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不畏强权钱谦益
    &一介武夫而已,懂得什么济世为民之道?便是打了几个侥幸获胜的仗,那也是仰仗天子洪福,靠着我等读书人运筹帷幄之中,此辈上阵拼杀,方才有此大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当年此人初露头角之时,牧斋先生恰逢其会。说起来,此人能够在河西务获胜,也是靠着牧斋先生的一番运筹。”

    见心爱的美人对那个被父亲旧部指责批驳的一无是处的李守汉感性兴趣,不由得侯方域醋海生波,免不得要将李守汉的功劳贬斥的一文不值,只是运气好赶到节骨眼上了,言辞之中似乎当时只要是个人在那里,便会立下这份惊天之功。

    听得侯方域这话,杨龙友的脸色恢复了一些血色,用劫后余生的神情看着侯方域和钱谦益。舱中的一群才子们也开始纷纷指责李某人的骄横跋扈之处。

    &桥之变,此人大肆屠戮友军,令左镇在各处平贼之时,颇为吃力。此人当真是为贼寇张目!”

    &清之战,上报战功说是斩杀岳拓等奴酋,乃是虚报战功!既然说斩杀岳拓等,为何只有盔甲旗号,不曾有尸首?!若是夏季炎热倒也有话语推脱,长清之战时,尚且为冬季!尸首岂能生变?!”

    &错,此人之骄横,之跋扈,日后为祸我大明之深,荼毒我士林之惨,只怕比前宁远伯李成梁更甚!”

    几个才子在舱中义愤填膺,说得慷慨激昂。

    倒是令坐在一旁调弄乐器的柳如是扁扁小嘴。朱唇轻启,说出了一番言语。

    &位才子果然高见!一番高论令小女子听得茅塞顿开,如拨云见日。以列位之高才,他日必为朝中阁老之位。”

    &然是柳姑娘二目如电!有识人之才!”

    &既如此,李某部众便在舱外,列位阁老何不出舱去,将此辈喝退?莫要只在舱中高谈阔论?”

    柳如是不轻不重的几句话,用她银铃般的声音说出来,却如同噼里啪啦的打耳光声。将侯方域以下众人的脸打得**辣的。

    &咳咳!”钱谦益干咳了两声。“河东君说笑了。诸位才子乃是一时俊杰,日后要为国家出力,要有大事业要做。须的留下这有用之身,岂能效仿那市井屠沽之辈。冲将出去。与李某爪牙厮拼对打一番?”

    几个才子心中这才舒服了许多。无不对东林前辈钱谦益高挑拇指,果然是修炼的炉火纯青!这话说的,将自己的胆怯说的如此义正词严。伟大高尚的。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无耻的事情能够难得到钱侍郎?如今有钱侍郎钱大先生在此,还怕他李守汉作甚?!

    正要说些话吹捧一下钱侍郎,河岸上蹄声嘚嘚,数十匹骏马驰过,一辆玻璃马车在数十个亲兵的护卫下停在了媚香楼前。

    这辆装饰的极其精巧奢华的马车立刻引得船上众人的眼光。几个读书人心中第一反应就是,“这车不知道要用多少银子多少宝物才能装饰成如此模样?!”

    &上可是李姑娘当面?在下南粤李守汉,仰慕姑娘久已!今日恰好有缘路过南京,特来拜会!姑娘切莫嫌弃李某来得唐突!”

    守汉到秦淮河上来见李香君,自然不能全副执事仪仗旗牌的来,乃是在赴了南京城中一群勋贵公请的宴席之后,由王业泰陪同他一起来的。

    王业泰也不是一般人物,他的祖上便是以军功封了伯爵的心学大师王阳明,他是明朝最后一代新建伯王先通的次子,王先通甲申之变死于北京,福王在南京即位后,便封王业泰为新建伯。元旦时受封新建伯爵位,然后六月便死去。关于他的说法有两种,第一种是被俘后宁死不降被斩首,第二种是在余姚跟清妖死掐然后死于乱军之中。比起成群结队的到城门口迎接建奴的东林党,王业泰也算一条好汉,不曾辱没了祖宗名声。

    &叔,方才贵护卫说,羞辱您的鼠辈便躲藏在这画舫之中,小侄愿意为您前锋!”王业泰祖宗以军功平乱起家,自然对同样是战场上厮杀出来的好汉敬佩之至,尤其对方还是杀得鞑子。

    &郎们!上前,将冒犯宁远伯的贼子拿下!”

