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 册封大主教!
    ps  求月票!求订阅!有兴趣的加入夺鼎群428399767!

    做南粤军册封的红衣主教?

    如果不是李守汉本人和执掌南粤军政务事务的李沛霖两个南粤军之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就坐在自己面前,阿方索会认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或者是像浮士德那样,被魔鬼所诱惑了。

    红衣主教或是正式称号为枢机主教,那可是在罗马天主教廷体系当中顶儿尖儿的人物!枢机候任者必须至少是司铎(意即可以是司铎或主教),且有杰出的学识、德行和处事的才干(参照《法典》351条1项)。历史上出任枢机者包括平信徒、执事、司铎和主教。然而,1917年颁布的天主教法典规定,枢机候任者必须至少为司铎。教宗若望二十三世于1962年更规定,凡擢升为枢机者,如果是司铎,应祝圣为主教,但曾有若干位被任命为枢机的司铎获豁免晋牧。而且枢机主教有投票选教皇的权利,地位极为崇高。

    虽然接受了李守汉的册封,势必会被罗马教廷视为叛徒,从此便与选教皇无缘。但是,这里可以拥有自己一个完整的教区。而且,当年罗马教廷与君士坦丁堡大牧首之间的那些龌龊事,又有谁能够说得清到底哪个是正统,哪个是异端呢?

    还不是谁的势力大就是谁说了算?

    面对可以拥有一个独立教区的诱惑,一个可以事实上当上没有名号的教皇的机会,阿方索不知道他的节操是不是能保留底线。

    事实证明,阿方索红衣大主教的节操是负数。

    除了舔舐着因为巨大的幸福感带来的强烈刺激而变得干裂的嘴唇,勉强守住脑海之中的最后一丝清明。努力的与执掌政务的李沛霖就接受册封之后的教会诸般权力义务等项具体事务进行细节上的纠缠。

    首先一条,他对红衣主教这个头衔或者是名号有些觉得不够威风,执意要在主教前面加上一个大字,称为红衣大主教,而且要求李守汉以册封各地藩王的标准,诸般礼仪来册封他这个红衣大主教。甚至是相关的印信等物也要参考藩属国国主的尺寸来!

    “可以,不要说和藩属国国主相类,便是超越他们的规格又有何妨?”

    第二,阿方索大主教所领导的教会。是在国公府治下的唯一合法进行传播基督教义的教派,一旦发现有异端邪说出现,国公府在得到教会禀帖之后,有义务对这些传播异端邪说的非法教会组织进行铲除,同时没收其全部财产。将所有信众送往苦役营进行改造。

    这一条就很说明问题了。

    “老大。我是跟你混的。你的地盘上只能有我这么一家卖圣经的。我算是特许垄断经营。一旦有人也在那里拿着圣经出来卖,那一定卖得是盗版的。我告诉你之后,你得给我做主,把他们卖得圣经全部没收充公,把买圣经的也得严厉惩处。”

    第三条便是教区划分了。

    阿方索大主教的意思,除了眼下被南粤军以各种手段和形式控制的南中地区,包括从河静到顺化、九龙江、柴棍、湄南河、爪哇、吕宋、凌家卫岛、李家坡、满剌加等地,以及眼下成为藩属的缅甸地区、暹罗地区、榜噶剌地区之外,便是属于半藩属国性质的倭国和商贸往来密切的朝鲜,另外。两广、福建、山东、登莱等处也同样要划入教区之内。

    换句话就是说,“老大,只要是你的军旗所在,我便可以在你的王旗之下传播主的福音了。”

    这一条也是毫无压力的通过了。本来李守汉就是要在自己的境内扶植出一个完全听命于自己的教会来,如今阿方索大主教既然自己提出来了,那便索性做一个整人情,将这些地区的传教权交给他便是。

    当下双方谈好了卖身价钱,阿方索在李沛霖拟定好的相关文书上签字画押,算是在卖身契约上按了手印。完成了这个环节的阿方索立刻跪倒在地,以三跪九叩的礼数向李守汉表示了最高程度的效忠之意。

