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 李自成的勿谓言之不预也
    前线的军报,就像是弘光元年的桃花雪一样,不停的飞进了梁国公、大将军李守汉的签押房内,让他一时有些目不暇接之感。

    “唉!都说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可是,我怎么只觉得是少年弟子江湖老呢?!”看着眼前各处送来的紧急军报,不由得咱们的梁国公吐槽了几句。

    这些军报,大多数来自于江北战场。西线,在潼关一线进行血肉磨坊般争夺的顺清两军,因为罗虎一军的突然投入战场而发生了急转直下的局面变化,陷入对峙的两军,迅速变成了清军腹背受敌,顺军趁势杀出潼关发起反击作战。

    可怜咱们的和硕豫亲王,大将军多铎,也成功的spy了一把《三国演义》里曹操在潼关前辈马超杀得割须弃袍望风逃走的情节。十余万清军队伍,他只率领着八旗本部和曹振彦等人的包衣兵杀出了顺军的围追堵截,狂奔数百里,过洛阳而不敢入,直奔开封方才停了下来。

    在逃跑过程中,豫亲王多铎更是不小心被追兵追赶的从马背上坠落下来,如果不是他身边的巴牙喇兵眼疾手快,一把把他从地上拉起来,重新扶到马背上,只怕多铎不被马队暴风骤雨般的马蹄踩成肉泥一般,也会被狂奔的战马拖得血肉模糊。

    北路军的十几万清军兵马,东路军的十几万兵马,旬月之间云消烟散,两路清军让大顺收容了将近十万兵丁,缴获粮草辎重火炮马匹无数。这两场战役,让李自成大顺军的兵威再度达到了一个高峰。

    可是,自家事情自家知道。虽然说兵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可是,李自成却小高兴不起来。原因很简单,战果比起损失来,得不偿失。

    姜镶的北路军,把他和大顺军的老家陕北烧成了一片白地,杀成了一片血海。

    多铎的东路军,将大顺军多年经营的河南地盘也祸害的不像样子,数十万军马的粮草给养供应,让河南从勉强可以温饱的状态,又一次到了饥寒交迫的状态。

    关于下一步该如何去,大顺朝廷高层内部,陷入了争论之中。

    以李岩为首的河南籍将领官员主张,出潼关,在洛阳至开封一线重新恢复大顺的统治,与盘踞豫东的清军展开战斗,想法与山东的南粤军取得联系,东西夹击清军,这样,既可以恢复河南的部分地盘,又可以将清军赶出河南,至少可以把清军赶到黄河以北去。

    可是,以李自成、刘宗敏等人为首的大顺军老人,却主张逐步转移战略重点,把兵马开到湖广地面上去。一来那里没有敌情,兵马可以得到休整时间和空间。二来,也是因为没有敌情,湖广地面上粮草丰足,大军的军粮容易得到补充。这几年,湖广地区的粮食生产已经渐次得到了恢复,颇有几分当年“湖广熟天下足”的气象了。

    第三条理由,李自成等人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大顺军高层都心知肚明。大军到了湖广地面,便可以依托长江航路,最大限度的缩短同南粤军的贸易路线,大顺军的火器弹药,军中所需药品、布匹等物,获取的时间便短了许多。不必像之前那样,需要从长江上岸之后穿过湖广山区,再进入陕西地面。

    这两场战事打下来,虽然大顺军都获得了胜利,但是,军中储存的南中火药、炮子等物,特别是马尾手榴弹,几乎消耗殆尽。如果不是从清军大营当中缴获了不少,李自成都不敢保证,再有一次战事,军中是不是还能有炮火支持了!

    所以,大顺军南下就粮、获得补充也就成了占据了优势地位的意见。

    但是,作为河南籍官员将领的李岩,还想着能否通过努力,获得一定的折中道路,比如说大队人马南下湖广,别遣一支偏师到河南去,免得把河南大片土地拱手让给清军。

    “陛下,如蒙恩准,臣愿意领数千人马往河南去,为陛下守住河南。”

    李岩信心满满的向李自成请旨。

    但是,他却不知道,在李自成表示容朕好好想想之后,他的两位河南同乡,曾经的乡试同年牛金星,还有曾经受过他的恩惠的江湖术士宋献策,却在当晚求见李自成。

    “陛下,可是想让李岩丞相率兵马往河南去?”牛金星仍旧是一副胸中自有雄兵百万的神情。

    “林泉说的也有道理,河南之地,乃是天下腹心,不可以轻易放弃。若是以一部兵马扼守河南,牵制清军兵力,也可以令我大军在湖广能够得到一个较长时间的休整补充时期。”

    “陛下,可曾记得,当日在伏牛山得胜寨时,微臣为陛下讲说经史时提到的唐肃宗灵武继位故事?”

