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099章 雪雾
    但是听到亚伦的后半句话,鲁道夫眼睛一亮,很快意识到了一场特殊的战争,即将到来。

    “你要支撑最少一个季度的时间,在度过冬季之后,远征大军便会朝着这里进发。届时,这将是一场全面战争。如同你猜想的那样,这将是一场时间持久、规模好大的战争,决定了我们的未来!”

    随着索隆抬起眼帘,两只眼睛中,闪动着一种只有精明的帝王所独有的冷静光泽。鲁道夫快速召集了两千名木系精灵,化身黑色的巨鹰,携带起两个雄鹰之女,飞向了石岗城附近的要塞据点。

    一双机警的眼睛灵活地转动着,搜寻着天际,回到这座石岗城。

    老实说,三天呆在这个地方,索隆对这座城市已经感到了一丝厌烦,还有半个小时的召唤时限,现在,该是到了回归的时刻。

    刚刚埋葬了自己的爷爷,冬天的嘴唇微微抖动着,一张白皙的小脸上,流淌着串串泪珠。

    冬天的第三个心愿:“哥哥,我永远不要看见石岗城,不要看见这里的人,我只想永远留在哥哥身边。”

    在索隆的视角里,冬天的嘴角微微颤动着,嘴半张着流着眼泪,胸脯一起一伏,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悲伤。

    或许,只有十岁的冬天,无法理解一个帝王的许诺,有多么深远和真实。

    “永远不要看见石岗城,不要看见这里的人。”

    毫无疑问,为了满足冬天的最后一个心愿,索隆会将这座城市和这座城市里的人,从这个世间抹去。

    ………………

    无论是平民,还是贵族,都将被抹去。

    不要怀疑天翼圣团的杀戮速度,每一次战剑扬起,都能听见咔嚓一声,继续前进。

    身后躺在地上的人尚未死去,被战剑看过的断处也尚未见血,似是连着,但里面的骨头、筋络已被扯的七零八落。

    快要死去的人,喉咙中勉强挤出些不成声调的,“咕噜咕噜”的声音,倒在地上,再也无力起身。光是流血,几个眨眼间也会夺走一条生命。

    ……经历了半个小时的杀戮,和半个小时的破坏,让石岗城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在最后离开的时刻,石岗城的喧嚣和惨叫,依然遍布整个城市的上空。

    索隆的左手边,剩下一片败壁残垣,许多地方都因为激烈的破坏已经坍塌。

    有些高大巍峨的建筑还有粗糙而厚重的残壁,巍然俯临着石岗城外的河岸。

    参差而尖锐的石头上,挂了一大团一大团的尸体血肉,在一阵阵的灰尘里颤抖。

    相比天翼圣团的杀戮,巨鹰抓起的岩石,从高空摧毁了整座石岗城。

    不久前耸立的宫殿,它华丽的尖塔没有了塔顶,厚重的殿墙倒塌,而在不久前,它里面还响着武器的铿锵声,和回荡着宴会和闹酒的喧闹声。

    “战斗时限已经临近终点,回归鹰击大峡谷的时限到了!”

    随着索隆的命令,从个别天翼战士的身上开始,星星点点的光芒大盛,传染给身边的天翼战士。包括飞翔在空中,不断抛下岩石的巨鹰,浑身布满了星光点点之后,只留下一片羽毛,打着转从天空飘落。

    两千绿道圣团士兵脱离圣城的感应,让索隆可以带回冬天、瓦农,以及与两千名绿道圣团战士相等体重的人或者是财富。

    鹰击大峡谷的第一场雪。

    雪片并不大,也不太密,如柳絮随风轻飘,随着风越吹越猛。

    但在这一刻雪越下越密,雪花也越来越大,像织成了一面白网,丈把远就什么也看不清晰。又像连绵不断的帏幕,往地上直落,同时返出回光。

    整个世界粉妆玉砌,粗犷的荒蛮大地显露着一年中从没有过的颜色。

    回归天空圣殿,让索隆的浑身都闪过一层琉璃的水晶光芒,并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

    然后在光斑暗淡的瞬间,身上所有的微创全部痊愈,包括在召唤战斗中受累的精神和体力也在一瞬间恢复。

    “恭喜阁下,完成了一次禁咒召唤,击杀审判天使,耀眼的战绩,让天空圣殿晋升为4级圣殿。”

