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03章 俘虏
    “进攻队形,向前推进!”

    一轮血弓攒射之后,随着索隆的号令,紫金花士兵的凸面盾、和战剑,与残余敌人激烈碰撞到一起。

    凭心而论,这些野蛮人皮肤坚硬,力大无穷。若换了一般人,很有可能在第一时间就被撞翻倒地,继而被砍掉头颅。

    但他们不懂的协同作战。

    “呀!”

    前排士兵爆发出粗犷的大吼声,百人进攻盾阵,不但没有受到敌人的阻击破坏,反而快速插进敌人散乱的人群里面。

    每当有野蛮人用尽全力,撞击一块盾牌,在紫金花士兵拼尽臂力对抗的同时,旁边总会刺出几把锋利的短剑,割开野蛮人的喉咙,或是刺裂野蛮人的肌肉,放掉它的血,使之流失所有的力气。

    “魔族的奴仆?杀,杀死这些肮脏的家伙!”

    “不要放走一个!”

    “为龙庭,为领主而战!”

    “为丹德王国而战!”

    伴随着步兵的怒吼声,野蛮人最后的第一波、第二波、乃至第三波反击,很快就宣告瓦解。

    在野蛮人眼里,眼前这些包裹着明晃晃铠甲的凶悍步兵,仿佛不可战胜的一样。

    而在人类眼里,野蛮人们更是一往无前的战斗方式,他们的怒吼声,简直就是一群天生只为战斗而生的疯子!

    哦,不!

    他们是一群彻底的疯子!

    因为到了这种时候,没有一个野蛮人可以靠近紫金花军团的队形,以及他们手中的盾牌,就连靠近雇佣兵盾牌的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会变成一具不会说话的死尸。

    眼看着敌人已经丧失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在余下的野蛮人已经显露出恐惧、溃败的征兆之前。

    索隆瞅准最后的机会,从地上逮住一个被刺伤摔倒的野蛮人,一把向后拎起他的脑袋,挥剑割断他的动脉血管,并牢牢地砍进他坚硬的颈椎骨。

    战剑拔出,连带起一片猩红的血雾。

    一连传出三声让人头皮发麻的剁肉声,索隆整个人凶性大发,手中短剑猛砍三次,才砍下了这颗丑陋而又坚实的头颅。

    战场上,只有永不停歇的杀伐机器,没有仁慈!没有怜悯!更没有饶恕!

    鼻子里回荡着一股**的血腥味,手中提着还在微微抽搐的头颅,索隆只感觉一阵血脉贲张,似乎有一种意犹未尽之感。

    但是身为指挥官,他必须在战斗进行的同时,时刻保持着清醒而又冷静的头脑。

    这让他看见了一个藏在草丛里想要马上逃匿的身影。

    “戒灵”一声令下,安格玛巫王火速朝那个位置扑了过去。

    靴子踩在沼泽地里,带出一堆堆恶心的绿蛆。

    当月亮开始藏进厚重的云层里面,夜色忽然变得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冷风呼啸,尖锐的刺鸣声仿若鬼怪在叫嚣着要冲破地面,火把吹没了又点燃然而却惨绿如萤火虫。索隆紧了紧披风,控制骷髅马的速度不由得加快几分。

    包括索隆在内的所有人都不敢随便回头,因为背后便是无止境的黑暗,仿佛要让所有闯入者都沉溺在粘稠的墨色当中。

    呼呼声就在耳边,风刮得脸颊生疼。索隆下令急行军,而所有的人都在拼命地向前跑,哪怕此时的前方也没有一丝亮点蓦地,最前方的人止住脚步,瞳孔大张着望着前方。

    正如索隆所担心的那样,经过整整几个小时的行军,哪怕是经过仔细寻找,他们都没有发现来时的路,只剩下了一个的选择,那就是继续前进。

    “领主大人,或许我们应该派出更多的斥候。”

    索隆摇摇头。

    与其说是派出去的斥候不够,或者,根本就可以大方承认,在这荆棘丛生,一片漆黑的阴影之地大峡谷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来路可寻。

    黑色的幕布笼罩了整个大地。

    躲在云层后面的月亮偶尔也会升上天空,竭力驱赶着黑暗。阴沉的惨淡稀疏月光终于开始笼罩着这片不毛之地。但是,看到那些光秃秃的树木,有时,让人感觉静谧得如同一切都沉睡在死亡的恐惧中,幽魂类似鬼怪的身影与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可以让人产生到了阴间的幻觉。

    “把我的俘虏带上来!”