    &令!”

    近卫团的士兵在团长鲁云胜的带领之下齐声怒吼,各自持着兵器往前踏了一步。火铳手们在军官的带领下,更是取下火铳,将铳口的防尘帽儿取下,黑油油的铳管在灯火下闪烁着光芒。

    南粤军的火铳之凶狠,早已被传扬的大江南北尽人皆知,撑船的白老五等人见两岸数百个火铳口齐刷刷的盯住了自己这条船,这样狭窄的河面,如此多的火铳,一轮发射下来,只怕在船头的自己先变成马蜂窝。

    &老五!把船撑回来,没有你的事!帮主有重赏!”

    撑船的白老五看看岸上的漕帮兄弟,再看看船舱里的米饭班主,正在拿不定主意、犹豫傍徨之际。

    岸上,柳树旁,站在鲁云胜身旁的一人早已怒火万丈,“鲁大人,和他们费那许多的话作甚?!看某家手段!”

    话音未落,“嗖”的一声,一件物事带着风声,从众人耳畔飞过。

    &

    吓得白老五等人惊呼不止,一支长枪钉在船头,若不是矛尖的倒钩阻挡,怕是在这样短的距离上会刺穿船板,而矛杆尾部的圆环在弹性形变的作用下还在微微颤动,

    &少保,到秦淮观赏河上风光,本是一件风雅之事,何必又命手下这许多虎贲忠勇之师如此苦苦相逼?小女子不才,愿意以一曲相赠,以饷众位将士!”

    一个清冷高傲的声音从船舱内传出,接着便是几声铮铮作响。却是说话的柳如是正在调弄琵琶。

    跟着,便是一阵如铁骑突出,银瓶乍破的乐曲声响起。

    曲调中,似乎有松涛阵阵,伴随着千军万马的呼喊厮杀之声,听得河岸两侧的兵士们一个个热血如狂,想起了当日与建奴作战时的情景,想起了那些倒在齐鲁大地上的同袍兄弟,不由得双眼含泪。

    &是什么鬼曲子?!怎的令某家想起了咱马家倒在浑河岸边上的那些前辈?”方才投掷长枪出去的马波云,有些发怔。

    坐在岸边与王业泰说话的李守汉。隐约却听出了这曲子似乎和自己听过的二胡名曲听松有些暗合之处。这柳如是果然是冰雪聪明之人。用金兀术被打得大败的典故来给自己听,暗中拍了自己的一记马屁,有这一番香火因缘在,自己便不好再发作。

    &东君果然是雅人!”听得王业泰悄悄的介绍了演奏曲子的乃是著名的柳如是。守汉也开口回应。声音在不宽的河面上传得很远。在这寂静的深夜在场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如此。某家便也有一曲回赠河东君。奈何某家手下都是厮杀汉子,只有铜板铁琵琶,高歌一曲大江东去的。却来不得杨柳岸晓风残的。望姑娘海涵,某家这里先行告罪了!”

    听得守汉在外面的话,柳如是与李香君二人不由得相视莞尔一笑,这位李大人,倒也不是象方才舱中众人所说,那边粗豪鄙陋,这一番话说出,暗中点出了自己乃是豪放派的根骨,来不得婉约,却正是带兵将领的身份。

    &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乃国威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我昔时笔,著我战时矜,一呼同袍于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千余人齐声高歌,这番气势却是见惯了丝竹五弦的秦淮河上众人从未见过的。往常见惯了的都是涂脂抹粉的矫揉造作男子,写的些吟风弄月,哀柳葬花言语,阴柔之气有余,阳刚之气却是半点也无。而这曲子却是恰恰相反,如洪钟大吕一般,更难得的是千百人如一人的齐声歌唱,曲调中的豪放、骄傲,更是溢于言表。

    李贞丽听得这曲子,不由得浑身一热,突然觉得胯下花径有些湿润。偷眼望望李香君,也是浑身颤抖两颊绯红,想来这小妮子也是动了情。

    说话间,画舫已经被船工们撑到岸边,几个船工立刻将缆绳抛到岸上,搭好跳板几步便站到了漕帮兄弟之中,

    &个是刚才污损宁远伯名帖的狗贼?”