    说完这话,牛金星便闭口不言,只是手捻胡须,观察着李自成的反应。在一旁的宋献策,以久历江湖,惯于察言观色的一双眼睛敏锐的发现,李自成此时的内心,已经是惊涛骇浪了。

    没法不惊涛骇浪。牛金星的话,正正的刺中了李自成作为皇帝的内心最隐秘最薄弱的痛处。

    安史之乱爆发后,洛阳、长安失守,唐玄宗仓皇“幸蜀”。先是在马嵬坡前,六军不发,御林军将领陈玄礼发起兵变,逼着唐玄宗李隆基杀了杨国忠、杨玉环等杨氏家族。跟着,太子李亨又以民意为理由,带着自己的班底离开了南下入川的队伍,开了小差,跑到了他曾经担任过朔方节度大使的朔方地区,并且,在万民拥戴之下,哭哭啼啼不情不愿的宣布即位称帝。他称帝的理由在《旧唐书》卷十《肃宗本纪》详细记述了大臣裴冕、杜鸿渐等人给他总结了大体如下:“寇逆乱常,毒流函谷,主上倦勤大位,移幸蜀川。”国家发生了叛乱,玄宗皇帝已经无法驾驭这种局面,跑到了蜀川避难,他的那把交椅就算让出来了,作为皇太子,在这个时候即位,替父皇分忧、为社稷排难,是顾全大局、理所当然的选择。

    “江山阻险,奏请路绝,宗社神器,须有所归。”玄宗皇帝“幸蜀”后,因为交通不便,给请示汇报造成了困难,而且,他这一去,大唐江山、国家政权失去了凝聚的核心,在这种情况下,皇太子只有当了皇帝,成为社稷之主,才能放开手脚承担起平复叛乱、重整社稷的重任,这是时势使然、迫不得已的选择。

    “万姓颙颙,思崇明圣,天意人事,不可固违。”在这国难时艰的时刻,老百姓都期望着、各种祥瑞也兆示着,能有一个明君,来拯救他们于水火,这个明君不是别人,就是您——太子李亨,这是百姓的意愿、上天的选择。

    可是,拆穿了画皮,这都是满满的套路。马嵬驿分手,唐玄宗通过高力士,表达了自己对太子李亨所寄予的殷切厚望,说了一番话。其中“莫以吾为意”至少包涵两层意思:一是从父子感情角度,劝慰太子李亨不要担心;二是从君臣大义角度,提示太子李亨,在这特殊时期不必拘于常礼,一些关乎平叛的大政方针,不必常请示、常汇报,完全可以自行决断。玄宗对李亨绝对的信任,溢于言表。李亨即便不当皇帝,照样可以放开手脚承担起平复叛乱的重任。

    而且,唐玄宗是“移幸蜀川”,并不是“倦勤大位”,而是仍然主持着全国的平叛工作,并尽最大可能履行了大唐政府“掌门人”相应的职责,如对中央和地方的有关人事,进行了调整,并先后任命了崔圆、房琯、崔涣三人为宰相,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危难时期中央政府的感召力,为收拢人心、凝聚力量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任命太子李亨为天下兵马元帅,都统朔方、河东、河北、平庐等节度兵马,收复两京的同时,分别任命永王李璘、盛王李琦、豐王李珙为各路都统节度使,分守外镇,为稳定局势、平定叛乱创造了积极的条件。史载,任命诏书一下,“远近相庆,咸思效忠于兴复”,而叛首安禄山则拍胸叹气道:“我不得天下矣”。这种理由,难以叫人信服。

    唐玄宗“幸蜀”,老百姓的期望,自然是大打折扣,但这不是不承认玄宗这个皇帝。在灵武即位前,老百姓充满了期待,但这种期待绝非希望他取玄宗而代之,当他们听到了李亨治兵河西的消息,说道:“吾太子大军即至!”和李亨的拥戴者们“万姓颙颙,思崇明圣”,不对等。

    而眼下李岩提出的愿意率军在河南坚持,这很容易让李自成联想到自己的这位丞相,是不是要效仿李亨呢?

    “陛下,微臣起于卜武,不如牛先生学富五车。但也知晓,旧唐书记载,肃宗李亨自离玄宗后,民间望气者,有白云起西北,长数丈,如楼阁之状,议者以为天子之气。”

    “这,朕也知晓!”

    “陛下,您忘记了‘十八子,主神器’和‘九州离乱李继朱’这两句话了吗?”宋献策阴阴的补上了一刀。

    李亨和他父皇李隆基在马嵬驿后,“有白云起西北,长数丈,如楼阁之状,议者以为天子之气”,其实,这和什么鱼肚子里的黄绸子条、火堆旁边的狐狸叫都是一回事,不过是说太子李亨的即位,是上应天象的表现。后来,又出现好几次,都是预示真命天子的气象。

    牛宋二人的话很明白,你要当心这位李岩丞相要率部东进河南,对你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要知道,李岩在河南的群众基础和威望要比你李自成高得多!当初的那些饥民,领赈济粮的时候都在欢呼:“李公子救了我们!”他要是单独领兵去了河南,只怕用不了几天,河南就只知道有李岩,不知道有你李自成了!何况,当年的图谶,只是说了天下要归姓李的,李岩也姓李的!

