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四章 索尼的买树梢
    ps  没节操的情节来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兹事体大,黄太吉自然不会贸贸然便同索尼这个心腹讲明。

    打发走了索尼,黄太吉依然心情沉重,这一晚,黄太吉辗转反侧,无论如何不能入睡。就在天蒙蒙亮黄太吉快要入睡的时候,突然身旁伺候的庄妃又战战兢兢的唤醒他,禀告有人求见。这一见不要紧,从凌晨到中午,噩耗就没断过。先是派往北京议和的使节遭遇劫杀,不过靠着护卫的英勇,好不容易杀出了重围。结果历尽艰险到了山海关,吴三桂一开始拒绝接见,后来转变态度同意接见,转身又玩起了摔杯为号的手段。

    使团成员刚刚进入瓮城,城头之上伏兵四起。在居高临下的数百支火铳的密集攒射之下,使团一干人等全军覆没,都变成了首级被吴三桂用来报功。吴三桂甚至得意洋洋的在报捷题本之中说建奴以议和诈城,被我识破,遂诱其入城,一举全歼,此功虽小,然吾心甚快。

    黄太吉悲痛使团全灭的泪水还没在清瘦了不少的黑脸上被风吹干,他那猪一样的儿子豪格又来添堵。豪格向黄太吉前来诉苦,照着模范旅的法子练兵倒是有一定成效,正蓝旗实力有了增长,但是他妹的似乎多尔衮的兵练的更多!所以,练兵只能算是勉强平手。自己练兵练不下去了,同样练火铳,两白旗用真家伙,自己用木棍。而且两白旗人口众多,兵丁资源雄厚,自己这面有一个人,那面就安排三个人,而且只要一拉出来,便是队列成型部伍严整的军队,相比较自己乱糟糟的队伍,这简直就是明着让自己下不来台。

    所以豪格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在得知父皇为眼下盛京的物价和抢购风潮而恼火的时候,立刻想到了自己手下的奴才们向他哭诉。几十年跟着天命汗和皇上血战拼杀得了来的一点财物,被两白旗和两红旗派出的一群黄牛不动声色的便一口吞下去了!当即豪格便向黄太吉建议立刻动手,直接干掉多尔衮兄弟!

    黄太吉这时候正有一股邪火没处发,听得豪格这个不靠谱的冒险建议。当即毫不客气的传了几名噶布什贤兵进来,命他们结结实实的揍了豪格一顿,豪格被打的蒙头转向,只得揉着被打得高高肿起来的屁股,谢过父皇教诲。告退回自己的王府去闭门思过。

    等豪格走了,黄太吉下令紧闭宫门,外面着火也不管。但是就好像老天爷非要打脸一样,宫门关闭不久,八百里加急的军情送到,这个黄太吉可不能不看了,结果看完又是鼻血长流。

    原来是吴三桂得了便宜还不依不饶,前脚杀了使团上下数百人,后脚便派人驾驶海舟在狮子口附近登陆,偷袭辽东半岛各处。又劫掠走人丁二三千余,火烧了几处屯垦的农庄。

    更可气的是,面对着吴三桂的大肆劫掠焚杀,附近的两白旗驻军居然是视若不见,不动如山,任凭着这支千余人的小股明军在自己眼皮底下肆意妄为。黄太吉立刻宣召多尔衮觐见,多尔衮对此似乎早有准备,拿了一大堆两白旗底下奴才们上奏报告左近各处汉人奴隶明军俘虏暴动造反的公文,说自己的两白旗疲于奔命,所以不及救援。

    看着下面跪着的多尔衮。黄太吉不禁暗暗的怀疑这货是不是小金人获得者,这表情这神态,跟真的一样,你他妹的糊弄鬼呢!