    李守汉倒也罢了。只是认为眼前这个刚刚完成入籍的前欧罗巴神棍一时欢喜,昏了头,没有数清楚叩头的数目。倒是在一边将阿方索墨迹未干的卖身契小心翼翼的整理收起的李沛霖,眯缝起眼睛对阿方索大主教的这一番作为若有所思。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国公府令有司拨出钱粮来。为阿方索大主教的册封大典筹划。

    户司拨付钱粮,同时那些管账的好手们将算盘珠子打得噼里啪啦的山响,为教会明年的经费开支做着预算。工司的管事们,组织工匠在王府前广场上为阿方索大主教的册封大典粉刷墙壁,修葺场地,搭建观礼台和彩棚。忙得不亦说乎。

    不过,这段时间最忙的应该还是阿方索大主教。

    用那个被不厚道的作者黑了数次的名嘴的一句名言来形容阿方索大主教这一段时间的心情,那就是痛并快乐着。

    他除了各种筹划大典的具体事务之外,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统一自己所直接掌控的教会内部的思想。同时,摸清楚有哪些人是忠于罗马天主教廷的那些异端分子的,对于这些人,阿方索大主教已经给他们在苦役营里预订好了铺位。

    “你们在座的一些人曾经对我说过,公爵殿下不但不是一个将全部身心交给耶稣的人,而且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是中国传统无神论的信奉者,但是我知道这种信仰的人多数是善良的,因此,有人向我说,公爵殿下对耶稣的很多言论,甚至说上帝并不存在我并没有觉着被冒犯。”

    “上帝只是造物主,信徒只是去歌颂上帝的伟大,上帝并没有强迫人去歌颂他。而上帝的主张在于公平,公爵殿下保证了人的居住土地与劳动三大权利,因此,站在公爵殿下的旗帜下,与公爵殿下的军队和政府合作,最大规模的将主的福音传播到四方。就是响应上帝的召唤。”

    “在我看来 ,公爵殿下就是上帝面前地位最高的炽天使。”

    阿方索大主教的这个马屁可谓是和历朝历代的神棍们吹捧统治者的招数如出一辙,但是,事实证明越是传统老套的招数越是好用。当年。同样是基督教的神棍们,不也是吹嘘铁木真就是约翰长老吗?到了现代,就连大博学珍宝智者和大海上师都说主席是文殊菩萨的后身,并且写诗来赞美。在藏区一些藏族老人的佛龛里,主席的画像可是供奉在两位活佛之上享受最虔诚最丰富的香花供果的。

    阿方索大主教这样的说法。立刻在教会的各级神职人员当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那炽天使是什么样神灵?

    那可是神的使者中最高位者,天使之首!炽天使,极少从事任何劳动,唯一的使命(或云本质)就是歌颂神。是神最亲近的御使,似神的物质。而且在犹太教和基督教中,他是直接和神沟通的角色,是个纯粹只有光及思考的灵体,并对炽爱产生共鸣。在天使群中甚持威严和名誉,被称为是“爱和想像力的精灵”。

    炽天使无形无体,以其振动创造生命。若是必须现身於人前时。是以六翼四首(亦有二首之说)之姿出现。犹太教和基督教都是形容其有六翼,手持刻有sanctus(希伯来语曰trisagion;圣哉,圣哉,圣哉,万众之王)赞美词的圣扇(fbellum,或曰火炎短剑)作指挥的旗帜。

    炽天使有六个翅膀。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一睁眼,就会发出如狮吼声,并发出红色电光划过长空。形如长蛇(龙)。炽天使的希伯来语,是“治愈者”和“至高者”(或守护天使)二字的合成字。

    “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个翅膀。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这是《以赛亚书》之中对于炽天使的描写情节。

    炽天使的身份和职责是万王之王,守护天使。这不是和现在教会在公爵殿下的旗帜和保护之下,在前所未有的广大区域内放心大胆的传播主的福音是一个道理?