    马波云领着几个白杆兵率先跳到了船头上,手中长刀半露,眼睛里满是凶光。他奉叔祖母之命,从石柱出发沿江东下原打算在南京上岸之后沿着运河北上京城,去面见李守汉。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历年来石柱的白杆兵连番征战,损失惨重,从人员到甲杖器械无一不亏欠甚多,当年威名赫赫的石柱白杆兵已经是外强中干了。虽说在武昌也可以买到品质精良的上好器械,奈何石柱实在是太穷,拿不出那许多的银子,无奈之下,秦良玉便书写了一封书信,打算到同样是土司官的李守汉面前碰碰运气,能否赊购一批军械?

    不料想刚刚抵达清江浦,马波云便迎面碰上了李守汉的行军大队。一番谈话之后,守汉很是慷慨的答应给他三千套盔甲,五千根矛头,其余附属器具一应俱全。

    &柱马家、秦家素来为守汉敬佩,这些东西将军只管拿去用。代本伯多多拜上秦总兵!”

    &价款该当如何?”马波云有些胆怯的问,有了这些盔甲兵器,稍加时日,白杆兵便可以恢复当年的雄风,仍旧是天下强兵之一。可是,如此众多的器物,却不是僻处石柱的马家一时凑得起价款的。

    &便给,没有便先用着,实在不行,可以用石柱出产之物抵扣便是。详情可以同商号掌柜去谈,我们只管饮酒便是!”

    宁远伯如此仗义援手,马波云如何不遇事奋勇?

    见几个明显不类中原官兵的蛮悍之人跳上船头。舱内的诸多平日里慷慨激昂以天下为己任的才子们纷纷将身体尽量缩成一团,将试图躲藏在众人身后的杨龙友闪了出来。

    &儿子!日你个先人板板!老子在峨眉山吃猴儿脑壳时,那些猴子也就是你们累个样子!把同伴推出笼子去!”

    用川音骂了一句,马波云命手下白杆兵将杨龙友拖到岸上。

    见岸上那群如狼似虎的兵士将杨龙友按到在泥水当中,用包了铜皮的刀鞘狠命抽打起来,打得众人两股战战,一阵尿急。

    见打了十几下,钱谦益觉得时间火候差不多了,整整衣冠,潇洒的走到船头。“宁远伯。莫发虎狼之威,暂停雷霆之怒,且听下官一言如何?”

    &又是谁?”老实说,守汉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见钱谦益本人。上次勤王之际。人多场面混杂。虽然和这家伙碰过头。但是印象却不那么深。

    &礼部侍郎,东林贼党头目,钱谦益便是这个老不修!”

    一旁的王业泰为守汉低声介绍。

    &来是这厮!”

    见钱谦益在船头拱手施礼。守汉却并不理会。转过身询问王业泰。

    &兄,我大明会典之中,见了上司该如何行礼?”

    如今守汉有封爵在身,平日一般官员除非是该管上司,见了守汉都要叩头报名参见,若出征在军,与总督上首各官,平级见礼便可。

    当下王业泰朗声将大明会典之中关于此项制度条文说出,在场众人听得无不清楚。

    钱谦益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青一阵,比起岸上的灯火来得还要绚烂。本打算出来以自己侍郎的身份同这位新鲜出炉的宁远伯打个哈哈,将这个事情揭过去,日后在江南还可以博得一个回护读书士人的名望,却不想这个家伙居然将大明会典搬了出来。若是不依他,这厮只怕会用强,若是依了他,自己在文坛士林中的多年声望便要丢进长江直入东洋大海中了!

