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岳乐的反击
    东方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正是这辽东初冬季节里最冷的时候,明军大营里已经开始一片喧嚣热烈的气氛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兵过一万,无边无沿。虽然三部兵马没有达到一万人的规模,但是算上骡马辎重车辆火炮等等,着实占地面积不小,气势更是略胜一筹。各色旗号灯笼一眼望不到边,连绵的营寨铺满大地。

    借着朦胧的晨曦向明军大营望去,一个个营寨有如城镇的坊巷一般,各处营帐此起彼伏,遥遥望去,便如荒原雨后钻出来的蘑菇一般。

    从这些营寨中,不时奔出一些背上插着小旗,精悍的家丁夜不收。沿着营寨的边缘策马奔驰,他们一直奔到正红旗残兵据守的山丘之下,仔细观察一番山丘上的紧张准备了一夜的清军,用马鞭指着山头上的清军残兵叫嚣辱骂一番,而后又策马而去,沿着战场的边缘进行哨探,几乎是战马身上跑出汗水的之后,才又威风凛凛的奔回营地去。

    这些哨骑一波一波,接连不断。对即将爆发大战的战场进行着监控和遮蔽。防止有清军借机逃走,或是有清军来援时不曾发觉。

    大营内外,人流如蚂蚁一般往来穿梭不止,进进出出,充斥着一种大战在即的凝重气氛。

    当一轮红日很是费力的从地平线∽长∽风∽文∽学,≡¤x下跳出来时,明军营地中,号角声,金鼓声,更是响成一片,惊得山丘上假寐休整的清军再也无法安稳,他们知道,战斗即将来临。岳乐也不例外,他默默来到连夜赶修出来的土墙边,拿着尼堪送给他的单筒望远镜,对着山下的明军大营仔细观察。

    呜呜号角和铿锵的金鼓声中。明军各部人马,如潮水般缓缓从营地内涌出,依照各自的建制,逐步列成阵型。编制方面,宣大三镇基本相同,一营一个中军。两个千总,麾下各几个把总,然后管队,甲长,各有认旗,一目了然。各人队下最基本一甲十二人中,甲长都是身插背旗,手持弯刀,身后四人为弓刀手。再四人为钩枪手,随后二人为鎲钯手,最后随着一个火兵,手持大棒,用来敲击敌人的马头。他们依照各自所属营、镇,依照旗号立定,形成一个个渭泾分明的队列,最后汇成一片火红的海洋。晨风吹过,吹得旗号烈烈作响。

    今日之战。大同镇算是主力,几乎倾巢出动,不过,此战算是山地仰攻,骑兵派不上用场,大队的骑兵都被散在两翼担任护卫和哨骑。为了提防辽东反贼有援兵前来救援。吴标和王朴、李辅明商定,模范旅派出林长根的马队营,李辅明也将部下骑兵尽数派出,在左右巡视。此战明军方面出动了将近六千人马,余者各部各将。率领本部人马留守营地。

    与模范旅的草根出身,吴标的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经历截然不同,大同镇和它的统帅王朴都是底蕴深厚,且不说大同镇的九边军镇之一的身份,便是王朴出身世家子弟,就不是粤东农家子弟的吴标所能够望其项背的。

    存在决定意识,王朴和大同镇的出身、底蕴决定了他们的作战方式,队列动作。

    与模范旅不太注意兵员的外在形象不同,大同镇在兵员的形象上还是颇为做了一番功夫的。将镇中那些膀大腰圆的精壮一律摆放在队列前面与两翼,以壮声势。(这个和卖水果的招数是一样的!)…

    大同总兵王朴策马而出,先是轻蔑无比地往对面山头上望了一眼,之后右手大力一抖自己鲜红的披风大氅。让它随风飘舞,又潇洒地甩了甩自己盔上红缨,高声叫道“大同的儿郎们今日出战,务必要斩将夺旗,取敌酋首级回来报佳音!”

