事,便是泼天也似的条款都可以答应。眼下这南中军只是打算要这孤悬于海洋之中的耽罗岛,这同大王交给我的差使相比可是大有上下其手翻云覆雨的空间的!”

    &位到金某这里来,可是有什么话要告知金某?”

    想通了这点,金自点立刻变得云淡风轻起来,施施然的理理头发,舒展一下身躯,让自己坐得更加的舒服些。眼下要做的事情,就是如何同南中讨价还价,如何在讨价还价的过程中为自己谋取些好处、

    五岛家、宗家的三位说客互相看了一眼,心中不由得骂了一句,“这该死的的高丽狗!”

    &统领令我等告知贵使,不管是不是光海君在位,这耽罗岛南中军一定要为大明收复的。差别不过是在于是由哪位权知朝鲜国事在文书上签字画押。另外,南中向来以航海工商自强,对于耽罗,也算是志在必得。拿下来之后当然是用于同我等和朝鲜往来通商之用。为此,我宗家和五岛家,已经在岛上驻扎了一千五百余人的兵马,若是大人们需要,我们可以再征发至少两倍的农夫前来,反正南中有的是粮食!”

    宗义真的话语夹杂不清的阐述了很多的信息

    不管怎么样,南中军都要拿下耽罗岛,这是底线不容动摇。如果有人胆敢逾越这条底线,那么,他们不惜为朝鲜更换一位国主。

    而很明显的,宗家和五岛家,也已经准备在日后以耽罗岛为核心的商业往来贸易中大发横财了。为此他们征调了部队到岛上来,这些部队焉知不是日后征讨朝鲜的炮灰和先锋部队?

    特别是那句,一旦有需要,可以再征发至少两倍的农兵前来,这点,和倭人打过交道的金自点清楚得很,只要有粮食,倭国有的是愿意打仗的人。

    &一点不得不告知议政大人,南中军从顺化调运了大批的物资前来。有粮米、布匹、洋糖、烈酒等物,我听几位大人说,这些物资运到了这里,就不打算运回去了,总而言之要消耗在朝鲜。大人是打算让这些眼下在朝鲜不怎么值钱的东西变成征伐朝鲜的军粮呢,还是派别的用场?”

    规伯玄方恰当好处的抛出了另一个重磅炸弹。

    &后这耽罗岛,向南是我们两家往九州、本州等处进行贸易,向北呢?自然便是朝鲜和辽东了。这里到底是由谁来做南中军那些堆山填海的好东西在这样一个如此庞大辽阔的地域的独家买卖,也是个难题啊!”

    金自点除了是右议政、两班贵族之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他也是以金家为骨干的一个商人集团的首领。对于眼前的五岛家、宗家这两个今天的暴发户。昔日苦哈哈的扶桑土鳖,他从心里是万分瞧不起,但是又极为羡慕嫉妒,对于财富的占有欲。他丝毫不亚于任何人。

    眼下。朝鲜被建奴好好的打扫了一番。府库民间都极为贫穷,倘若此时他拥有了一个稳定可靠的商品来源,那么。他在朝中的地位,势必更加稳固;对于民间财富的掠夺获取,岂不是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简单?

    被战火摧残之后的朝鲜北部,有着大批的无主土地、山林,这些都可以成为金家的财富。

    &高丽,原本是王家的。他李家当年不过是王家驾前的一个权臣,借着洪武皇帝北伐的机会,李成桂靠着兵变上台,在明太祖面前好一通献媚,才得了这权知朝鲜国事的大位。我如今与大清走得近,若是再得到南中军的臂助,焉知以后金家不会成为朝鲜的主人?!”

    主意打定,忠君爱国的朝鲜右议政金自点金大人立刻换了另外一幅面孔同规伯玄方、宗义真等人说话。

    &朝鲜自被胡虏入侵以来,民生凋敝,百姓苦不堪言,正是需要与外界通商以苏民困之时。但是不知道有何物能够入得了南中军法眼?而南中又有何物可以销往朝鲜?”