    &么样,钱侍郎,是您向宁远伯行礼报名呢?还是咱安排人帮忙?还有,您身后这些人身上可有功名?”王业泰久居南京,对于这群读书人的作为嘴脸早已是深恶痛绝,如今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岂能放过?

    &道让学生饱读圣贤道德文章之人向这无知山野匹夫行礼不成?”侯方域在身后有些恼羞成怒,他虽然名气大,但是身上功名却只是一个举人而已。同守汉的官职差使爵位比较起来,任何一项都不占优势。唯独可以聊以自慰的,便是他所谓的道德文章。

    &侍郎,你身后这些人,是什么功名?本身官职是什么?”见钱谦益兀自不肯下拜行礼,守汉又给了他一记耳光。

    &下商丘侯方域,不知宁远伯为何定要我等向你行礼?”侯方域抢上前来,剑眉挺立、目光如炬,怒视李守汉。

    &远伯,学生敬你几次万里入京宿卫勤王有功,便容让你三分,不想你却是如此恃强凌弱,欺压同僚,侮辱士子,是可忍孰不可忍!说不得,候某今日就要替这位杨兄、替天下读书人讨个公道!”

    见侯方域出来出头,一船的下江才子们登时有了胆气,也都做出正人君子指斥奸佞的姿态,和侯方域同仇敌忾,各自拿出一副浩然正气在我胸的神情恶狠狠的瞪着李守汉,仿佛马上就要和这跋扈嚣张的家伙流血五步颈血相交了。

    &守汉,你未经有司许可,擅自带兵进京,是何居心?”

    &守汉,你擅作威福,妄自出警入跸,僭越之心,昭然若揭!”

    。。。。。

    一时间,叽叽呱呱的指责之声响彻树梢,令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李贞丽嘴角冷笑不知,“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人!查一下这些人可有官府出具的路引在身上!没有路引者,绑缚有司问罪!”

    凡人员远离所居地百里之外,都需由当地政府部门发给一种类似介绍信、通行证之类的公文,叫‘路引‘,若无‘路引‘或与之不符者,是要依律治罪的。‘路引‘实际上就是离乡的证明。但是这项制度崩坏已久。这群读书士子又何尝随身携带此物?

    当下数十个兵丁一拥而上,将侯方域为首十余人拉扯到岸上,便开始索要路引。这又上何处去找?

    &爵爷,这些人身上都没有路引,是否按照奸狡之徒送给有司问罪?”鲁云胜大声汇报,也是说给众人听的。

    &好!如今献贼作乱,焉知他是否会派遣细作潜入留都,意图骚扰陵寝?”

    &等是读书人,在贡院有名号,绝非奸狡之辈!”见守汉将一顶流贼奸细。准备骚扰孝陵的罪名扣上来。不由得众人吓得口中分辨不止,浑然忘记了方才指责李守汉的浩然正气。

    &院的读书士子?可曾还记得太祖洪武爷在位时颁下的十三条圣训,从国子监到府学州学县学都有,叫生员务必遵守。尔等不思好生读圣贤书。流连风月场所倒也罢了。公然违背太祖圣训,可是觉得朝廷法度荒废?欺负某家执法钢刀不利?!”

    朱元璋定下的十三条圣训,特别是第三条。“军民一切利病,并不许生员建言。果有一切军民利病之事,许当该有司、在野贤才、有志壮士、质朴农夫、商贾技艺,皆可言之,诸人毋得阻当。惟生员不许!”

    朝政得失利弊,相关官员、山林隐逸、百姓农夫、商贾小贩都可以评价指摘,唯独不许生员来唧唧歪歪!

    有的人认为这是朱元璋要生员们安心学习,不要议论朝政耽误了功课,但更多的人觉得他根本是想钳制言论,因为在这个时代,除了秀才生员之外,普通百姓、贩夫走卒以文盲居多,就算给他评议朝政的权力,他也没有这个能力呀!