    牛宋二人的几句话,在大顺朝廷上掀起了滔天政潮。

    两日后,李自成发下旨意,派丞相李岩领其弟李牟等人率部往河南去。当日,牛金星设宴为李岩践行。酒宴上,牛金星突然发难,御营亲兵齐出,将李岩逮捕。牛金星自袍袖内取出李自成亲笔特旨,宣布李岩谋逆叛乱,当场将李岩斩首。消息传出,在潼关外驻守的李岩旧部亲族李牟等人,立刻拔营狂奔往豫东家乡去。他们本意是要逃到豫东,然后想办法东进山东,与鹿玛红等人汇合。其实,这也不过是当初曹营众人的旧路而已。

    可是,这给了牛金星一个口实。面对着前来质问他的刘宗敏等人,牛金星不慌不忙的列举出上述事实来应对。“这不是我们要杀他,而是他早就有心谋逆。不然,为啥逃得这么快,而且还是往开封方向逃?这不是意图投敌是什么?”

    他为李自成而背的黑锅自然也是有所补偿,前脚诛杀了李岩,后脚牛金星便成为了大顺的当朝丞相。也是属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可是,刘宗敏等人却不管这一套。看着他那副文人特有的无赖嘴脸,刘宗敏只是哼了一声,拔腿便走。

    数日后,刘宗敏所部兵马开拔,南下湖广。

    李自成在朝会上做出了这样的部署:“汝侯已经做为先锋开拔了,大军日后分别开拔。往湖广去。”

    他看了看站在朝臣中的吴汝义,“小吴,你先行一步,往安庆南粤军水师大营去走一趟。跟他们讲,我大顺兵马南下,是为了讨伐叛逆永辅营英武将军老回回马守应所部残余,同时,也是为了两家的贸易而来,请他们不必误会。”

    李自成所说的老回回马守应。在李自成火并曹操罗汝才和革里眼贺一龙的“罗、贺事件”发生时正率部向澧州(今湖南澧县)进军。李自成给他的番号和官衔为“永辅营英武将军”,并颁给他四十八两重的金印一颗。马守应推辞不受,意在保持自己的相对独立性。李自成几次调他带领部众回襄阳,马守应不想蹈罗、贺的覆辙,把队伍拉到长江以南的松滋一带地方,与李自成保持若即若离的态度。所以,李自成用征讨叛逆马守应的旗号南下湖广,以避免同南粤军发生误会造成冲突。

    “另外,你去南京对李国公爷言讲,虽然李侯爷不在了,但是朕与他签订的救助协议还在,朕还在南粤军中有千余万银元的借款。朕打算把这些借款都用来购买南中所出之物。如果款项不敷使用,关中、湖广所出的棉花也可以拿来抵扣货款。”在说完了这段话之后,李自成稍稍停顿了一下。“朕知道他军中缺少马匹,此事也好处置。朕部下在西番地、甘肃等处缴获番民马匹何止数十万,也可以拿来折扣货款!”

    这也是实话,大顺的征西兵马,在甘肃、青海一带,把盘踞在这一带的蒙古、藏等部族轮番敲打了一遍,尽夺各部牛马金银东下。这数以十万计算的牛马,在关中地区也成了一景。不过,所过之处,饲料为之一空,连百姓的柴草都不能幸免。正好可以拿来和南粤军交换急需的货色。

    于是,作为最早与南粤军接触的大顺军高层,吴汝义带着自己的亲兵,快马赶到德安府,换了便衣,登船东下往安庆南粤军水师大营来说明大顺军的来意。

    这些情况,被驻守小孤山水师大营的舰队分统官张小虎的侄儿张大狗派人连夜密奏主公。

    李自成的大军南下湖广,无疑是给李守汉出了一个大难题。

    南粤军上下倒是不怕在湖广地区同李自成的大顺军做上一场。笑话!咱们在江中有水师船队,在陆地上又有精锐兵马,李自成的大顺军虽然号称百万,可是,也只是马步悍贼,湖广地面水网纵横交错,他的马队再精锐,如何能施展得开?

    何况,咱们还有一个挡箭牌在在九江地区。李自成要想和咱们直接对战,势必要把这个挡箭牌除掉才行。这个挡箭牌就是平贼将军、宁南侯左良玉的十几万人马。

    可是,伸手不打笑面人。吴汝义来安庆,口口声声说了,我们只想和南粤军做生意,继续执行当初与大公子李华宇签订的救助协议。如今虽然李大公子已经不在人间了,可是,我们却不是那么不讲究的人,人不在了,该办的事情还是要办的。何况,我们是拿着真金白银,棉花马匹小麦这些南粤军也需要的东西来采购。你有货色我有银子,你不能不让我买吧?

    话虽然说得客气、恳切,但是,李守汉却从字里行间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大顺军的态度里透出了一丝威胁:如果你不愿意执行当年令公子与我们签下的这个不平等条约,不答应我们用这笔高利贷来采购军火物资的话,那么,就别怪我们把当初签订这个不平等条约的事情公诸于天下,让天下人都好好看看,你这个大明朝廷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到底是个什么货色!到那个时候,朝中东林群起而攻之你梁国公的时候,就别怪咱们大顺朝廷不讲究了。

    也算是一种“勿谓言之不预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