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跋扈最是宁远伯
    &爽的情节来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看看某两位大才子的嘴脸啊!

    那啥,月票?

    &声灯影连十里,歌女花船戏浊波。”

    这条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似乎自从有了这个名字之后便充斥着浓郁饿的脂粉气,满是香艳暧昧的味道。十里秦淮,历史上便是有名的风流之乡。

    南京城内的秦淮河源自通济门,却美在夫子庙。这里河水并不干净,有些发黑,单就河水而言,与美不挂钩。可在夫子庙、得月台、文德桥、石坝街、乌衣巷、朱雀桥、秦淮人家及长长的走廊之间不知怎么就显得美起来了。两岸民居与酒楼一家接一家,码头一个挨一个,晨钟暮鼓,人声喧哗。虽然说穷文富武,可是能够到南京贡院来参加考试的读书人,家里有几个和范进一样的?就算是家境一般,也少不得要穷家富路,多带着些银钱,也好结交一番同年学长,日后才能声气相连守望相助党同伐异。这群完成了八股考试有钱又有闲的文人墨客,向来便以风流才子自命,一旦那闲下来的心可想而知。

    浆声灯影,烟岚雾霭,粉墙青瓦那是挡不住的诱惑。一面是腰间有钱又以风流自命的男人,一是琴棋书画精通,眉目间烟锁春山的女人,接下来可想而知。无数的故事就此产生。

    古人所说的六朝金粉,十里秦淮。几乎全集中在这里。这里河宽不过20米,桥是一座接一座。一家一家的青楼,每当华灯初上之间,便上演一幕幕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场景。丝弦歌舞之声不绝,吟诗唱和之声不断。

    同这样的场所相比,韦小宝同学成长起来的丽春院,便是路边摊和五星级酒店的差距。

    秦淮河岸南,一座小巧精致的红楼上悬着媚香楼的匾额。河中的一条画舫上,灯火通明,一群衣着华丽,风度翩翩的读书士子。摇着折扇。正在等候佳人莅临。

    这条装饰的极其精巧的画舫,可以容纳三四十人乘坐,最是夜游秦淮的绝佳场所。画舫上的船工,各个都是挑选的精壮汉子。收拾的干净利落。整洁的青布裤褂腰间扎着极宽的带子。腿上打着花布绑腿。

    &兄,不知今日可否有缘得见佳人芳容?”

    来自河南商丘的复社才子侯方域,眼睛里满是期盼的摇着折扇。不时用眼角余光瞟着媚香楼上那几扇玻璃窗后的纱帘。

    自从抵达南京之日起,侯方域便寄身夫子庙,每日与复社(明末抗清文学团体,怎么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了?复社之人,抗过清吗?)朋友陈定生、吴次尾等赋诗饮酒,常抚卷自叹“读书异地,功名未就,家乡远通,况是佳人难觅,良缘未缔。”每日里便游荡在这销金窟中,不过好在有左良玉所赠金银,自然可以大把花钱。

    俗话说,姐儿爱钞也爱俏,侯方域恰好是应了西门庆大官人所谓的潘驴邓小闲中的几个条件。有钱有闲有身份地位有名声,这样的大好青年,如何不在秦淮河上出名?

    这一日,侯方域与好友杨龙友来至此处,恰青楼姊妹们正举行盒子会(明代南京妓业风俗,于每年清明前后举行,色艺俱优者比赛吹拉弹唱一连数日),席间一名女子李香君出类拔萃,侯方域一见钟情。

    那杨龙友是个在秦淮河上厮混已久,惯会帮闲的,当下看出端倪,便极力撮合。

    此时侯方域年方二十一岁,其父侯恂为户部尚书,此时虽身陷囹圄,但为东林党(明末爱国政治集团?)领袖之一,正是被江南读书士人尊崇的时候。而侯方域自己亦为复社骨干,其诗文已名冠天下,所谓的复社四公子之一。(嗯?似乎叫什么什么四什么的,都没有好结果。大家自行脑补去。)