    好不容易强压着火微笑着送走多尔衮。黄太吉立刻宣召索尼觐见。等索尼见到黄太吉,眼前的景象让这位也曾经呵斥土谢图汗奥巴,也曾经在明军军阵之中冒着箭雨冲阵救出豪格的索尼顿时懵了。

    只见眼前的黄太吉炕几上摆着一个红漆木质托盘,上面放着一把手铳,手铳龙头扳起,很明显是上好了子药。一把雪亮锋利的匕首和一条绳子。然后微笑着看着他。

    索尼被吓得魂飞天外,连忙跪倒叩首如捣蒜,却不敢开口问黄太吉自己做错了什么。“奴才此身皆陛下所赐,死不足惜,但是望陛下告知奴才,奴才一定要知道奴才罪在哪里。”过了半晌,见黄太吉始终不曾开口,索尼这才大着胆子询问黄太吉。

    黄太吉摆摆手说“你没做错什么,这些东西,是给朕预备的。这里只有你与朕二人,朕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今日我大清之局势,十之**与多尔衮有关。你若是投顺了多尔衮,现在随便拿起一样东西,将朕杀死,然后到外面喊一声皇上驾崩,遗诏传位给睿亲王多尔衮。即使你被朕的侍卫所杀,但是你赫舍里家依旧会有大把的锦绣前程。”

    这话说得索尼几乎出汗出得脱水!连忙猛力叩头不止,口称奴才便是万死也不敢有此念头!黄太吉微笑着扶他起来,然后很郑重的说“不是朕信不过你,只是现在朕已经命悬一线,唯有你能救朕。若是你不愿意,那真还不如用这三件东西自行了断。”

    索尼见黄太吉如此,顿时泪如雨下,叩头抢地的说“奴才受皇上大恩,纵然粉身碎骨不能报其万一。皇上但有差遣,奴才纵然身死,也一定办到。”黄太吉点点头说“朕也不让你死,但是有一桩差使交给你去办,朕这里有一件东西,就算你死了也一定要送到。”

    黄太吉略微停顿了一下“朕听说你跟山西的黄云发黄掌柜交情甚好,如果你要是真的忠于朕,就把这两份书信交给黄先生。并且告诉他,一份给他,另一份送给的人,则在给他的书信里。此事务必机密!至于说怎么交给收信人,让他自己去想办法。朕的命还在不在,就看你了。”

    索尼接过书信,当时就感觉这两封信比城门还重。他也不敢耽搁,回府之后立刻让自己的长子赫舍里?噶布喇带人化妆去山西八大家在盛京的铺子里找到黄掌柜的心腹人,请他带着去找黄云发。

    同时为了掩盖这件事,索尼命赫舍里家的人大张旗鼓的参与了囤积居奇、倒买倒卖的行为,这样,就算有人发现此事,也会认为索尼是想找晋商捞一笔。

    索尼布置好了一切,心中暗暗说。皇上,奴才能做的就这些了,希望能不负皇上所托。

    对于黄太吉书信之中所说的机密大事,要是说索尼没有偷偷的采取什么手段打开看看。那就太天真淳朴善良了!索尼能够在清国几次三番的权力斗争当中保全身家,而且后来赫舍里家族更是成为参天大树,这点小伎俩、小手段还能没有?

    从书信当中得知,却原来黄太吉走了一步险棋,却也是一招妙棋。他请黄云发出面牵线。向与晋商有着翁婿连襟这种暧昧关系,同时和晋商一道大作银元买卖的李守汉请求投降!

    而第二封书信,干脆就是写给代李守汉在山东、登莱两处主持军马钱粮事务的李大公子李华宇的!

    看到了信件的抬头收件人写的是李大公子的名号和官称,不由得索尼立刻兴奋的一拍膝盖,对自己主子这一招高明的手段大为赞叹!

    “南中少主、执掌山东登莱台湾等处兵马钱粮事李公讳华宇麾下台鉴

    吾与君隔海对望,未曾相见,然君之威名远近皆闻。辽东皆曰,东番兵勇而无畏,龙虎营灵动如蛇,故吾之偏师尽墨山东。只数骑逃回。又闻山东五谷丰登,棉麦皆收,此三皇以下罕见之治世也。

    又闻君之家族豪杰辈出,兆阳郡主华梅纵横海陆所向罕逢敌手,虽为女子,然令吾麾下一众须眉男子皆推手敛眉无不拜服。君弟华宝、华宣威震南荒,开疆拓土。吾以己度之,君之父,当豪情满怀,有子女如此。何愁不成霸业。

