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收复济南
    正月二十八日,两白旗大军浩浩荡荡开回济南城,随即将济南城和附近几座州县全部搜掠一空,刀刮水洗一般干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监押着十余万被掳百姓,赶着十余万猪牛羊骡马,运输着数十余万石粮米豆料,还有缴获众多的军械辎重随行,形成一个长达数十里的行军队伍。

    建奴沿途掠获的车辆骡马不计其数,或是手推独轮车,或是轿车,或是马车等,粗粗看去怕有数万辆之多。这些车辆无不是满载粮米金银,除此之外,被虏来的那些百姓,俱都是青壮汉子,各个人身上或是扛着粮包,或者是背着沉重的布捆,将济南城中堆积的掳获财帛收获能够带走的尽量带走。

    &们这些人,在济南城中留守,看押这些未曾来得及运走的人口和财物。”

    指着堆积在德王宫中的一些粗笨之物,和数十个钉封严密的木箱,多尔衮吩咐几名包衣牛录军官,“不用你们待多久。一天就可以!”

    几个军官唯唯诺诺的答应了。

    前脚多尔衮的大军出了北门,往德州、沧州方向去了,后脚南中军的大队人马便杀到了西门城下。

    一声凌厉的铜号声,几架云梯便搭在了济南城头,数百名火铳手用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着云梯旁的垛口。

    守城的军马自知不敌,一声发喊,连火都不曾放上一把,便急匆匆的冲出北门,夺路而走。追赶大队人马而去。

    &位公公,德王爷,我们是不是可以进城了?!”

    守汉勒住马缰绳,满面是笑容,朝着身旁神情复杂的王德化、王承恩二人和惊魂未定的德王指着济南高大的城墙询问。

    对于守汉如此藐视德王爷的做法,王德化和王承恩并没有提出什么驳斥的语言,相反,两个人很是默认这种态度。

    那日守汉找他二人密议,提出为了保全皇家体面,要用手中的两个大军功来换回被建奴俘虏的德王一系宗室。这样的举动令二人先是一惊。之后慨叹不已。

    &中御史对李大将军颇有些微词,声言李某跋扈骄横。如今看来,李将军赤心为国,又岂是那班乌鸦能够比拟的?!”

    当下二人便慷慨答应。回到京师后少不得要在皇爷面前密奏一番表彰一下李大人的功绩。

    当然。岳托、杜度二人身份有关的龙纛、铠甲、关防等物则是一件也不曾少。俱都是保管严密,作为日后报功的凭据。

    那日与阿巴泰交换德王一系男丁,便是王承恩领着东厂的好手在暗中窥视。担任警戒。

    得知自己又回到了大明官军温暖宽广的怀抱之中时,德王众人不由得放声大哭,国破家亡的滋味,两世为人的感觉,短短的几天他们都体会到了。

    &们为什么不乘胜追击?鼓起余勇将这股东奴彻底消灭在山东境内?!”

    最先缓过来的奉国将军朱恩赏马上拿出了自己宗室贵族的派头,顾不得不得干预军政事务的祖制,跳着脚戟指大声疾呼。那两根手指头几乎快要戳到守汉的脸上了。

    &了!”

    王承恩心中哀叹一声。

    &啪!”两声清脆的耳光,朱恩赏脸颊立刻变得红肿起来,口中吐出两颗牙齿。对面殴打他的正是李华宝和他的一名随扈。

    &你这小子,敢打我?!”见这少年虽然年纪不大却是衣饰华贵颐指气使,朱恩赏自知定非常人,可是这口恶气却咽不下去。

    &恩赏,莫要放肆!这是李总督的二公子!”

    王德化摆出了司礼监掌印太监的派头和风度来喝止这一场小冲突。这段时间连番大战,他和王承恩与南中军众人也算是在血里火里滚了几遭,自然交情要远胜于这群德王宗室。

    &又是谁?你个奴才,滚一旁去!”