    李香君挣点妙龄,年方一十六岁,生的温柔纤小、宛转娇羞身躯短小,肤理玉色,慧俊婉转,“容可落雁,貌能羞花”正是风尘女子最为美好的一段年华。

    被后人列为秦淮八艳之一的李香君此时早已因其色艺双绝、气质出众,而名动秦淮两岸,见她需“纳千金”。

    侯方域虽有左良玉为其买单,但是这样的花销也是承受不起。于是乎,想出来了一个变通的办法。

    今日,便是邀请东林前辈钱谦益前来,与秦淮河上众位佳人一道诗词唱和一番,也不脱一件名动下江的雅事。

    &兄请放心,以我对李姬之了解,其人其母都颇有侠气,可谓一诺千金。既然答应了与钱侍郎诗文唱和,便一定会出席。”

    曾经以一手妙笔丹青为李香君绘制肖像,并且以《左传》“兰有国香,人服媚之”一语为她起名“香君”的杨龙友,自然要对这对母女了解得多。

    正说话间,楼上一阵洞箫声飘然而落,二人抬头望去,只见楼宇间,一个美人剪影正在楼间弄萧,箫音犹如风鸣云端。弄萧之人正是正在梳妆的李香君,侯方域见佳人便在眼前,动情地解下自己随身佩戴的扇坠儿向上一抛,那扇坠越过窗纱,正落香君怀中。

    &好!年兄果然是好!”

    &兄何以如此说?学生一时情动失态,正在懊恼唐突佳人,杨兄何以大声赞许?”

    &兄不知,这李姑娘,因为身材娇小玲珑,被人爱称为香扇坠儿,今日候兄以扇坠相赠,岂不是正应了佳人佳名?”

    香君满面通红,含羞微笑。而站在一旁此时二十四岁的妈妈李贞丽(又看到哪里有些不对的地方了!)随即取过香君的冰纱汗巾,从一旁镶嵌玻璃板的茶几上取过冰盘里的一串樱桃,用汗巾包上樱桃。抛至楼下。

    这一幕引起了侯方域身旁诸多人的一片喝彩之声,美人青睐,莫要说是一串樱桃用汗巾包裹,就是丢下一颗石子也要当成宝贝一样珍而重之的收起来。

    &兄果然是少年英才。能够令佳人如此青睐。”

    在画舫前如同众星捧月一般为十几个下江才子围在当中的钱谦益,手捻着梳理的根根见肉的胡须,老脸上含着笑意不住称赞着侯方域。

    少顷,李香君打扮齐整,在李贞丽和几个丫鬟婆子的陪伴下,含羞带怯的从楼上下来,如弱风扶柳般来到门口。

    钱谦益、侯方域、杨龙友等人眼前不由得一亮。作势便要上前迎接。

    &里便是李香君李姑娘的闺阁所在吗?”

    数骑健马疾驰而来。为首的骑者勒住马缰绳从马上跳下,几步来到李贞丽面前,双手抱拳施礼询问。

    &敢当,大人是?”

    李贞丽口中与来者客套着。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来人。她在这河上做生意。每日里见得各色人等不计其数。也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什么样的人一望便知。那些人是读书人,那些人是官宦之人。那些是江湖豪客,那些是富商巨贾。

    但是,眼前这几个人却是完全不同。

    人如虎马如龙。

    这六字便是她对眼前这几个骑士的评价。且不说那毛片漂亮,骨架高大的战马,便是马背上的那套鞍韂便绝非一般人家能够置办的起。何况,眼前这几个骑士,公然佩刀挂剑在街市上行走,其中还有人背上背着短火铳。胸前挂着赭红色的牛皮革囊。

    而这几个人完全没有南京城中常见的豪门奴仆的骄横无礼,但是在眉宇神色举止之间,却可以看到一种浓烈的杀气,那种百战余生之人才有的杀气。

    &不知贵上怎么称呼?”