    “4级天空圣殿,开启4级技能,堕天一击!斯巴达战士可以蓄积力量腾空而起,轰击5000米范围里的目标区域,并在落地时,对目标区域内的敌人造成强大的伤害。离落点越近的敌人,将直接面临堕天一击的轰杀和碾压。”

    ………………

    巨型的牛头怪神像,在大大小小的狂战士部落里,基本上随处可见。

    狂战士联盟曾经主宰整个大陆,在一个狂战士的信念里,永远都有一个挥舞着重剑,一路披荆斩棘的牛头怪。

    就如狂战士的格言:“一个牛头人重装战士,可以撞到半面城墙!!!”

    而不知从何时开始,真实存在的牛头怪,居住在偏僻宏伟的神庙里,避世不出!

    如亲眼所见,牛头怪的外貌,混合了人类和公牛的特征。

    既拥有笨重而有力的类人身形,也长着向上弯曲的双角,牛的尾巴,以及和人类种族最不同的——公牛的头。

    雪花飘飘,将脚下的整个大地,变成了一个白茫茫的世界。

    “……牛头人的先知告诉我,他感觉到了新神取代了旧神的力量,沿着崎岖的山路,跨越山峰、走过冰河,抵达阿尔法森林,顺着一条小河,牛头人会找到一块肥沃的平原。在那里,崛起了一个强大的帝国,它将拥有号召整个大陆的能力。”

    黑色的鬃毛在胸前迎风飘荡,迷雾笼罩了远方平原的帝国,在这层迷雾之下,似乎隐藏了无限的可能。

    这时候,可以看见断角流露出一种茫然的神色,嘴角也在跟着微微抽动,“大陆的格局已经改变。狂战士联盟的辉煌已经成为历史。那些狂战士人类已经不再信奉牛头人先知,而在风云变幻,第二个纪元到来的时刻,牛头人神庙,不得不重新选择自己的归属。”

    脖子以下,牛头人上半身的毛发很茂盛,头部和颈部的毛发粗糙而厚重。

    只看其角上的挂饰就明白,牛头人以自己的角为荣,角的大小、颜色和锋利程度,往往说明了一名牛头人在其社会中的地位。

    在一支牛头人的队伍中,角最锋利最强壮的牛头人,他永远走在队伍的最前方。

    断角就是这样的牛头人领袖,他的角,还有他肩扛的图腾柱,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

    “牛头人勇士们,我们已经绕过了阿尔法森林,最终的目的地就在不远处,不用再积蓄多余的体力,我们要在这段风雪天气中继续前行!崛起的帝国——就在不远处!”

    蜿蜒的队伍,踏着沉重的步伐,盯着风雪、厚厚的风衣,早在漫长的旅途中破烂不堪,牛头人的毛发,看上去只有黑色或棕色。

    一些复杂的图案,似乎对牛头人来说十分重要,在他们的衣服,铠甲,武器乃至皮肤上都可以发现。

    虽然牛头人在大多数时候非常平静,但在战斗或者处于愤怒中的状态下,牛头人就是一只发狂的野兽!

    这一点,从他们的风衣就可以看出来,那是一张张完整的食人魔的皮。

    至于牛头人使用的武器,与其说是一把重剑,倒不如说是锏可能还像一点。

    那分明就是一根又长又厚的巨形铁片,说是用来砍人,不如说是砸更贴切一些。

    天空传来一声巨鹰的厉鸣。落在地上,变成了一个全副武装的精灵射手。他扫量了一眼长长的牛头人队伍,出言警告,“牛头怪,你们已经踏上天空帝国的国土,在我发出示警之前,你们最好先说出你们的来历。”

    看着眼前的一幕,断角顾起的牛鼻似在翕动。

    “天空帝国!?……如果牛头人先知说的没有错,这便是我寻找的帝国。不过我的先知告诉我,那是一个人类帝国,而不是属于木精灵。”

    毫不犹豫,断角挥起一双重拳像弹簧般地猛击在对方的身上。一纵身跨过去,一旋腿重踢。木系精灵直接倒退了十几步,并吐出一口鲜血,快速以巨鹰的身姿窜上天空,然后在断角取下肩膀图腾柱的时候,快速消失,回归了自然绿道圣城。

    “这个世间充满了各种诡异的力量,这应该便是先知口中八大圣殿之一,牛头人要小心谨慎。”遥望着忽然消失不见的巨鹰,断角甩开大步,倏倏地走着。

    猛地,抓紧手里的图腾柱,他一跺脚,一甩膀子,图腾柱的纹路里,像熔化的铁水一样艳红,带着喷薄四射的光芒,照亮了断角的粗犷的面颊。

    图腾柱————禁空!