    策马立于军阵之前,往左右放眼望去,尽是自己麾下的精悍战士,方阵刀裁斧剁一般整齐,队列旗帜密密麻麻,触目所见,尽是一水的八瓣帽儿铁尖盔,还有那如麦穗柴林般的刀枪旗帜。

    “以此破敌,何敌不克?!以此图功,何功不取?!”

    王朴感觉自己胸中一股力量在激昂澎湃的冲击着他。

    这股力量激励着他在军阵之前策马奔驰,一手控缰,一手提着马槊,马槊斜斜的指向半空,身后几个亲卫扛着他的认旗和大同镇的军旗紧紧跟随,寒风中,飘扬的战旗与几人被狂风卷起的鲜红披风相互辉映。

    王朴在自己阵前策马奔跑,提枪大呼“我大同军!”

    “威武!”

    “我大同军!”

    “威武!”

    “威武!威武!威武!”

    密密探出的都是枪林,大同镇的军士们,士气被王朴鼓动到极点。

    士气已经到了燃烧值,索性王朴更往已经冒起了青烟的柴堆上泼了一瓢猛火油。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随着王朴的一声断喝,从大同镇阵后响起,数十个亲兵抬着十余口沉重的箱子出现在阵列前。

    “打开!”

    王朴用手中马槊虚指那箱子,随着亲兵们将箱盖打开,伴随着初升的阳光,银元可爱的光亮几乎晃花了军士们的眼。

    “敢为选锋者,每人赏银五十块!这是老子赏给选锋的!事后的斩获赏赐另外再说!咱老子就不信,区区一个小山头上的几个残兵败将,我大同镇的官兵会冲不下来!”

    “愿为选锋者,皆有重赏!”

    王徵等人领着一群亲兵随着王朴的大声吼叫,顿时让大同镇内的自负骁勇果敢之辈爆发出来。

    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古人诚不我欺。转眼之间,数千大同镇军士之中便组成了四五百人的选锋。

    王朴满意的点点头,手中马槊摆动,算是代替了军令,大队人马缓缓启动,军阵在大地中缓缓前进,朝着目的地而去。沉重的脚步颤动大地。

    “大同镇士气可用。看来要命中军准备犒赏酒食了。”在大同镇后方为其观敌掠阵的吴标微微点头,对于王朴的这番作为颇为赞赏。

    “吴兄弟,却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了,等和鞑子接战之后再说。”李辅明却是对王朴的前景不太看好,口中冷言提醒吴标莫要高兴的太早。

    山头上,岳乐依托着土墙只管冷静的往山下望去。连夜抢修出来的工事。自然不能同围困锦州的长沟相比,不过是一道齐胸矮墙,三道壕沟罢了。土墙前方,堆积了不少挖掘壕沟出来的泥土,急切间无法寻觅那许多的布袋竹筐,只得堆积在土墙外,用这些浮土来防止明军的大小火炮。

    身后,岳乐集中了一千余名弓手列阵,利用视觉的盲区埋伏在山头矮墙之后。只待着进攻的明军进入射程之后,便以箭雨相迎!

    列成两列的弓手们,各自将手中巨大的步弓刚从箭壶中取出,将弓弦绞得紧紧的,只待主子一声令下,便让山下的尼堪们好好尝尝这些被他们精心炮制过的箭矢的利害!…

    比起眼下明军各部粗制滥造的武器来,倒是辽东反贼们严格执行了大明工部和兵部的质量标准,虽然比起明军的弓箭。辽东反贼们的弓力较弱,不过七斗。有效射程仅为七十步,但是在五十步以内,却有着绝对的杀伤能力,而为了达到破甲效果,更是要在三十步、四十步左右才会拉弓放箭,针对对手的皮甲、棉甲、铁甲下手。

    不过。弓力不足,箭矢来助。他们的箭头个个大而沉,开有血槽,有若三棱,破甲与放血能力极强。若是中箭,很快就会流血过多而死。而为了增加杀伤力,这些已经是到了生死边缘拼死一战的辽贼们,更是将马粪和人的粪便用来浸泡箭头,以求达到让明军中箭之后,救治不及中毒身亡的效果。