    朱恩赏大概确实是被李华宝打糊涂了,眼睛居然没有看到王德化身上的蟒袍。

    &家确实是个奴才,不过却是皇上的奴才。朱将军,忘了说了,咱家是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德化,这位是王承恩王公公。”

    此话一出,自德王以下,所有被换回来的俘虏宗室们全都跪倒在地,一个个哆嗦的和凉粉相仿。很多人都联想到了等待自己的命运国破被虏,丧失皇家体面,送入凤阳高墙圈禁都是轻的!到了那步田地,只怕是随便哪个太监都能捏死自己!

    &大人特意将你们救回来,还不好生谢谢?!”

    在守汉面前恭恭敬敬的王德化、王承恩,京营官兵锦衣卫们,可丝毫没有好脸给这群没用的废物。

    这几天的连续血战,让油滑浮躁的京营官兵也逐渐脱去了这些杂质,重现了些当年京营祖先的威风武勇铁血肃杀之气。而帮助他们进行这一番脱胎换骨的,正是南中军。几次大战下来,吴游击等人私下里闲聊,若是京营其他官兵遇到这样的大战,莫说是杀敌立功,只怕逃跑的路上不尿裤子都是好样的!

    一行人更不多说,策马直入济南城。

    德王宫中,倒也未曾如何被毁坏。经过草草的收拾了一番,这里便成了守汉的临时帅府。至于说原来的主人德王,不好意思,正和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低眉顺眼的巴结着二位王公公,试图请王公公笔下超生,口中留情。

    显然清军走的仓促,大批的被虏人口还滞留在城中不曾出城,更有不少古董字画书籍等物被整理的十分齐整,放在箱笼筐篓之中准备运走。

    &大将军。我军经过清点,城中有被虏百姓十一万八千七百九十二人。其中多数为妇孺之辈,青壮不过万余人。”

    除了这些事实上是多尔衮兄弟与南中军交易的一部分内容的人口之外。更有在银安殿内堆积的数万两金银,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份尴尬没有说话的余地,德王几乎就要开口说那是自己的钱财了。

    &将军,城中的缴获,俱都是南中军战功所得。请大将军用来犒赏将士便是。”

    王德化很大方的做了一个顺手人情,将这些建奴留下来的钱财古董书籍人口,拱手送给了守汉处置。

    &复济南,乃是诸军将士血战之功。守汉不敢贪天功为己有。便将在这城中所获金银,全数犒赏各军将士便是!以激励将士为国杀贼!”

    听了守汉要将在济南所缴获的金银全数发给参战将士,不由得以吴游击为首的明军军官们个个喜笑颜开。

    这些京营官兵和山东官兵对于南中军的军功赏赐之丰厚可是羡慕至极。特别是吴游击这些人。自觉这一趟随着二位公公南下之行。虽然有风险,却是收入丰厚。论军功,差不多每一个都有鞑子的脑袋入账,论钱财。普通的士兵少的有收入几百两的。多的有收入近千两的。

    如今又可以分一次军功赏赐。这些人焉有不喜笑颜开的道理?

    &只可惜走了多铎、多尔衮两个奴酋!否则,他二人可是大将军悬赏二十万金子的!”

    泰安游击很是遗憾的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守汉为多尔衮兄弟各自悬出十万金币的重赏,这消息早已在来援各军中传开。引逗的诸军无不摩拳擦掌。希望自己有那个运气能够将多尔衮或者多铎生擒、斩首,哪怕是别人杀他们的时候自己冲上去砍两刀也可以分些金子回来!

    对于何以悬出如此之重赏,两位王公公颇为不解。私下里也曾经询问过守护何以悬出如此重赏?同为八旗奴酋,为何岳托便只有十万银元的价格?

