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尽数屠之!
    &继续求收藏、求订阅、求月票!

    &部于崇祯十二年正月二十一日奉令向济南府方向追剿奴贼残余,追至王宿铺村附近,有长清民壮来报,该村有数百名建奴正红旗、镶红旗满洲残兵。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京营游击吴某领军在此围攻受挫,敌气焰凶顽。职所部遂投入攻击,先以火铳攒射齐射,然后全体刺刀突击。职所部左哨第一队甲长贺长庆者率先冲至残敌近前,以刺刀与敌搏杀。突然自血泊中冲出一名身材高大的奴贼将领,身着鎏金甲胄手持钢刀以目怒视贺长庆。贺甲长一时惊愕不知所措。此时其身后面的其甲中伍长林怀长者大喝一声,以刺刀猛向该奴贼头目刺去,不料被此贼以手中大刀格挡开来。贺甲长此时以手中刺刀猛刺,刺刀刺破甲胄三层,刺入该头目肋部。然此贼凶悍至极,非但没有倒下,反而手握贺甲长火铳,妄图将刺刀从自己身上拔出。双方僵持之际,林怀长及同甲兵士萧争应者,抢步上前各补一刀,此贼方才颓然倒地不起。经俘虏辨认供述,并查证该奴贼头目随身物品,当属伪清逆贼正红旗旗主、伪成郡王、扬武大将军岳托无疑。”

    在临时设立为行辕的长清县大堂之上,看着韦达港匆匆草就的军情文书,尽管早就有了大捷的心理准备,守汉的手还是有些微微发抖。

    这一仗,如果能够击毙一名满清王爷级别的将领,可谓是空前大捷。不亚于被人吹捧上天的所谓宁远大捷。那一仗老努尔哈赤可是半年多以后才死。我这可是当场击毙!

    &曾确实辨识过?!”为了防止出现**那种多次击毙刘伯承的笑话,守汉还是很谨慎,又问了一遍报信的军官。

    &错!俘虏的正红旗满洲士兵都哭声一片,惨叫声不断。为了以防万一,吴旅长还抓了几个镶红旗满洲镶白旗满洲的俘虏来辨识,这些狗贼们都一致确认就是岳托无疑!”

    &将军!?您说什么?”

    刚刚过足了炮瘾的王承恩惊得将手中的热可可掉到了地上,精致的玻璃杯登时粉碎,可可溅了他一身。但是此时却顾不得那许多了,他和王德化二人上前一左一右的将守汉围在当中,四只眼睛如同狼一样盯住了守汉的脸。

    守汉努力的平复一下情绪。打算学习一下谢安那副“小儿辈已破贼矣!”的云淡风轻的气度来。奈何修炼不到家。

    &备旅来了报捷文书。他们阵斩奴酋伪成郡王岳托!”

    在二位王公公喜极而泣的伏地大哭声中,守汉迈步来到了院子里,“嘿嘿!岳托!这济南就是你命里的终结之处!让你躲得过天花,逃不过刺刀!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城内很快响起了零星的鞭炮声。惊魂未定的长清百姓们得到了斩杀奴贼i巨酋岳托的消息。开始用自己的方式来庆祝。很快。鞭炮声便在城内响成了一片。

    鞭炮声中,好消息接踵而至。

    &部斩杀伪八旗蒙古正黄旗旗主!俘获其织金龙纛、铠甲、印信等物!”

    &部俘获伪八旗蒙古正白旗旗主!缴获其织金龙纛、仪仗等物!”

    &部生俘伪正红旗满洲甲喇章京二名!缴获旗号、铠甲等物!”

    &部斩杀伪镶白旗满洲牛录章京三名。。。。。。”

    接二连三的好消息令人们变得有些审美疲劳,起初一个好消息传来时城内还会有人放鞭炮以示庆祝。但是好消息来的多了,鞭炮声反而少了许多。

    不过,在早饭过后来的一个消息,则是令全城沸腾了!

    &公!主公!我近卫旅生俘伪镶红旗满洲旗主、伪奴酋安平贝勒杜度!”

    长清东门通往济南府的官道上,一辆破烂的马车上矗立着一根用房梁草草改成的木柱,安平贝勒杜度,这个努尔哈赤的长子长孙,被人捆得与即将要送去屠宰的猪相仿。为了保证杜度能够安全被送到守汉面前,鲁云胜抽调了一个营的兵力沿途押送,防止有建奴的残兵劫走杜度,同时也是为了保守秘密,禁止沿途百姓围观、接近。

    听闻伪清安平贝勒被押解进了县衙,王德化抢了一柄绣春刀便冲到院内,直扑绑缚着杜度的马车而去。

    &公公,你这是何意?!”