    听见索隆的命令,莱昂手里那支标枪,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他并没有杀死那个首领模样的野蛮人,只是用一根捡来的标枪刺穿了他的肩膀。

    当两个军团步兵将受伤的野蛮人,像死猪一样拖到索隆的面前,索隆从这个壮硕的野蛮人身上发现了他的不同,那对金黄色的瞳孔里,隐藏不寻常的秘密。

    目光所及,同类的尸体纷纷被砍倒,那一剑又一剑扎实地刺穿声,让野蛮人俘虏由不住的担心,下一个就会轮到他自己。

    “”

    首领模样的金瞳野蛮人,一个劲地在那里挣扎、发出诉求。

    他从索隆的头盔,和鲜亮的铠甲就能看出来,面前这个人类,掌握着自己的生杀大权。

    嘭

    一声重响过后,紧接着一顿的眼冒金星,野蛮人只感到自己的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疼。

    “卑贱的俘虏、丑陋的怪物。闭上你的那只鸟嘴!”

    野蛮人的咝咝怪叫,让旁边半脸胡渣的紫金花士兵,感到了十分的不耐烦。

    而步兵的这一记重拳,足足打掉了野蛮人的两颗尖牙。

    一个肩膀上被贯穿着一支标枪的人形生物,对于战斗经验丰富的侍卫官莱昂,还算不上什么威胁。所以他命令步兵退开。

    对于这些来历不明的野蛮人,这是当前压在索隆心头第一道疑问。

    索隆提着滴血的短剑,围着这个野蛮人的身体走了一圈,好像在犹豫着什么。

    而就是这小小的一圈,让野蛮人感觉,这是世界上耗时最漫长,范围最广大的一圈。

    让他的后脊骨感到嗖嗖的发凉,浑身都在瑟瑟地颤抖。天知道,这个人类会不会从后面一剑砍掉他的脖子。

    “!”野蛮人顾不得阵阵疼痛的脸颊,再次向索隆发出活命的乞求。

    面临生命的威胁,即便是再凶悍的生物,也会像哈巴狗一样摇尾乞怜。

    奈何,索隆压根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些什么。“语言障碍啊,完全听不懂这东西说些什么。”

    “砍还是不砍呢?”索隆站在野蛮人俘虏的身后,举起短剑又放下,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对敌人的怜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索隆明白这个道理,这一点毋庸置疑。

    直到对方突然冒出一句人话,“不要杀我,我是阴影之子,阴暗黑纹部落的贵族,派人告诉我的父亲,他会赎回我!”

    所谓的阴影之子是什么,黑纹部落又是什么。

    这个金色瞳孔的野蛮人显然没有他的部下那么狂暴无畏。然而尽管对方看起来也不像是在撒谎,但索隆却也没有得到什么像样的答案。

    “黑纹部族穿越奇幻之门,抵达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不超过三个月。亡灵是由术士们操控的,在今天,黑纹部族才接到守卫锁链桥的命令。相比术士来说,我们黑纹部族不过是他们的仆人和奴隶。”

    这个俘虏口中的术士,不由让索隆想起了之前闯进龙庭林地的那个魔狼术士。虽然亡灵术士在被俘的那一刻马上不明不白的倒下,最终撤去那件斗篷索隆看到的只是一把死人骨头,但到了现在,他有理由怀疑那个东西根本不是什么普通亡灵或者是什么魔族

    索隆带领着两个百人队,押解着他们抓到的唯一一个俘虏,沿着稀稀疏疏的草丛,出没于灌木荆棘之间走在整个队伍的最前方。中间发生一个小插曲,索隆用人血在俘虏的身上画了两个复杂的魔法符号,动用魔法祖咒术中的一些小把戏在精神和思想层次来控制他。

    山路其实也不算是路,只是一些在荆棘间可以下脚前行的空隙,一不小心就会被利刺划伤。

    不管是否是路,走的人多了自然就是路了,这个满脸纹身的野蛮人能走,龙庭人自然也能走。

    只不过是有些艰辛艰险罢了。

    几个小时的路程已经让众人大汗淋漓,心惊肉跳!