    于是,读书人的主体,生员不准议政,普通老百姓可以议论却没有相应的能力,等于叫全国上下通通闭嘴,一切悉听朝廷安排。

    见守汉搬出了朱元璋的陈年旧帐,众人却又是不敢说话了,这场官司就算打到任何地方,怕是也没有人敢出来给侯方域等人说话。

    &人是吧?!便是知府见了我家爵帅也要叩头行礼的!何况你们区区一群举人!来人!伺候着!”

    鲁云胜一声吆喝,几十个肃立在侯方域们身旁的近卫,各自心领神会,两个人伺候一个,一人猛地抬腿猛踢侯方域的小腿,候大公子吃力不过,一头倒向前去,两个近卫按到在地强力将他给守汉叩头见礼。

    &爷!这!这未免有些过分了!”见守汉丝毫不给这些人留面子,弄得方才还是诗酒风流的一群人哭嚎动地,简直就成了刚刚被东家少爷强奸的丫鬟一般。钱谦益愤然而立。用手指点着守汉便是要一副以死相拼的尊容。

    &擅自带兵进留都,擅作威福,便不去说了,你又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折辱读书士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口中说着,钱谦益便将袍服前襟掖到腰带上,作势便要与守汉拼个你死我活的阵势。

    &侍郎,宁远伯几时带兵进京了?”

    说话的人远远的被一群骑手簇拥而来,却是诚意伯刘孔昭,如今已是太子少保、领南京右府提督操江兼巡江防。同领南京前都督府的成安侯郭祚永,加上世代守备南京的魏国公徐弘基等人,算得上是南京城中的实权勋贵。

    见提督操江衙门的诚意伯来了,便是李贞丽平素交游再广,往来的达官贵人再多,也不由得心惊胆战,不怕官,只怕管。一个漕帮便可以给她媚香楼寻出无数的麻烦来,何况这位手握兵符印把子的?

    &意伯!休要睁眼说瞎话!不曾带兵进京?这许多的刀枪火炮须是假的不成?不曾擅作威福,往日喧嚣繁华的所在,如何变得如此萧条冷落?不曾折辱士子,这些名动江南的才子,如何向他行礼叩拜?”

    钱谦益见已经撕破了脸皮,索性便大作一篇文章。横竖如今诚意伯在此,李守汉绝对不会把自己如何,少不得还会因此给自己博得一个不畏强权,面斥暴政的名声。

    &侍郎,你也曾在礼部居官,如何不知大明礼制典章各项文书制度?”

    刘孔昭跳下来马,见柳树下十余个往日里眼高于顶的家伙被蹂躏的垂头丧气,不由得心中大乐。但是这嘴巴官司,还是要同钱谦益打一场的。

    &是什么?领着国家钱粮,拿着朝廷器械的才算是兵,才算是军。您可以随意问问,这些人有一个从朝廷领过一粒米一文钱的吗?照大明制度,这些人顶多算是宁远伯的家丁而已。试问,宁远伯带着家丁到南京行走,有何不可?

    &

    钱谦益一时语塞。”

    &错!咱们家的白杆兵也是不曾拿过朝廷钱粮的!都是以家产充作军饷!”一旁的马波云也忍不住帮腔。

    &这宁远伯可曾有出警入跸之荣宠?如此作为,不臣之心,可见一斑!”

    所谓出警入跸,谓帝王出入时警戒清道,禁止行人。钱谦益方才便发现守汉出入时候的仪仗。

    &爵何处何时有此作为了?”

    守汉又一次开始装糊涂了。

    &才却是你来之前,将这秦淮河上驱赶一空,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繁华景象!”

    &看来钱侍郎是这秦淮河上的常客。不知道身为礼部官员,流连于此,可曾知罪?!”

    &禀宫保爵帅,方才却不曾是宁远伯手下驱赶街市,清道警卫,乃是我漕帮之人办事,寻找人手。宁远伯不过是恰好赶上了。”漕帮田帮主出来为自己的财东辩驳。

    &们!”钱谦益眼前一阵发黑,不由得向后倒去,原来人居然能够无耻到这种地步!居然比读书人还要无耻!(。。)

    &唉!不知道昨天是怎么回事,明明上传了,结果到今天才发现居然没有成功!唉!全勤奖估计没了!大家把月票投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