    对此,守汉说出了一番令二位王公公心惊肉跳的话。

    &奴不过一马匪,只知道在辽东屠戮劫掠。洪泰之才也不过公孙度、高健武、渊盖苏文之流,生平之愿不过是如俺答汗一般封个顺义王,获得开边市商贸资格罢了!唯有奴酋多尔衮者,有聪明王之称,非但有忽必烈之志,更有忽必烈之能,又有其兄、其弟为左右羽翼,手下更有两白旗兵马为爪牙。如果不能斩多尔衮、多铎兄弟,此獠日后必将成为我大明之噩梦!”

    入城之后,诸般事务更多,好在有山东地方官员为了巴结前程,交好二位大太监,不惜顶风冒雪赶到济南来向王公公报到,自告奋勇的处理起诸多民政事务。

    掩埋尸首、清理垃圾,整修文庙。统计破城之后士子节妇殉国之惨烈事迹,一个个忙得不亦说乎。

    唯独没有人去过问一句在济南城中各处街巷内困守的那十一万余人,他们的衣食饱暖,疾病医药等事项。

    建奴在日,虽然每日里殴打辱骂奸淫之事不断,但是至少一天两顿米汤稀粥是有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虽然城池被大明官军收复了,但是百姓却被官员们视如无物了。

    挨了一天的饥寒之后,终于等来了希望。

    数十骑战马簇拥着一个军官在圈禁这些百姓的几条街巷上来回奔驰了几圈,往各个院落之中查看了一番。

    &官是大明南中军,总督南中军马钱粮诸事李大人麾下第三旅旅长廖冬至!”

    &等稍安勿躁,我南中军已经控制了全城,稍后便要有粥食发放!”

    看着这些军爷个个身材结实,脸上泛着油光,说话虽然粗声大气,倒也对百姓颇为礼貌。有那懂得些明军装备的,见这些人腰挎长刀,身后斜背着乌黑油亮的长长火铳,被风雪吹动的大氅起伏间显现出锃亮的胸甲,胸甲上更带着大大小小的子药盒子。

    许多人这次才敢相信,自己是真的逃脱出了建奴的魔掌。想想被建奴杀害、掳走的亲人,不由得这些妇孺放声大哭,一时间,半个城池上空哭声震天。

    很快,辎重队的炊事车便出现在大街小巷,热乎乎的水汽在人群上空弥散。让人们看到了希望。这些被掳民众饥寒日久,嗅着米粒的香气不由得贪婪的抽动着鼻翼,多呼吸些香气进去也是幸福的。

    &人一碗,两个时辰以后可以再吃一顿!”

    司务长们敲着马勺大声吆喝着。这是常识,这些年来,每次有内地流民乘船到南中,都有一些人因为贪吃而被活活撑死。因此,南中军上下也积累了应对的办法,少食多餐,增强胃肠活力之后再正常饮食。

    这些米粥盛到碗里。黏糊糊的颇为令人心动。筷子斜斜的插在上面一动不动。

    喝着浓稠的米粥,就着些鱼松,很多女人不住的抽泣着,这是自从被虏之后吃得最为安心、舒服的一顿。喝着热呼呼的米粥。披着被褥。烤着温暖的火堆。虽风雪交加的夜晚实在难熬,但众人心中都燃起了无限的希望,当日很多人一夜无眠。

    接着。各旅卫生营的营官在各处街巷之中往来穿梭,招募愿意去照顾伤兵的妇人,营中虽然有看护兵,但是伤号太多,枪伤、炮伤、烧伤、刀伤,最多的是令南方郎中束手无策的冻伤,卫生营一时无法照顾过来。故而要在民妇中挑些人过去帮忙。

    &是愿意去看护伤兵的,可以享受我南中军的伙食!米饭、大饼、肉食管够吃!”