    然吾苦也,民苦也。治下物价飞涨,斗米寸金,米珠薪桂。民以野菜为生。面色皆绿。吾虽不敢称明君,然自松山以来,食不敢加肉,衣不敢着裘,所为者,心不安也。

    吾不敢自比圣人。然利己利天下,不辞也。故吾思前想后,认定一事,天当当为君所有。君文治可安山东,武功可抚四夷,又兼襟怀坦荡,善待降人,实可托之人。故吾不惮部众反对,不惧流言蜚语,愿将八旗辽东,尽托于君。吾知君必以吾欺诈,为表诚意,吾将分期解散八旗,武器丁壮皆送至山东,任君处置。吾虽未见君,然信君必不会亏待吾之部下。数年之后,吾之兵尽,君之锐足,那时君可派遣官吏,皆收辽沈,如此数十年之战乱一朝平定,不动刀兵,不兴战火,何乐而不为?然吾亦有所求,吾不求活命,然吾子豪格率直之人,求托于君之旗角之下庇护一二。辽沈之民无粮,望君赈济。此事若成,虽裂吾于国门,无憾也。”

    信尾,黄太吉为了表示自己投顺的诚意,特意提出了愿意献上良马两千匹,并有二百蒙古牧奴随同前往。除了良马牧奴之外,更有犍牛五千头,相助李华宇在山东屯垦之用。“闻君近日扩充龙虎营缺少良马,山东各处农桑耕牛不足,吾当倾尽全力以报效之!”

    看完了这封黄太吉写给李华宇的求和信,不由得索尼一扫胸中阴霾。

    黄太吉的这封信看似是完全卑躬屈膝的要求妥协,要向李守汉为首的南粤军投降,献上辽东的土地,而且在这个过渡期间,准备用辽东的丁口武器向山东转运,换取粮食,但是,里面的句句话都是暗藏机锋!

    从一开始,他吹捧李家人才辈出,子女都是一时豪杰,便是潜台词里提醒李华宇,你是你爹的长子不假,但却不是大位继承人。而且,从礼法上来说,你也不是嫡子。

    你现在几个已经成年的弟弟都在拼命做事,为的是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他们对你父亲百年之后留下的这份偌大家业没有想法!当然,你现在有绝对的优势,其他的弟弟压根不敢有任何歪心思,可是,倘若他们也是立下了赫赫战功呢?所以,我就来送一份大功劳给你!

    要是说一般程度的议和还好说,这近乎投降的议和,那可是大大的功劳!

    索尼也是辽贼集团当中有文化的人,通晓满洲文字,而且多次出使蒙古。对于中原、蒙古各部、满洲八旗那些为了权位而父子相残兄弟厮杀夫妻反目母子成仇的事情看得多了。手中掂量着黄太吉的这份求和书信,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李华宇本人反对的理由。

    正在欣喜之中。宫中有侍卫前来,口称奉了皇上旨意,请索尼大人到城外索伦八旗营地之中遴选一下,在达斡尔人当中是否有与李公爷七姨太傲蕾一兰有亲戚关系的。哪怕是个族人也要一并挑选出来,交给黄云发黄掌柜,请他带到关内转到七姨太太处。

    黄太吉可算是做足了功夫了!为了这桩议和之事,连夫人路线,枕头风都准备开始吹了!

    索尼自然是不敢怠慢。当即便命手下人去到城外索伦八旗营地去寻找。不过,蓦地一个念头涌上心头,立刻命人备马前往黄云发在盛京的铺子。

    “黄掌柜,我记得之前你我二人闲谈之时,你曾对我说过,贵宝地有买树梢这种事?”

    黄云发旗下的盛京商号掌柜的也是他同族之人,乃是他不曾出了五服的一个侄儿。对于眼下黄家在沟通辽东反贼集团和南粤军之间联系通道这件事也是了如指掌。正在自己的账房之中搜索枯肠,如何利用如今盛京的物价飞涨与抢购风潮大大的捞上一把。否则,岂不是对不起黄太吉对黄家欠下的这份人情,也对不起自己那个远房堂妹和她的母亲?

