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 报复手段
    “。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是日,城内奸商先以罢市相挟,以裹挟良民,之后又以奸猾之徒从中煽惑,令良民于城中各处大加劫掠,扰乱留都,更有歹徒,出城往紫金山方向奔去,意图骚扰陵寝,幸得为宁远伯率队拦阻,未能得逞。然城内被洗劫店铺一千余家,被毁房屋数千间,财货损失,不计其数,更有妇女数百人被辱。臣等守卫留都有责,为保陵寝不失,乃闭城大索,更得万余义民之助,将千余名作乱之徒尽数拿获,押赴江边枭首示众。”

    &事缘由之起,皆为城中商民听闻宁远伯、诚意伯二公合手将杜绝商民生路而起。初,贡院士子、城中各处商民于留都各处部院衙门处请愿,恳请二公体恤民生之艰难,不料城中宵小之徒乘机作乱,令良善商民受此池鱼之殃!昔日苏州五义士反抗阉党权奸,不畏强暴。不料,本朝竟有冒天下之大不韪,屠杀商人士子之举!大丈夫明死生之大也,匹夫之有重于社稷。今圣天子在位,朗朗乾坤之下,竟做出此等天怒人怨,欺压士人百姓之事,置国朝言官凿凿,青史铁笔于何处?”

    两份同样是将南京风波过程的题本奏报,便这样摆放在崇祯的桌案上。

    一份是魏国公领衔,南京各勋贵,包括守汉在内的诸位爵爷们联名上奏,明里暗里的将南京风波的罪魁指向了那些商贾。

    最要命的一笔是,这些人已经到了敢于骚扰陵寝的地步。皇上,你自己看着办,这些家伙都要动你的祖坟了,要不是我们果断出手,只怕孝陵卫也和凤阳一样,被烧成白地了!

    但是,南京六部衙门所上的奏折却是恰恰相反,将这场风波的矛头直接指向由刘孔昭和李守汉签署的那份江海联防协定,认为这是乱源。而且,守汉很不幸的成为了镇压明朝为民请命学生运动的刽子手。

    但是。对于这两方面彼此掐的乌眼鸡一样。崇祯也只能从中和稀泥,这两个集团是他都惹不起的,或者,这样的结果也是他乐观其成的。

    于是。一道各打五十大板的申斥圣旨。便由京城发出。

    传旨太监正是早已被南粤军喂得脑满肠肥的吴良辅。

    吴良辅乘坐的海船停泊在下关码头上时。令他有些不敢相信,这座城市刚刚不久前还遭受过一次暴民洗劫的灾祸。

    江面上仍旧是来往船只不断,浩浩荡荡的车辆不断进城。上面满载粮米,还有油盐酱醋茶诸类杂货。整个城池己经恢复了平静。街道上被打扫的干干净净,连堆积多年的垃圾都被清扫干净了,原来地上的血迹也被人打来清水洗涤的干干净净。街市己经恢复太平,满面笑容都是排队购买粮货的军民百姓,所有人规规矩矩,不敢争也不敢抢。自是不远处手执格杀勿论大令巡逻队的缘故。

    如果不是街上还有一队一队巡逻的兵士和盐漕两帮的帮众,给人的感觉仿佛这里就是太平盛世,前些日子那场无妄之灾那就是一场噩梦。

    &上竟然下旨申斥我等?”

    诚意伯刘孔昭可没有先祖刘伯温那样知道进退,懂得如何明哲保身,他的脾气和那群武勋贵族子弟一般无二。

    &公公!你可以在南京城中随意找一个人来问问,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闹事的那群狗崽子他们多为各处商贾家奴伙计之流,还有城内大批的地痞闲人。他们三五成群聚于一处,或高声喊叫,或拿着大把的匿名榜贴,在城内各处道路上张帖。

    除了鼓动了大量的商贾罢市之外,更有无数的商民往各处衙门请愿。贡院等处更是聚集了数百学生声讨武人之祸。”

    &是!他们在部院衙门前罢市请愿哭诉,衙前的场地布置得十分舒适,,有众多桌椅热茶点心,什么蟹壳黄小笼包大排面鸭血粉丝汤供他们随意享用。辕门内还布置有戏班,南直隶的各处戏曲都有,以方便这群鸟人有精力有劲头在留都内作乱!”