    见来人命手下从马鞍上取过几个织锦小袋,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十几颗大东珠,另有祖母绿、天青石、翡翠等物,五光十色,顿时令河上绚烂的灯火都变得黯然失色。

    &辈之名不值得一提,我家主上仰慕香君姑娘已久,今日特来拜会,命我等献上些菲薄之物,以博香君姑娘片刻。”

    来人说得很客套,但是语气之中却是不容置疑。

    口中说着,一张名帖便递到了李贞丽的面前。

    李贞丽还为来得及接过那沉甸甸的拜帖,旁边伸过一双手来,抢过拜帖。

    &你这粗野武夫,不知道这河上向来是读书士子与美人谈诗论画,鼓瑟吹箫的所在?尔等这些只知道抡刀弄剑之辈,也只好去丽春苑那种地方!这种地方也是你能够来的?!”

    有前礼部侍郎钱谦益在场,有侯方域在场,杨龙友的腰杆子自觉很硬,他想不出在这南京城中如今又有哪个人能够同时得罪得起东林魁首和复社公子?敢于招惹他们身后庞大的势力?

    草草的将拜帖看了一眼,杨龙友便将那拜帖丢到地上,“莫要等先生开口,识相的还是赶快走!”

    李贞丽在灯光下看得清楚,来人方才那谦恭有礼的神情顿时变得狰狞起来,但是转眼之间又平和了许多。

    &把我家主公的拜帖给我捡起来,跟我回去向我家主公赔罪。主公今日正在与几位贵客饮酒,当不会治你的死罪。”

    &听了这话,不仅杨龙友笑了起来,正在整肃衣冠准备博得李香君等人青睐的侯方域众人也发出一阵轻蔑的笑声。

    这南京城中有什么贵人他们不知道?又有哪家官员勋贵家中养了这样一群乡下佬家丁?

    &杨龙友抢步上前,用手中折扇敲了那人肩膀一下,发出一阵金属的响声,听得这一声响,李贞丽心中大叫一声不好!来人外罩锦袍内里却是穿着甲胄!

    &诉你家主子,还有那些贵客。就说小爷今天打了你了。如今要配几位前辈、同年夜游秦淮,有事便到这河上来寻我便是!”

    杨龙友依旧是那么一副有恃无恐的腔调,在他身后的侯方域、钱谦益等人只管摇动着折扇含笑看着这一幕。

    &啷啷!”骑手中有人拔出了腰刀便要发作,却被为首之人拦住。“南京城中。不可以造次!回去禀告主公,这里有人无礼!”

    几个船工撑动手中竹篙,那画舫缓缓的离开了码头,望着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几个疾驰而去的身影,钱谦益忽然心中一动。

    &世兄,方才可曾看得清楚来者名帖上写的是何人?”

    &禀牧斋先生,方才见这群粗人居然也敢唐突佳人,学生一时气愤,不曾看得清楚。似乎写得是什么卫儒拜上。这南直隶可有什么大人先生唤作这个名号?”

    杨龙友干笑两声。

    钱谦益却是有些笑不出来。口中品着这两个字,依稀记得曾经在那里见过,急切中却又想不起来。

    &日果然是佳时美景。”一个复社中人兴奋的指点着秦淮河上风光,“往常这里游船如织。丝弦琴声交错。虽然不乏佳作。然也有丝竹乱耳之时,今日我等却是沾了香君姑娘的光,这里今日如此清净!”

    果然。秦淮河上往常遮蔽了几乎整个河面的画舫船只,各种七板子,此时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一阵风夹带着几声呼喊从岸上传来。

    &帮办事,有贵客莅临!识相的都把河道让出来!”

    数十个青衣汉子,挥动着短刀铁尺等物,在两岸不住呼喊叫嚣。

    听了这声音,画舫上撑船的几个船工停住了手中的竹蒿。

    &中的那条船,还不靠边停船!你听不得我们说话?”