    听得这话,宗家的外交和尚规伯玄方立刻精神为之一振,老奸巨猾的他嗅到了金自点话语中深处埋藏的味道,“你们打算卖什么东西给我,我能够卖什么东西给你们。我能够通过这种贸易活动获得多少利润?”

    三方立刻转换了角色,从敌对双方的谈判代表、游说者,变成了合作共赢的商贸伙伴。就如何开展以耽罗岛为中心,辐射朝鲜、辽东、九州的商业贸易圈进行了亲切坦诚的谈判。

    一夜无话,当金自点被从海面上升起的太阳所播撒的阳光唤醒之时,觉得整个人都充满了**和贪婪,不对,是禁区精神与为之奋斗的力量。

    用过了早饭之后,在亲兵护卫、从人的陪同之下,一行人正要从馆驿出来往济州府衙去进行今天的谈判,却被匆匆赶来的南中军玄武营的一名军官告知,今日暂行停止一天,贵使可以自行安排在岛上的活动。

    &好!我等便在这岛上再行游历一番。这北枕巨海,南对祟岳、家家桔柚,处处骅骝的山川秀美形胜之处,待我等离去之时,便不再是朝鲜的了。”心情极好的议政大人同周围的从人、属员打了一个哈哈,一行人便出了济州城,安步当车往城外而来。

    从西归浦方向,一群刚刚从船上卸下来的马匹正一路向着汉拿山南麓的方向而去。那马匹较之当年蒙古人运来的胡马骨骼高大不少,毛片在初升的阳光下跃动着光芒,在牧人的吆喝和口哨声中,明显是种马群的数十匹马卷起风雷往山脚下而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当年的蒙古人眼中,耽罗最重要的作用,便是作为元朝的牧场。耽罗岛属太平洋亚热带气候,每年一月的平均气温在零度以上,其东部是大片适于放牧的草地。温暖湿润的气候,丰美的水草,使其成为亚洲最好的牧场之一。自古耽罗就是出产良马之地,所谓“处处骅骝”。生长于马背上的元朝统治者,自然看中了这块宝地,这才有牧马场的设立。眼下,南中军自然要步先人的后尘,将这块幅员四百余里的土地变成自己在东北亚地区的马匹繁育基地。

    而此刻的码头上,更是人声鼎沸。大批的岛上居民猬集于此。负担着沉重的货物从栈桥上一路奔走到临时搭建的货场上,用自己的辛劳和体力,换取着一根又一根的竹签子,之后凭借着竹签子领取报酬。

    上百个岛上的妇女,伏在地面上,用细小的扫帚将男人们遗撒在道路上的粮米打扫起来,放在身旁的小布袋之中。几个年纪大的女人不停地叮嘱着身旁的小女孩们,“扫仔细些,扫上来一斤,十六两里便有四两是你的!”

    被南中军用石碾子反复碾压硬化过的货场上。更多的人们将身上巨大的麻袋奋力的运到粮食垛上。整齐的码放好。二十四个巨大的粮垛,如同二十四座小山一样压在了金自点的属员和从人眼里。

    &朝上国,到底是天朝上国啊!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征集动员如此多的粮食物资,看来。外界缪传天朝灾荒不断。兵连祸结。完全是夸大其词。天灾嘛,我朝鲜也是年年都有的!”

    不过,这二十四垛粮食。在已经同宗家、五岛家达成了默契,要在这以耽罗岛为核心的贸易圈中分一杯羹的金自点眼中,无疑就是二十座金山银山。

    &些粮食怕是够朝鲜全国的人吃上一阵子的。要是这些粮食归了我。。。。。”金大人开始无限遐想起那金银如同大同江水一样涌进自己库房的场景。

    第二天,朝鲜右议政金自点大人同南中军的和谈在欢乐祥和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双方都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底细并且明确了态度,这种活动不过就是一个过场而已。