    怪不得公爵殿下会如此对耶稣不屑,原来,他是上帝身边的最高级别神职人员在人世间的投影,有着这么大的来头。自然不会瞧得起耶稣那个家伙了!

    (啪!一块板砖狠狠的砸到了不厚道的作者头上!却原来是听到这些歪理邪说,某情燃烧的岁月的猪脚再也忍不住了,飞过来一板砖狠狠的砸在了作者头上!用他那一激动就语无伦次而且有点结巴的特有方式骂到“你说教会搞小男孩,敛财这些事也就算了,毕竟什么组织都不会缺少败类,可阿方索一个神父,如此无底线,也太胡扯,我跟你没完。”

    不厚道的作者揉了揉头上的大包一脸无奈的说“兄弟,你还是算了吧,你连门路都没摸清就乱喷。不要说用板砖来拍我,就是把你那一刀仙的快刀和石光荣的冲锋枪都弄来也没有用。别的我不知道,你们的新和尚头早就鼓吹镰刀斧头了,这次他出访白头鹰家,可是在资本主义的老巢演讲痛批资本主义是万恶之源,还说教会的任务就是帮助穷人获得居住土地劳动三大权利。

    你可以先停下写围脖的时间,上去看看相关报道,教皇方济各可是在全场一个小时的演说中,呼吁受到压迫的各国民众改变全球经济秩序,并谴责施行财政节约计划的相关机构是“新殖民主义”。他支持弱势族群争取居住、土地与劳动等三项“神圣权利”。他谴责盲目追逐利益的现有体系,要人们“不要害怕说出来我们要改变,真正的改变,结构性的改变”,认为“这套体系已经令人忍受不下去”,而且说“一旦资本成为偶像并主导人们的选择,一旦对金钱的贪婪主宰整个社会经济体系,它将败坏这个社会,谴责并奴役所有男人女人,摧毁人类的博爱精神。让人彼此对抗彼此。我们能清楚看到,它威胁者我们共同的家园。

    此外,教皇弗朗西斯各也批评国际货币基金(imf)等国际机构所执行的开发援助政策。他表示“没有强权有权剥夺人们行使完全主权,每当有人这么做。就是新殖民主义的崛起,这足以严重损害和平与公义。”这场演说是教皇弗朗西斯各2013年就任教皇以来,所发表时间最长、主题最广、最激昂的演说之一。

    罗马教皇方济各对自由市场经济学的批评,使他成为了左翼政党标榜的对象,也佐证了他是**者的言论。作为全球120亿天主教徒的精神领袖。教皇认为资本主义是不平等的来源,这已经是最好的评价了。他作出的最坏评价是将资本主义比作杀手。教皇是否真如他的批评者宣称的那样,是一名红色激进分子?

    我劝你还是先把党证找找,然后让你那媳妇赶快绣个镰刀斧头,万一哪天教皇高举红旗攻占华尔街,你也好拿这个当证明,证明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天主教徒。)

    “仁慈救世归元显佑神化冲元扶正耶教大主教!”

    这是国公府礼司的官员们为阿方索大主教拟定的封号,册封的金册、印信,都在造办处紧张的筹划制作着。

    同时,在各处教堂的门楣上方。都新添了一个巨大的匾额,“奉令唯一正教!”用这样的匾额来标榜自己是在南粤军辖区内唯一合法正统的天主教团体。

    同样的变化在教堂之内,原本在教徒做礼拜听讲说圣经的座位正前方讲坛墙壁上,只有耶稣被挂在十字架上的雕像。如今也在工匠们的忙碌之下,做出了一番调整。耶稣像被新制作小了至少一号的新塑像所代替。空出来的视觉空间,留给了一幅巨大的李守汉画像。画像挂在耶稣受难像上方,居高临下的注视着芸芸众生。

    按照阿方索大主教的说法,公爵殿下是上帝炽天使在人世间的投影,是教会的保护者,他的画像出现在耶稣受难像的上方是正常的。

    有这样的榜样。教徒们自然是有样学样。很快,在教徒家中便出现了这样中西合璧的供奉十字架在下方,圣母抱着耶稣的画像或者是用圣瓷烧制而成的塑像在供桌上,高高在上的。是用上好木料做成的李守汉的长生牌位。便和崇祯皇帝的龙牌一般无二。