    命人将他手中的刀夺过,守汉冷面盯着他。

    &家要砍了他!要为皇爷出口恶气!要为大明死难百姓复仇!”

    &一刀砍了他,反倒是成全了他!你一刀砍了他,数十万、数百万被他们杀死、掳掠的大明百姓就能活过来了?”

    &公公,还是稍安勿躁,听大将军安排便是!大将军,我们何时北上将这厮和奴酋岳托献俘阙下?”

    王承恩在守汉与王德化之间打着圆场,免得双方争吵起来。王德化倒也是见机的快,很清楚守汉不发话,他连杜度的衣角都碰不到。既然王承恩出来说合当即便就坡下驴。不料,那边杜度却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啊!来杀我啊!你这头阉驴!没卵子的货!”

    &子在济南府,把你明国朱家的德王府占了,德王的老婆妃子、儿媳妇、女儿,挨着睡了一个遍!老子的十五叔,把德王的几个妃子摆在一张床上轮着睡过去!”

    &子虽然兵败被擒,但是我大清在济南尚有十万虎狼貔貅之师!你们最好马上把老子杀了!如果老子的十四叔十五叔领大军前来,活捉了你们,落到老子手里,老子管叫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话辱及别人妻女,粗鲁不堪。且又涉及到了皇室颜面,三人不由得都是满面怒容。

    &公公,本官便将这贼酋交给你处置。听闻东厂、锦衣卫有数十种刑法,我手下那群不成材的一直想见识一下,公公可以随意调教这厮。只要不弄死、弄残废就可以!”

    听了守汉开了口子,王德化不由得喜出望外,“大人放心!这次虽然跟随咱家南下的不是什么好手,这长清又没有那么齐全的刑具,不过,咱家照样能够调理的这贼酋欲仙欲死!而且都是皮外伤。不会伤筋动骨!”

    命人将杜度押到大牢之中严加看管。王德化兴冲冲的去挑选好手准备对杜度用刑自不待言。

    &人,我们如今阵斩岳托,生俘杜度,战果自万历朝平定杨应龙以来可谓宏大之极。不知大人下一步如何打算?”

    王承恩小心翼翼的询问守汉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阵斩满洲正红旗奴酋岳托。更生擒努尔哈赤长孙。伪镶红旗满洲旗主安平贝勒杜度。可谓是惊世奇功。他作为一个忠心耿耿的奴仆,自觉有义务为冲在摸清楚守汉的底细也好进行封赏。

    &公,如今仗还没有打完。各处战果还未曾统计清楚,此时便说这些,是否有些过于早了?”

    守汉打了一个漂亮的太极拳,将王承恩的问话轻轻的搪塞过去。

    王承恩久历宫廷,见过太多的风浪,但是近几日所经历的却超过了他之前几十年经过的事。如此大捷,将入寇的东奴两个满洲旗主一死一生擒,更是将随同入关的蒙古八旗打得几乎全军覆没,这样的战果,换了别人,只怕早就大吹特吹了,如何还说仗还未打完?

    &官的意思,长清之战的战果尚未统计清楚,我军伤亡情况也未曾统计上来,如何擅自便说之后该当如何?”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光明正大,王承恩也不好再问,只得悻悻的跟着守汉回大堂去。

    大堂之上,李沛霆、王宝等人正在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热火朝天的统计着杀敌和缴获的各类数字。

    不过,令守汉很高兴的是,从莱州方向又赶来了千余兵马,同时运来了数百车辎重粮草等物,大大的缓解了手中兵力不足的困境。

    这些护送辎重前来的兵马,除了带了七八个漕帮当地的龙头、香主之类的角色来见守汉之外,更带了一千多颗军功首级。

    沿着大清河一路行来,漕帮因为与南中军有着多年来共同发财的密切关系,冒着兵荒马乱的危险,召集了手中的几千名帮众,沿着河道破冰前行,一路背纤拖曳大船,或者是帮助雇佣车辆提供骡马运输。

    &可惜,我们晚到了一天,如果及时赶到了,也可以赶上杀鞑子了!”那营官听说大战刚刚打完,不由得顿足捶胸,为自己丧失了一次绝好的立功机会而懊悔。

    负责点收完他们所押运来的粮草弹药等各类补给品,王宝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你们日夜兼程,顶风冒雪将辎重运到,这个功劳不比战场破敌,斩将夺旗小,甚至更大。何况,你们沿途也有斩获,不是也收获了千余颗首级?”

    &办大人!”营官跳起来辩白,“那些都是沿途来骚扰,意图抢夺我军粮草补给的小股匪徒,唤作什么,唤作什么?”