    在接到金自点派人用南中军的快船送来的密折奏报之后,朝鲜王李倧顿时一口气长长的吐了出来,压在胸中很久的一块大石头也终于放了下来。

    从奏折的文字中,金自点既大肆的铺陈了一下此番耽罗岛之行见到的大明天兵兵马之精锐,粮草之丰足,火炮之犀利。又阐明了耽罗岛上农民对于逆贼光海君李珲的盲目拥戴,以及大明统兵将领意图以李珲为号召,光复朝鲜的目的。

    总之,这一次与大明天兵的谈判很艰难,一旦谈判破裂,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在忠君爱国的金自点大人的三寸不烂之舌努力之下,与大明将领痛陈利害,表明了朝鲜对大明之矢志不渝的宗藩情谊,“朝鲜始终视大明如父母之邦。”大明统兵将领才态度有所缓和。

    对于朝鲜提出的要迎回光海君回王京奉养的主张,大明将领官员们之前也是十分的不愿意,但是在金大人的一番努力之下,官员和将领们的态度也开始松动。但是要以耽罗岛为交换,否则回朝之后无法交代。

    对于那块孤悬于海洋之中,蛮荒落后的土地,李倧向来就没有什么好印象,除了可以出产些乡马用来拉车耕田之外,便只有些柑橘之类的出产。田赋更是少的可怜。大明既然愿意把这块没有什么油水的骨头拿走,那就拿走把!

    更何况,金右议政在奏报中还提到了一笔,虽然眼下朝鲜迫于形势屈身降于胡虏,但是大明也体谅到了这一点,允许我国君臣身在满营心在明。特许朝鲜同耽罗岛进行往来贸易活动。以贴补国内财用之不足。

    &爱卿!真乃干国忠良是也!”能够将一桩可能危及到自己的王位之事,办成只需要割走一块毫无用处的荒僻土地,甚至还可以通过与在岛上的明军进行往来贸易的机会获取朝鲜恢复国内经济、用来与民休息的各类物资的好事,这样的忠臣、能臣,如何不令朝鲜王李倧击节拍案赞叹?

    在给金自点的批复之中,除了大肆的夸奖了一番金自点的忠心为国,能力超强以外,令他迅速的完成与大明天兵的割地之事。同时,李倧很是隐晦的命他迅速将光海君带回王京奉养,“路途之中风波涉险,卿千万小心,万万勿出意外。”

    有了李倧的全权授权,金自点如何不趁机利用这一时机为自己在谋取些好处?

    &千副南中军制式装备的铠甲!”

    宗家的少主宗义真命人将那用稻草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铠甲堆放在了馆驿的院内,镀了一层锡的九转钢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甚是可爱。

    &甲胄卖到九州、辽东,可都是天价。恭喜右议政大人发财了。”

    规伯玄方敲钉转脚的强调了一句。

    这甲胄,是金自点从宗家手中转购而来,他想要卖给谁,大家心中都清楚的很。

    &家发财就是!”

    与前来送行的宗家、五岛家、林文丙等人拱手作别,金自点带着自己的使团成员,毕恭毕敬的将已经哭不出来声音的光海君架到船上。

    在码头上的一个角落里,李沛霆同徐还山、李华梅、李华宇四人冷眼看着这一幕。

    &虫,如何?我当日说过,可以不动刀枪便将这耽罗岛纳入囊中!”

    岛上的各处城池、关隘,已经将朝鲜王国的八卦旗,变成了大明日月旗。

    回程中,光海君李珲不慎失足落水,待随行的船工水手奋力打捞上船时已经气绝身亡。金自点只得扶棺回京向李倧请罪。

    得知自己的弟弟不幸身亡的消息,李倧恸哭失声,传旨辍朝三日以示哀悼。

    不过,几年以后,一个随同出使耽罗的属员,在一次灌多了烧酒之后,口出狂言,声称当日光海君是被右议政金自点下令绑起来之后丢到海中淹死的。

    当然,酒后狂言,不足为凭。

    不过,第二天这个小官就因为家里的菜油灯打翻了,全家都去伺候祝融星君了。

    此事按下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