    从现在起,就算是一只经过牛头人头顶上空的飞鸟,也会被图腾柱的磁力吸住,造成坠落。

    …………

    云在暴风雪来临之前,在天空逐渐扩大密布,为暴风雪的来临起推波助澜的作用。

    回到鹰击大峡谷,八星残暴属性的加持消失无踪。让索隆的眼睛里恢复了清明、还有平静。“禁咒之中,血腥气过于厚重。并且总结这次的教训,所谓的召唤也有可能是一个陷阱。”

    因为禁咒召唤中的杀戮无法控制,所以才被叫做禁咒,所以才被世人所恐惧。

    按理说,这本来无可厚非,但索隆不太喜欢那条操纵自己的残暴属性。与全境帝国的全面战争在即,也不再允许他冒险。

    站在帝国皇宫的雄伟一角,可以居高临下,打量真个平原。

    暴风雪越来越猛烈,这样的天气里,人的鼻子和面颊冻得更厉害了,凛冽的空气更加频繁地灌进厚实的衣领里,需要把衣服裹得更紧些。

    运送物资的雪橇,在光溜溜的冰面上辘辘滚过,因为地上的雪都被风刮走了。

    “大帝,平原的西南方向,发现了牛头怪的踪迹。”

    牛头怪和图腾部落是两回事,前者是比后者更古老的牛头人。当耳边听到绿道圣城战士的禀报,索隆随手在木片上刻下了这条信息。

    他的目光盯着雪花出神,仿佛觉得有一种强烈的光照耀着雪白的原野,地平线大大开阔了,又低又黑的天幕忽然消失了,四面八方,只看见落雪形成的一条条白色斜线。

    在荒野里,风执拗地把一切都往一个方向吹。右边,左边,到处都是白茫茫、灰糊糊的。

    索隆的眼睛想找到一样新鲜的东西,但是找不到:没有一个路标,没有一堆干草,什么也看不见,到处是一片白雪。

    风似乎开始在改变方向了,一会儿迎面吹来,吹得雪花糊住了眼睛。

    当索隆裹紧棉衣想把身子裹得更严密一些时,落在领子上和帽子上的雪,就从脖子里滑进去,冷得他有一丝发抖。

    当撤掉鹰人形态的时候,让他感觉这里的冬天不但漫长,而且还十分的寒冷!

    雪已落了两天,不但没有停止的迹象,它使断角的心都快要冰透了。

    强烈的冰冻凝固了无限大的积雪面。

    一路走来,在这场暴风雪的底下,如果断角没有算错,他已经亲眼目睹了二百四十个部落或者村庄偃卧着,彻底地从这个世间消失了。“兽群迁徙已经彻底绝迹,寒冷、饥饿,将许多没有准备的部落和种族彻底击垮,这是一场天灾!”

    在寒冷的冬季里,那些没有生火的部落,就和路上的石块一样冷,被厚层的雪掩埋。

    在那些白色的平原里,一堆堆白矿石,不仅是看起来很像死了的栖息地,而是真的罩上了它的殓尸布。

    坐落于白色平原上的帝国峡谷已然遥遥在望,陡然间,断角看见天空落起大块的雪片来了。

    风呜呜地吼了起来,这是一次更大的暴风雪。

    一霎时,暗黑的天空同雪海打成了一片,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了,就像牛头人先知的预言一般,让断角难以触碰。

    “堕天一击!”

    鹰击大峡谷鹰王领地的某一段城墙上,韦弗斯的双脚向石壁猛劲一蹬。

    天空圣殿4级技能,让他的全身一纵,整个雄伟的身姿就像一粒弹丸从弩炮上抛射出去,然后飞至空中……

    进入帝国峡谷的5000米范围以内。

    图腾柱大亮,敏锐的感知,让断角果断扬起了头,眯着一双眼睛,企图看破重重雪雾。(未完待续。)