    &些都是闻香教的教匪。”

    一名漕帮的香主从旁为营官解围。

    自从天启二年(1622)徐鸿儒在山东组织教众起事造反,自称中兴福烈帝建元“大乘兴胜”,很快被镇压下去之后,闻香教的开山祖师王森的子孙们便复闻香教改称为大乘教清茶门,以逃避素来名声不好历史评价不高的魏忠贤所控制的明朝政权的打击。不过,百姓和江湖中人却仍旧习惯称呼他们为闻香教。

    &就是这些教匪!居然敢打咱们的主意!可笑的是,打仗之前还要念佛号和符水,乱糟糟的冲过来。兄弟们一排火铳打过去,便倒下一片,之后漕帮的兄弟们和咱们一道冲上去,便有了这些军功首级!”

    好言嘉勉了几句,营官领着手下人兴高采烈的去营房安顿,接替那些在外战斗了一天的兄弟们。让他们得到恢复体力的时间。

    杀敌缴获和自身伤亡情况还在统计。

    &战我军共斩首东奴、鞑奴首级四千七百五十五级。生俘东奴、鞑奴贼一千七百五十人,内奴重甲死兵四百五十余人,旗丁七百五十余人,余者为旗中余丁和包衣阿哈、随军杂役等属。缴获盔甲三千余副,战马二千余匹,骡马三千余匹,军械车辆辎重无算。”

    &军各部生俘伪清正白旗、镶白旗两部包衣三千余人,据俘虏供称,他们系山海镇、宁远镇、蓟镇、玉田镇等处关宁军,于鸡泽战役中被俘。充当伪清包衣。要求我们给予他们大明官军待遇。并发放军饷粮草饮食。或将他们送往德州援剿总兵祖宽处。”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到了极致的!

    守汉被关宁军的言论气得不怒反笑。

    不管怎么说,这场战斗收获是巨大的,岳托和杜度带到长清来的二千多两红旗满洲、五千八旗蒙古基本上全都葬送于此。就连两白旗派来给他助威的几十个包衣牛录的一万多人也被击溃。俘虏!就连岳托和杜度本人。也难以逃脱被杀死、俘虏的命运。

    这一仗。对于建奴而言,绝对是自努尔哈赤起兵以来最惨重的一次失败。就算在济南和保定、沈阳等处还有两红旗的兵马人口,但是几年之内这两个满洲旗也是元气大伤了!

    不过。杀敌一万,自损三千。南中军的伤亡也是巨大的。

    为了获取这斩杀一千多颗真奴首级,斩杀数千蒙古八旗,俘虏千余名真奴、鞑奴,南中军在长清这几天的作战当中,战死六百余人,轻伤千余人,重伤四百余名,更加要命的则是非战斗减员。以岭南、南中热带、亚热带地域人员为主组成的南中军,面对着山东的严寒天气,出现了大量的冻伤。

    将近有一成以上接近两成的军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冻疮。

    &公,这是各处报上来的战损情况。请主公过目。”

    王宝小心翼翼的将抄录清楚的各旅各团的伤亡情况递给了正在低头沉思的守汉。

    &将军,这些俘虏之人,您觉得我们该当如何处置?”王德化和王承恩从大战获胜之后的狂喜中逐渐清醒过来,很自觉的将自己摆放在了属下的地位上,向守汉询问方略。

    数千俘虏,内中真奴、鞑奴、附逆汉人都有,这些俘虏的数字甚至超过了南中军眼下的可战之兵数量,如果一旦有变,那么就是反胜为败的局面。

    &逆官军,国家用民脂民膏豢养他们,不思杀贼保民,上报君恩,下安黎庶,却甘心附逆,为建奴爪牙。屠戮各处军民,攻破城池州县,掠取官私财物。此辈若是留存于世,何以彰显我大明法度?何以慰无辜被杀之军民在天之灵?”

    守汉冷着脸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附逆建奴,为虎作伥者,已非我大明官军。此辈不可留存于人世间。尽数屠之!”

    &数屠之?!”

    这话让一直站在王承恩身后的吴游击浑身一个劲地哆嗦,那可是三千多前关宁军成员,关宁军是什么?那可是多年来便是彼此之间婚姻联络,互为姻亲的集团,便是崇祯皇上朱由检,敢杀蓟辽督师袁崇焕,却不敢动关宁军。道理就是这样,投鼠忌器。

    可是这位爷却一张口就要把三千多关宁军全数砍了头!

    不过,二位王公公却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欢喜。

    李大将军此举,固然是起到了杀一儆百的作用,却也将自己与整个辽西军镇对立起来,这一来,自己向皇爷交差的时候便大有一番笔墨可以铺排一二了,拿来好生表一表功!