    正在这个时候。索尼却是急匆匆的来访,劈头便是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买树梢,到底是什么时候在山西商人当中流行开来,已经无从稽考。但是,基本上可以确定为是在市场上进行买空卖空的期货交易行为。据道光时大学士山西寿阳人祁隽藻在《马首农言》中讲道光十四年(1834年),寿阳秋收有四五分者,有二三分者,参差不等。八月初旬,禾黍尚未登场,粮价旦夕昂贵。逐利之徒坐拥厚资。垄断左右,一见禾米空,度日后之收获子虚,遂尔囤积居奇。致一时之市价腾踊。更有甚者,买粮者不必出钱,卖米者不必有米,谓之空敛。根据现在的米价,不管将来贵贱,定约交易。到期交割,任意增长。虚抬高价,而使价格不能平稳。古人认为这是买空卖空,实际上就是典型的农产品期货交易。

    在电视剧乔家大院开篇时,乔致庸的哥哥就是因为和别人在高粱期货市场上争夺霸盘而险些让乔家破产。

    黄掌柜自然是此间好手和高手,熟悉这中间的各种门道,但是,他却不曾想今天索尼能够提出来这样一个问题。

    “索尼大人,您的意思是?”

    “眼下盛京的抢购风潮和物价飞涨,原因不用我说,黄掌柜的也清楚。犬子此刻想必已经在海上前往山东与黄大东家汇合。若是在黄大东家的斡旋之下,李大公子肯与大清就议和之事展开谈判,那么,会是何等情形?”

    “辽东物价势必暴跌不止!原本的南中商人撤走之事,也是不攻自破!天下哪有少东家在说西,而伙计却往东去的道理?除非是伙计不想干了!”黄掌柜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等等!索尼大人的意思是。。。。。。”

    两个老奸巨猾的家伙相视一笑,得意的发出阵阵笑声。

    不过,索尼自己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当晚,仍旧悄悄的进宫,向黄太吉禀明了进展之后,将他与黄掌柜所商议的买树梢之事想黄太吉做了详细说明。

    对于这种能够不用自己掏一文钱,而能够做到一举多得的事情,黄太吉自然是欣然拍板!(什么,你问我有那几得?好吧!获得的利润是从两白旗等主力炒家手上抢来的,算是削弱了两白旗的经济实力。同时,收拢了自己的人心,让那些左右摇摆不定的人发现,原来两白旗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同时,让黄家获得了巨额利润,也算是还了他们的人情!)

    很快,原本就在明里暗里从事着囤积居奇倒买倒卖活动的索尼,更是大张旗鼓的加入到了这场风潮当中,对愈演愈烈的抢购风潮推波助澜,火上浇油。

    “各位,如今一斗粳米已经涨到了十块银元了。掺杂了砂石鸟屎的糙米也要至少六块半才有一斗。染色棉布本地出产的也到了二十块银元一匹,南中来的更是贵,至少也得二十五块一匹,花布就更贵。”

    在黄家的商号了里,索尼同黄掌柜与十几个眼下在盛京城中炙手可热的大投机贩子一道饮茶谈天,聊得就是日后的生意。

    “就是!盐糖丝绸都是翻着跟头的涨价!大家都是有货也不敢往外面放了!”

    “往外面放?”一个黄牛头子对同伙的行为嗤之以鼻。“没看到这次涨价把在宫中养伤的皇上都惊动了?噶布什贤兵都出来在各处大抓特抓!只要抓到了在黑市交易的,立刻送到辽阳交给陈板大那厮去做苦役!”

    “你怕个锤锤!汉人不是有句话,私盐越禁越好卖?!再说了,抓到的都是各处各个甲喇里的余丁,有的干脆就是各家的包衣奴才!抓了就抓了!皇上抓一批,咱们就有了一个涨价的借口,皇上越是抓,咱们的价钱涨得就越高!”

    “是这个意思!”另一个黄牛头子对同伙的话大为赞赏,“我就怕皇上不抓!皇上越是抓,这市面上越是人心惶惶的。更是谣言四起,价钱就越是容易炒高了。”

    “没错!我手下的几个小奴才,昨日被几个肃亲王手下的人堵在了一条死胡同里,当时就吓得麻了爪,以为要被送去辽阳炼铁了。可是那几位却是好生赔笑着,问他们手上有什么货。最后是把货拿走了,照着前几日的价钱把银元丢下了。”

    “各位。”索尼和黄掌柜的互相看了一眼,觉得火候差不多了。

    “若是照着十天前的价钱,我们二人手头有一大批货要出手。不知道你们吃得下、吃不下呢?”

    索尼抛出了一个香甜可口的巨大馅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