    “传令下去!哪个敢在明军越过第一道壕沟时放箭,斩立决!”岳乐眯缝起眼睛,看了看蔓延而来的明军大队,低声向后面发出军令。

    第一道壕沟,距离土墙大约在二十步之内,恰好是弓箭手们最强的杀伤范围之内。

    对于这些从各个牛录之中抽出来的弓手,岳乐还是很有把握的,不但人数众多,而且都算是善射之人。不要说那些原本就是弓手的旗丁,便是随军的余丁、辅兵、包衣阿哈们,虽然没有获得披甲资格,但同样从小习练弓马,作战能力也不差。

    昨夜,岳乐已经在全军面前许诺,只要坚守到援兵到来,击破眼前这股明军,他和尼堪贝子二人便会向皇上请下旨意,将所有的包衣阿哈全数抬旗,原本的余丁编为披甲战兵!一时间,却也是让这些原本士气低落的败军顿时燃烧起求战**。

    山坡下喊杀声四起,戴着八瓣帽儿铁尖盔的大同镇选锋战士,开始缓缓如涨潮水般向山坡发起攻击。

    岳乐等人据守的山丘不算高,也较为平缓,对于火炮使用来说,那些习惯了直接瞄准的炮手们很难做到不把大炮打到自己兄弟队伍当中去,王朴便索性拒绝了炮火,只靠兵士的勇气和刀枪解决眼前的敌人。

    “主子,明狗们开始越沟了!”那名忠诚的巴牙喇纛章京手中提着虎牙刀,低声向岳乐禀告着明军的进展。

    “儿郎们,准备冲上去!砍鞑子的头,拿银子!”山下,不住的有军官在队伍当中高声激励着部下。

    “鞑子挖了三道壕沟,修筑了矮墙,这一仗,不好打啊!”山下观阵的吴标等人也是对王朴此战的前景表示忧虑。

    为了以防万一,吴标悄悄命人将两营人马调动到大同镇的后方,担任接应和预备队。

    两个营官刚刚领命而去,不料想山头上一声长吼,跟着便是鼓声大作,密集的箭雨劈头盖脸的射了下来。

    可怜大同镇将士,为首的选锋们正在攀爬第二道壕沟,大队人马猬集在第一道壕沟与第二道壕沟之间,对于迎头落下的箭雨毫无防御措施,既无阵型,又无遮挡,眼睁睁的被利箭射穿。

    弓弦响动声不断,仿佛明军将士发出的惨叫声给寨墙上的清兵打了鸡血。越发强力的一**箭矢射了下来。

    大而沉的步箭咻咻而来,转眼间,该波的明军就不断有人惨叫中箭。那些中箭者只觉身上一冷,随后快速的,就身上虚软无力。而从旁人看上去,这些中箭的军士个个血流如注。极为吓人。…

    后续明军顾不得救治伤员,只管抄起盾牌来做掩护,来抵挡清军的强弓利箭,而在这短短十几步、二十步的距离上,清军的弓箭,命中率极高,几乎是每发必中。步弓射出的箭,虽然射程不远,但破甲与放血能力极强。岳乐又是在最佳射程之内布置了壕沟作为迟滞前进的障碍。延长大同镇士兵停留时间,更是加大了明军的伤亡。那些身上中箭的军士,转眼便随着大量失血而觉得浑身虚弱无力,失去了战斗力。

    短短的一通鼓未曾敲完,山上的清军弓手们便各自射了四五只箭,在距离土墙不到二十步的距离之内,白色的箭羽触目皆是,如同平地生出的许多芦苇一般。不过。这些箭羽下面大多是呻吟不断血流不止的大同镇士兵,这一轮打击。已经让几乎全部选锋和百余名随后跟进的士兵丧失殆尽。

    胸墙前方,壕沟之中,横躺竖卧的到处都是明军的伤兵和尸体,一如昨日战场的情景再现。流淌的鲜血,在初升阳光照射下闪烁着诡异妖艳的色彩,发出一阵阵浓烈的腥甜味道。沾满血迹的兵器、旗号、头盔,散落的银元,在山坡山道上,滚得到处都是。

    “不要慌,不要乱!撤下来!先撤到鞑子弓箭射程之外!整队!整队!”