    听得吴良辅宣读完了圣旨,南京六部官员、大理寺、都察院等处衙门的首领们纷纷兴高采烈的离去,聚集到一起去庆祝自己的胜利不提、

    魏国公少不得作为勋贵集团的首领,召集南京城中各位爵爷联名公请吴良辅这位传旨钦差。

    酒席宴上,刘孔昭愤愤不平的将酒杯猛地顿在桌上,里面的烈酒溅出了几点酒花,迅速被桌上的桌披吸收。

    圣旨中,言辞强硬的斥责了诚意伯刘孔昭,说他擅自签订了江海联防之事,又不上报内阁,导致民间舆论哗然,令商民百姓误以为朝廷又要行禁海之策,收取巨额商税,乃有南京之乱。

    &员当思国事艰难,虽出处尚有天良,然操之过急未免如适得其反。日后行事,务必谨慎小心才是!”

    同措辞严厉的斥责诚意伯刘孔昭相比,圣旨中几乎没有提到李守汉一句,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宁远伯守护陵寝,朕心甚慰。

    吴良辅见几位客人都是眉宇间带着几分怒气,这酒自然吃的有些没味道,正待要寻个借口回到馆驿中休息,不想事情有了转机。

    守汉借口起身更衣,却命人悄悄的将刘孔昭唤了出来。

    &远伯,唤咱出来有何事?您的一番美意,咱们南京的这班人都心领了!可惜有东林这群狗贼在,咱们却是无福消受。唉!若是当年皇上不处置魏公公就好了!”

    &和魏国公商议一下,明日命人在城中各处张贴榜文,宣布江海联防之事取消。”守汉脸上挂着寒霜。

    &也只能如此了!”

    &住,措辞之中要谦和。礼让,然后再提一下,海上凶险,本来你这操江衙门是为了大家能够平安做生意,才想到了这个法子。如今海上有倭寇,有朝鲜海盗,有西洋海盗,还有红毛夷人,望大家出海之时多加小心就是。”

    &话如何说起?”刘孔昭脑子里满是愤懑和酒精,一时没有转过弯来!

    &啊!当真是对不起你家先祖啊!”

    随行而来的魏国公徐弘基在刘孔昭头上敲了一记。“咱们这边取消了江海联防。那边告诉他们海上有的是海盗,出去之后有什么事情别怪我!”

    &错!魏国公说的有道理,出门之后,风波涉险。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事情。就如同他们开设当铺说的那样。‘天灾**,与典无涉’!”

    守汉眼睛里满是狞笑。

    三个家伙相视一笑,一阵彼此知心的笑声响起。

    这场酒宾主双方尽欢而散。

    翌日。南京城内,人流密集处便张贴出两份内容雷同,但是词句却大相径庭的布告,一份是以南京守备衙门、提督操江衙门的名义用印发出,内容吗,就是三个没节操的勋贵在厕所门口商议的那些。

    而另一份,则是南京留守衙门的大人们字斟句酌,骈四俪六十分工整对仗的文字,大意则是安抚南京城内百姓,勿要惊慌,朝廷已经有明旨下来,申斥了有关人员,不会开征商税,做那祸国殃民与民争利之举的。

    言辞之中,俨然以为民请命的功臣自居,将自己摆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扮演起道德的代言人。

    这样的两份布告,看得南京城中百姓无不交口称赞,果然是朝廷英明,杜绝了那些害民的举动,各处的读书士子们得意洋洋的站在布告前,为来往行人宣读讲解着布告上的词句含义,一副与有荣焉的神情。

    而在守汉临时借住的魏国公家一处院落之中,亲兵们正在进进出出的紧张忙碌着,打点行装,将紧要的文书、信件等物仔细收好,放到密闭严实且又隔潮的箱笼之中。

    &公子,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起运了?”