    崇祯十二年正月二十三日,长清西门外,午时。

    乱葬岗子脚下,知县连夜组织人手挖了几个硕大的土坑,准备用来埋死尸。四千多名被捆住双手拇指的被俘清兵被各执刀枪的南中军和武装民壮押到这里,看到一个个巨大的土坑,顿时一阵阵骚动。

    被俘的清兵中,除了挑选出二百名模样略微周正身体较为良好的两红旗满洲旗丁用于献俘礼以外,其余的四百五十多名重甲兵中挑出了三百人另有安排。其余的不论是包衣阿哈、杂役、余丁、旗丁、披甲人、巴牙喇兵,壮大、分得拨什库,牛录章京等等,一律被绑缚在一起。而被挑选出来的五百人,则是同样绳捆索绑在一旁跪倒观礼。

    &们是朝廷经制官军!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子是朝廷三品参将!你们擅自杀害朝廷大员,老子要去告你们!”

    被剥去了衣甲的前关宁军、两白旗包衣牛录们恐怖的扭动着身躯,奋力挣扎着,口中不住的叫骂着,试图逃脱死亡的命运。

    &用废话!开火!”

    监斩的王宝冷冷的说了一句。几排火铳朝着俘虏队伍中打去,顿时。挣扎叫骂的最凶最厉害的几队俘虏变得安静下来。

    离他们不远。聚拢了黑压压一大片来观看这些鞑子被斩首的长清百姓,鞑子在山东各处肆虐,令百姓不得安宁,内中更不知有多少人家破人亡惨遭杀戮。一片愤怒的喝骂声。投掷来无数的泥土石块。砸得那些清兵头破血流浑身发抖。全然没有往日的嚣张跋扈,凶神恶煞。

    &辰已到!行刑!”

    原本担任行刑人员从三个旅和京营官兵之中抽调而来,但是长清父老几番恳求。说是这些建奴屠戮山东,草民等若非大人们到此抗敌只怕也是和济南府百姓一样的命运,恳请大人允许我长清县子弟参与行刑!

    于是,行刑的方式方法便花样百出,充分体现出来了国人的智慧和技术水平。

    南中军近卫旅这边,完全是工场化生产的屠杀方式。一队火铳手,身后有四队人替补,或是装填弹药,或是准备将过于疲惫的行刑人员换下去。一排枪打过之后,行刑队员立刻左手向后递出空枪,右手接过装填好弹药的火铳,有人将被绑缚成一串的五十名战俘押过来,又一轮火铳射击。之后有人拎着建奴的短柄斧子过去将人头一一砍下,丢到石灰里进行处理。

    而第三旅和警备旅的官兵则是又换了一种方式。刺刀见红。

    &次打仗,兄弟们都是三轮射击之后上刺刀突击,可是有的兄弟胆子小了些,手软了点!到了生死关头,你稍微差一步就是阴阳两世!不想自己死的,就给老子好好的练练手段!”

    出身草莽的吴标,就是做动员也是满嘴粗话不止,指着队列前被押过来的数百名俘虏。

    &已经和他们说过了,要是哪个能够在我们三轮刺刀突击之中不死的,那是老天不让他死!老子就向主公求情,免了他的死罪!”

    警备旅的士兵们一声呐喊,端着上了刺刀的火铳恶狠狠的朝着对面奔跑挤撞混乱不堪的几百名俘虏冲了过去。刹那间,血花四溅。

    而长清的百姓则是充分的发挥了想象了,几位头面人物将各种民间刑法一一罗列而出,最后却是争执不下,无奈之中,众人采取了一个折中的方式。

    那些衙役和武装民壮们,将一个个俘虏从人群之中揪出来,当着俘虏们的将他的手脚斩断,丢给早已虎视眈眈的百姓,百姓们用手中的砖头石块木棍向那个痛苦哀嚎的家伙砸过去,直到砸得他浑身模糊,再也发不出声音为止。

    看到这残忍暴烈的一幕,几个平日里以杀人为乐的俘虏吓得大便失禁,浑身臭气熏天。更有那求死之心强烈的,一个虎扑暴起,冲向手中拿着刀枪的民壮,直直的将身体撞到枪尖上。

    几个负责行刑的民壮头目俨然成了众人眼中的红人,不住的挥动手中已然出现了缺口的砍刀向周围打着招呼。

    &家一直以为东厂和锦衣卫最狠,手段最为毒辣。今日一看,这民心若是满是戾气,其毒辣程度何止锦衣卫东厂百倍?!”

    观看行刑的王承恩擦擦额角冒出的细密汗水,心中暗自叨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