    一名大同镇的千总倒是颇为有胆色。在慌乱涣散的军中大声吆喝着,组织手下兵士整队与土墙后的清军展开对射,一时间,火铳、三眼铳,弓箭,各种各样的远程打击兵器只管朝着寨墙后面打了过去。

    “这个小子有种!没有给老子丢人!等打完了仗,老子一定升他的官!”在山脚下,王朴看得很清楚,这千总的一队人马如同中流砥柱一般,稳住了溃逃的颓势,开始朝清军据守的寨墙发起攻坚。

    轰然一声巨响,近千名清军的刀盾兵,从寨墙后闪出,先是将砍伐山中树木草草制成的滚木顺着山势推了下来,随后随着滚木的冲势,这些长枪兵、刀盾兵从山坡上重重扑下。

    刚刚整队完毕正要发起进攻的明军目光中,数百根粗大的原木劈头盖脸迎面冲来。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中,不少人被撞得筋断骨折。撞中身体的,个个口喷鲜血,若是被撞中手脚,就是手脚断折的下场。很多人当场白森森的骨头露出来,抱着伤口处,个个痛不欲生。

    大同镇的这些兵士,战斗意志谈不上坚决,只不过是昨日看到了山西镇的友军大战之后的收获有些眼热,本以为山上的鞑子已经是强弩之末惊弓之鸟,自己上来就是割军功首级的,但是却忘了困兽犹斗这话。看到袍泽兄弟的惨状,耳边凄历的嚎叫,被银元和军功所激励起的求战勇气,转眼便告荡然。

    岳乐此时派遣长枪兵和刀盾兵出墙冲杀,却是正好拿捏住了分寸!

    虽然号称八旗铁骑,但是清兵却是更擅长步战,特别是这种山地作战。明笔记《顷见新略》有言“谓奴步善腾山短战。马兵弱。叶赫马兵最悍,步兵弱。故奴畏北骑,北畏奴步。叶赫白羊骨辈曰‘我畏奴步,奴畏我骑,力相抗也,技相敌也。’”

    见近千凶狠暴烈的清军各自挺着虎枪、八旗长枪猛扑过来,后面是手中拎着兵丁刀,或是短柄斧,甚至长柄挑刀,虎牙刀的清军刀盾兵,顿时让这些本来就已经濒临崩溃的明军彻底丧失了搏战的勇气。…

    他们大叫大囔,喊叫着奔逃山下,连上官们声嘶力竭的咆哮声也不理会。

    山下督战的王朴气得漂亮的脸上一阵阵青灰,昨日李辅明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不过就是一战的战绩罢了,本打算借助这场战斗扳回一局,不想却是这般丢人现眼。

    “王徵,你带着家丁上前去,哪个敢后退,替咱老子砍了他!”

    王朴咬牙切齿的吩咐着自己的家将王徵。

    此时间,山上已经是呈现了一边倒的局面,哭喊声中,官兵在前面拼命逃,顾不得荆棘草莽,只管一路狂奔,身后是分作十数股的辽贼兵士。

    溃逃的官兵粗粗看来有近千人之多,受地形分割限制,追杀的鞑子兵,每股不过数十人,然这些官兵却没有一人敢回头迎战,个个丢盔弃甲,失魂落魄,还有许多人拼命的大叫“完了!完了!鞑子太凶了,大伙顶不住了!”

    王朴正待要发作,耳边却听得山丘上暴雷也似的发出一阵阵欢呼喝彩声,无数的鞑子站在土墙上挥动手中刀枪欢呼不止。

    正在懵懂间,模范旅马队营的营官林长根策马赶到“王帅,我军哨骑发现有鞑子镶蓝旗人马来援,我家将军请贵部迅速收拢部队回防,商定如何抵御来援之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