    接着,更是将被虏百姓中的青壮年挑出,分别登记造册,依照南中军的营伍编制起来,称为辅兵义勇队。

    而从运河上一路来援的那些漕帮帮众,怀里揣着南中军大爷们发给的银元,左臂上带着袖标,神气十足的充当在济南城内维持秩序的任务,并且充当着义务宣传员。

    这些人,每五六人一队,以一个南中军的轻伤员为头目,手中拿着战场上缴获的建奴刀枪兵器,领着十几个辅兵义勇在城中维持秩序,宣传着南中军的战功,吹嘘着南中的富庶与安定。

    &们也算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手头也见过血的人呢!可是什么时候见过南中军这些军爷们这么能打得?哪都不是杀人不眨眼了,你的刀砍下来,我宁可让你砍上一刀,也要用枪刺死你!”

    &看那些军爷,便是一个伙夫,都是有一件甲胄在身上,头上也不是一顶烂了边的毡帽、折上巾,那可是正儿八经的铁盔!南中富啊!咱们漕帮,每年光是转运李将军给皇帝老子内库进贡的粮食,就有几十上百万石!”

    &看跟着咱们的那位军爷没有,别看人家笑呵呵的一团和气,战场上可是连着刺死了两个鞑子的!而且人家家里还有上百亩上好水田,养的猪都是喝鱼汤的!”

    &下大明各地刀兵水旱一起来,关外的鞑子也时不时的来骚扰劫掠,你们便是归乡,万一再被鞑子掳去怎么办?照我看,倒不如索性一狠心,跟着将军南下去谋生!那里又有田地,又有事由给你,你要是有一技之长的话,就等着发财当老爷吧!”

    &说了,咱们这山东、直隶各地被鞑子洗劫一番后,到处残破无比,灾民遍地,谁知道朝廷会不会拨出钱粮救济?就算有钱粮,能够到咱们手中的能有多少?”

    &将军的仁义你们也看到了,这几日每日发放饭食救济,说句难听的,你们在家的时候吃过全粮食的饭吗?跟着将军南下,别的不说,一天三顿饱饭,有鱼有肉还是可以拍胸脯的。你们是要活命,还是想饿死,可要仔细想好了。”

    一面在被虏百姓中做着舆论上的准备,宣讲着到南中的各种好处,一面帮助卫生营、辎重营招募看护、杂役民夫,“一天三顿饱饭,只要你撑不死,鱼肉饭食随便吃!另有五十个南中通宝工钱!”

    。。。。。

    雪终于停了。

    在亲兵的护卫之下,李守汉领着王德化、王承恩、德王等人登上了济南城外的茂岭山,眺望被白雪覆盖的齐鲁大地。

    几天前的烽烟刀兵之地被积雪覆盖,显得分外宁静安详。在家里休息了几天的太阳,把光芒投射在积雪上,折射出耀眼的光线,那光竟然还带着微微的红色。

    这几天守汉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从莱州方向赶来的辎重和沿途护卫、掉队的部队全部到了济南,让一直捉襟见肘的兵力终于彻底得到解决。

    那些山东地方官兵被派到城头各处城关、马面、箭楼中担任守卫,南中军主力则在各处营盘之中休整。

    令多尔衮做出撤军决心的那支大队骑兵也匆匆赶到,是从耽罗岛方向赶来的两个骑兵团,这些人的技战术水平比起之前的老骑兵来还差着一块,不过只要经过几次战场实践很快便可以成熟起来。

    &人,日前有人来报,援剿总兵祖宽所部两千余人,正在向济南方向开来。”

    &此时来做什么?奴酋多尔衮攻城的时候他在哪?我们在长清连番与建奴苦战的时候他在哪?此时见建奴大军撤走了,急急忙忙的来找便宜了?”

    守汉和王德化等人的意见空前一致,颇有些同仇敌忾之意。

    &位公公,德王千岁,本官听小女在胶州湾送来的消息,这几日海上风浪平静,我们是不是该发奏本往京师报捷了?”

    &该!”

    &番济南作战,大将军劳苦功高,自当好好铺陈一下战功!”

    &这题本如何书写,我等四人便要好好商议一下才是!”(。。)

    &继续求月票。求订阅!还有,在贴吧里激烈辩论的兄弟们,能够先帮忙订阅一下之后再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