    两个亲兵头目到李华宝面前请示。

    崇祯的这道圣旨之中,除了申斥了一番南京的文武官员们之外,为了表彰李守汉拱卫陵寝之功,特意给华宝又升了一级官,眼下他也是卫指挥使的官衔。

    &装车,准备到下关码头上船,之后直接去上海县。阿姐的大船说好了在那里等候我们的。”

    守汉的房间外,依旧是七八个苗家和景颇、暹罗等处的汉子在那里守卫。

    这些人与内地官员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又因为被挑选到守汉身边担任宿卫而成为整个村寨的骄傲,眼神中更是虎视眈眈的盯住了任何一个可以有人经过的位置。

    &婢向伯爷交差。”

    屋内,吴良辅双手呈上一本清册,毕恭毕敬的放在了守汉的面前。

    这是吴良辅从宫中盗取出的《永乐大典》的前六十卷,也就是目录部分的明细。有了这份东西,守汉便可以令手下的情报人员在北京、在南京同吴良辅等人配合起来,或是抄录,或是直接将永乐大典整部搬走。

    &婢已经同南京镇守太监私下商议过,他也对伯爷的豪爽仗义钦慕无比,奴婢们说,无论如何要完成伯爷的这份心愿。让永乐爷的这番心血在南中开花结果,在那蛮荒之地普及圣人教化,扬我天朝威仪。”

    对于吴良辅表示的这番心意,守汉当然要慨然笑纳,命人从外面抬过一口小箱笼,“打开!”

    箱笼盖打开,里面五光十色璀璨夺目的珠宝玉石顿时将吴良辅对守汉的忠诚度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吴良辅眼睛里几乎要冒出两只小手来,一把将这口箱笼抱起来,搂在怀中不放手。但是能够在深宫大内混出眼下这份名堂来,吴良辅的心机和手段还是有的,知道什么时候该舍,什么时候该上。

    &谢伯爷的赏赐。奴婢定当将伯爷对奴婢们的这份深恩厚谊一一转达给各处的奴婢们!”

    吴良辅的意思说的很清楚,这东西我收下了。但是是替南北二京和各处的镇守太监们收下的,是为了给您宁远伯做事用的。

    &爷若是还有什么需要各地奴婢们效力的地方只管吩咐下来,别的不敢说,这江南之地,从留都到苏杭二州、景德镇等处,奴婢们还是有些手段的。”吴良辅的眼睛里冒着小火苗。

    他知道,在南京这次不大不小的风波里,守汉和南京的勋贵们算是栽了跟头,虽然说各处富商们也损失惨重,但是守汉的政令没有办法再执行下去。这是他最大的损失了。

    以这位宁远伯杀伐决断的手段。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只怕后面还有更多的报复手段,而在江南财富之地,又是朝廷的财赋重镇。他又不可能调动大军来洗劫城池。少不得会用一些手段。而这些手段。怕是正是太监们喜闻乐见的那种!若是能够和他一道做事,或者将他的需求和太监们的能力结合起来,只怕自己会成为太监集团的首脑人物!

    &个?”守汉一时有些语塞。他倒是有些事情要办,可是又无法找到合适的言词应对。

    &南中这几年风调雨顺,多得便是粮米油,鄙人打算将这些粮食油盐等物运到江南大举贩卖,正要借重公公们。”

    在一旁喝茶的李沛霆,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

    &后还要用贩运粮米所得银钱在南直隶各处购买些土产,都要劳动各处的朋友了。”

    手中优雅的用茶盏盖子拨弄着产自梅家坞的龙井茶,李沛霆眼睛只管看着那堪称海内珍品的柴窑茶盏。

    将南中的粮油盐等农业产品通过长江、运河向江南腹地销售,是守汉在南京风波之后便同一众幕僚们议定的应对策略。

    &续用管子之法。我们一面输入粮食,一面大举收购江南的丝茶,绸缎老子都不要!让他们大量的种茶、栽桑树,等到合适的时候,老子突然把粮食口袋扎紧。让他们捧着这堆饥不可食寒不可衣的东西去哭吧!”

    为此,守汉特意又将司马帮主和田帮主找来,和颜悦色的询问他们,有一桩事情要他们来做,不知道帮众人手可够?