    &鼋头!我是白老五,这是媚香楼香君姑娘的船,尼玛的,你们这群一屁吊遭的家伙,也不看看是谁的船?”

    船工头目满不在乎的回应着岸上的问话,在他看来,这想必是帮中哪位大佬要宴请某位贵人,到这河上来饮酒听曲子。

    &香楼的船!?哈哈!帮主找的就是媚香楼的船!停下不要动!”岸上的那个被喊做赖鼋头的漕帮头目,带着几分狂喜叫喊着。

    听得帮主找媚香楼的船,那白老五却不敢动了。以他的身份,被帮主三刀六洞,扔到长江里栽荷花,只怕也没有人敢出来说个不字。

    船舱之中,一群老少才子们将这一番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二人的南京官话声音又大,想装聋作哑都不能。

    李贞丽眉头紧皱,用恨恨的眼神看着那个此时已经浑身哆嗦成凉粉一样的杨龙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若不是你毁坏了人家的名帖,以咱的应酬手腕,无论如何也会应付过去,何至于此时这个尴尬局面?

    那漕帮是什么人?一群江湖游侠儿!因为承运漕粮的缘故,官府对他们的很多作为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的。若是他们恼羞成怒,闹将起来,用些江湖手段,自己如何在这秦淮河上做生意?

    李贞丽看过冯梦龙编著的三言二拍,里面卖油郎独占花魁的故事因为是她们这个行业从业人员的故事,印象最深。里面花魁娘子被官宦少爷以蛮野手段弄到西湖船上去,扒掉鞋袜丢到岸上,这段情节给她的印象最深。

    &凭你往日结交再多的公子王孙,此时也是无用的!”

    白老五忙不迭的指挥手下将画舫停在河道之中,抛下铁锚,放下手中的竹篙,等候着漕帮大佬和他们所要宴请的贵客。

    一队灯笼火把从五军都督府方向疾驰而来,数百名同样身着青布裤褂的精壮汉子在前面引领,口中不住的呼喝叫骂,示意路两侧的人们让开道路。

    在秦淮河上谋生的人们哪个不是眉眼通透的?见到这样的派头早就将身子立在灯影里,闪开道路,等着看戏了。

    数百个漕帮汉子身后,蹄声轰轰,竟是四五百骑骑兵,沿着秦淮河两岸疾驰而过,越过文德桥,两队骑兵交错而过,将文德桥与朱雀桥这一段河道,牢牢的锁住。见控制住了两桥之间这段河道,骑兵队伍中一声命令,两队骑兵拨转马头,对着河道傲然而立。

    随着骑兵的封锁住了道路,近千名步兵隆隆而来,盔甲器械碰撞之声不绝于耳,但却不曾发出一声话语。见大兵到了,往常打开门做生意的那些小店铺,纷纷关门上板,留着一条门缝观看外面的动向。

    这千余名兵士沿着骑兵们方才冲过的道路,分段布防,更在两座石桥上架起了四门佛郎机炮。黑洞洞的炮口指向了这条孤零零在河道中央的画舫。

    &好!”

    见这群军士们的动作,钱谦益懊恼的用手中元四家之一王冕绘制的折扇不住的敲打着额头。

    &世兄,你惹下大祸了!”

    &斋先生,救我!”

    见到这副做派,杨龙友心知不妙,自知怕是在无意之中为了给侯方域充场面,得罪了某个南京城中的大佬,不过,看这个派头,只怕南京城中的勋贵官员们也不曾有如此强悍的队伍。

    &丢到泥水之中的,那是李卫儒的名帖!以他对付士子的恶毒手段,世兄,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卫儒?新近册封宁远伯的那位?据说一战便灭掉了数个建奴王爷?斩首数万?”李香君听了这话,不但不曾惊慌,反倒有些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