    至于说那些同阿方索意见不一致的教堂,或者是神职人员,拒绝在教堂和教徒当中传播新的教义的,拒绝接受驻寺庙道观礼拜寺教堂管理入住的,更不要说在教堂的布置上挂上奉令唯一合法正教字样匾额,和悬挂李守汉画像在耶稣上方的那些教堂。很快就有巡警总署的相关人员到场。

    并且很快便在信教群众的检举揭发之下,发现了该处教堂存在的种种不法行为。从猥亵妇女儿童,到偷漏税,瞒报教堂信众的捐助,贪污公款,甚至是从隐秘所在搜出来不少违禁物品,比如说明显超出自卫合法持有标准的刀枪火铳,数量庞大的火药等等。

    一个个这样的教堂被取缔,里面的骨干分子被丢进了苦役营。

    同样的手段不仅仅在天主教徒团体当中使用。从道观、佛寺到礼拜寺、天主堂,都要接受驻寺庙官吏的管理。

    从前关起门来便是一个小天地的教堂,高等级的神职人员可以享受着葡萄酒上好的食物,甚至还可以同年轻的修女和前来告解的女信徒进行一些深入浅出坦诚相见喜闻乐见的探讨宗教教义的学习活动,如今却是花一文钱都要经过驻寺官员的审批,一时没有驻寺官员的,便要到附近的巡警派出所或者是村镇政权去接受监督,这如何能够让这些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惯了的神职人员们接受?一时间,阿方索面临教会内部的反弹压力便可想而知。这些人不敢明着与阿方索对抗,但是各种消极抵抗活动却是层出不穷。

    不过,令阿方索大主教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一支从天而降的同盟军彻底改变了这种状况!

    援兵却是之前被打得鸡飞狗跳,差一点就全军覆没的加尔文教派的一群年轻人。

    他们在加尔文教派建立民兵之初便公开反对这种做法,认为必须全身心的与官府合作才能更好的发展壮大自己的教派。在民兵组织被郑森与吴六奇几乎全部丢进矿坑之后,这些人痛定思痛,为了避免教派彻底覆灭,索性便公然站出来,修改教义,与官府展开了密切的合作。

    在礼司官员的牵线搭桥之下,加尔文教派与阿方索大主教的以罗马公教为背景的教会可谓是一拍即合。一家需要生存下去,一家需要立一个大功劳树立起自己的形象,将内部的不满声音打下去。

    加尔文教派宣布全体加入国公府指定的唯一合法基督教派,也就是在阿方索大主教领导下的新教。

    而阿方索大主教也将自己的教义做了修改,将原本宣称的教徒必须要在神职人员的引导下才能成圣的说法摈弃,接纳了加尔文教派的经义。也就是说,教徒可以自修成圣,成圣门路有五条,读圣书,捐善款,守国法,参国战,遵戒律以上五功为成圣渐进途径,最终靠五功顿悟成圣。

    是不是有点眼熟?和禅宗讲究的顿悟很像?

    其实也不仅仅是采纳了加尔文教派的说法,也不光是禅宗的顿悟之说,上面讲的五条成圣之路,却是从伊斯兰教派的五功之说引用而来。

    中华新教的教义,开始从完全的基督教教义到与中华文化相结合,本土化道路上发展。许多原本对于信奉了上帝之后便不能祭祖祭天祭祀孔子的规定心中惴惴不安的信徒,从此便不再有愧对祖先的内疚感,堂而皇之的在十字架旁边高高供奉起列祖列宗的牌位,初一十五逢年过节的进行祭祀。

    阿方索的中华新教迅速的在南粤军辖区内将各种各样的教派统一到一面旗子之下,传播同样的教义。

    不过,在山东却遭遇到了强烈的反击。

    这场反击来自于此时正在山东地面上传播教义发展信徒的耶稣会教士龙华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