    要知道在平时,没有人可以深入阴影之地这么远,任何入侵者都会被号称魔族的亡灵生物给撕成碎片。

    眼前的路被一座坚实的石墙所阻挡,索隆从号称自己是阴影之子的俘虏口中得知,阴暗部落已经到了。

    索林作了一个简单的手势,两个百人队悄悄绕道而行,在石墙的一端,远远呈现出了一道木头做的门。

    索隆紧跟其后,他可以看见石墙的另一端很宽阔,上面站着一些高大的野蛮人,他们手里有铁矛、弓箭各种武器应有尽有。

    如果是白天,从山下上来的人可以尽收眼底,也就是说,可以对山下的入侵者做很好的攻击。

    假如没有俘虏在手,要想突进这道关卡,即便是紫金花军团,也非得阵亡好几个百人队不可。

    索隆仔细观察了黑峰的周围的地形,分析了守卫的战力。

    当索隆向索林施了一个眼色,明晃晃的短剑立即架上了俘虏的脖子。

    意思是告诉它,该你上场了!

    阴影之子可看了索隆一眼,其中既有怨毒,又有无奈,剩下更多的都是被动,还夹杂着那么一点点的对死亡的畏惧。

    一路走来,俘虏肩膀的伤口血已经止住,而他也已经动过不少的小心思,也曾想找机会逃走。

    甚至想到了牺牲自己,让守卫关卡的同族死守血战。

    奈何索隆一直不离开他的身体左右,在他身上画了魔法符号,时刻用读心术魔法笼罩着他。有些想法,才刚刚冒出来,都还没有决定实施,就要遭到一阵毒打。

    “这个人类,他一定是个来自深渊的恶魔。要不然,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想法。”

    刚有这个念头,阴影之子就有些后悔了。

    因为从索隆的眼神里,他就知道,心里在骂人家的话又被半路截去了。

    到了这种时候,阴影之子委屈得就像一个没穿衣服的处女。不管什么隐秘的地方,都被这个人类整个一览无遗。

    “如果你敢玩花样,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见过剥皮吧?我会在你死之前,把你丢进毒蚁窝,剩下你的皮,做成一件好看的裙子,然后亲自给你穿上。”

    索隆将一段阴冷的警告信息,完整地传达给阴影之子。

    收到这番警告,阴影之子一哆嗦,彻底打消了反抗之心,因为它没有任何的机会。

    在剑锋的威逼下,它乖乖走在最前面,向石墙内高声喊话,“开门,我是阴影之子黑布拉。”

    石墙上,丢出数个火把,当石墙上的野蛮狂战士看清楚黑布拉的模样,果然老老实实打开了门。

    “好了,现在我命令你们,放下武器。”

    黑布拉的脑子里,想着的全是索隆刚才的威胁。

    “恶魔!一定是来自地底深渊的恶魔!”

    “如果是人类,绝对想不出这么恶毒的手段,连算是阴影之门另一边的兽种人,杀死俘虏用得最多的只是砍头,最凶残的也就是个分尸。”

    “用我的皮做一件好看的裙子给我穿?伟大的高高在上的祖神啊!我黑布拉究竟做错了什么?要你派出这样的恶魔来惩罚我!”

    到了如今,黑布拉已经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它彻底放弃了反抗的念头,只求能够侥幸苟活。

    实际上,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种崩溃的情绪都是受了索隆魔法的控制。

    黑布拉到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永远不要试图激怒这个可怕的恶魔,还有那些个裹着铠甲的人类步兵。”

    从黑布拉的脑袋里接受到一段信息,索隆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疑惑。兽种人?恶魔?祖神?等等这些新鲜名词在过去索隆可从来没有听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