    这几天,盐漕两帮的帮众基本上都和过年相仿,手中拿着南粤军打发的赏钱,茶楼酒肆,赌场妓院出手阔绰。就算是有那家中有老婆孩子的,也少不得给老婆孩子各自剪上几身衣料,给老婆添置件把首饰头面,回去也博得老婆一笑。

    而各级香主、舵主、堂主,各个码头的龙头们则是聚集在一起,带着几乎是疯狂的心情听二位当家将宁远伯的赏赐,莺歌海盐场三年的精盐独家经营权讲述出来,顿时欢呼声声震屋瓦。

    就算是眼下扬州最大的盐商,也不曾完全控制哪个盐场全部的生产成果。

    当下便各处码头的龙头们如同乌眼鸡一样开始大肆争夺起来,没办法,盐是什么?那可是是人都要吃,随时都可以换成白花花黄澄澄的硬通货!好不容易才安顿好内部,说定由司马帮主带队领着两帮一半的龙头搭乘南粤军的大船南下去琼州府亲身看看这盐场的产量再行定夺。

    没想到一桩事体刚刚安抚下去,宁远伯这里又有事体来了。记得上次宁远伯招呼大家办南京城里的事情时就是这么个腔调。

    &伯辖区内粮食连年丰收,可谓仓廪俱实。打算在南直隶各处和沿着运河各地贩卖一二,你二人可有兴趣?”

    田帮主几乎跳起来,“有!当然有!”

    漕帮是做什么的?干得就是和粮食打交道的买卖。漕帮和从他内部衍生出来的青帮,在很大程度上就和美国卡车司机工会一样,属于在运河上运粮食的船工互助组织。年深日久,有了大批的船只、仓库,控制了沿着运河的大小码头。

    如今这种连苏松太杭嘉湖都能闹饥荒的年份,手中有了粮食,那就是有了无数的银钱,何况还有之前答应的精盐销售?

    当下盐漕两帮的两位当家便指天誓日的要为守汉办好这桩事体。

    如今,守汉又将这件事作为一个诱人的馅饼丢了出来。

    单靠盐漕两帮的江湖势力,只怕还斗不过财雄势大人脉极广的江南官绅们。但是,如果江湖势力加上各地的镇守太监,这又会怎么样?至少官绅们要心中有所忌惮。

    果然,当李沛霆把打算令盐漕两帮出面在江南各处大肆贩卖粮食的事情和盘托出,各处的镇守太监办事太监什么也不用做,只管在各处的堂口有事时出来说句话就可以每年有一笔丰厚的收入,要粮食也可以,要金银珠宝也可以。

    &个,不知道奴婢们能够分润几何?”一桩巨大的好处就摆在面前,吴良辅脑海是轰轰作响,被血管中快速流淌的血液烧的满脸通红。

    &的粳米运到上海,每石售价五钱银子,公公可以和各地的同伴、好友,亦或是同宫中司礼监的几位大伴商量一下,拿个章程出来,是照着这个价钱值百抽五呢,还是按照各地米行售价自己定?”

    李沛霆的神情完全像是引诱小女孩到天台看金鱼的怪叔叔。

    不过,吴良辅却顾不得那许多,只是想着南直隶这许多的州府,那一座不是人烟稠密,多得十余万人口,少的也有几万人口,这些人每日要消耗多少粮米?单单一个值百抽五的比例就可以令各地的太监们肥的放屁都油裤裆。

    &果是照着值百抽五的法子该怎么说?”

    &把银钱送到北京隆盛行总号,各位公公可以自己去分。如何分配,便不是我们应该想的事情了。就算是列位公公把钱报效给皇上,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外,吴公公,请您转禀二位王公公和司礼监诸位首领,我们愿意再取出百分之一来给列位公公分润一二。您,也在这其中。”

    在巨大利益面前,盐帮也好,漕帮也罢,连同宫里的众多太监,都无法抵御。纷纷成为李守汉的同盟军。

    吴良辅兴冲冲的连夜冲出下关码头,扬帆北上到宫中去向王德化、王承恩等人禀告此事。

    而守汉和李沛霆二人,则是在前往吴淞口的船舱之中盘点这一次北上勤王的收获。

    &不到战场上对敌都不怕,却在这南京被人在背后暗算。”

    守汉恨恨的朝着远去的栖霞、牛首几座山头望去。

    &公,权且忍下一时之气,我们不已经开始了?”沛霆却是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神情。

    &需数年经营,便可以让江南之地知道厉害!”

    &过,我心中还是有一处痞块。”

    守汉隐隐约约的觉得,像盐漕两帮这样的组织,在南京这样的地方,也能够一日之内便招呼起万余帮众为他打生打死的,也未必是件好事情。

    &两家,旗下帮众数十万,如果再有主公的粮米精盐两件事之力大肆扩充,只怕日后也会尾大不掉。”

    望着扬子江上的滔滔江水,李沛霆也在不住的算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